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陳啟鳳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40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45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陳啟鳳 » 2016-07-22, 00:21

1.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2. 您觀察教會的主任牧師何時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分?當他知道後,他做了哪些事來幫助湯瑪斯?
3. 原來不信教的湯瑪斯,後來卻主動去領聖餐。您覺得他為什麼這麼做?您觀察到哪些人、事讓他改變了想法?
4. 永的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您覺得這段話有何意義?對阿妮絲有何幫助?
5. 小姊姊為何將伊薩克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斯對著嬰兒車流淚,為何沒有阻止小姊姊這個動作? 阿妮絲失子的傷痛,對這個家庭有哪些影響?
6. 當湯瑪斯向安娜道歉,坦承他的身分後,您覺得他們有可能共組三人的新家庭嗎?您的看法為何?
7. 最後當阿妮絲回家後,您覺得她當時的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嗎?您的看法為何?
8. 您的生命中是否曾經有失落的經驗?您如何走出傷痛?或是您曾經有陪伴傷心朋友的經驗,請分享如何扶持他們。

黃珊珊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6-23, 23:12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黃珊珊 » 2016-07-22, 16:37

1.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模糊的鏡頭,代表不願意面對的事實。雖然逃避,讓我們暫時看不見它。但它就像湯瑪斯手上的傷,一直存在。害死無辜的孩童已成不能改變事實。作為加害人的湯瑪斯一直不承認罪行。他認為是一場意外。人雖不是湯瑪斯親手所殺,卻是因他而死。我可以同理阿尼絲的心情。作為受害人母親,犯人除了須付上牢獄的代價,她也希望犯人可以真心認罪,並且悔改。
但湯瑪斯始終逃避,不坦誠罪行。他不認為認罪很重要,畢竟他已經付上應有的代價。確實,我們認罪,並不一定帶來饒恕。但是,真正的靈性和勝利的種子來自於誠實面對自己的失敗和失望。

2. 您觀察教會的主任牧師何時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分?當他知道後,他做了哪些事來幫助湯瑪斯?
Ans:主任牧師在收到有關湯瑪斯的推薦信時,便知道他是個更生人。一開始他也很遲疑是否該錄用湯瑪斯。當湯瑪斯展露他美妙的琴聲時,他的誠意觸動了主任牧師的心。主任牧師決定給這位更生人一個機會,幫助他重新步入社會。為了免去他人異樣眼光,主任牧師小心翼翼地照護湯瑪斯軟弱的心靈。當有人進一步想了解湯瑪斯的過去時,主任牧師會主動替為他解圍。
當主任牧師發現湯瑪斯隱瞞他真實姓名時,他並沒有因此而斥責湯瑪斯。他明白湯瑪斯這麼做並非故意,而是想揮別過往的錯誤,重新開始。
他明明知道湯瑪斯是個『殺童犯』,卻還是樂意給他更新的第二次機會。他完全接納湯瑪斯,協助他改正錯誤,展開新的人生。他試圖化解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的心結,提醒湯瑪斯為過犯向受害人道歉,以幫助受害者走出陰影。

3. 原來不信教的湯瑪斯,後來卻主動去領聖餐。您覺得他為什麼這麼做?您觀察到哪些人、事讓他改變了想法?
Ans:湯瑪斯不信教,也從不明白設立聖餐的意義。他認為聖餐是為信徒預備的。直到有一天,主任牧師告訴他聖餐其實是為『懷疑者設立的服侍』。聖餐不是為聖人設立的,而是為罪人預備的。湯瑪斯才了解聖餐並不是聖人的專屬物。它象徵耶穌的肉體與血,是酒和麵包。這不就是他需要的嗎?他就是罪惡!即使受刑10年,也無法讓他獲得真正的釋放。受害者的家屬仍然未能原諒他。『孩童殺人犯』的罪名仍加重在他身上。揮之不去的陰影,使他非常辛苦。他的內心深處,開始渴望救贖,重獲一個嶄新的人生。

教會是湯瑪斯重生的起點。湯瑪斯從小孤單,沒有父母,沒機會好好地受教養、被疼愛。一念之差使他跌入深淵,後悔莫及。然而,他在教會裡獲得了接納。Jens母子對改變了湯瑪斯對人生的極端態度。一開始湯瑪斯非常排斥Jens,因為Jens總是勾起他不堪的回憶。天真的Jens母子信任他、愛他,並不是因為他完美,而是他值得。這不就是信用破裂的更生人湯瑪斯所需要的嗎?

4. 永的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您覺得這段話有何意義?對阿妮絲有何幫助?
Ans: 永的新老闆娘試圖站在阿妮絲的角度同理她的心情。同樣身為母親的她明白永遠失去一位至愛兒子的傷痛。永的新老闆娘主動坦白分享自己兒子的故事。她非常疼愛兒子,但是兒子卻刺透了她的心。這些話給了兩位傷心的母親一個適當的情緒出口。
相信阿妮絲喪子之痛,多年來未得平復。就算丈夫無怨無悔在旁守護,她仍然無處解脫。畢竟男生比較含蓄,不習慣把感情敞開流露。相信他們夫妻二人面對喪子之痛,未有真正的心靈對話。『永』總是小心翼翼地避免觸碰到阿妮絲的傷疤,並想帶著阿妮絲離開傷心地。
通過兩位傷心母親的對話,阿妮絲似乎釋懷了一些,少了一些自責。她雖然仍無法克服『可可』的障礙,但她已經可以接受『肉桂卷』。這些都是兒子伊薩克喜愛的食物。『可可』的障礙或許還需另一個解鈴人!

5. 小姊姊為何將伊薩克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斯對著嬰兒車流淚,為何沒有阻止小姊姊這個動作? 阿妮絲失子的傷痛,對這個家庭有哪些影響?
Ans:『永』及老闆娘對她的關懷使阿妮斯覺得是時候在搬家時,好好跟親愛的兒子告別。阿妮斯想跟家人重新開始生活,讓一切傷痛在這裡劃下句點。阿妮斯失子後,使他不敢再擁有自己的親生孩子。她固執地尋求真相,忽略了自己家庭的需要,差點斷送幸福,也破壞別人家庭的天倫之樂。

7. 最後當阿妮絲回家後,您覺得她當時的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嗎?您的看法為何?
Ans:阿妮絲的心情是平靜的,因為她已經原諒了犯人。阿妮絲受害,把一切都歸咎於犯人。十年來,她沉浸在苦毒中。當恨意持續發展下去,促使她變得越來越冷酷無情,最後失控。唯有原諒可以讓我們的心重獲自由。阿妮絲因著饒恕,從恨意轉為憐憫,使得重逢的加害人與受害者都得到釋放與醫治。相信他們嶄新的人生即將開始!

問題?
『永』也是事件中的受害者之一,但,他並沒有責怪阿妮絲。他在陪伴阿妮絲走出傷痛的過程中做了哪些事?

小心得:
如果一切都有上帝的旨意,那為何上帝容許罪惡存在?
我仍然相信一切在上帝的掌權中,上帝是美善的源頭。每當我感到懷疑時,我相信祂向我們所存的意念是慈愛的,是賜福的意念。人的眼光太狹窄,無法看得懂罪惡背後上帝的心意。但願,上帝以憐憫為念,在每個情況中幫助我持續相信他,即使在最壞的狀況裡。救恩來自持續相信。

程瑞玲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29
註冊時間: 2016-06-30, 09:33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程瑞玲 » 2016-07-23, 21:57

這部片子讓我看到人性的糾葛,一看完電影,馬上浮在我腦海的就是三個問題:湯瑪斯的手為何一直纏著膠帶?湯瑪斯為何會說出實情?阿妮絲為何一直要湯瑪斯承認他殺了她的兒子?後來經老師的一些說明,比較能夠明白,也想到人性古外皆然,人常常被自我的固執所纏累,看到兩個被過去的傷痕捆鎖著,直到自己也經歷了類似的事,才能體會其中的苦,我們陪伴人不也是如此嗎?當我們去陪伴和我們有相同經歷者,更能體會對方的苦,也更能使對方得到安慰,因為我們能和他們有相同的視角。我想先從湯瑪斯和阿妮絲兩人所發生的事和最後的轉變談起:
湯瑪斯:
湯瑪斯在年輕的時候,和另一位年輕的女性,帶走了一個四歲的小孩,在他和女生爭執時,小孩因為想要逃跑,不幸死亡了,湯瑪斯因此坐了十年的牢。湯瑪斯想要一個新的人生,甚至不用楊而用湯瑪斯的名字去應徵教會的工作。但湯瑪斯真的能拋開過去重新開始嗎?在片中我們發現這是很困難的,我們可以從下面幾點看出來:
1. 湯瑪斯去教會應徵工作時,當教會的人一看到履歷,就立刻拒絕了他,我們可以從湯瑪斯的臉上看到他的錯愕與難過,還好他仰望上面,他看到了管風琴,激起了他彈奏的慾望,當他開始彈琴時,我們可以看到光照在他的臉上,他不但心得了安慰,也因為他優美的琴音,讓牧師願意放下他的過去,接納他成為教會的管風琴手。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更生人找工作也是困難重重,一個人要重新開始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我們要接納一個人的過去,毫無芥蒂,也是困難的。又像片中,即使在湯瑪斯和安娜已經成為了好朋友的情況下,當顏斯不見時,安娜立刻覺得是湯瑪斯將他兒子怎麼了,在片中湯瑪斯也曾問過安娜「你會不會代表上帝原諒了這個人,內心卻在譴責他」,這就是人性,所以才會有層出不窮有關「貼標籤」的事發生,例如:在班上某一個孩子曾偷過錢,以後只要班上有東西不見,他就被列為頭號嫌疑犯。
2. 在片中一開始,湯瑪斯的表情都沒有笑容,雖然經過一段時間,因為安娜的陪伴,漸漸找回了笑容,但有一天,當他帶著笑容去見牧師時,牧師跟他說阿妮絲來找他,他立時笑容就凍僵了,從此,阿妮絲不斷的來找麻煩,過去彷彿成為永遠丟不掉的包袱。
3. 每次聽湯瑪斯彈琴時,都覺得他好像把所有的傷痕壓力,都藉著琴音宣洩出來,管風琴給人的感覺本是平和寧靜的,但湯瑪斯的琴音卻讓我覺得旋律越走越強,氣盪迴旋,好像把他的生命都放在裡面,也覺得他的心中並沒有真的得到一個新生命應有的平靜。
4. 湯瑪斯手上的膠帶一直沒有拿掉,這也象徵著他受傷的心靈一直未痊癒,這個傷痕可能是在獄中被霸凌的事,也可能是他害死了一個小男孩的事,就像我們受傷,有時只是表面結痂,裡面卻一直未痊癒,有時還會在裡面化膿,必須要剖開外面的結痂,做更深入的治療。
另外,湯瑪斯為何一直沒有說出真相?後來他為什麼願意說出真相?
湯瑪斯在法庭時,他一直辯稱是小男孩跌倒撞到頭而亡,是場意外,當牧師問他「有沒有需要被原諒的事?」,或阿妮絲要他道歉說出真相時,他都一直否認殺人,這是為什麼呢?我想原因很多,也許湯瑪斯自己也很難接受自己害死了一個小孩,他很難面對這樣的自己,所以在一開始他的回憶裡,這一段都是很模糊的,就像有的人受到重大挫折時,會選擇性的失憶,也有的人會為自己的過錯找一個虛構的理由,使自己不這麼痛,久了甚至會將自己所虛構出來的東西當作真相;也或許他只是為了要逃避更重的刑責,所以他沒有勇氣說出真相。但後來當已與他建立感情的顏斯不見了,且後來在伊薩克死掉的同一個河裡,顏斯也差一點死掉時,他完全能了解阿妮絲的傷痛,也知道自己多麼的對不起阿妮絲,所以他能在救起顏斯後,在河邊真心誠意地說出真相,並向阿妮絲道歉。
阿妮絲:
阿妮絲是一位小學老師,在兒子四歲時,因為自己去店裡買熱可可,而使得兒子被別人帶走並死亡,她很努力地走過來,甚至領養了兩個女兒,但在片中我們可以從下面幾點發現,她的傷痕一直沒有癒合:
1. 阿妮絲一直無法喝熱可可,只要聞到那個味道就反胃,由此可知道阿妮絲的自責,讓她只要聞到熱可可的味道,身體就會起自然的反應,其實就像我們有時候看到某個東西或對某樣食物會特別的反感,我們說不出原因,若能認真地追溯,也許就會知道,因為這樣東西或食物和一個不好事情發生連結,而使身體起了自然反應,唯有對之前發生的事,心理得到醫治,這種情況才能獲得改善。
2. 我們從她大女兒的身上可以發現,她很落寞沒有笑容,在他們決定要搬家時,她甚至把伊薩克的鞋子埋起來,而小女兒則呼天喊地的不讓她埋,可見得他們都知道伊薩克對阿妮絲的重要性,大女兒希望藉著搬家,能將伊薩克埋起來,不再橫阻在她與母親之間,而小女兒則害怕媽媽最愛的東西不見了,會有可怕的事發生,由此可見伊薩克成為母女間最大的隔閡,就像關係中的一顆毒瘤,也對兩個女兒的心靈受到很大的傷害。
3. 在阿妮絲的先生要帶她去赴他未來老闆的晚餐時,他跟她說「他覺得她穿黑色那件很好看」,但阿妮絲卻選了另一件洋裝,我想黑色也許會令她想到伊薩克的喪禮,有不好的連結,而不願穿。
4. 當阿妮絲帶學生去教會參觀,突然發現彈管風琴的人就是湯瑪斯時,她就開始情緒行為失控,不但去跟牧師和安娜說湯瑪斯殺了她的兒子,要他們不能聘用湯瑪斯,不能讓他接近小孩,甚至最後還在湯瑪斯幫顏斯回教室拿黏土時,把顏斯載回自己家,不肯把顏斯送回家。
另外,為何阿妮絲一直堅持湯瑪斯殺了她的兒子?她後來又為什麼能原諒湯瑪斯?
我想兒子伊薩克的死,讓她傷痛不已,如果他兒子是被別人殺死,她還有一個可以怪罪的對象,用對他的憎恨,讓自己好過一點,如果自己的兒子是因為意外死亡,則阿妮絲所要負的責任將更大,她恐怕更難接受,另外,她可能從來不曾從湯瑪斯身上看到他的悔悟,以致她無法相信他說的話。後來,阿妮絲把顏斯帶走,差點讓顏斯溺斃,而湯瑪斯努力救顏斯的經過,及最後湯瑪斯終於說出了實情,並真心誠意地向阿妮絲道歉,使阿妮絲了解很多事情的發生,並非因為心存惡意,就像她想保護顏斯,卻差點害死顏斯,當初湯瑪斯也並非想要殺她兒子,只是一念之差,沒有救她的兒子,但這次她看到湯瑪斯不顧自己性命的去救顏斯,讓她看到了他善良的一面,也讓她免除了害死顏斯的罪名,同時因為湯瑪斯出自內心的道歉並說出真相,才讓她能接受道歉並原諒對方。
本片中哪個場景令你印象深刻?請分享你的感受。
湯瑪斯在河邊哭著述說伊薩克死亡的實情,並不斷向阿妮絲道歉,阿妮絲帶著溫柔的笑容,用手抹去湯瑪斯臉上的眼淚,我想這代表著兩人大和解的一個表徵,從前面有關兩人的敘述,可看到兩人內心的糾結與轉變,兩人都帶著很深的傷痕而無法過新的人生,但這一幕,我看到兩人因為最真的善,而使兩人的傷痕終於得到醫治,我想他們應該可以真正開始新的人生了,這讓我覺得感動又開心。
您的生命中是否曾經有失落的經驗?您如何走出傷痛?
我的生命中,曾經因為感情遭到背叛,覺得人生跌到谷底,是情感上最大的失落,當時我是靠著朋友的陪伴,並認識了主耶穌,除了禱告,我開始學習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就像八月心風暴裡面所說的「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了解每個人的難處,就更能放下心中的苦毒與重擔,當你能放下,不再被這事所綑綁時,就可以發現你的周圍和人生還有這麼多美好的風景,自然不會再沉浸在傷痛之中了。

徐秀蓉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6-24, 15:52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徐秀蓉 » 2016-07-24, 00:31

《心靈暗湧》這部電影的英文片名為《Troubled Water》。在片中男主角Thomas在阿妮絲帶孩子參訪教會時所彈奏的曲子為《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阿妮絲在悠揚的管風琴聲中,發現彈奏者正是當年殺害他兒子的兇手之一。據說,這首曲子的原創者Paul Simon悶頭寫新歌,偶然聽到一首福音歌曲,裡面有句歌詞的意義頗動人︰「如果你相信上帝、呼喚祂的名字,祂會在深不見底的河流上為你建造一座大橋」。Paul Simon從這個意象出發,寫下了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的草稿。我不禁將片名與曲子兩者作一連結:湯瑪斯曾犯下的罪成為他人生的Troubled Water,他渴望真有一座橋能夠帶領他跨越生命中的惡水。兒子的死是阿妮絲心中的惡水,她想知道事發當天的真實情況,殊不知她和湯瑪斯的再遇,尤其在這首曲子的陪襯下,卻讓彼此成為對方跨越惡水的那座橋。若從基督信仰的角度來說,我會毫不遲疑”天真”地肯定上帝就是背後的那位搭橋者。

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當湯瑪斯緊抱著顏斯在湍急的河流中抓著那根頗大的樹枝,我覺得那樹枝彷彿是惡水上的橋,但是湯瑪斯卡在中間,進退不得,因為橋有點脆弱,水勢又險惡,不太能完全承載湯瑪斯和顏斯兩人的重量,但是他不能放掉顏斯。這時,阿妮絲在惡水中主動走向卡住的湯瑪斯和顏斯,一隻手扶著脆弱的樹枝,另一隻手抱起了顏斯,減輕湯瑪斯的重擔,無形中也銜接這座橋至安全的岸邊。阿妮絲可能出於母愛無法見死不救顏斯的心情,引導她願意出手相救,也因這行動,讓湯瑪斯願意當著阿妮絲的面聲淚俱下地坦承自己曾犯下的罪行,並頻頻道歉。阿妮絲擦去湯瑪斯的淚水,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我相信那一刻人性中的愛與善取代心中的恨。阿妮絲經歷喪子的椎心之痛,我不認為這表示她已一次性完全的饒恕,至少這個舉動代表阿妮絲漸漸能體會湯瑪斯的心情,而湯瑪斯的認罪道歉也減輕了鬱積心中多年的罪咎重擔,我相信對兩人都有某種程度地釋放,心境也會有所轉變,各自重新面對生活。


您觀察教會的主任牧師何時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分?當他知道後,他做了哪些事來幫助湯瑪斯?
我認為主任牧師接到湯瑪斯應徵教堂管風琴手的介紹信或履歷時即已發現,所以他和教堂的教育同工決議錄取另一人選,但琴藝精湛再加上被錄取的人無法馬上到任,所以湯瑪斯才得到此工作。當安娜牧師聽到湯瑪斯曾在伊拉監獄彈過管風琴,好奇地想詢問,但是主任牧師趕快岔開話題,避免湯瑪斯難堪,可能工作不保或招致異樣的眼光。當主任牧師確認湯瑪斯所填的社會安全號碼全名為楊湯瑪斯時,他也並未拆穿他的過往,保有他的尊嚴。平常的互動中,主任牧師溫和待他如其他同工,讓湯瑪斯在一個被接納與信任的環境中工作。他溫柔地提醒湯瑪斯認罪以及去向阿妮絲道歉,將手搭在湯瑪斯的肩上,希望給予鼓勵,即使湯瑪斯無禮地回應,他也默然接受並未懷恨在心。當阿妮絲看見湯瑪斯彈奏管風琴之後詢問主任牧師他的名字是否為楊湯瑪斯,主任牧師否定了。當阿妮絲氣急敗壞地再次到教會中質問主任牧師為何讓一個殺人兇手在教會工作,他回答他很高興湯瑪斯能到教會,得到重生的機會。主任牧師本著基督愛世人,要拯救罪人的宗教情懷,展顯極大的愛心、寬容、尊重與接納,定意要幫助湯瑪斯開始新的生活

梁君棣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6-06-25, 15:14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梁君棣 » 2016-07-24, 18:43

當人的內心對某事有疑惑、真相不明或是心中有一個結,還未解開時,那種揮之不去的陰影,以及會不時地胡思亂想,心情起起伏伏,那種錯綜複雜的感受,真的是會如影隨形地跟著。當看完挪威電影「心靈暗湧」後,除了有一股胸悶與說不出的感覺之外,另外就是再次讓我們去省思什麼是「愛」?「寬恕」?以及「放下」與「救贖」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都需要時間,也需要學習。有時,它的過程可能會很漫長,它是一個人生的課題。而這齣戲,也在述說著「重生」的故事,包括被害人、加害人,甚至牧者,所有人,都需要「重生」。約翰福音3:5,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當老師阿妮絲帶領著一群學童到教堂參觀,並沈醉在教堂管風琴手楊.湯瑪斯的悠揚樂聲中時,阿妮絲抬頭從下往上看,一眼就認出演奏者就是當年被控殺害她兒子的人。當鏡頭停滯、聚焦在阿妮絲的臉上,而管風琴的樂音持續彈奏時,可以看出她的驚訝、意外、恐懼…被她所認定10年前的弒子兇手,竟然再度出現在眼前,這個「兇手」出獄了,但真相仍未明,他怎麼可以在教堂彈琴?所謂「本性難移」,他是否會再次成為「殺人犯」?而阿妮絲因當年為了買可可,卻使兒子失蹤,至今未見屍體,情緒上種種的內疚、疑問、悲傷…再度湧現。身為老師、人母的阿妮絲,此時內心有著不可言喻的感受。我相信,阿妮絲絕未想到,好不容易安排到的參訪活動,竟然有著意想不到的事,這代表著「真相」即將要揭開,所以,我認為這一幕在整個故事中,是其中的一個轉折點,因為受害者「遙望」到了加害者。也因此,參訪結束後,阿妮絲還欲言又止地詢問主任牧師管風琴彈奏者的姓名,且一再確認。阿妮絲要開始行動了!

**當湯瑪斯向安娜道歉,坦承他的身分後,您覺得他們有可能共組三人的新家庭嗎?您的看法為何?
湯瑪斯在湍急的溪水中冒死救了安娜牧師的兒子顏斯,展現了他的愛,彌補了當年未救阿妮斯兒子的過錯,重新體驗了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並坦承他之前所犯下的過失,某種程度而言,因著主任牧師的愛與接納,以及安娜與顏斯給了他一個「家」的感覺,且上帝在他心中似乎也漸漸有了位置。如果以我們偏好的「美好的結局」來看,自然希望湯瑪斯能與安娜有個好結果,共組三人的新家庭。然而,湯瑪斯與阿妮絲之間的結雖然打開了,但湯瑪斯與安娜之間的互信仍待修補;對上帝的認識與信仰還有差異,以及安挪身為一位神職人員,是否真的可以完全放下社會觀感、教條、重新全心接納湯瑪斯,或許,這真的只有神可以作主! 

**最後當阿妮絲回家後,您覺得她當時的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嗎?您的看法為何?
湯瑪斯與阿妮絲兩人在湍急的溪水中要救安娜牧師的兒子顏斯,最後終於把顏斯救上岸。湯瑪斯同時也向阿妮絲認錯,承認當年與同伴把阿妮絲的嬰兒車推走,阿妮絲的兒子在湯瑪斯和朋友爭吵中逃跑,卻意外摔倒在河岸旁,頭撞及大石流血,湯瑪斯抱著阿妮絲的兒子走進河中,以為他死了,後來雖然發現孩子並沒有死,卻在一念之間鬆手,孩子就順勢漂走,從此下落不明。
當湯瑪斯把心中纏繞多年的話說出來,解開了阿妮絲10年來糾結於內心的疑惑後,兩人這麼多年來的生活上的巨大陰影,終於見到了陽光。在溪水邊的奮力救人、坦白對話,我認為是劇中的另一個轉折點。此刻湯瑪斯與阿妮絲的命運,才開始有了新的起點。先前不論是湯瑪斯與從獄中出來,找到教堂的新工作,或是阿妮絲的老公有新工作,將舉家搬離挪威,都只是一種逃避現實生活的方式,真正的問題其實並沒有解決。但這場救人的舉動,讓阿妮絲知道兒子是如何失踨的實情,也得到了湯瑪斯的道歉,並看到了湯瑪斯不顧危險,真誠要救顏斯的行為,而她也為自己因為對湯瑪斯的偏見,差一點要做出跟湯瑪斯一樣的事,成為另一個「湯瑪斯」,感到愧疚。另一方面,湯瑪斯則從阿妮絲幾近瘋狂的行為,以及他在救顏斯的過程中,體驗到了父母愛子女的心,也對自己過去的行為,有了真實的面對。
所以,當阿妮絲回家後,在五味雜陳心情中,看著先生,坐在門前擁抱了兩個女兒,我相信不久後,這個家庭將會很快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因為她已經放下了過往的執著,面對當下,原來幸福就在眼前!

黃憲鐘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16-07-01, 00:24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黃憲鐘 » 2016-07-24, 19:06

一.本片哪個角色與場景令您印象深刻
1.由片名:心靈暗湧,隱約可以看出 加害人與被害人的家屬(包括母親安妮絲及爸爸永及二位領養的姊妹)心靈深處,因為立場不同而產生不同暗湧與糾葛.
2.湯瑪斯因為琴藝高超又能即時上任服事,主任牧師雖然知道他是更生人.但仍然秉持基督的大愛, 堅持來教會的人都有重生的機會而錄用湯瑪斯.並且適時的為他解圍使他能夠安然的過重生的生活
3.安娜雖然也是牧師,當兒子顏斯失蹤,在為人母情急之下也怪罪湯瑪斯,
4.原諒:是受害者擁有的主導權,而認罪是加害者的主導權 ,兩者在最大公約數才有交集的火花
四.永的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你覺得這段話有何意義?安阿妮絲有何幫助?
1.新的老板娘分享自己兒子的惡行,感嘆雖然有活的兒子但是形同死去的兒子一般的苦難,以同樣失去兒子傷痛的同理心來安慰安妮絲,是陪伴者學習的對象
2.安妮絲喪子之痛,雖然丈夫 永 極力呵護仍然不能釋懷,永 決定搬家到丹麥履新,帶著家人遠離傷心地,過ㄧ個正常的家庭生活
3.安妮絲因為買 可可 而失去伊薩克,深感自責所以一聞到 可可 的味道產生自然反胃的生理狀況,顯示自責與不能釋懷
七.最後安妮絲回家後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
1.安妮絲想保護顏斯免得像兒子伊薩克一樣遭害,而趨車帶走顏斯回到家裡,老公很生氣,小女卻大喊著 伊薩克回來了,可見兒子是這個家的生活重心,重心不在使這個家的歡樂盡失
2.湯瑪斯和安妮絲載著受驚的顏斯,來到伊薩克落水而死的河邊,安妮絲ㄧ再要求湯瑪斯要說出真相,不惜大打出手,顏斯和帕湯馬斯傷害他,而趁隙溜出車外往河邊逃走,不慎摔跤落入急流水中即將遭到滅頂,湯瑪斯極力營救落水的顏斯,體力不支,在安妮絲協助下救回顏斯一命,
3.湯瑪斯在岸邊說出當時的實情,伊薩克雖是撞傷但是並沒有死,而是他一念之差把他放在水中任他漂流, 雖然,他不是直接殺死伊薩克,但是見死不救是他心底的一大陰影
4.湯瑪斯誠心的道歉認罪而安妮絲接受原諒與道歉心裡大大的釋懷饒恕湯瑪斯,回到家與丈夫及二個女兒相擁走出傷痛,迎向彩虹的明天
結論;我敬重主任牧師以耶穌基督的愛接納更生人湯瑪斯,讓他在教會裡有重生的機會, 不把人貼標籤 主任牧師 有更美的看見,是我生命中的榜樣,最終是要榮耀上帝

陳光丕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4
註冊時間: 2016-06-24, 09:0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陳光丕 » 2016-07-24, 20:07

無論是相遇、相識、相愛甚或相恨,人與人之間有了接觸,也就帶來了人生某一時段共同的經驗與回憶場域,人生也因此有了變化與起伏,也就有了悲歡離合。

當人與人之間有了交織,無論交織的過程或結果是喜或悲,就算雙方的交織只是短暫一抹微笑或怒視,但其中總有著中性的第三者作為媒介而促成,心靈暗湧讓音樂成為決定性的媒介,但如果其中任何一方沒有「心」去感受與感應,那機會也就稍縱而逝了。

有如電影密陽(Secret Sunshine)的鋪陳,讓受害者與加害者相遇,如此深深刺激基督徒的我們,不僸懷疑上帝愛的真諦與大能,也讓我們換個角度去思考上帝的大愛。確實如此,如果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那周遭的人間不幸與罪惡,真的也是上帝的安排嗎?

殺人是很大的傷害,對被害者來說,是肉體與精神上雙重的大破壞。但對加害的人來說,當涉及了生命的傷害,其內心也就有最大的陰影與恐懼。對於失手、無意等非故意的傷害,上帝與社會給我們不同層次的逃城。但蓄意的加害,包括對配偶的背叛、對他人的誣陷、對朋友的欺騙、對員工的剝削等,各種不同形式、不同層次對他人精神或肉體的傷害,也都會讓我們陷入湯瑪斯和阿妮絲的情境。

是否犯罪或是否有錯,往往是取決於社會標準與他人的看法,就像湯瑪斯認為自己已經坐牢付出犯錯的代價了,人生應該可以回到原點,但為何連教堂這個最低底線的地方,卻都不能接納他?其後的發展,或許安娜所說「一切都是上帝奇妙的安排」,如此也讓湯瑪斯思想到,或許真有上帝。

是否犯罪,只有上帝知道,而坦然接受自己曾經犯過的罪與錯誤,或許才能從其中尋求解脫,基督徒很幸運,因為我們可以直接面對我們的錯誤與罪惡,並且能夠與上帝直接細說。

不原諒,會讓仇恨一直燃燒,最後讓自己身陷火海。
生活會繼續下去,只是有了不同的方式與情境。

1.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小孩顏斯的突然出現,加上嚴肅的表情,讓湯瑪斯有點訝異,看到小孩或許更又勾起他昔日痛苦的回憶。顏斯如同另一種監督式的「良心」,即或湯瑪斯能夠逃避於音樂中,但卻無法逃避如顏斯所帶來的一切刺激與諸多悔恨。湯瑪斯喜歡顏斯、陪伴顏斯,因為他出獄後生活在教堂中,周遭的人、事、物讓他漸漸摸到了他的良知,最後他全身盡力挽救顏斯,實在是在拯救他自己的良心與靈魂。

因為當時孩子仍有生命,而且眼睛還看著他,但是他卻放手讓孩子順水流去。這個情境一直無法讓他承受,因為當時他放手流去的是他心中仍存的一點良心。換個場景來看,如果當時湯瑪斯沒有放手,那也就沒有這個故事了。原來,人生一切的變化,就在那一剎挪的抉擇。

沈若薇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6-28, 23:09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沈若薇 » 2016-07-25, 23:01

永的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你覺得這段話有何意義?對阿妮絲有何幫助?

老闆娘這段話闡述出「天下父母心」的付出、期待和期待落空的傷痛。她的兒子有毒瘾,偶爾回到殷殷期盼的父母身邊,吃飽喝足母親親手烹煮的佳餚後,就趁母親不注意時偷錢。相對於老闆的事業成功,做兒子的不但無法回報父母,還辜负他們的期望,甚至重重地傷害他們。在老闆娘心中,兒子就像是死人一樣,但他的墳墓卻不存在。

這段話從老闆娘的口中諉諉道來,語氣毫不激昂,卻緊緊㧓住在場每一個人的心。一個心碎的母親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向剛認識的下屬主動説出家醜?其實她大可隻字不提。但阿妮絲初次見面就說出失去幼子的傷心往事,這樣的坦白帶給老闆娘勇氣,不顧先生幾次的阻止,後者仍然一五一十說出對兒子的失望。在那幾分鐘的分享裹,凝重的空氣中充滿難堪、無奈和心痛。但奇妙地,在談話結束時,兩位母親卻又笑了。我相信,她們不僅被對方的悲傷故事打動,也得到某種程度的醫治。原來,在每一位母親的堅强外表下面都藏著不足與外人道的辛酸。

阿妮絲在老闆娘的身上得到同理和共鳴,她失去兒子的的內疚和自卑從那天起就有了出口。多年來她排斥伊薩克生前喜愛的熱可可和肉桂捲。如今她雖然仍然憎惡熱可可的味道,卻願意嘗試一下肉桂捲了。這是恢復的起步。


小姊姊為何將伊薩克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斯對著嬰兒車流淚,為何沒有阻止小
姊姊這個動作? 阿妮絲失子的傷痛,對這個家庭有哪些影響?

阿妮絲和永非常愛他們收養的一雙女兒,但阿妮絲心中時時刻刻難以忘懷十年前因大意而消失的兒子伊薩克。十年了,做母親的保存孩子的所有衣物,尤其是他消失前所乘坐的娃娃車。痛苦不堪時,她到閣樓裏抱着娃娃車哭泣。阿妮絲其實清楚知道孩子已經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但她的理性無法戰勝心中巴望孩子活著回家的渴望。

小姐姐知道媽媽的思念,也覺得没有得到媽媽完整的愛。每次她出現在鏡頭前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某一天她甚至把伊薩克的鞋子埋在院子裏,目的是希望媽媽不要再睹物思情。阿妮斯没有阻止,相信在那一刹那,她非常想要藉著埋葬鞋子來終結自己長年的悲傷,同時她也清楚知道大女兒的落寞不開心緣自何處。她把颜斯帶回家時,妹妹興高采烈地認為伊薩克回來了,早熟的姐姐卻是冷眼旁觀,臉上没有一絲笑容。

母親是家的靈魂,母親不快樂,全家就被烏雲籠罩。十年來,阿妮絲的傷痛不停咬噬著她的心。丈夫永也同樣痛失愛子,在努力工作之餘,他還必須處理自己的傷痛,並且不時關懷不快樂的妻子和兩個担憂母親的孩子。這是一個辛苦的家庭,陽光普照的時候少,烏雲密佈的日子多。

最後當阿妮絲回家後,您覺得她當時的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嗎?

十年前阿妮絲在洶湧的河邊失去愛子伊薩克。帶走伊薩克的湯瑪斯一念之差釀成大錯,讓伊薩克逃跑時撞昏,看到他仍有意識卻因害怕將來被指認出來,害怕面對未來的審判和一連串的後果而不出手相救,反而任他被水漂走。罪的結果是自己被監禁十年,時時刻刻被過往追著跑,也造成阿妮絲和永天天活在悲慟之中,進而影響到兩個被收養女兒無法健康正常的成長。

十年後,在同樣洶湧的河水邊,場景不變,角色卻互換,加害者變成受害者。當另一個無辜驚恐的小男孩在水中掙扎時,湯瑪斯寧可犧牲性命也要救他。當年的受害者阿妮絲發現自己竟然在無意中成了加害者之後,也奮不顧身跳入水中,與湯瑪斯聯手阻止悲劇重演。由造物者親手主導的和解產生驚人的後續效益:在回程的車上,從來不曽說出全部真相的湯瑪斯終於流著淚坦白,並且認罪道歉。親身經歷幾乎沒頂和再次斷送他人生命的驚恐之後,他終於突破長年纏繞自己的心結,走上救贖之路。河水和淚水洗滌了他的心靈,此刻他再清楚不過地遇見神。

在車上,阿妮絲伸手拭去湯瑪斯的淚水。十年了,她終於等到真相。雖然伊薩克再也回不來,但對方的坦白認錯釋放了她。此時此刻,上帝犧牲的愛進入她的心中,她看到湯瑪斯也不過是另一個受苦的罪人,所以她可以饒恕,可以放手。

最後一幕:阿妮絲與永相擁,小女兒加入,猶豫一會兒的大女兒也向前擁抱家人。他們即將搬往新地方開始新生活,阿妮絲已經重生。她可以忘掉背後,努力面前;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未來不但可以平靜,更可以美好。

林典翰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6-07-01, 13:44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林典翰 » 2016-07-25, 23:21

湯瑪斯去接顏斯下課時,突然不見了,湯瑪斯感受到阿妮絲當初找不著孩子的焦躁及自責,導演到後面,才帶出顏斯是被阿妮絲強行接走的,他和他先生說他會如此做,是因為當時他孩子要不見時,若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像她一樣伸出援手,他的孩子就可能不會死

阿妮絲用救顏斯的具體行動來彌補當初她無法親自救他兒子伊薩克的遺憾.對失去伊薩克或顏斯的母親而言,在孩子不見的當下他們都是感受到孩子被綁架的恐懼,但湯瑪斯綁伊薩克的動機是出於惡意或過犯,而不同於阿妮絲綁顏斯是為了拯救.

最後湯瑪斯向阿妮絲坦誠,當初雖湯瑪斯看見伊薩克仍是活的狀態,但他卻因沒有愛放棄拯救伊薩克,而這個決定使他承擔心中十多年良心的軛.十年後,同一條河,當湯瑪斯再次看見另一個孩子-顏斯仍是活的卻遇見狀態,他卻因愛顏斯,及後悔過去的決定,如今他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也不願放棄救顏斯.

阿妮絲多麼盼望有人當初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救他的兒子伊薩克,如今他看見湯瑪斯把他當年的盼望作在那一個顏斯的身上.顏斯被拯救的事實,同時投射在湯瑪斯及阿妮絲的心中,導演似乎想引導觀眾,從犧牲自己的生命使他人得生命的角度,讓觀眾體會救贖的概念

湯瑪斯從不願付上生命成為伊薩克的救贖,到湯瑪斯願付生命的代價成為顏斯的救贖.這救贖的行動,感動了阿妮絲使他產生饒恕
而湯瑪斯會有這麼大的改變,不也是因會他先從基督對他的救贖的行動所產生的改變嗎?

knife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knife » 2016-07-26, 08:35

多美的重生啊!唯有祂能。元獻 knifecheng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它給了我一個重生的啟發!因為 他們彼此與心詰問:如果一切都是上帝的計劃,仇恨也是嗎?

故事從 楊 (Thomas) 即將出獄講起,在對於監獄的著墨而言,導演仍以犯人間的霸凌來交代 楊 的手傷 (或許非此因),楊 為此付出代價,在監獄裡面10年的與世隔絕,出獄的他因著對於管風琴的自信與熱情得到了教堂風琴手的工作,
由於 Anis (音譯 片中角色為 因 楊 而失去孩子的母親) 帶領學生參觀教堂,卻在不經意間 (恨意始終未消) 發現殺兒兇手竟是手指可以彈出天籟之音的教堂管風琴手,報仇的意志讓她以行動來進行實踐這一場10年未結的殺兒恩怨,此乃故事的第一條線!

楊 (Thomas) 原先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少年,在與伙伴因頑皮使然而導致Anis獨子的溺死,他雖付上10年的青春卻得不到Anis與其夫婿的諒解,出獄後的他因為其高超的音樂才華得到牧師的肯定與幫助,包括可以得到社會福利保險, 另一位年輕的女牧師則心靈渴望與他共渡人生,所以女牧師也直白的告訴 楊,她的兒子 Yens (音譯) 很喜歡他,他們在街上騎單車,消磨著美麗的時光在愛人的身上。

Anis 的攻擊從前往教堂告知牧師:為何要讓這麼危險的人在教堂工作!她將教堂的管風琴譜丟棄於地,她 跟蹤女牧師與楊前往超市,並且暫時推走在購物車上的Yens,最後則是將Yens帶到自己兒子溺斃的河流旁,但Yens 在被水沖走後,楊 趕到並且捨命營救Yens!在千鈞一髮之際,Yens被救起!故事的張力達到高頂。導演在河流的底處,讓楊與Yens的漂流從人間的廢棄垃圾裡浮沉,最後抓到了一根水裡的樹枝,他們藉由這樹而得救,所有的恨在這個河湍洩的急流裡得到救贖的機會!

片中 楊 原先跟牧師說他不是基督徒,後來在良心的催逼下他完全地進入聖禮中,跪領主的血與肉,他悔改卻得不到Anis家庭的諒解,基督原諒真心悔改的 楊
並且他在劇尾的「捨己為人」成為最好的見證!基督講的不正是這一件事嗎?
惟力行者,至之!

我覺得我們應該少一些教條,然後多一些故事!因為基督的啟示不會是封閉不前的,500年前馬丁路德對於當時舊教的窒息死板提出改革,今日的教會莫再綁架使人得自由的基督,基督要讓我們在愛裡更新,而不是把我們關在教堂自以為義,我們腦袋也要保持清醒,別再成為死守教義讓人跌倒的基督徒。

殷五國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7-05, 07:25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殷五國 » 2016-07-26, 15:23

心靈暗湧這部電影,在一開始時先以平靜的水揭開序幕,這個「水」會是貫穿整部電影的主角之一。電影開頭乃從被殺孩童視角看河水湍湍的主觀鏡頭開始。孩童於水中溺斃遇害的主觀鏡頭,加害者楊看著被殺孩童隨河水滾去的主觀鏡頭,楊在獄中被其他犯人動私刑,被壓著頭浸水桶的主觀鏡頭,被害孩童母親阿妮絲在游泳池紓壓時所見的主觀鏡頭,加上最後一幕湯瑪斯與阿妮絲兩人在湍急的溪水中要救安娜牧師的兒子顏斯,最後終於把顏斯救上岸,這五個不同時空下,不同角色於水中所見的主觀鏡頭,在打破時序後,解構後建構的相互拼貼,撞擊出關於悔恨、陰霾、仇恨、內疚、殘忍、認錯等意涵的意義。水是生命的源頭或盡頭?
除了「水」這個主角之外,其實電影的最大主題就是「饒恕」。給人的第二次機會,是否我們能給與他更大的寬恕,讓他選擇另一段的人生,我相信人性是善的,在該選擇延續仇恨還是饒恕面對之下?相信會給他第二次機會,相信看完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答案。「 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歌羅西書3:13。這部是很不錯的基督教教育影片。
  

1.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答:阿妮絲最精彩的是在仇人見面時的歇斯底裡,她踩在幾近瘋狂的高空鋼索上,心中滿是悲憤之情,一舉一動,看似高度壓抑後的激狂爆發,但是她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的所做所為其實都有理性與感性基礎,觀眾完全理解,卻也有著說不出的擔憂,就怕她失控,就怕她傷了自己,也傷了無辜的孩子,能夠緊緊揪住觀眾的心與同情。在最後楊的認罪告白,隨後阿妮絲觸摸楊臉頰給予真正的原諒時,我不禁眼淚潰堤,是令我印象最深刻感動最多的地方。
2. 您觀察教會的主任牧師何時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分?當他知道後,他做了哪些事來幫助湯瑪斯?
答:有一天,艾妮絲意外在參觀古老教堂的戶外教學時,意外瞧見了管風琴手,她呆住了,他不就是涉嫌綁架與謀害了她的孩子的兇手嗎?之後,艾妮絲去告訴主任牧師,但他對著阿妮絲指責其縱容罪犯,主任牧師回答:「如果連教會都不收留他,他還有哪裡可以去?」基督教情懷的偉大與光輝,從這句話獲得彰顯。事實上,正是基督教的力量,幫助原本持無神論,不可知論者的男主角,逐漸敞開心胸,袒露自己心靈深處的秘密,誠然面對自己曾犯下的罪衍,在神聖的教堂音樂裡,埋頭尋找個人的救贖與解脫。

3. 原來不信教的湯瑪斯,後來卻主動去領聖餐。您覺得他為什麼這麼做?您觀察到哪些人、事讓他改變了想法?
答:湯瑪斯對女牧師犀利的提問,其實也是丟給觀眾的一道難題,洗禮、聖餐禮等儀式表面上應該加深男主角對奇蹟與救贖的信念(主耶穌十二門徒之一多馬正是聖經中那位多疑的信徒),但峰迴路轉的情節,卻又在在挑戰了人們對於「寬恕」、「重生」的宗教、倫理觀。以基督教的觀點,看待此一困境,「重要的不是乞求原諒,而是認罪」,因為人一出生就有罪,人在現世所犯下的罪孽,全是神旨意下的安排,刻意給人的考驗。唯有「認罪」,神才會赦免我們,人才有機會獲得真正的恕饒,片中女牧師安娜如是說,因此讓湯瑪斯他改變了想法主動去領聖餐。
4. 永的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您覺得這段話有何意義?對阿妮絲有何幫助?
答:阿妮斯當她在酒席間與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聊及亡子時,對方突兀地提起自己嗑藥而離家的兒子,兩人都對彼此肉體或精神上逝去的孩子感到無限悵惘 ,彼此之間有同病相憐之味道,因兩人有同樣的遭遇或痛苦而互相同情。

5. 小姊姊為何將伊薩克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斯對著嬰兒車流淚,為何沒有阻止小姊姊這個動作? 阿妮絲失子的傷痛,對這個家庭有哪些影響?
答:阿妮斯喪子之後,另外收養了兩位亞裔女孩,讓自己的母性能有另外補償表現的機會,但是往事傷痕,即使傷口已經結了疤,底部依舊發炎潰爛,只因傷疤悄悄遮住了一切,讓她得能迴避,得能喘息。小姊姊因為知道伊薩克已死了,怕媽媽看了會傷心,所以將阿妮斯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斯對著嬰兒車流淚,因為知道伊薩克已死不能重生,因此放手沒有阻止小姊姊將阿妮斯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絲一家表面上看來平靜,但是深怕有一小塊石頭丟下去,便會為他們家掀起滔天巨浪來,心裡的傷根本沒有撫平,而是去忽略了它的存在,這種現象其實很像我們如果遭遇了失戀便會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忙碌一樣,其實傷痛根本沒有完全被治癒,而是藉由另外一種事物來讓自己不去那麼想罷了,因為阿妮絲自己內心的傷根本沒有去治癒,所以被她們領養回來的小孩卻一直活在阿妮絲死去的小孩陰影之下,只有當阿妮絲打開了這個結,她才會真正的看到這兩個小孩。

6. 當湯瑪斯向安娜道歉,坦承他的身分後,您覺得他們有可能共組三人的新家庭嗎?您的看法為何?
答:與湯姆斯墜入情海的安娜,在得知湯姆斯就是八年前轟動小鎮,謀殺孩童的青少年兇手時,他氣急敗壞的質問「楊」,對他的孩子怎麼了?前後反差甚大的直覺反應。以基督教的觀點,看待此一困境,「重要的不是乞求原諒,而是認罪」,因為人一出生就有罪,人在現世所犯下的罪孽,全是神旨意下的安排,刻意給人的考驗。唯有「認罪」,神才會赦免我們,人才有機會獲得真正的恕饒,片中女牧師安娜如是說。但畢竟「孰能無過」,安娜又是個牧師,耶穌基督所教誨的「寬恕」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但是,我也相信需要一些時間,讓湯姆斯以今後的行動證明自己徹底悔改、讓安娜有足夠的時日調整自己的心情,雨過天晴,總有希望綻放的時候!因此,個人認為他們可能共組三人的新家庭。

7. 最後當阿妮絲回家後,您覺得她當時的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嗎?您的看法為何?
答:這是一部很容易就讓人就走進去,卻很難讓人忘懷,後勁十足的電影。當我走進故事裡,以那麼近的距離,那麼痛的感覺,眼看受害者與加害者雙方面對如此巨大的陰影,靈魂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包袱,那積鬱已久的情緒,在最後楊的認罪告白,隨後阿妮絲觸摸楊臉頰給予真正的原諒時,我不禁眼淚潰堤,久久無法釋懷。相信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因為「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註:或作『陰毒』),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 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 」以弗所書四章 31、32 節)。這也是本片所強調的基督教的愛心,要「彼此饒恕」。

蕭湘逸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6-06-24, 16:08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蕭湘逸 » 2016-07-26, 16:09

心靈暗湧
1.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心靈暗湧的拍攝手法在加害者與受害者兩條線不斷的交錯進行,時而前進時而後退。從加害者急於擺脫過往的錯誤重新過生活,而受害者卻不斷想知道真相,整部電影在兩條線上纏繞,原本只要求加害者能還原真相給一個道歉,使饒恕的行動帶來新的生活,但主角湯瑪斯始終否認不願說出實情,並且認為自己已經付出刑責已負的代價,不願道歉!倒置受害人阿妮絲終日惶惶不安,更想追根究底查明真相。安娜的兒子顏斯卻成了他們角色互換的關鍵。又回到當年錯誤發生地—大河,此情此景,阿妮絲情何以堪,越發心想保護顏斯以償當年的疏失。顏斯因害怕被傷害走向湍急的河流,湯瑪斯因愛--緊緊的抓住顏斯,深恐一鬆手當年的夢靨會重新啃食他的生命,那怕他只有一隻手可以抓住倒在河中央的樹木,湯瑪斯絕不鬆手。在阿尼絲合力之下救回文斯的性命。此時,兩人的角色因時空交錯下互換,湯瑪斯了解阿尼絲內心的傷痛,在他面前真誠悔罪。而阿妮絲也同理主角當年犯下錯誤的懊悔與內疚。
近距離拍攝使鏡頭模糊,模糊的影像是男主角難以面對的問題,湯瑪斯所犯下的罪刑,一直在他的腦還中浮現,如鬼魅縈繞著他的四圍生活。罪從河裡產生,饒恕也從河裡得著釋放,失去的男孩使湯瑪斯成為罪犯,獲救的男孩使湯瑪斯生命得著重生。

2.您觀察教會的主任牧師何時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分?當他知道後,他做了哪些事來幫助湯瑪斯?
教會的主任牧師在湯瑪斯應徵時從推薦信函應該知道他是更生人,在教會決定錄用他時,安娜牧師想要進一步的了解湯瑪斯的來歷,主任牧師適時的出面解危。教會的管風琴手是一件神聖的服事,主任牧師願意將這樣的機會給一位更生人,讓他在聖樂詩歌的薰陶下能更深地接觸上帝的愛。在楊填寫資料時刻意忽略姓氏,牧師也沒有揭穿,只是確認並且要他詳細填寫資料。在受害人阿妮絲向主任牧師指證,並控訴湯瑪斯是殺人犯時,牧師的回答: 這裡是教堂,若他在這裡得不到重生的機會,他還能去哪裡。牧師表示: 所有來到這裡的人都有重生的機會,而生活總要繼續下去,只是用不同的方式。

許若玫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6-06-23, 21:39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許若玫 » 2016-07-26, 17:43

1.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我們可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加害者。對楊來說,他的青少年時期在牢獄中結束,為了年輕荒唐所犯的罪他付了牢獄的代價,他想不想過一個新生活?當然!然而沉藏在心靈深處的罪,一直向他控訴,即使湯瑪斯假釋出獄,活在陽光下的他仍然陰沉,我們從影片中,始終看不見他有完全開朗的神情,即使安娜已經向他釋出愛意,他也渴求能夠得到這份幸福,脫離過去。然而楊的心境並未因著出獄而得著釋放,一直到他在湍急的惡水中將顏斯之後,向阿妮絲坦承事實的真相之後,他才開始獲得真正得釋放。
阿妮絲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自從失去兒子之後,她也活在心裡的牢獄中,對一位母親來說,我相信自責也向她控訴,當她看到楊的時候,她不想再有受害者,於是她決定出手保護顏斯,不料,因著自己強力的行為,居然成為顏斯的加害者,看到湯瑪斯不顧自己的安危,願意捨生救顏斯,在湍急水聲中,加害者與受害者同時得到釋放。這部電影展現多元的層次感,或說是對比,湯瑪斯躲在教堂中,主任牧師也願意保護他,幫助他有新的生活,然而工作.愛情.音樂.卻沒有辦法讓湯瑪斯脫離陰影.直到回到犯罪的源頭(案發地點)處理!無論湯瑪斯或阿尼絲都是如此,當我們得罪人或被人得罪時,我們比較願意選擇逃避,我們很難與當事者直接交談,我們不相信對方會坦承,我們以為只是換得很多的控訴,然而真正控訴我們的其實是自己,得不到自由!唯有回到原處處理掉!

吳美珠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6-06-24, 08:33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吳美珠 » 2016-07-26, 20:11

1.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楊的希望與盼望」:
當他和安娜有更近一步的相處後,第二天早上他去上班找主任牧師時,就帶著因為幸福而忍不住的微笑,而且有快笑開來的感覺,不料卻聽到可怕的消息-阿妮絲來找他、主任牧師已知道他真正的背景。他整個表情頓時改變,成為早先陰鬱的樣子,他問主任牧師「你要我怎麼做?去道歉嗎?」還凶狠的拒絕主任牧師安慰的碰觸,因為正常生活的希望變遠,他必須重新面對醜惡的過去,生命又變得暗淡無望!
楊一直不願承認自己是個殺童犯:因為伊薩克是自己跑走跌倒撞頭死的,但為什麼要把他放水流,可能與伊薩克認出楊且知他住自家附近,導致楊起了毁屍滅跡的心,才會將伊薩克放水流(因為後來他向阿妮絲認罪,伊薩克沒死,還張開眼瞪著他,但他仍放手讓他漂走),內心深處有種不是我要殺你,而是你逼我的,拒絕承認殺人的心態。
服刑後,他覺得自己已付出代價,正如他對永說:「就算我殺了人,我也已付出代價」。這種心態讓他覺得,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他應該可以回到正常的新生活。他太一廂情願了,因為做過的事沒有不留下痕跡,隱藏的事沒有不被發現的!但神真的很奇妙,讓他進入教會服事,讓他碰到有愛心、願意給他「重生機會」的主任牧師,喜歡他的顏斯,愛戀他的安娜,讓他經歷有愛的人生,發現自己的價值與許多的可能性,也與阿妮絲相會,透過一連串事件,終於解決彼此心中悔恨、內疚、殘忍、仇恨等陰霾,再能各自走回正確的人生軌道。
人真的很複雜也很脆弱,從楊看人的眼神和臉上的表情,可以感受到他生命的晦暗與滄桑,當他來到教會彈琴,因著宗教的力量,幫助無神論的他慢慢打開心房,說出自己隱藏的秘密,最後坦然面對罪行,找到救贖與解脫。雖然不知最後他是否會找回自己的幸福,但從他領聖餐時的表情,他已知道唯有勇敢相信神,才是自己繼續走下去,心靈獲得平靜的倚靠。

「阿妮絲的仇恨與原諒」:
阿妮絲的喪子之痛始終未得釋放,她對楊不認罪始終無法接受,當她在教會認出楊後,又看到與他親近的顏斯,那種害怕顏斯(伊薩克的替身)會死亡的驚恐就抓住她,導致她一連串失序的舉動,想補償她當初沒保護好伊薩克的責任,當她知道楊居然到過她家,她開始大爆發,所以她責問主任牧師為何讓殺童犯到教會服事、為何讓顏斯在楊身邊出沒、責問安娜為何不保護好自己的小孩、跟踪楊看他做了些什麼,最後甚至強行帶走顏斯,想保護他却害他逃入河中,要不是楊和她一起拼命救顏斯,他可能就和伊薩克一樣被水漂走!這整個過程驚醒了她,她發現自己居然重蹈楊犯罪的覆轍,而楊也經歷了阿妮絲驚恐無助的過程,兩人角色處境互換,他才真正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而痛哭認罪。阿妮絲因此願意放下仇恨原諒他(掙扎的以手為楊拭淚),並再次回到丈夫和女兒身邊,心無掛礙的到丹麥「開始他們的新生活」,正如她把讓莎瑪把伊薩克的鞋子埋在院子裡,讓過去都過去了。

「安娜的信仰與愛」:
安娜曾有的過去,讓她歷經辛酸,因為主教開明願意接納,讓她終於有了安身之處,而能在這個教會牧養神的子民。正如她對楊說的,看到顏斯只會提醒她所失去的而非所擁有的,她希望能有一段正式且長久的關係。她曾對楊說:耶穌在水面行走,是在強調相信奇蹟的勇氣。也告訴他:很多人曾跟她說自己犯罪的事,楊問她:妳是否曾代表上帝原諒他們,自己却在內心譴責他們的罪?安娜說:她不覺得原諒很重要,有人從不原諒,但上帝原諒一切。楊又問她:若原諒不重要,什麼才重要,安娜說:「認罪」,坦然接受木已成舟的事實。
「如果每件事都是上帝的計畫,為何還會有罪惡?罪惡也是上帝的計劃嗎?」當事不關己,這些問題都可以以制式的答案「上帝原諒一切」帶過。當她面對顏斯失踪及楊是殺童犯的雙重打擊時,她變成普世的母親而非牧養神子民的牧人,她痛責楊並充滿對他的不諒解與不信任,甚至與他劃清界限,要他遠離她的家庭!
安娜曾鼓勵楊「要有勇氣相信神」與「神原諒一切」,當楊再次問她:「如果一切都是上帝的計畫,那罪惡也是嗎?」身為牧者的安娜,此時却如此無法面對他、接納他,這「結束了楊新生活的美夢」!

看完這部片,心裡很沈重,當人被罪惡仇恨桎梏的時候,就像楊與阿妮絲的生命景況,安娜則是基督徒信仰的提醒,都是我們的借鏡。

林黃榮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3
註冊時間: 2016-06-30, 17:22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林黃榮 » 2016-07-27, 14:51

神職人員:該片中主任牧師願意僱用未婚懷孕的安娜為女牧師,在知悉湯瑪斯的犯罪往事後仍予留任,是值得學習及探討的問題。誠如片中所云:所有「來這裡的人都有重生的機會,相似身分,不同生命功課。」如果你是主任牧師,你願意僱用一個有明顯犯罪事實的人嗎?會不會引來許多質疑及責難,僱用一個正常人不是比較容易服事嗎?而且若造成不良後果或影響,不是自找麻煩嗎?但從另一角度看,若社會上都不給更生人機會,是否有時會造成更嚴重的社會問題?若連倡導愛的教會都不接納?那誰可接納?我認為這個問題的解答,並非「是與否」的二分法,需更多思考與探討。

認罪饒恕:向神認罪似乎較易,向人認罪似乎較難。湯瑪斯願意領聖餐,表達了向神認罪,但期間一直表達他已為罪行付出坐監的代價,惟直到最後的水邊事件,才願意向阿尼絲道出事發經過並且請求原諒。「如果一切都是神的計畫,有人從不原諒,但神原諒一切。」認罪與饒恕在生命中均屬不易的功課,湯瑪斯在河中第一次由手中放走阿尼絲的小孩導致死亡,但這一次抓住了顏斯,以同理心看見了對方的痛,也看見自己的錯,湯瑪斯真心的悔改也帶來阿尼絲的願意饒恕,可說是完美的結局。

黃屏生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6-06-27, 13:58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黃屏生 » 2016-07-27, 17:57

一開始電影播出小男孩伊薩克死亡的過程時,我看到的是他為了逃避湯瑪斯而走向河裡。因此當後來牧師問他,阿妮絲責問他,要他說出真相,而他一直辯稱是意外,他並沒殺人時,我也以為他真的沒殺小男孩。看他的表現,應該是真的悔改了,既然悔改,應該就不會不認罪,不會不坦白說出真相。沒想到顏斯落水,他救起顏斯後,居然向阿妮絲認罪懺悔,承認他讓伊薩克漂走的時候,伊薩克還活著,並且兩眼一直看著他,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為什麼之前他不承認?這時他卻承認了呢?之前他是否沒悔改?可是他看起來好像真的悔改了啊,到底他的內心是怎麼樣的一種狀態?
我覺得他殺人之後,他內心真的是很後悔,強烈的罪惡感一直在他的心裡,造成他一直都很陰沉。可是人都有一種防衛機制,初期在法庭審判時不肯承認,可能是為了自保,減輕刑罰,可是當法庭宣判,他已服刑期滿出獄後,還是不肯承認,可能是擔心遭到周遭眾人的批評排斥,也有可能是無法面對自己,因為這罪實在太大了,超過了他內在良心所能接受的,所以本能地要否認、忘記它。因為他的不承認,他就永遠被它綑綁挾制,一輩子活在它的陰影下。我們在生活中也常碰到有人就是因為這種防衛機制死不認錯,因為他不認錯,我們以為他不會改,但仔細觀察後來他還是有改,顯然他知道錯了,願意私下悔改,但表面上還是不肯認錯。
那麼為何後來湯瑪斯願意承認了呢?我覺得是因為他在搶救顏斯時,感受到他對顏斯的愛,這股愛讓他對顏斯所面臨的危險感受到強烈的著急恐懼,他因此能體會當年阿妮絲對於伊薩克之死的痛苦與憂傷,這種同理心終於攻破了他內心的防衛機制,讓他願意認罪。沒有同理心之前,他與阿妮絲是對立的,雖然他已悔改,但是立場仍然不同,仍是你贏我就輸的心態。有了同理心之後,就變成同一邊的了,隔閡之牆就垮了,心就願意敞開了。
為何湯瑪斯認罪之後,阿妮絲就願意原諒他呢?我覺得不是因為湯瑪斯願意認罪,而是因為他搶救顏斯的過程中所表現的那種捨身之愛感動了她,讓她覺得湯瑪斯真的改變了,而且自己在這一次的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差一點變成了當年的湯瑪斯,湯瑪斯則成了拯救顏斯的天使,她有甚麼資格不原諒湯瑪斯呢?
如果一切都有上帝的旨意,那為何上帝容許罪惡存在?如果每件事都是上帝的計畫,為何還會有罪惡?罪惡也是上帝的計劃嗎?
我不知道,雖然有一種說法,認為有罪惡纔能顯出上帝的聖潔、美善,但是我覺得我們只要面對這世界確實存在罪惡、有苦難、有不公平的事實,知道如何去應付,去度過,去盡己之力減緩、消除即可。為這些事實去質問、抗辯、追究都於事無補,我們應做的是像這位主任牧師所說的"給于機會"去改正、彌補、安慰。

蔡幸真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6-06-23, 22:59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蔡幸真 » 2016-07-27, 22:53

印象深刻的場景:在水裡面堅持不把顏斯放手的楊
不過他從水裡上來後對阿妮絲的坦誠和道歉 很感動我 終於他真實面對自己的內在情緒
當初在洶湧的水裡面 自己也同樣面對著滅頂風險 所以楊放手了 卻一直良心不安藉由坐牢這件事讓自己平衡 沒想到倒楣 遇到阿妮絲又緊追自己不放
而阿妮絲的恨 是出於兇手在法庭一直逃避推卸責任 長期以來自己不饒恕使亞裔養女也活在不快樂之中 為愛兒平反(證明他不是活該淹死)的急切竟把無辜顏斯也帶到河邊 直到楊親口向她坦承錯誤展現了良心 她才得以將這恨轉成全然饒恕 一直以來她對楊趕盡殺絕企圖讓他失業否定他的一切 阿妮絲她理性上一定知道自己其實很誇張 而楊的坦誠也給了她一個台階下 讓她可以接納自己 也可以給楊一個台階

對安娜來講 也因為楊事先不坦誠而最後破壞了關係 當下安娜無法饒恕楊 我相信時間久了也許會淡忘 當下因為兒子失蹤的緊張情緒終會消退 她是牧師一定針對這事情自己會到神面前 冷靜下來後還是應該可以重新愛楊這個人 畢竟神也把楊帶到她面前了 一切都出自神的安排 而且楊是真的很關心顏斯 過去楊疼愛顏斯或許出於對死掉的小男孩補償心態 但現在被饒恕就能出自真心去愛這個小孩 重新愛人也愛自己 三人重新開始也很不錯啊 有充分的了解之後也能更加的信任彼此

我想 面對犯了錯 最好的方法就是坦誠 當我向神坦誠認罪時 我相信神也會接納原諒我 但往往我會向楊一樣想逃避掩蓋自己的責任 (就像亞當吃了不該吃的果子時也躲起來一樣 不敢面對) 結果就是造成自己白白痛苦好幾年 直到對神講出來那一天 自己釋放了 別人也得釋放 神把阿妮絲就這樣放在楊的面前 促使他面對過去的傷痛 最後就得以釋放 一切都是神的巧妙安排

呂瑞香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7-04, 23:12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呂瑞香 » 2016-07-28, 00:17

這部電影從湍急的河流開始,也在湍急的河流結束,10年前,在這裡曾經失去一個孩子-伊薩克,10年後在這裡為了挽救一個孩子-顏斯,劇中男女主角湯瑪斯及阿尼絲在此和解,心靈上得著解脫,兩人均得著重生的機會。導演精心巧妙的安排,似乎要表達水是生命的源頭,當一個罪人願意悔改認罪時,經過水的洗禮就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復活,得著新的生命。

1.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湯瑪斯在急流中奮力挺住顏斯及湯姆斯在車上淚流滿面的說出10年前的真相,阿尼絲用手擦拭他的眼淚,這幾個場景讓我印象深刻,心中感動不已。
10年前在同樣的地方,因著一念之差,在湯瑪斯的手中送走一個寶貴的生命,也帶給自己無法彌補的遺憾與罪惡,雖然付出代價服刑10年,但內心的煎熬,沒有因著時間的飛逝驟減,他一直活在這個惡夢中,糢糢糊糊水的場景,一直環繞著他,讓他無法掙脫出來;而今,他不能讓顏斯這個小生命在他手中溜走,他拚死命也要救他,所幸,阿尼絲也冒著生命危險前來相救,她深知喪失兒子的痛苦,她沒有因為要報復湯瑪斯,讓一個無辜的生命受死,讓一個無辜的媽媽受苦,因著存在心中的良善,讓他們努力挽回一條小生命。
在與生死拔河的過程中,讓湯瑪斯的心徹徹底底的悔悟,他痛悔為何10年前,他的心如此險惡,竟可眼睜睜的放手讓一條小生命溜走,也因為他是真心愛顏斯,他也更深的可以體會「失去」的傷痛,因此,在車上時,他淚流滿面,真心悔改,緩緩道出10年來說不出的真相,阿尼絲感受到他的痛,他的悔,輕輕的拭去他臉上的淚痕,而阿尼絲內心深處的恨與痛,也漸漸被融化,他們都走出來了,走出那深淵,進入光明的另一條道路。
很多事都在一念之間,我們心中若存著良善,所言所行就在良善之間,反之,常常陷在罪惡之中,湯瑪斯年少時與不良少年鬼混,在黑暗的世界中,也不自覺的喪失其良善之心,而經過牢獄的感化教育及教會愛的生命滋潤,他的良知良行被引發出來,在顏斯生死最關鍵的時刻可以看見。同樣的,阿尼絲要選擇饒恕或是怨恨,也是一念之間,怨恨讓她10年活在痛苦的深淵中,饒恕帶給他自由釋放。但從怨恨到饒恕,這一念之間,不是那麼容易越過,是湯瑪斯一顆憂傷痛悔的心,觸動出來的。

2. 您觀察教會的主任牧師何時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分?當他知道後,他做了哪些事來幫助湯瑪斯?
有一天阿尼絲帶領學生到教會參訪,赫然發現司琴手竟然是10年前殺害自己的愛子時,去找主任牧師質問,為何讓一個兇手在教會工作,主任牧師那個時候才知道湯瑪斯的真實身分,但他說:「這裡是教堂,若他在這裡得不到重生的機會,他還能去哪裡?」,他知道實情後鼓勵楊去認罪,他以手搭在楊的肩上,表示對他的接納與鼓勵,他仍然讓楊在教會司琴,希望透過信息、領聖餐的儀式及愛的生活等,讓楊明白基督以死,以祂的血與肉買贖了我們,他已擔當我們一切的過犯,只要真實的認罪悔改,就能得到重生。

3. 原來不信教的湯瑪斯,後來卻主動去領聖餐。您覺得他為什麼這麼做?您觀察到哪些人、事讓他改變了想法?
湯瑪斯在監獄中的10年,必定已經聽過許多有關基督救贖的信息,但心中仍不相信他可以得到原諒,在他與安娜談論10年前的殺童案時,不斷的詢問兇手是否可以被原諒,安娜回答他:我不覺得原諒那麼重要,有人從不原諒,但上帝原諒一切,認罪,坦然接受木已成舟的事實。安娜讓他的心慢慢地敞開,當他冰冷的心願意敞開時,主任牧師的信息就一點一滴地觸動湯瑪斯的內心深處,他渴望過新的生活,主動去領聖餐,希望得到基督的救贖,讓他可以獲得赦罪之恩,得以重生。

4. 永的新老闆娘分享她自己兒子的傷痛,您覺得這段話有何意義?對阿妮絲有何幫助?
永的新老闆娘能夠同理一個失去愛子的痛,他用自己的例子去安慰阿妮絲,她要傳達的是,我雖然有孩子,但等於沒有,跟妳的處境是一樣的,因著老闆娘的分享,讓阿妮絲覺得她是不孤單的,有人了解她的痛,她也不是最慘的,堂堂一個老闆娘也有這麼大的難處,她的心也無形中被安慰。這讓我學習到,諮商時要適時敞開自己,可以把自己的遭遇跟對方分享,彼此心心相惜,而不是高高在上,像一個教師,教他如何做,兩者的果效會有很大的不同。

5. 小姊姊為何將伊薩克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阿妮斯對著嬰兒車流淚,為何沒有阻止小姊姊這個動作? 阿妮絲失子的傷痛,對這個家庭有哪些影響?
阿妮斯因為自己的疏忽失去愛子,這麼多年來,一直活在在自責與失去的傷痛中,不但伊薩克的小鞋子及嬰兒車都存留著,甚至聞到可可的味道都要作噁,她的心已隨著愛子死了,雖然領養了兩個女兒,仍無法彌補愛子這個空位,可以慶幸的是她的先生並沒有因為失去愛子而歸責於她,仍然愛她,體諒她,所以,還維持一個完整的家。我想阿妮斯也很努力地想忘掉過去,決定搬家除了支持丈夫以外,也希望藉著離開這傷心地,過一個新的生活,因此沒有阻止小姊姊將伊薩克的小鞋子拿去埋在後院裡,因為她知道生活要繼續下去。

6. 當湯瑪斯向安娜道歉,坦承他的身分後,您覺得他們有可能共組三人的新家庭嗎?您的看法為何?
安娜知道湯瑪斯的身分後,極為震驚,沒想到他竟是曾經一起討論的殺童案兇手,這對一個牧師來說真是太為難了,平常口中傳揚基督為罪人死,基督已原諒一切,基督有無比的大愛,但是要面對自己的丈夫是一個殺人犯,一定有很大的掙扎,自己是否代表上帝原諒他,卻在內心仍譴責他呢?自己要如何面對會友異樣的眼光?又要如何向顏斯說明這一切呢?難喔!然而如果一切都是上帝的計畫,上帝將引導安娜看見自己的過去,自己也曾經失腳過,是上帝的愛挽回她,她也要看到阿妮絲都可以放下失去愛子的怨恨,饒恕湯姆斯,難道自己不能饒恕湯姆斯嗎?在上帝的愛中,我認為他們有可能共組三人的新家庭,忘記背後,過一個新的生活。

7. 最後當阿妮絲回家後,您覺得她當時的心情如何?這個家庭能夠恢復平靜,開始新的生活嗎?您的看法為何?
因湯瑪斯真心的悔改認錯,說出10年前的真相,讓阿妮絲饒恕的心門被打開,她的心也稍稍得著解放,回家後抱住兩個女兒,她知道這些年虧欠她們許多,她將重新調整心情出發,愛子走了,永遠回不來了,但她還有兩個女兒,她將搬離這傷心地,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生活,我認為饒恕已帶給阿妮絲自由,他們的家庭也會因此得著平靜,重拾快樂。

游博凱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7-03, 01:31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游博凱 » 2016-07-28, 01:08

1. 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您印象深刻?請分享您的感受。
有好幾幕,湯瑪斯在教堂中彈著管風琴時壯闊感不是一般鋼琴所能比擬的,但那首「惡水上的大橋」,讓我感受到的不是平安而是焦慮與混亂(或許是他心情的抒發)。因為教會的司琴暫不能來且湯瑪斯彈得不錯,所以主牧任用了他;但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湯瑪斯是一個不信神的人卻在會中帶領敬拜神,那他所做的就只是「彈琴」,雖然樂音仍能感動其他人的心;但我個人對於他所彈的每首歌都覺得「很吵」就是了。雖不信神,但也希望自己的罪惡感能藉由「領聖餐」而消除,並且質疑「一切安排都處自於神」導致「罪惡」的產生。當初以湯瑪斯的名義而不是楊,就是不想讓自己的過去被揭露,所以當他知道阿妮絲找到他時,他對主牧暴走了。而阿妮絲激動的對主牧「告白」時,卻聽到主牧回答:「這裡是教堂,如果他不能在這裡重生,哪裡可以讓他重生?」

主牧的回答讓我想起另一位牧師曾說:「為何罪人都喜歡耶穌,但是卻討厭基督徒呢?」,我們不是應該「愛罪人、恨惡罪」嗎?但實際上卻是沒有給人能悔改的機會(要饒恕七十個七次)。或者是像湯瑪斯問安娜「你會不會代表上帝原諒了這個人,內心卻在譴責他」。我們知道上帝會原諒也這麼傳遞著這個訊息,但我們內心真的原諒並接納犯錯的人(或是重複犯錯的人)?

如果主人翁的背景是在一個基督教化的國家,為何偏偏楊不信主呢?是不是楊接觸過的基督徒一點也不像基督,而只是空有基督徒的稱謂。而最後楊又再一次問安娜「如果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那罪惡呢?」他沒能從安娜身上找到答案,他轉身推門離開了。「認罪、悔改、饒恕、救贖」可以是討論的主題,而個人認為「信仰的真實」也很重要。

林瑞琪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6-06-23, 23:56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6/7/21) 電影:「心靈暗湧」問題討論

文章林瑞琪 » 2016-07-28, 10:22

1.本片中哪個角色或場景令你印象深刻?請分享你的感受
同樣的事件,兩條不同的人生平行線,在兩團模糊的片段鎖鏈反反覆覆糾纏了他們十年後,終於在同一個場景中他們再度交會,他們處在同樣的事件中,但是,命運巧妙的安排讓他們角色互換,在度經歷情感的撕裂與拉扯中,他們看到也終於體會對方的內心世界而產生了理解,認錯,原諒。時間帶來的可能是暫時遺忘,若沒有真實的認罪與原諒,傷口何能真正的被撫平。
楊湯瑪斯:其實對於我來說,十年前的那個小孩的死真的是一場意外,我從來沒有要傷害他性命的想法,但是所有的事情發生的太快,快到我來不及思考,況且是她自己逃跑跌到河裏的,「如果不是那個小孩說她「認得我們」...我想,我會將她拉上岸的,」在面對司法審判時我刻意隱瞞這個事實,十年的牢獄之災是我所付出的代價,應該夠了,我期待重新開始的一天,為了這一天我忍受了監獄這幫天殺的霸凌,幾乎毀掉我的手掌。
教會能夠給我新生活嗎?懷著忐忑的心情走進去應徵,沒想到他們用了很爛的理由回絕我,我很錯愕,教會不是給人機會的嗎?臨走前我望著原來以為可以重得新生活的管風琴,不由自主走過去,輕撫著鍵盤忍不住彈了起來。走出教堂,牧師追了上來,問我為什麼不用原來的名字,我說不習慣,後來牧師還是給了我機會。
這段時間和安娜牧師在教會配搭服事,我們欣賞彼此,慢慢滋生愛苗,和小孩相處更是融洽,原來以為就此可展開一個全新的生命,沒想到.......在那個女人再度闖入......我真的不明白她在執著什麼?我不也付出代價了嗎?阿妮絲......
阿妮絲:這十年來我只要一看到或想到熱可可我就會想吐,就只那麼一會兒...我的小寶貝就不見了,這段模糊的影像十年來像惡魔般緊緊咬住我不放,我無法展開新的生活,雖然認養了兩個小孩,但是我無法去愛她們。
天啊!我終於發現這個殺人兇手,但是....我ㄧ定問個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殺人犯,而且是個害死我的小孩的殺人犯,怎麼可以在教堂這個神聖的地方任職,如果他繼續害人怎麼辦,我ㄧ定要阻止他,我要告訴牧師,以及他身邊的女人提防這個殺人魔鬼。
結語:就在重現小孩溺水的這一幕中,劇情巧妙安排在同一個地方,但是角色互換了,湯瑪斯終於體會到孩子對父母有多麼的重要,寧願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救回孩子。而阿妮絲終於看見湯瑪斯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冷血殺人魔王的一面,於是出手救了湯以及小孩,她原諒了,也真正放下了,而湯瑪斯說出了真相。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6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