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月童 » 2013-11-12, 16:46

1.你曾經經驗過信仰的高峰經驗諸如被聖靈充滿嗎?那是怎樣的感覺?那時你會怎麼看這個世界、看自己、看他人?你認為上帝為何要讓第一次進教會的申愛立刻經驗到被聖靈充滿的信仰高峰經驗?

2.你認為經驗過信仰的高峰經驗後,又回到原點,諸如無法愛、甚至恨,跟人起衝突、有怨念苦毒……這是可能的嗎?如果是可能的,你會怎麼看當時信仰的高峰經驗,或現在的回到原點?你會覺得不好意思、無法自我接納、有羞愧感嗎?妳會不會跟別人談信仰時,只想談高峰經驗?

3.你認為申愛想去監獄告訴殺人犯她饒恕了,真的百分之百是信仰的理由嗎?有沒有其他她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原因?

4.讓申愛一無所有的殺人犯,竟然有人跟他傳福音,讓他悔改信主、讓他感受到上帝接納罪人的愛,死後可以上天堂,你覺得這公平嗎?

5.曾經成為信仰典範的申愛,後來一連串挑釁上帝的行為,如果你是她教會的弟兄姊妹,你會怎麼看她?你會怎麼做?如果教會中有人希望把她逐出教會,你會投同意票嗎?

6.宗燦這個「俗人」從追求申愛,到最後在車上掛十字架認信基督,有沒有給你什麼感觸?宗燦在申愛到小鎮後,他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你會不會覺得,宗燦彷彿是上帝安排在申愛身邊的天使?上帝為何安排宗燦這個俗人在申愛身邊呢?為何申愛到監獄去探視殺人犯,教會弟兄姊妹都是帶著祝福與鼓勵,獨獨宗燦覺得這舉動「很怪」、「不自然」?

7.你對申愛剪髮中途奔逃,因為她還是有恨、無法原諒,如果你是她朋友,你會有什麼看法或為她做什麼?妳會勸解她嗎?宗燦作了什麼?電影的名稱「密陽」,從「私密的光」,到「上帝的愛無所不在的光」,到「那隱密的軟弱一如落髮飄進陽光」,「密陽」隱含了什麼電影結尾沒有演出來、故事仍會繼續下去的訊息?你認為這故事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王鈺芳
普通寫手
普通寫手
文章: 58
註冊時間: 2013-01-26, 10:30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王鈺芳 » 2013-11-14, 16:51

月童 寫:5.曾經成為信仰典範的申愛,後來一連串挑釁上帝的行為,如果你是她教會的弟兄姊妹,你會怎麼看她?你會怎麼做?如果教會中有人希望把她逐出教會,你會投同意票嗎?


其實我一直很不知道如何和看似有精神狀況的人相處,雖然表面上還是自然的回應對方,但是心裡是有些不知所措的。如果教會中有這種投票,對我來說是很危險的,我知道自己容易落入一種試探中,我是否真的去了解對方這種行為背後的原因,或者是單從他人的意見而決定要投贊成或是反對票。

最理想的狀況是我去了解對方,用自身的判斷力,試著用基督的心去看待這一切。可能做不到這整個過程,至少願意嘗試這麼做。

看完整部片,最後的景框帶到申愛的頭髮吹到她沒注意到的陽光下,如果這是上帝要我們聚焦的景框,我覺得上帝對申愛的愛真的很深。雖然讓她經歷了巨大的悲傷,但是上帝對她的愛就像陽光一樣。儘管一直看著天上都不見得看的見陽光,就算看到的時候,身邊會有陣陣的冷風吹來,但是他就是那冷風中的陽光,它渴望帶來溫暖,但是你也能選擇繼續待在陰影底下吹風,或者自己找途徑去取暖。

上帝對申愛的愛是相當嚴厲,也滿有耐心,最後申愛遇見兇手的女兒,要是我坐在那裡,我也是會奪門而出的,可以理解的是做為一個人,是做不到的。到兇手的女兒哭的時候,那時候上帝的愛也臨到了她,對她來說,這也是一種療癒的過程,若申愛一直待到頭髮剪完,我認為也不代表她們都得到完全的療癒了。療癒像是傷口,僅管結痂掉落後,不會痛了,新生的粉色皮膚仍需一段時間去生成和周圍皮膚一樣的顏色,對人來說,不是一瞬間,傷口就會好了,相信申愛之後會遇到的仍然會是辛苦的挑戰,但至少她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邀請上帝一起參與。以此試探上帝,不是我們在教會中所領受的教導,但就如韻琳姐說的,難道我們只容許一種見證模式嗎? 我得常常記得,面對不知該如何面對的人的時候,別讓自己跑在上帝的前面了。

張淑玲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13-11-11, 17:09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張淑玲 » 2013-11-14, 22:26

「密陽」的申愛離開熟悉的首爾重新生活;「點燃生命之火」的雷蒙選擇離開這世上脫離身體的禁錮;人們工作有問題選擇離職;婚姻有問題選擇離婚……. 離開也許不是最好的方法,但可能是最快最容易的方式!!

3.你認為申愛想去監獄告訴殺人犯她饒恕了,真的百分之百是信仰的理由嗎?有沒有其他她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原因?
對我而言,有些基督徒是有一種高度的。這高度有時會讓我們以為自己是活在天上,但是人畢竟是受造物該是活在地上的ㄚ!!我覺得宗燦就是活在地上的,所以他認為為什麼需要去見殺人犯,這很不自然!而申愛所謂的饒恕恰恰顯露出她的高度,而這高度也讓她跌倒了!!

4.讓申愛一無所有的殺人犯,竟然有人跟他傳福音,讓他悔改信主、讓他感受到上帝接納罪人的愛,死後可以上天堂,你覺得這公平嗎?
基督徒很清楚的知道我們都是罪人,罪無大小,殺人犯只是其中一項罪名.也許我們沒有真的殺人,可是在我們心裏其實殺了不少人,輕者殺傷;重者死亡!!

7.你對申愛剪髮中途奔逃,因為她還是有恨、無法原諒,如果你是她朋友,你會有什麼看法或為她做什麼?妳會勸解她嗎?宗燦作了什麼?電影的名稱「密陽」,從「私密的光」,到「上帝的愛無所不在的光」,到「那隱密的軟弱一如落髮飄進陽光」,「密陽」隱含了什麼電影結尾沒有演出來、故事仍會繼續下去的訊息?你認為這故事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
電影中,不論是教會弟兄姐妹、宗燦、醫院亦或後面才出現的弟弟都幫不了申愛。自己剪過髮的人大都會知道自己剪髮的不易與之後的拙樣.申愛也是一樣,她生命中的一切最終還是需要自己去處理與面對的,即使它有多麼的不易與不堪,而上帝仍然在也仍然愛,就像那光。

林映君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1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林映君 » 2013-11-15, 12:16

張淑玲 寫:3.你認為申愛想去監獄告訴殺人犯她饒恕了,真的百分之百是信仰的理由嗎?有沒有其他她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原因?

對我而言,有些基督徒是有一種高度的。這高度有時會讓我們以為自己是活在天上,但是人畢竟是受造物該是活在地上的ㄚ!!我覺得宗燦就是活在地上的,所以他認為為什麼需要去見殺人犯,這很不自然!而申愛所謂的饒恕恰恰顯露出她的高度,而這高度也讓她跌倒了!!

確實。我覺得申愛是帶著一種優越感去的,這裡頭包含了道德上的優越感(我能饒恕),和某種實為報復心態的優越感(我現在過得比對方好、比對方快樂)。所以,當犯人表現出被上帝接納的全然平靜時,她期待獲得的心理補償就落空了。犯人不需向她請求饒恕,便已獲得釋放,這還有天理嗎?

陳文芳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13-11-11, 17:10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陳文芳 » 2013-11-15, 22:06

【秘陽】文章話題回覆
一.1.有 2.不知道為什麼,還來不及思想,就不知不覺的開始大哭。3.當時反而什麼都不想看。4.當時的申愛已經快要走不下去了,這時 神必須要用聖靈的信仰高峰來拯救她。就如一個人在急救時,醫生必須要用強效的藥物來救她。
二.1.可能2.有時雖經驗到聖靈的高峰,但心不一定有完全被釋放(打開)。3.因回到原點,所以可能當時又會只認為是對方的錯,就算不原諒她,也沒關係。所以當時可能也不會有羞愧感。4.我會看他對信仰的深度,如果不夠深就只會想跟她談好的高峰經驗。如果夠深就會不管是好或壞的都會願意跟她談。
三.1.也許當時的申愛認為饒恕是教會的規定,必須要去遵行。2.也許她並無法察覺自己的心,是否有完全被打開釋放。
四.1.如果不是真的從心裏原諒就還是會覺得不公平。
五.1.我會覺得很可惜。2.為他禱告。3.會同意;因為我會想:也許目前的教會對他沒有幫助,讓他去別的教會也許會更適合。
六.1.神常常會藉著某一件事來把一個不認識祂的人,帶進祂的家中。2.神使宗燦扮演一個天使的角色。3.會 4.因為宗燦在申愛身邊,不會讓申愛有防衛心,而且跟他相處不會有壓力。5.因為當時的宗燦並沒有完全進入教會的生活,也沒有完全認識神,因此使他無法了解這個舉動的意義。
七.1.我會跟在他身邊,為他禱告,等到他的心可以平息。2.不會3.陪伴

吳友雲

陳文芳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13-11-11, 17:10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陳文芳 » 2013-11-18, 12:02

月童 寫:1.你曾經經驗過信仰的高峰經驗諸如被聖靈充滿嗎?那是怎樣的感覺?那時你會怎麼看這個世界、看自己、看他人?你認為上帝為何要讓第一次進教會的申愛立刻經驗到被聖靈充滿的信仰高峰經驗?

申愛第一次進入教會,可能根本不知道她自己為什麼會走進去 ; 從一開始的旁觀者,看著教會的弟兄姐妹唱詩歌的樣子,申愛此時心中能唱出怎樣的歌?牧師帶領會眾禱告時,申愛撕心裂肺的哭泣,雙手糾結在胸前,似乎若不緊緊抓住胸口,心臟會隨著失去孩子的劇痛而脫出,這是申愛的哀歌,為著失去孩子所發出的深層傷痛之聲。隨著壓抑過久而傾瀉的情緒,似乎沒有停下的時刻,但上帝出手了!透過牧師按手在申愛的頭上,申愛感受到了,她慢慢平靜下來,被聖靈安慰的她,立刻相信上帝是她的安慰者,是掌管一切的主。
我想,上帝讓一個喪子之痛的母親,立即經驗祂的醫治,超自然地提升她的信仰靈程,是為了讓申愛體會到上帝愛她,祂深知她受的苦,體恤她流不出眼淚的痛,被苛責、誤解的委屈,接納她對加害人所產生的苦毒與憤恨...許多複雜糾結的情緒,在聖靈愛的撫觸下,申愛得到上帝的醫治。

我自己的經驗,被聖靈充滿的那一刻,身體是溫暖的,好像有一股溫柔的陽光,直接照射進我心中每一塊黑暗的角落,我知道可以不用再偽裝,上帝完全地接納讓我有安全感。只知道那時一直笑,很喜樂、很放鬆,我知道我可以不用再在乎旁人的眼光與標準,上帝就是愛我原來的樣子。而我看待身旁的人,也多了更多地接納與體諒。


2.你認為經驗過信仰的高峰經驗後,又回到原點,諸如無法愛、甚至恨,跟人起衝突、有怨念苦毒……這是可能的嗎?如果是可能的,你會怎麼看當時信仰的高峰經驗,或現在的回到原點?你會覺得不好意思、無法自我接納、有羞愧感嗎?妳會不會跟別人談信仰時,只想談高峰經驗?

如果連聖經中的彼得,都可以在經歷過與耶穌登山變像後,回到屋內被指責是撒旦,我們其他人,又怎能比他強?經驗過信仰的高峰,是很有可能退後,但不見得是回到原點。因為我們仍然是百分之百的人,雖有上帝的聖靈內住,但人性當中各項私慾的本質,仍然需要透過生活中各種歷練,才能在時間與空間中累積智慧。信仰的高峰經驗,能幫助我們這些時時在軟弱中掙扎求生的基督徒,確認上帝的拯救,並選擇倚靠主,而非倚靠自己去渡過。當然,犯罪跌倒一定會被聖靈及良心責備而感到不好意思、無法接納及羞愧感,但上帝賜給我們的寶貴話語,祂應許“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約翰一書1:9),當我選擇回轉悔改,上帝的慈愛會一直隨著我。我不會只談信仰的高峰經驗,因為那種經驗很個人,甚至我認為那是上帝量給每個人不同的與祂相遇的方式,這樣的經歷很美好,但不能套用在每一個人身上。

3.你認為申愛想去監獄告訴殺人犯她饒恕了,真的百分之百是信仰的理由嗎?有沒有其他她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原因?

申愛在信仰上的翻轉,簡直是屬靈的模範生!在經歷到信仰的高峰經驗後,申愛從一個不被小鎮接納的外地人,搖身一變成為教會內人人稱讚效法的基督徒,她參與小組、街頭佈道、做見證...她受到許多弟兄姐妹的愛戴,她還能再做些什麼讓自己“看起來”更屬靈呢?去監獄告訴殺人犯她饒恕了,似乎是一個蠻“酷”的行動,沒有人這麼做吧?!果然,這種超乎常情、違背人性的計劃,得到教會內極大的讚揚!
屬靈嗎?有可能 ; 驕傲嗎?或許更接近她的動機 ; 她像上帝一樣可以為著罪人的好處而犧牲自己......但她終究不是上帝!


4.讓申愛一無所有的殺人犯,竟然有人跟他傳福音,讓他悔改信主、讓他感受到上帝接納罪人的愛,死後可以上天堂,你覺得這公平嗎?

在人看來,的確不公平。但在上帝的眼中,申愛得救與一個殺人犯得救,是一樣重要的。

5.曾經成為信仰典範的申愛,後來一連串挑釁上帝的行為,如果你是她教會的弟兄姊妹,你會怎麼看她?你會怎麼做?如果教會中有人希望把她逐出教會,你會投同意票嗎?

"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 ; 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拉太書6:1)這節經文是我對申愛的看法與做法,持續為她禱告,試著關心她。那位長老最終沒有犯下大錯,或許是弟兄姐妹的禱告及聖靈的光照,讓他懸崖勒馬吧!
如果教會中有人希望把她逐出教會,你會投同意票嗎?
基本上,她根本不會在這時踏進教會,逐不逐出教會,似乎不是最重要的討論點。重點在於,如何挽回?她的信仰瓦解,教會的責任是什麼?如果教會遇到心靈憂傷且對上帝失望的人,態度是拒絕及趕出,我想上帝反而會對我們失望的。


6.宗燦這個「俗人」從追求申愛,到最後在車上掛十字架認信基督,有沒有給你什麼感觸?宗燦在申愛到小鎮後,他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你會不會覺得,宗燦彷彿是上帝安排在申愛身邊的天使?上帝為何安排宗燦這個俗人在申愛身邊呢?為何申愛到監獄去探視殺人犯,教會弟兄姊妹都是帶著祝福與鼓勵,獨獨宗燦覺得這舉動「很怪」、「不自然」?

宗燦實在是一個很可愛的角色!上帝對他的帶領,好像涓涓細流,從為了追求申愛進入教會,到最後就算申愛離開教會,他還是持續的在教會中聚會,甚至在車上掛起十字架,承認自己的基督信仰。相較申愛屬靈經歷上的大起大落,宗燦信仰上平實的歷程也是上帝為他量身打造的。宗燦在申愛來到小鎮後,一直是申愛身邊持續且穩定關心她的人,申愛從原本的拒絕,到最後乾脆把宗燦當司機來用的舉動,說明申愛知道宗燦不會傷害她,在她有需要的時候,宗燦是可以立刻拋下身旁一切來幫助申愛的。他的確是上帝派來守護申愛的天使,雖然他並未信主,但他對申愛的觀察與了解,比起教會中常與申愛一起聚會的弟兄姐妹更多,也因此他不解,何以申愛這時會提出要去監獄探視加害人的計劃,這實在太不尋常了,他需要提醒申愛,這不是必須的舉動,但申愛聽不進去。上帝透過宗燦提醒申愛,她是個人,不能忽略人性中軟弱無能的那一面,而驕傲,往往蒙蔽住上帝要我們認清的事實。

7.你對申愛剪髮中途奔逃,因為她還是有恨、無法原諒,如果你是她朋友,你會有什麼看法或為她做什麼?妳會勸解她嗎?宗燦作了什麼?電影的名稱「密陽」,從「私密的光」,到「上帝的愛無所不在的光」,到「那隱密的軟弱一如落髮飄進陽光」,「密陽」隱含了什麼電影結尾沒有演出來、故事仍會繼續下去的訊息?你認為這故事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


申愛在剪髮途中奔逃,證明她心中仍然有恨、無法原諒,這代表她仍有感覺,她需要面對她就是會有恨及無法原諒的事實。宗燦在此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他不定罪她,只是緊緊地跟在她的後面,做她的陪伴者,替她拿起鏡子,讓她可以看清自己。不用太多的說教,申愛也接受宗燦在這裡的陪伴,剪下一撮撮雜亂的髮絲。
申愛的頭髮在鏡子前剪下,落到陰暗的影子中,又被風捲起進入陽光下...似乎,一個新生命的歷程即將開始 ; 光,繼續照耀,陰暗之處,也有光的餘暉。


陳文芳

戴憲達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3-11-11, 17:11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戴憲達 » 2013-11-18, 18:50

1. 你曾經經驗過信仰的高峰經驗諸如被聖靈充滿嗎?你認為上帝為何要讓第一次進教會的申愛立刻經驗到被聖靈充滿的信仰高峰經驗?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信仰的高峰的經驗諸或被聖靈充滿的情形;十幾年前吧,有一陣子很流行所謂的聖靈恩膏特會(或許現在也有/是,我已經不太注意這些活動了),主辦單位大力宣傳及自己也有一些好奇心,就去參加了。的確有很多人在牧師的禱告下,自然的就不支倒下,當然有人纏扶著即將倒在地上的人以免受傷。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有些安靜的躺在那裏,有些發出讚美的聲音,或其它吟聲。但整個會場是喜樂平和的,似乎這就是聖靈充滿的情形。但是我卻沒有甚麼感覺,隔了一段時間,分別也再參加一兩次,也沒有「被推倒」的情形,之後我就沒有再參加類似的聚會了。
我認為上帝要讓第一次進教會的申愛有這樣的經歷,是因為她所受到的刺激是很大的,沒有聖靈強力的介入她很難在受到如此大的心靈創傷中甦醒過來。所謂病重的人需要猛藥;失去心跳呼吸的人,需要用心肺復甦術(CPR)或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去急救一樣。當然,這種立即讓人恢復基本功能的方式,無法使人馬上就康復,原來的傷害還是要去醫治,並可能還會有後遺症也不一定。像申愛這種有嚴重失落的人,不可能沒有經過哀傷療癒的過程就得醫治了。即使聖靈的介入,暫時跳過這一段好像已經恢復了,其實那只是表象,終究她還是要回頭去面對的。

4. 讓申愛一無所有的殺人犯,竟然有人跟他傳福音,讓他悔改信主、讓他感受到上帝接納罪人的愛,死後可以上天堂,你覺得這公平嗎?

當然覺得這是不公平的,因為人的愛是有限的,是相對的,是會拿自己的天平去称的;任何事情評估的結果,都是相對比較而得來的。但是「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8-9)所以,這樣的事情無法用理性來評斷,只能用信心來接受。而信心又必須對上帝有充分的認識。第一、上帝的主權高於一切:上帝對摩西說:「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出33:19)保羅說:「你這個人哪,你是誰,竟敢向神強嘴呢?受造之物豈能對造他的說:『你為甚麼這樣造我呢?』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一團泥裏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嗎?」(羅9:20-21)第二、神是慈愛的:神的心意乃是「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並且「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他必叫你們升高。」(彼前5:5-6)所以,任何人都是罪人,無論罪孽輕重(以人的眼光來看,以神來看都是一樣重),悔改信主都可以受到上帝的接納與赦罪,死後可以上天堂。因為這是神的應許:「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第三、神是公義的:因為神是公義的不容許任何罪的存在,因此神為了救贖人的罪,設下一個救恩的途徑,就是用祂兒子耶穌的死來贖我們的罪;凡是接受這個救恩的,他的罪已經被抵消塗掉了,在神看來已經無罪被釋放了。只要對上帝的公義、慈愛、與良善有認識,就比較能以信心接受,在人認為罪大惡極的人,也可以因悔改而得救的事實了。

6. 宗燦這個「俗人」從追求申愛,到最後在車上掛十字架認信基督,有沒有給你什麼感觸?你會不會覺得,宗燦彷彿是上帝安排在申愛身邊的天使?上帝為何安排宗燦這個俗人在申愛身邊呢?

其實在現時世界中不乏有這樣的例子:有人為了追求「真愛」,因為追求的對象是基督徒而追到教會去了,姑且不論最終他/她有沒有追到另一半,很多人因此便信了主找到了「神的真愛」。宗燦到最後會認信基督,也是這種情形。而且,對信仰本身沒有甚麼目的或負擔之下,去接受並認識這個信仰是比較平實的;當這樣的信仰遇到一些試煉時,也比較能夠用理性去面對。
我是在大學時參加團契信主的,我所以會信耶穌是覺得這個團契跟別的社團不一樣,他們之間讓人感覺到充滿了愛、關懷與喜樂。在經過兩年多的團契生活與教會生活,從讀經當中認識神,從禱告當中體驗神的信實,從生活當中經歷神,從弟兄姊妹的服事與關懷中體會神的愛。於是神的愛融化了我冰冷的心,突破了我理性的城壘,在我大學三年級聖誕節的時候,決定並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這部分跟宗燦有點類似,覺得這個宗教是好的,不排斥自然就接受了。跟宗燦不一樣的是,我是先信主想要成立基督化的家庭,後來才在教會中追求另一半。以我自身的經驗,我覺得這樣的信仰比較穩定。
相對於申愛她是在心靈受傷極度的憂鬱中遇見神,她所面對的試煉一定是會有的,生命中之爭戰也會比較坎坷。上帝沒有應許,信了祂就可以免除這些必經的過程。但是上帝應許「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8:28)宗燦應該就是上帝安排在申愛身邊的天使,只因為宗燦是個單純的、理性的、對情感不是那麼敏銳的人,可以在不干擾申愛的情形下,無形中成為她的幫助。

蕭素錦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3-11-11, 17:12

Re: 電影「密陽」討論,To信神學生,也歡迎華神來插花插草

文章蕭素錦 » 2013-11-21, 21:50

我的回覆內容是以第三題以及第六題的問題做回應 :knockyou:

3.你認為申愛想去監獄告訴殺人犯她饒恕了,真的百分之百是信仰的理由嗎 ?有沒有其他她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原因?

在申愛跟鄰居分享福音時 , 鄰居曾經問他『信主是什麼感覺?』, 她回答就像談【戀愛】, 我在想她要去原諒加害者的動機 ,除了用信仰而言是回應神的愛 , 以人性來說就像熱戀中的男女,她似乎想要給上帝一個驚喜禮物 ,在面對兇手之前 ,她真的覺得有能力可以再去愛別人– 對於鋼琴班的孩子、 教會的弟兄姐妹、說話直接又粗俗的大嬸、曾經背地裡對她閒言閒語的街坊鄰居, 她都愛, 教會中無論是牧師、長老、一般會友, 對她的服事、傳講福音、全心追求信仰的言行舉止除了歸榮耀給上帝, 言談中對申愛也常加讚賞, 在這裡必須去注意的是信眾常用讚美、 推崇的言詞來肯定教會中服事的人員, 有時這種過度的讚揚對某些服事者而言像是一種意識催眠, 甚至被讚賞者會產生『捨我其誰』的驕傲, 其實她內心最須要對付的 –包括原生家庭中父親長期言詞上的暴力、 不被祝福的婚姻、 守寡、 經濟的不確定、 喪子…等等的傷害。 對於父親, 因分開兩地 ,自然也就眼不見為淨, 但是心裡的恨依然存在 。與丈夫孩子相處的日子並不長 ,面對婆婆的指責 、咒罵, 她也只能忍氣吞聲; 心裡除了恨婆家的無情, 也指控自己的無能以及失職, 完全否定自己 ,似乎她的一生必須依附別人才有存在的意義,因此,申愛在醫治特會中壓抑的情緒被釋放 ,而後又常常備受肯定 ,就以為可以揮別過往,她認定上帝和她是站在同一陣線 。殊不知, 表面看似結痂的傷口其實並未得到適當的醫治。
她愛上帝嗎﹖她當然愛, 不過他對上帝的愛是建立在對價關係中 ,雖然沒有實質上的交易, 但是對於\申愛而言, 終於握有發球權。 於是當她到監獄向兇手傳講神的愛, 並且依照主的教導要饒恕對方, 兇手卻回應她已經有人將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他, 而且也確信上帝會赦免他, 他有永生的盼望﹗ 至此 申愛覺得被上帝將了一軍, 上帝究竟站在那一邊? 上帝怎麼可以不跟她商量一下, 至少把發球權交給她。
基督徒常常希望提昇屬靈的生命, 卻又希望不用經歷大風大浪, 用自己有限的認知去評斷什麼才是合神心意的服事,『上帝愛世人』亙古不變, 祂守望每一個人,這些道理我們都知道, 也好希望真的能為主做工 , 如果今天上帝告訴你我 :要好好的愛自己, 與自己和好, 這樣也是服事神。 你是選擇順服 ?抑或嗤之以鼻?

問題6

宗燦這個角色真的是非常令人驚嘆不已, 真的是俗閣有力 ,雖然他是一個市井小民, 職業也不稱頭 ,言行舉止有些粗魯, 一開始對於家鄉密陽的心得是前(錢)途無亮。 但是我卻覺得他的心思很細密 ,他用他的方式靜默的守護他心愛的女人,神裝備他信仰的方式是一步一腳印, 藉由發生在申愛的事件, 他開始信仰的旅程,無論是參與誤打誤撞的婦女禱告會、 主日崇拜、 對外讚美詩歌佈道、 指揮教會交通,面對申`愛的真心換絕情 他始終都能保持積極正面的態度,信仰的生命在穩紮穩打的操練下 ,他順服神的帶領, 漸漸活出基督的芬芳, 用神的教導守護他心愛的女人。 宗燦的確是神安排在申愛身邊的天使 ,但從令一個角度 ,申愛也彷彿是宗燦的天使, 她也許並沒有像宗燦給於實質上的幫助, 卻因著她,宗燦得以接觸信仰 ,生命的態度被重新改造。 我们或許會說真是無心插柳柳成廕 ,但這是神的主權 。宗燦不希望申愛到監所探視兇手, 可能覺得申愛受創的心靈還未痊癒 ,沒有完全放下, 冒然做出這樣的決定, 擔心她會再次受傷; 果不其然, 申愛全然崩潰, 並且開始挑戰神 ,在她顛狂到自戕 、接受心理治療 、出院, 宗燦的守護如同陽光照顧著申愛 ,宗燦真像耶穌說的 :「虛心的`人有福了 ,因為天國是他们的 ;清心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遇見上帝」, 在一次載送申愛的弟弟, 行程中這個弟弟問宗燦 :「密陽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這時已經信主的宗燦回答:「 雖然人口不多, 可是生活也有趣 ,或許不繁榮, 但是也不缺… 」,他觀察到生活周遭美的存在。
而他的改變 ,也讓申愛的弟弟從原本的拒絕 ,甚至厭惡 ,至此也接受宗燦, 並且將姐姐交託給他。 在生命的歷程中 ,無論結識何人 ,處在何種景況 ,如果我們能夠以學習的態度去面對 ,得與失似乎就不是焦點。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7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