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月童 » 2013-12-17, 13:14

我按大家的哀求盡量放慢進度啦!不過,後來發現連我也需要這麼慢,因為細看還是看到很多以前不曾注意到的點,而且我也是陷入忙碌的困境 :BangHead:

無論如何,這次進度只讀三小節,就是「司米爾加可夫」「信仰爭論」「喝了白蘭地以後」

為何這次進度只有 p148-167呢?因為這段讀熟了以後,會很快了解這部經典作品所出現的「大法官」之辯

我們都碰到過在爭辯中理解信仰或拒絕信仰的人吧?我們都會說,最後信仰終歸是「信心的一次跳躍」。

可是,萬一有人就是跳不過去,他非得靠爭辯來理解呢?其實,特別是男人最常是這樣的,因此我們也不能忽略爭辯的意義。

我們嘗試來了解,卡家的司米爾加可夫、老郭、伊凡、費道爾、阿萊莎在這次爭辯中,各自堅持的立場。嘗試把他們的想法整理出來。你會發現,這樣的立場在我們周遭是一樣的存在著,特需要邏輯思辨的能耐。

而你若深陷在這爭辯的戰局中,你會如何回應呢?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月童 » 2013-12-30, 23:54

我最近才看過一部電影「暴力的時代」,描述保加利亞在十六世紀被土耳其攻陷,土耳其強迫保加利亞人改信回教,不服者受到非常暴力而痛苦的凌虐,最後,就在即將被滅村時,村長在山洞中自覺得到神的啟示,上帝要他們改信回教,保存餘種。

從這故事來思考司米爾加可夫的信仰論爭:

老郭正是述及一個信徒因為不肯改信回教,被活活剝皮而死,老郭認為他應當被追封為聖徒,因為他的信仰太偉大了。當然,這話題費道爾不屑一顧,他對信仰沒興趣。
而司米爾加可夫的辯論就是:「若為了保存性命暫時改信回教,有何大逆不道或有何罪過可言?」老郭這個篤信者當然是認為,只要改信回教就算是權宜之計,都該下地獄。

其實這話題極有意思。你認為呢?未免殺身之禍或者暴力凌虐,決定屈從,在外表遵從了否認基督的行為,但心底卻念念基督不忘。你會怎麼評價這個人?

關於這議題,日本作家遠藤周作也寫出了「沉默」這部文學作品,還非常危險的將否認基督踐踏基督,跟基督上十字架的使命與形象,作了連結。

可見這疑惑,不是只有司米爾加可夫才有阿!我必須承認司米爾加可夫提出的質疑是很尖銳、面對暴力時代也非常實際的質疑。換成你我,到那時未必不會用此招權宜之計。

不過,司米爾加可夫提出這質疑,「並不是為了要堅定信仰」,而是要跟信仰者作對。所以不是他的提問,而是他提問的這基本的出發點,才是他最可爭議之處。

司米爾加可夫提出的論點,恰好完全根據信徒在信仰上苛求完美的修行主義,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
1.既然信徒認為,在心思上一點點想要遺棄信仰的想法,都是遺棄,應當除去洗禮,那麼,又如何控訴這個人背叛上帝?因為你們已經先否認他是基督徒了,他說他不信基督,就不是背叛,而是再誠實不過的事了。
2.沒有人信心是完全的。否則你就仍聖經所說應當可以挪移大山了。既然大家都無法挪移大山,難道上帝咒詛了所有不能挪移大山的小信者?這小信者為保全性命權宜的否認信仰,就該下地獄嗎?

結果,費道爾樂不可支,伊凡很有興趣的研究他,老郭則是哭了。

老郭又為什麼哭呢?哭信仰被攻擊?哭自己被攻擊?哭卡家的不信?
但顯然老郭的愚忠,是無法招架司米爾加可夫的。更別說伊凡!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月童 » 2013-12-31, 00:06

月童 寫:我最近才看過一部電影「暴力的時代」,描述保加利亞在十六世紀被土耳其攻陷,土耳其強迫保加利亞人改信回教,不服者受到非常暴力而痛苦的凌虐,最後,就在即將被滅村時,村長在山洞中自覺得到神的啟示,上帝要他們改信回教,保存餘種。

從這故事來思考司米爾加可夫的信仰論爭:

老郭正是述及一個信徒因為不肯改信回教,被活活剝皮而死,老郭認為他應當被追封為聖徒,因為他的信仰太偉大了。當然,這話題費道爾不屑一顧,他對信仰沒興趣。
而司米爾加可夫的辯論就是:「若為了保存性命暫時改信回教,有何大逆不道或有何罪過可言?」老郭這個篤信者當然是認為,只要改信回教就算是權宜之計,都該下地獄。

其實這話題極有意思。你認為呢?未免殺身之禍或者暴力凌虐,決定屈從,在外表遵從了否認基督的行為,但心底卻念念基督不忘。你會怎麼評價這個人?

關於這議題,日本作家遠藤周作也寫出了「沉默」這部文學作品,還非常危險的將否認基督踐踏基督,跟基督上十字架的使命與形象,作了連結。

可見這疑惑,不是只有司米爾加可夫才有阿!我必須承認司米爾加可夫提出的質疑是很尖銳、面對暴力時代也非常實際的質疑。換成你我,到那時未必不會用此招權宜之計。



補充:這提問之尖銳,常常導向虛無與懷疑主義,伊凡正是在這處境,至於日本作家遠藤周作,在寫完「武士」、「沉默」之後,再寫出「深河」,一樣可以感受到他的虛無與懷疑。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月童 » 2013-12-31, 00:27

伊凡、司米爾加可夫、費道爾都很驕傲。費道爾都用「那些俄羅斯人」來經自己跟其他人區隔。
費道爾是徹底不信的,所以他言行很一致。
司米爾加可夫信仰的是伊凡。
至於伊凡,為何我不說他是不信者呢!因為到最後會發現他言行無法一致。他是虛無主義懷疑主義者,但他沒有徹底的不信,這是他痛苦之所在。

一個不信者比較危險?還是一個虛無主義懷疑主義者比較危險?
一個被信仰的虛無懷疑主義者,會危險到什麼程度?

這很值得深思。

相較之下,米卡簡單多了。

最有意思的是,這一段透過費道爾胡說八道,把他第二任妻子的信仰徹底嘲笑污辱一番之後,(他第二任妻子的虔信,就是他口中說的「那些俄羅斯人!」)以非常戲劇化的方式,透過伊凡的口說出,阿萊沙的母親就是伊凡的母親....直此之際讓我們讀者大吃一驚!兩人判若兩人,再某些方面卻又如此相近!兩個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一個在信仰與愛上如此單純,一個在虛無與懷疑上如此複雜,一個謙虛,一個驕傲,難免讓人疑惑:最後是伊凡走向阿萊沙,還是阿來沙走向伊凡?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林映君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林映君 » 2014-01-06, 22:16

想起大學時代的校園團契輔導還真的問過同樣的問題!那位輔導好像是舉了一個美國發生的真實案例,一個瘋子衝進校園,逢人便問:你是基督徒嗎?如果回答是,就會被射殺,回答不是,則可以保住一命。

現在的我一定會選擇保命吧!為了保命或為了免受極刑之苦所作出的「踏繪」(公開否認信仰),我相信會得到上帝的寬恕與接納。

現在想想,在「沒有迫害」的時空中「幻想迫害」,這種無法呼應時代的信仰教育還真是怪呢!在基督教歷史上,告別了「紅色殉道」(為信仰而死)的時期,接著也還有「白色殉道」(捨棄一切外在事物,專一追求神的靈修生活),大學的我居然還得幻想自己面對紅色殉道,這是否意味著我們並沒有掌握合乎這個時代的殉道精神呢?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月童 » 2014-01-07, 16:28

林映君 寫:想起大學時代的校園團契輔導還真的問過同樣的問題!那位輔導好像是舉了一個美國發生的真實案例,一個瘋子衝進校園,逢人便問:你是基督徒嗎?如果回答是,就會被射殺,回答不是,則可以保住一命。

現在的我一定會選擇保命吧!為了保命或為了免受極刑之苦所作出的「踏繪」(公開否認信仰),我相信會得到上帝的寬恕與接納。

現在想想,在「沒有迫害」的時空中「幻想迫害」,這種無法呼應時代的信仰教育還真是怪呢!在基督教歷史上,告別了「紅色殉道」(為信仰而死)的時期,接著也還有「白色殉道」(捨棄一切外在事物,專一追求神的靈修生活),大學的我居然還得幻想自己面對紅色殉道,這是否意味著我們並沒有掌握合乎這個時代的殉道精神呢?


我們這個時代的殉道精神是什麼呢?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林映君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1

Re: 《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網路讀書會 (四)卡家的信仰爭論p.148-166

文章林映君 » 2014-01-09, 23:53

月童 寫:
林映君 寫:現在想想,在「沒有迫害」的時空中「幻想迫害」,這種無法呼應時代的信仰教育還真是怪呢!在基督教歷史上,告別了「紅色殉道」(為信仰而死)的時期,接著也還有「白色殉道」(捨棄一切外在事物,專一追求神的靈修生活),大學的我居然還得幻想自己面對紅色殉道,這是否意味著我們並沒有掌握合乎這個時代的殉道精神呢?


我們這個時代的殉道精神是什麼呢?



到目前為止的體會,可能是愛人如己。
不過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聽聽其他人的看法。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5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