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第二篇 p.50-112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1:47

李彩霞 寫:05. 神學生拉基金和見習修士阿萊沙的比較

拉基金也是很有趣的人物吔,感覺像一位憤世嫉俗的年青人。初出現時書中是這樣形容他的:「還有一個二十二歲左右的青年人站在角落等候著。他穿長禮服,是宗教學校的學生,未來的神學家,不知什麼原因受修道院和教團的保護。他身材很高,臉色新鮮,顴骨寬闊,還有一雙聰明的、注意力集中的、細窄的粟色眼睛,臉上表露出十分恭敬的、帶著體面而不阿諛的神情。他竟不對走進來的賓客們鞠躬歡迎,好像和他們不平等,而且還是從屬的、受管轄的人的樣子」(志文P55)有趣的是,後來伊凡預言他:「若不肯就修道院院長職務,就一定要到聖彼得堡去,加入大雜誌社,….以後發行這雜誌,一定取自由主義和無神論者的方向,帶著社會主義的色彩….」(志文P101)好二極化的形容。他和阿萊莎很接近,在家族聚會中,有二次紛擾,書中都提到阿萊莎知道他在想什麼(P59及P84),感覺好像他的想法不見得很正面,因為書中說全修道院只有阿萊莎知道他的思想,是伏筆嗎?

在『充滿野心的神學生』那章中,拉基金的對話一直很尖銳且不客氣,他不但對長老對米卡下跪之事形容為老套頭非常無聊的滑稽表演;斷言米卡和費道爾父子間會有犯罪事宜發生及阿萊莎既是卡拉馬助夫家中的人定也是好色之徒。他認為卡拉馬助夫家自誇自己出身於古遠的大貴族,但也不平於自己是牧師的孩子,是貴族面前的灰塵。(P102)

雖然同是在修道院,阿萊莎敬愛長老,拉基金卻出言不遜;斷言單純阿萊莎是好色之途,自己卻週旋於格魯申卡和卡德鄰納之間,又腦羞成怒別人說他是格魯申卡的親戚(他認為格魯申卡是娼妓)。也許是自卑造成自傲,所以在家族聚會一開始他不願意對任何賓客鞠躬歡迎。這樣的一個人物,一直冷眼看著卡拉馬助夫家的一舉一動,感覺和彼得還蠻相稱匹配的。



我也覺得拉基金儘管是點綴、卻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沒有他襯托不出阿萊沙。

拉基金跟阿萊沙最不一樣的地方是:拉基金很現實、視人性為惡,基於現實,所以他想攀富貴,基於以惡為出發點看所有的人,所以他看不見周遭人潛藏的對改變、對被拯救的渴望。

當我們身邊有一個拉基金,是很痛苦的。因為他會將一切可能的美好一竿子打翻,全解釋為醜陋與邪惡的。套句俗話,他是一種負能量。而且他會一直傳遞這種負能量。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2:13

亂搭幾句

「我愛全體人類越深,便愛單獨的人們越少。」

這句話讓我想到誰呢?我想到:社運份子、哲學家神學家。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2:49

志文 p84

不管是無神論、無政府黨、革命黨等社會主義者,我們都不怎麼害怕,因為我們知道他們的途徑,但在他們當中,信仰上帝的基督徒,同時又是社會主義者,對於這類人,我們特別懼怕。基督徒社會主義者比無神論社會主義者,要可怕的多。


以上來自法國政治界得勢高層,你們覺得他為什麼這樣說呢?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2:57

志文 p90

這邊先註解一下:

「米卡抓了一個男人的鬍鬚,拉住鬚根直把他拉到街上,當眾揍他。」這一段後來有非常重要的補述。

關於當中人面拉鬍鬚,這在俄國是非常嚴重的污辱人格污辱尊嚴的行為.

所以「屋頂上的提琴手」,當父親發現女兒忤逆傳統中、父親應當擁有的為子女作主婚姻的權力,這父親憤怒中唱的歌中有一句:「他們(指女兒與未來的女婿)當別人的面拔我鬍鬚。」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3:00

米卡抓狂的阻止父親,是阻止父親污辱卡德琳納。米卡知道自己對不起卡德琳納,但他從頭到尾都護衛卡德琳納的尊嚴。

在這部作品中,讓我見識到「愛情」與「自尊、尊嚴」,是兩馬子事,雖然我們經常將它視為同一件事。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3:05

志文 p95

在憂患裡你將得到幸福。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0-27, 23:14

志文 p98

關於「小腳小腳」,出自普希金的詩句。普希金可以透過對「小腳」的歌頌,描繪愛情與自由。是俄國浪漫派詩人的代表。有趣的是後來拉基金怎樣媚俗的透過模仿普希金,頌讚地主貴婦人來著。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林映君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林映君 » 2013-11-04, 13:04

月童 寫:志文 p84

不管是無神論、無政府黨、革命黨等社會主義者,我們都不怎麼害怕,因為我們知道他們的途徑,但在他們當中,信仰上帝的基督徒,同時又是社會主義者,對於這類人,我們特別懼怕。基督徒社會主義者比無神論社會主義者,要可怕的多。


以上來自法國政治界得勢高層,你們覺得他為什麼這樣說呢?


我的好朋友是社工和基督徒,她說在助人工作的這一行,絕大部分人都有宗教信仰,否則比較難走得長遠。我猜想,或許以廣義的助人事業來看,社會主義者也會有相同的情況? :P

林映君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林映君 » 2013-11-04, 13:06

月童 寫:亂搭幾句

「我愛全體人類越深,便愛單獨的人們越少。」

這句話讓我想到誰呢?我想到:社運份子、哲學家神學家。


我倒是認識些正直又溫暖的社運界朋友,並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

至於哲學家,就...... ;)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1-04, 18:24

林映君 寫:
月童 寫:亂搭幾句

「我愛全體人類越深,便愛單獨的人們越少。」

這句話讓我想到誰呢?我想到:社運份子、哲學家神學家。


我倒是認識些正直又溫暖的社運界朋友,並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

至於哲學家,就...... ;)


我所說的社運不是社工,是諸如女性主義等,近乎政治與哲學交界點的思想份子。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1-04, 21:43

「紅樓夢」跟「卡拉馬助夫兄弟們」都用同樣的方式介紹主角人物出場:就是以一個顯然對主角人物們相當熟悉的人,先概括介紹主角人物們。在紅樓夢中,是第二回的冷子興(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的女婿),在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中,是跟費道爾住同一縣的某名人士。他們將主要人物簡單介紹出場以後,彷彿電影鏡頭突然從遠距離轉向近距離的,開始直視主人翁們。

其中,拉基金對卡家的直視,是很經典的呈現出喜歡將一切解釋成「邪惡」的直視法。

拉基金認為米卡跟費道爾都是下半身思考的人。伊凡喜歡上卡德琳納,是因為卡德琳納有錢。卡氏全家都是色情狂,至於阿萊沙,拉基金認為「你會是第四位色情狂。」拉基金認為卡家遺傳之下,不是色情狂就是宗教狂,要不然就是頌棍(指伊凡)。他對曹西馬長老的看法是,長老會跟米卡磕頭,是因為他有預知的能力,嗅到犯罪的臭味,但他「把正義之士用棒趕走、對兇手磕頭。」至於格魯申卡,他完全否認他跟格魯申卡有親戚關係,可是他卻願意跟格魯申卡同謀,只是想證明阿萊沙最終也不過是一個色情狂。

拉基金看一切都是邪惡的。阿萊沙問:「為何你這樣看?伊凡尋覓的不是金錢、不是平靜,他也許尋覓苦難。他有偉大的、未解決的思想。」阿萊沙跟曹西瑪一樣,看到了一些跟靈魂有關的、超越的力量,可是拉基金看不到。阿萊沙並且看出來拉基金跟伊凡之間有張力,或者是因卡德琳納。

拉基金是自卑、卻又驕傲的。他來自農村,在修道院至少在那頓卡式受邀、最後一團混亂的飯局中,拉基金因地位卑賤不能受邀,可是拉基金描述那頓飯局是:「我不去!你可以去端湯汁。」他想攀高,視伊凡為競爭對手,認為伊凡一定常講他壞話否定他,但事實上伊凡並沒有怎麼注意他,拉基金只是透過「隔壁偷聽」,聽到米卡跟格魯申卡談到伊凡曾說拉基金向社會攀高會走的路線:自由主義、無神論,又帶著社會主義的色彩(幾乎包納當時所有激進的思想),這相當程度會吸引別人的注意,但拉基金私下卻會違反社會主義的,像猶太人一般透過激進思想論述諸如辦雜誌等吸金攢錢。也就是說,在伊凡眼中,拉基金是投機份子。

從拉基金這樣一個現實主義、以擁抱激進思想來投機的視野中介紹卡氏家族,會讓我們對卡式家族有非常嚴重的誤會。因為他看不到任何人的心靈深處的渴望超越的靈魂。當然他也就醜化了曹西瑪。

這樣的人其實在我們生活中經常遇見。用看似比別人更聰明的前衛思想吸引一竿子人,但骨子裡現實、投機,更糟糕的是,當人善惡並陳時,他總是犀利無比的,只看見惡的那一面。像拉基金這樣的人,在任何時代都有。他們距離信仰非常遙遠,因為信仰會讓人看到的真善美,他是不想看到的。而我對他最不舒服的,是他一方面是格魯申卡為羞恥,一方面卻跟格魯申卡合謀,想要引阿萊沙犯罪。只看見邪惡還能讓人容忍,但用計讓人陷入網羅,引人犯罪,證明那看來純潔的也不過是一灘邪惡,這心思意念、這行為,就讓人厭惡無比了。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psycho
瘋狂管理員
瘋狂管理員
文章: 4177
註冊時間: 2003-03-27, 21:59
聯繫: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psycho » 2013-11-05, 00:12

月童 寫:[恕刪]
這樣的人其實在我們生活中經常遇見。用看似比別人更聰明的前衛思想吸引一竿子人,但骨子裡現實、投機,更糟糕的是,當人善惡並陳時,他總是犀利無比的,只看見惡的那一面。像拉基金這樣的人,在任何時代都有。他們距離信仰非常遙遠,因為信仰會讓人看到的真善美,他是不想看到的。而我對他最不舒服的,是他一方面是格魯申卡為羞恥,一方面卻跟格魯申卡合謀,想要引阿萊沙犯罪。只看見邪惡還能讓人容忍,但用計讓人陷入網羅,引人犯罪,證明那看來純潔的也不過是一灘邪惡,這心思意念、這行為,就讓人厭惡無比了。


我認為拉基金與月童描述的很不一樣,而結果是『更邪惡』。

月童沒有注意到小說中處處可見拉基金對金錢的強烈渴望,一是與格魯申卡合謀誘惑阿萊沙,是為了格魯申卡願意付一大筆錢;再來是小腳小腳事件,是為了某個夫人(先馬賽克一下)三百萬嫁妝(可能折合台灣現在的三億)。從這些西方長篇小說的固定模式來說,金錢的渴望是最原始的『權力慾』,與另一個最原始的『性慾』剛好相對呈現。因此我對拉基金的解釋是:

相對於滿足性慾,滿足金錢的權力慾一樣是卑下的人格;然而在虛無主義主導下的社會,拉基金把自己的金錢慾包裝成『社會改革與階級剝削』的教條,再進一步透過否定他人來彌補自知卑下的自尊心。所以並不是他『只看見惡的那一面』,而是透過『只看見惡的那一面』,就可以彌補內心啃噬自尊的『我只是個愛錢的惡棍』自覺卑下,從而得到代替性的道德快感。

從事多年的教育,更加肯定這件事。越喜歡『只看見惡的那一面』,越是努力包裝自知的人格缺陷。推而廣之,看到名人八卦或社會犯新聞因而對罪犯大加撻伐的,乍看之下很有道德熱情,實則從『拉基金定律』看來,一定是透過攻擊犯罪來掩飾內心甚至實際上不斷地犯罪。或許最近的假油事件中,宣稱很有良心的廠商不到十多天就爆掉,可能也是另類註解。

只有真心、真實、真正承認自己有罪的事實,才能免於『拉基金定律』這種腐化力量。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1-05, 00:27

psycho 寫:
我認為拉基金與月童描述的很不一樣,而結果是『更邪惡』。

月童沒有注意到小說中處處可見拉基金對金錢的強烈渴望,一是與格魯申卡合謀誘惑阿萊沙,是為了格魯申卡願意付一大筆錢;再來是小腳小腳事件,是為了某個夫人(先馬賽克一下)三百萬嫁妝(可能折合台灣現在的三億)。從這些西方長篇小說的固定模式來說,金錢的渴望是最原始的『權力慾』,與另一個最原始的『性慾』剛好相對呈現。因此我對拉基金的解釋是:

相對於滿足性慾,滿足金錢的權力慾一樣是卑下的人格;然而在虛無主義主導下的社會,拉基金把自己的金錢慾包裝成『社會改革與階級剝削』的教條,再進一步透過否定他人來彌補自知卑下的自尊心。所以並不是他『只看見惡的那一面』,而是透過『只看見惡的那一面』,就可以彌補內心啃噬自尊的『我只是個愛錢的惡棍』自覺卑下,從而得到代替性的道德快感。

從事多年的教育,更加肯定這件事。越喜歡『只看見惡的那一面』,越是努力包裝自知的人格缺陷。推而廣之,看到名人八卦或社會犯新聞因而對罪犯大加撻伐的,乍看之下很有道德熱情,實則從『拉基金定律』看來,一定是透過攻擊犯罪來掩飾內心甚至實際上不斷地犯罪。或許最近的假油事件中,宣稱很有良心的廠商不到十多天就爆掉,可能也是另類註解。

只有真心、真實、真正承認自己有罪的事實,才能免於『拉基金定律』這種腐化力量。


:notworthy :notworthy :notworthy :notworthy :notworthy :notworthy :notworthy

但你偏偏就沒想出冷子興是誰。哈哈。 :d :d :d :d :d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月童 » 2013-11-06, 21:46

關於這一段我最後要談的,就是對伊凡的刻劃。

除了辯論思想之外,當費道爾竭盡所能讓自己作小丑「報復」大家、胡言亂語胡說八道的時候,或者跟米卡爭吵的時候,伊凡都是非常安靜的,彷彿事不關己冷冷旁觀,我們甚至可以想像他市面無表情的,可是最後當他上了馬車,地主馬克西莫夫誤解整個狀況,恰好中了費道爾的計讓費道爾更有樑可跳,伊凡「一聲也不發」的揮拳,把地主推到一丈之外,然後跟馬車夫大喊:「走!」

而後他對費道爾的光火、質詢,就一言不發,只說:「不要盡說無聊的話,休息一下吧!」就此沉默。

而後,所有人都不能做到的事伊凡做到了:他真的讓費道爾閉嘴了。果真,費道爾怕伊凡。

這著墨,很神來之筆。對伊凡的刻劃,除了思想論辯,就是「沉默」,卻清楚說出了他對身為卡拉馬助夫家庭的不屑、羞恥與痛苦。真是太傳神了。p112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陳啟鳳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40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45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陳啟鳳 » 2013-11-19, 15:04

卡爸費道爾這種性格是我最怕的人一種,他非常懂人性,也十分會利用人性,將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包裝好用來操控別人的情緒,米烏騷夫雖然對卡爸不屑,也知道他的詭計,例如他說:「我不再辯論了,甚至準備唯唯諾諾,用和氣來吸引人,並且……並且……最後向他們證明,我不是這個伊索、這個小丑、這個滑稽戲子的同夥,我和他們大家一樣,是上了當。……」(志文 P92),即使知道,彼得每每還是中了卡爸的計謀,情緒被挑起而掉入卡爸的陷阱配合演出,但自己卻成了配角,卡爸卻永遠是他自導自演鬧劇中的主角,這已經成為一種慣性,彷彿一找到有觀眾的舞台,卡爸的小丑就會上身:
「每當我跟人們來往時,老覺得我比一切人都低賤,大家全把我當小丑看待,所以我就想:那我就真的來扮演小丑吧,因為你們一個個全比我還愚蠢,還卑鄙。」
「他還沒十分明確自己要做什麼事,但知道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只要稍微有個因頭,就立刻會做出某種極端的醜行來」。(志文 P94)

雖然卡爸說自己是「誠實比高貴多些」、「我雖然是小丑,而且也正在演小丑,但是我是正直的騎士,願意有話直說。」我卻覺得他一點兒也不誠實,時常引經據典賣弄學問卻斷章取義,卡爸讓我想到蛇,這當中大概只有曹西瑪長老一語道破卡爸的詭計,告誡他不要再說謊了,不僅欺騙人也是欺騙自己:「……主要的是不要騙自己。騙自己和相信自己的謊話的人,會落到無論對自己對周圍都分辨不出真理來的地步,那就會引起對自己和對他人的不尊敬。人既不尊敬任何人,就沒有了愛,既沒有愛,又要讓自己消磨時光,就放縱淫欲和耽於粗野的享樂,以致在不斷的惡行中完全落到獸性的境地,而這全是由於對人對己不斷說謊的緣故。對自己說謊的人會比別人更容易覺得受委屈。因為有時覺得受委屈是很有趣的,對不對?他也知道並沒有人委屈他,是他自認為受了委屈,為了面子就說謊,誇大其辭,裝腔作勢,斤斤計較片言隻語,小題大作,拿一粒豌豆當成山,——這他自己全知道,卻還是一碰就自覺受委屈,感到這樣很愉快,甚至有很大的樂趣,於是就弄到真的產生了怨恨。……」(志文P43-44)

曹西瑪長老的提醒,對我們也是一種警語。

林映君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二)

文章林映君 » 2013-11-28, 13:14

月童 寫:
林映君 寫:
月童 寫:亂搭幾句

「我愛全體人類越深,便愛單獨的人們越少。」

這句話讓我想到誰呢?我想到:社運份子、哲學家神學家。


我倒是認識些正直又溫暖的社運界朋友,並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

至於哲學家,就...... ;)


我所說的社運不是社工,是諸如女性主義等,近乎政治與哲學交界點的思想份子。



是,但我指的社運界朋友,也不是社工。我只是覺得這樣用可能會引起誤解,沒有惡意。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