心靈小憩網站最新主題企畫
《文學與音樂中的浮士德》
《議題電影》電影中的愛情主題
《讀書會課程》第三期

歡迎您的光臨與指教!

 
本期精選
《音樂與文學》從鐘樓怪人到歌劇魅影
文/陳韻琳

  從「鐘樓怪人」到「歌劇魅影」,兩個畸零人、兩棟建築物,呈現的是兩種不同的時代風貌。

  跟雨果一般出生於法國的卡斯頓•勒胡,一九一一年創作了「歌劇魅影」,但這部作品早被世人遺忘,直到一九八六年被韋伯改編成歌劇,方舉世聞名。韋伯更動了原著中若干細節,不過,主旨精神仍掌握的恰到好處。當時,韋伯為了找這本早已絕版的書,費盡心思拜託老書商到倉庫中尋找。

  「歌劇魅影」,很有著「鐘樓怪人」的影子,勒胡自己也承認,他受「鐘樓怪人」起迪甚深,這也意味,「歌劇魅影」是二十世紀現代主義開端之際,一陣子復古回返浪漫的風潮。這時的浪漫主義走過一百年的歲月,已從興盛到衰微,比之雨果時代的浪漫主義,多了許多近似頹廢的耽溺感傷、與脫離現實的奇情詭譎,從雨果到勒胡這浪漫時期一百年間,時代代言人的藝術家形象,也從「天才」、漸漸蛻變成與天才僅只一線之隔的「瘋子狂人」。

  掌握住這趨勢演變,已可抓住「歌劇魅影」和「鐘樓怪人」最不一樣的地方。

  譬如說,「歌劇魅影」中的克莉斯汀在尚未揭開艾瑞克面具,得見他的畸形醜怪以前,的確是深深的被艾瑞克的音樂吸引,她為音樂癡迷,也為自己能擁有這些音樂才華的真傳而奮不顧身。這種對藝術的嚮往,甚至視藝術為信仰,的確是典型的浪漫時代的思想。

  兩齣歌劇中代表性建築物意涵的象徵性,也很有意思。加西多莫的建築物「巴黎聖母院」與宗教有關,艾瑞克的建築物「巴黎歌劇院」則是與藝術有關。巴黎歌劇院是全世界最大的表演正歌劇的劇院,建造于一八六二年至一八七五年之間,不過,巴黎歌劇院嚴格說來,有更長遠的歷史,因為它的前身是「皇家歌劇院」,這是法國第一座歌劇院,於一六七一年建成,只是後來被焚於一場大火。

  不過,最能呈現「鐘樓怪人」與「歌劇魅影」前後差距一百年的思想差異,就是兩個男主角的類型轉換。

  「鐘樓怪人」中的畸零人加西多莫,是在唯宗教中古時期與文藝復興人本主義時期交會處,一個被遺忘的可憐人,他除了被醜陋遮掩住的高貴人性,幾乎是一無所有。

  但「歌劇魅影」中的畸形人艾瑞克,是個天才,從建築、暗室、巧妙的機關,到音樂,無所不通,他因奇醜隱於地下,卻彷彿無所不在的掌握歌劇院的一切,並能把女主角克莉斯汀教成歌劇界難得的女高音。當他決定擁有克莉斯汀時,他從天才一變為瘋子狂人,為所欲為、肆無忌憚之狀,一如魔鬼。他不像加西多莫,遠遠的保護著、默默的愛著便以足夠,他還想要掌控、他想要擁有。

  克莉斯汀對艾瑞克的認識,既是「音樂天使」——克莉斯汀的父親生前曾跟克莉斯汀說:所有偉大的音樂家、藝術家,在他們一生中,至少看過一次音樂天使來訪。當艾瑞克以其美聲出現於克莉斯汀的耳畔,克莉斯汀的確認為他是音樂天使,是父親的靈魂——但當克莉斯汀跟艾瑞克深入相處時,又充滿恐懼,因為她感受到他的魔鬼本質。而艾瑞克在劇院無所不在的掌控,更使劇院瀰漫「劇院之鬼」的傳說。

  克莉斯汀的代表性演唱——飾演古諾「浮士德」中的馬格麗特,也暗示著克莉斯汀對艾瑞克的意義,以及艾瑞克的魔鬼本性。

  艾瑞克在「音樂天使」與「劇院之鬼」交織形象中,對克莉斯汀的掌控,無非想證明他最想望的一件事:將有一個女人,無懼他的畸形醜怪的,永遠愛他。他說:「一名美麗的女子,還是有權利愛一個可怕的怪物,特別當這個怪物具備了音樂上的誘惑力,而這女子又碰巧是名非常傑出的女歌唱家時。」可是最終證明的是:克莉斯汀根本無法正視艾瑞克像「活死人」「骷髏頭」般的畸形醜怪,更因他的掌控而懼怕他,她終將使艾瑞克陷入幻想破滅的絕望境地。美與醜怪終無法相容——不管這醜怪擁有高貴的本性或天才的本質——這美醜的無法相容,使相差一百年的「鐘樓怪人」與「歌劇魅影」,最終獲致一樣的結論....雖然是個多麼讓人遺憾的結論!

(本文原載表演藝術雜誌2007年12月號)

(END)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