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5, 09:08

1. 在您的觀察中,米夏卡是怎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人會去搶兩次銀行,您認為各有什麼原因?
2. 米夏卡的辯護律師會接受委託為他辯護,是因為米夏卡的某種特質打動了律師,而他的犯案也有某些地方不一樣,您認為是那些特質以及這個搶案與其他搶案有什麼不一樣?
3. 米夏卡第二次搶了銀行,卻在銀行對面的草地上停下來,他為什麼不再跑了?為什麼他不用其他的方式回到衣索比亞他的家人身邊?
4. 檢察官對米夏卡具體求刑9年,理由是,他的故事「太不可思議因此可能是杜撰的」,同時也不採信心理醫生的鑑定報告。您同意檢察官的論點嗎?為什麼?不同意,又為什麼?
5. 為什麼米夏卡在審訊中會認為辯護律師及心理醫生的努力都是無意義的?為什麼他要放棄為自己申訴的機會?
6. 參與在米夏卡審判中的角色有:辯護律師、參審員(二位)、檢察官、審判長(兩位)及遠自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證人、銀行女職員等,您對那幾位最有好感,為什麼?
7. 從法理情的順序,您認為審判長對於米夏卡的量刑從9年降到2年是否合理,如果合理,原因何在?如果不合理,原因又是什麼?

翁秀貞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7-07-12, 22:51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翁秀貞 » 2017-08-25, 22:08

在您的觀察中,米夏卡是怎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人會去搶兩次銀行,您認為各有什麼原因?

金錢不是萬能,但是沒有錢萬萬不能。米夏卡在衣索比亞的生活,足以證明他是有能力的人,可是在德國自己的家鄉卻不被接納,無法謀生。在經濟不景氣的台北街頭,常常看到年輕力壯,或是文質彬彬的人長期以乞討為生,總覺得這些人應該更積極去找工作才對,所以通常我只賞給乞討的老者、殘者零用錢;不過,也擔心討不到錢的人,是否會挺而走險,改為偷或搶呢,不然能怎麼辦?這就是米夏卡去搶銀行的原因!

米夏卡幸好有衣索比亞的醫生好友,千里迢迢到德國來為他的人格作證,讓刑期從九年改為兩年;入監半年後申請假釋,可以去非洲探親,又有當時的兩個陪審女職員湊錢給米夏卡買機票去衣索比亞。米夏卡雖然貧窮但心靈是富足的,他並不孤單!

邱垂銘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7-06-23, 19:41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邱垂銘 » 2017-08-26, 10:11

米夏卡在文明世界德國的悲劇,使我想起20年代舊中國社會老舍所寫的一本灰沉小說,一個貧窮不幸的窮家庭,因拉黃包車的先生意外亡故,使太太淪為妓女,問題還未了,太太淪為妓女仍無法養生,只好女兒再淪為妓女,ㄧ起接客維生,接著母親得病在一個嚴寒冬天過世,遺下第二代的妓女繼續討活,那種苦難可能超出米夏卡的景況。
米夏卡在非洲遇到阿亞娜是他人生中的意外轉折,貧窮烏黑的非洲也有心靈單純乾淨的人,阿亞娜在米夏卡不安時,安慰他【在我們的語言裡沒有過去】,協助米夏卡抹去惡夢攪擾。米夏卡憑其對咖啡的了解及產銷營運,重新拾回他在本國早已失去的社會尊嚴地位,躍居伊國的泰平紳士斷民眾的爭執訟案。
德國的法律是保護好人及弱者的,像上帝保護不同恩賜的我們,米夏卡前半生坎坷,晚期第二度搶銀行,引起注意,心理醫生的發現及檢方願接受新的人道事證,使其未受極刑,在在顯出法律溫暖的一面。

潘瓊茹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7-06-21, 22:27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潘瓊茹 » 2017-08-26, 20:30

1. 在您的觀察中,米夏卡是怎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人會去搶兩次銀行,您認為各有什麼原因?
.他被生父母的遺棄,因為他生來長相醜陋,養父對他嚴厲的教育,他沒有感受過父親的愛,在學校被排擠,以為老師是肯定他的真的了解他,卻發現老師並不是真的維護過他,只是在當時要處理掉紛爭的一個方法而已,他對人性的失望。
在找到工作發揮才能時,因為他是新來的成為被誤會偷竊的目標,人性用長相來評估人的善惡,誤會無法澄清,他在一次感受自己生來是不受歡迎的,產生自棄放逐自己的心,來到紅燈區的工作,雖然,他的沉默成為別人說話的對象,這一點或許成為他對人的一些些的信任,也更多看見人心的訛詐,轉折他想離開的點。離開一個不屬於的地方,我覺得那不是逃避,而是,讓自己重新開始,在迷惘失望的過程中好像看不見一個開始,內心的走出去是他一個微小的動力,這個動力使他去冒險搶劫,走出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第二次搶劫這樣的冒險是因為他有了愛,他知道自己有被需要的能力,他可以帶給一個沒希望的地方有希望,他成為被妻子被族人肯定的人,生命所找到的生命關係就是被需要的存在價值,這是他活下去的價值,沒有這些人的肯定,他活在自己的國家,一樣沒有存在的意義,再冒險也要回去被愛被肯定的地方。

2. 米夏卡的辯護律師會接受委託為他辯護,是因為米夏卡的某種特質打動了律師。
.他只想離開他,從沒有要傷害任何人,他向搶劫的人道歉,表明他的無可奈何,他也認罪,他只需要飛機的費用他不貪心。相信是正直的律師都能洞察人性的動機,他相信米夏卡是個善良的人,雖然他搶劫必有背後的原因,律師志業不就是為人伸張正義,人更有探索真相的本能,挖掘真相背後的故事相信是這位律師使命,這是人與人擦出生命火花觸摸點交接觸,享受得到真相後的那份喜悅。


3. 米夏卡第二次搶了銀行,卻在銀行對面的草地上停下來,他為什麼不再跑了?為什麼他不用其他的方式回到衣索比亞他的家人身邊?
.如果他繼續逃亡,警察也知道他會逃去哪裡,如果他可以搭上飛機到衣索比亞來,仍然會被抓到,或許那就是死刑或無期徒刑,永遠也見不到老婆跟孩子,原本出獄好好工作,或許存到錢就可以回到衣索比亞來,但在擔心家人內心的急切在做出錯誤的判斷,在那當下一瞬間的決定往往讓人用情緒來決定是想不到後果的,就像談戀愛的男女,只要身體的接觸,思想裡只有當下想完成的慾望而沒有後果產生的思考。而人卻又會以當下的感覺做決定,如果可以停下來深呼吸或轉移當下的問題,結果點相信會是不同的。

.
5. 為什麼米夏卡在審訊中會認為辯護律師及心理醫生的努力都是無意義的?為什麼他要放棄為自己申訴的機會?
.在他生命的經驗裡,父親對他的嚴厲使他自卑,他被遺棄養父也不愛他,長相不好讓他成為誤會點也得不著人的喜愛,這些都不是他的錯,卻成為別人的對待,這讓他的心多麼的破碎,對人多麼的不信任,他不相信這個富強的國家容得下他這個人,這個國家的人遺棄他。他不相信辯護律師及心理醫生是真心願意幫助他,
老師假冒偽善的對待使他受傷,他的記憶裡存在著,他們看不見他的好,有一天會再被扔進垃圾桶裡。寧願被關也不願尊嚴再被丟棄。他相信自己裡面一份微弱的善良,不容許別人來踐踏它。

6. 參與在米夏卡審判中的角色有:辯護律師、參審員(二位)、檢察官、審判長(兩位)及遠自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證人、銀行女職員等,您對那幾位最有好感,為什麼?
.前面有些人的陳述不是很清楚,對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跟銀行女職員印象比較深刻,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跟銀行女職員,一個有長期了解到米夏卡善良並願意為人付出願意回報他人的人,他親眼看見米夏卡是有智慧的人,幫助村民看見村民的需要,他感受愛也給出愛,他學習力極強,他不怕困難,從他在最絕望的時刻,生病想死的求死意念,卻帶著毅力雖死也要有尊嚴,走向最後一刻,在荒涼的地方行醫,看見人絕望求死的痛心,或自己束手無策的失落,我覺得醫生看見這份不一樣,他覺得他一定是特別的人。果然,在為人接生時米夏卡的能力盡他所能地幫助人,醫生對米夏卡的尊榮與惺惺相惜的愛戴。
銀行女職員對米夏卡的道歉跟米夏卡道歉中傳遞的眼神,相信人的眼睛會說話,看出他不是會傷害他人的人,因為他沒有要傷害她,她也不覺得她被傷害,反而感受到米夏卡的需要,人在當務之急對脅迫的人,既定的印象他就是壞人,敏銳不到人急迫時的需要,良善的人一定可以感受人的良善,相信銀行女職員每天閱人無數眼神的對焦跟真誠的話語,都能分辦感受的到人的心。她卻後悔她按了警鈴,她寧願把錢給他並幫助他。這讓我想起紅色情深退休的法官,他不是誤判他是放了那位犯人,因為他相信他真誠的悔改相信他的良善。銀行女職員也有這樣的心,她無法去審判一個有需要的人,或許米夏卡在形體上該付法律責任,但在內心上他需要被釋放掉內心的刑罰,她需要為米夏卡的心伸冤。

黃永慶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7-06-22, 21:15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黃永慶 » 2017-08-27, 18:38

1. 在您的觀察中,米夏卡是怎樣的一個人?
Ans.
▲ 求學時期
1)「自卑」:外貌長相醜陋(有張歪斜奇特的臉;一對招風耳;滿頭紅髮)。
-----「外貌(長相/身高/身材)」本是多數一般人從小便自然開始甚在意的一件事(特別是女性)。
2)「徬徨」:缺乏家庭溫暖與愛(新生兒時便遭父母遺棄;養父母個性嚴厲而沉默,養父教育嚴格);在學校被排擠(長得又醜又高(192 cm)又野蠻;女同學不是怕他就是討厭他的外表;多數人覺得他很蠢;在校留級兩次);他常用自吹自擂之方式來掩飾自己。
-----許多人可能都曾有此類似之經歷。
3)「孤獨」:沒什麼朋友。只有德語老師說他有特殊天賦,並送他人生第一把折疊小刀。(此小刀卻開啟米夏卡對木雕之潛能)。
-----有時,一個人(長期)處在某種程度的「孤獨」(無太多人/事的紛擾)時,可轉移/換來對其他人/事之專注力/敏銳力/觀察力,以致可能某些內在的潛能得以漸進式地呈現/發揮。

▲ 工作時期
1)「自信」:米夏卡在大城市做木匠學徒時,因術科成績非常傑出而通過學成認證考試。在漢堡市之一家建築木工行工作時,因手工非常細緻而甚得主人滿意。
-----「成就感」本是生成「自信」之重要因素之一。
2)「自知」:當兵的老弟兄介紹米夏卡去妓院當管理員時,他認識甚多社會邊緣人(皮條客、地下錢莊老闆、妓女、吸毒犯、打手、…),且甚得妓女們的喜愛,並成為她們傾訴自我厄運的對象。接續,因,為人舉債無法如期償還,而遭致毒打躺在門口被警方逮捕。米夏卡自知...如此的人生將續向下沉淪,於是...決定到國外試試,但是...沒錢出國,結果...挺而走險,搶銀行(一萬兩千馬克),買一張機票前往衣索比亞(搶案4小時後,人已坐在飛機上)。於此得知,米夏卡在此環境中仍會自我省知。
-----一個懂得自我省知者,總是比無自我省知者有更多扭轉人生的機會。

▲ 在衣索比亞時期
1)「萬念俱灰」: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之當地衛生條件慘不忍睹。前六個月,米夏卡因身體病痛(傷寒、發燒、長皮疹、腹瀉、瘧疾),且在當地無朋友,無前途,無任何可掌握之事之萬念俱灰下,曾一度決定要結束生命,自我了結。
-----人若長期位處多方低潮/絕望中,外加病痛常纏身,其對生命存在之價值/意義/盼望便易漸消逝。
2)「知恩圖報」:米夏卡因瘧疾病發,昏倒在某個村落的咖啡樹叢間,村民發現他後救他,並安頓他住在阿亞娜家裡,村民們對他都很友善。米夏卡想回報村民救命之恩,於是大力協助以咖啡為主業的農夫們;
a)「交通運輸」:親自購卡車及親送咖啡豆去工廠,所得利潤比以前高9倍,並教村裡青年德瑞傑開車。大幅改善咖啡運輸交易導致微薄利潤的嚴重問題。(3年後,全村共有5輛大卡車)
b)「建造纜車」:在農場和村落間建造一條纜車(使咖啡豆可快速運送,農人不必辛苦扛著沉重的豆子走回村裡,加快收成速度)。大幅降低工作量,並提高收成速率。
c)「建曬豆場」:在村子前的廣場用水泥調成混凝土,鋪蓋一座曬豆場,上方拉起一張透明塑膠布,並設計一只大型耙子幫咖啡豆在塑膠布下面翻面,使之快速完成乾燥。大幅減少咖啡豆乾燥之工作量,且不再有豆子腐爛。
d)「分離製程」:建製果肉和咖啡豆之分離製程,使之賣價提高三倍。2年後,本村生產出遠近馳名最好的咖啡豆。

* 另外,米夏卡協助村民;
e)「教育推廣」:米夏卡從城裡找來一位年輕女老師,教導孩同讀書寫字。「知識」是一切基礎的根源。
f)「醫護照顧」:米夏卡向當地醫生學習許多醫學基本常識,使他得以負責照顧村內病人、幫忙接生。
g)「正直判決」:村民爭執時,米夏卡提供正直的判決(如同法官),深獲村民信任。

@ 米夏卡在衣索比亞6年,受到村民相當地尊敬並聞名全區。

(續1) 這樣的人會去搶兩次銀行,您認為各有什麼原因?
Ans.
第一次搶銀行:是為了要「逃離」德國家鄉 (需要機票錢,逃離之因如上面之求學/工作時期所述)
第二次強銀行:是為了要「返回」到衣索比亞心愛的人身邊 (需要機票錢,返回之因如上面之衣索比亞時期所述)

「天生我材必有用」
米夏卡在德國家鄉,從小到大缺乏「被愛」,亦不知如何「愛人」。在衣索比亞村落中,他深刻地/滿滿地感受到被愛,他與阿亞娜彼此非常的相愛,以致他已知如何愛人。同一個人,在不同的環境下,卻造就了如此天壤之別的結果。此篇真人真事著實應驗俗語所述...「天生我材必有用」,而關鍵應在於「用在哪裡」? 試想,面對現世許多弱勢/低層/邊緣人或是我們的兒女,我們是否都曾用心思考/協助尋找過此關鍵 ? 這個社會/國家是否將來會更用心去發崛/發現/營造此關鍵 ?

「愛」的力量
「愛」的力量,帶來的不僅是米夏卡個人自己的轉化,更是進而轉化了全村民的生活,轉化了德國及甚多國家之律法人員對人性判決之觀點評量,轉化了無數人之未來命運,這種影響/傳承將是深遠無止境的。

詹淑媛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7-06-22, 21:28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詹淑媛 » 2017-08-27, 21:57

5. 為什麼米夏卡在審訊中會認為辯護律師及心理醫生的努力都是無意義的?為什麼他要放棄為自己申訴的機會?
當一個人從小生長的環境沒有愛,不被尊重,也沒有可以選擇時,遇到困難或挑戰來臨,逃避或許就是一個自我保護的方法。當他做的選擇帶來更大的問題,最後他會完全放棄,不再掙扎下去。米夏卡的挫折和無奈,使他不再抱持希望。

江成猷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7-06-25, 22:2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江成猷 » 2017-08-28, 13:37

在您的觀察中,米夏卡是怎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人會去搶兩次銀行,您認為各有什麼原因?
回應:
1.米夏卡人生的上半場是失去愛的人:
(1) 米夏卡剛出生就被父母遺棄,放在神父家門口,然後才輾轉由養父母領養。
(2) 米夏卡的養父是個嚴厲的人,對待米夏卡毫不寬待。
(3) 同學們覺得米夏卡既蠢又醜又野蠻,無人願意與他為伍。
(4) 好不容易有位德語女老師誇講他,但當女老師嫁往紐倫堡,事前並未告訴他,並把米夏卡所送的木製風車丟在瓦礫箱;讓他覺得空歡喜一場。
(5) 工作後又被誤為竊賊,而被解僱,兩週後,警方破案還他清白,但老闆也未向米夏卡道歉。
(6) 被介紹到妓女院當管理員,看到了下層社會的陰暗面,更加認知自己是被愛所棄絕的人。

2.米夏卡雖然不會讀書但是是個觀察能力很強的人:
(1) 米夏卡從小就會做ㄧ些木工的工作。
(2)在當木匠學徒時,術科成績優異,通過學成認證考試。
(3)在建築木工行工作時,只要看設計圖,就能完全明白設計樣式,並且能修改設計圖,將它更臻完善。
(4)在咖啡園莊中發現農人辛苦工作卻無較好收入的原因是被收購者剝削,於是購車自行載運咖啡豆到工廠,收入立刻增加為九倍。
(5)製做纜車,減低農民的體力負荷,咖啡豆可快速從田中運送回村莊。
(6)鋪設水泥地,改善咖啡豆曝曬過程,讓工作量降低,咖啡豆迅速乾燥,不致腐爛。
(7)研發果肉分離技術,使得品質提升,售價得以提高。
(8)架設灌溉系統,種植防風林,又協助了產量的提升。

3. 米夏卡是無私的人:
(1) 米夏卡發現村莊中無人會駕駛,易受人剝削,而教導村中青年德瑞傑駕駛,三年後村莊中已有五輛大卡車,都因米夏卡的無私教導。
(2) 不論是製做纜車、鋪設水泥地、架設灌溉系統、種植防風林、研發果肉分離技術等都讓全村莊受益,毫不藏私。
(3) 從城內尋覓老師來村莊授課,提升村民的教育水準。
(4) 米夏卡學習醫學常識,照顧村中病患。
(5) 米夏卡稟行公義,不受賄絡,公平審斷村民或部落間的爭執。

4. 米夏卡人生的下半場是經常被人愛的人:
(1) 感染瘧疾快要死亡之時卻被好心的阿亞娜等人救護。
(2) 康復後在咖啡村莊中大展長才,協助整個村莊及附近地區蓬勃發展,受人器重。
(3) 尋獲幸福婚姻,擁有可愛的家人。
(4) 接受醫生朋友傳授聖經教導,擁有來自 神的愛。
(5) 審斷村民或部落間的爭執,受村民的愛戴。
(6) 被遞解回德國後,為了想念家人犯下了第二次銀行搶案,被捕後由獄友幫他尋找律師(也就是本書作者)並支應律師費。
(7) 米夏卡幾乎已放棄尋求拯救了,但律師鍥而不捨,尋覓一切可能途徑來幫助米夏卡。
(8) 銀行行員願意提供證詞幫助米夏卡。
(9) 心理醫生巨細靡遺的查證有關米夏卡的一切,證詞對米夏卡非常有利。
(10) 當醫生知道米夏卡需要幫助,二話不說,就飛來德國作證。
(11) 審判長和ㄧ位參審員被米夏卡的遭遇所感動,甚至落淚。
(12) 兩位參審員居然幫米夏卡湊機票款。
在在顯示米夏卡的人生下半場是被愛圍繞的人。

米夏卡第一次搶銀行是因為一連串的被遺棄、被誤會、被黑幫追殺下所作的錯誤決定,他是為了要離開德國,以為到了國外或許可以改變落魄的現狀,搶銀行是他思考過的行動,該負的責任無可推諉。

米夏卡第二次搶銀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卻說不出所以然來,買了假槍,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搶劫時槍口沒有對著行員,卻很有禮貌的向行員道歉,拿到錢後又再次道歉,還把槍放下,然後又不逃走,慢慢走到銀行不遠處停下來看觀察螞蟻如何運送蘋果,這些行徑都不像是真的要搶銀行,那他又為何如此冒著刑期增加的風險來做這些沒意義的行動?他原本第一次搶銀行的刑期為5年,已服刑3年,已擁有探親假,離假釋日期已不遠,何苦再犯一次不是搶劫的搶劫?平白增加9年的刑期(ㄧ般預估),雖然後來經過多人的熱心爭取使得刑期降為2年,但這麼輕的判刑不是事先可預知的,又縱使事先知道可判如此輕的刑期,總刑期仍是增加的,原來5年加上第二次判刑的2年,總刑期增加為7年,第二次的搶案到底為了什麼?我推測,他為了想趕快看到家人而在放探親假時的確有逃亡的念頭,連假釋的日子都不願等,但因為無法湊足購買假護照的錢,而鋌而走險去搶銀行,這時他內心天人交戰,要一錯再錯嗎?縱使搶了銀行買到假護照,回到衣索比亞家人旁,就永遠不會被抓到嗎?好累!好累!不單是身體的疲累,主要的還是內心的疲累,他放棄了逃亡,選擇面對司法。

他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會有救贖,有那麼多的人,為了他而想盡辦法、付出代價、施出援手。這讓我想到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神卻願意差派主耶穌到世上來,流血捨命,救贖凡是願意接受祂的人!

林 芑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7-06-22, 09:45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林 芑 » 2017-08-28, 15:24

中華民國刑法
第 二 章 刑事責任
第 19 條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第 八 章 刑之酌科及加減
第 57 條 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一、犯罪之動機、目的。
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
三、犯罪之手段。
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
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
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
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
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
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
十、犯罪後之態度。

這故事讓我想起幾年前修過的刑法課程,就短短幾條法條,但要套用在具體的事件上,真是不簡單啊!我們如何能明白事實的真相,如何能了解人的內心?律師、法官、檢察官甚或是當事人?甚麼又是公平合理的判決?米夏卡出生的社會到底給了他什麼機會?犯錯的代價與翻身的可能性在哪裡?瀕死的米夏卡在陌生的地方找到重生的機會,阿亚娜安慰他,她說,在他們的語言中没有過去。但是後來米夏卡卻又被過去的錯誤拉回祖國審判服刑,經歷種種困難,米夏卡有限的腦子想不出辦法回家。上次逃離老家的老方法可以讓他回家嗎?然而最後這次辯護律師、心理醫師、當地的醫生朋友、被搶銀行員工、甚至審判長、參審員合力讓米夏卡回到了家。

張佳恩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7-06-22, 21:25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張佳恩 » 2017-08-28, 22:11

3. 米夏卡第二次搶了銀行,卻在銀行對面的草地上停下來,他為什麼不再跑了?為什麼他不用其他的方式回到衣索比亞他的家人身邊?
米夏卡對家人是放不下心的,當思念與擔憂穿過監獄的房門,越過好幾個國家,來到那片有著溫婉芬芳的愛情、親情與友情的地方,他的妻子必須在他坐牢的這段期間,要帶孩子還要工作一定很辛苦吧!畢竟連個道別的時間都沒有...孩子現在好嗎?會走路了嗎?還記得他這個父親嗎?比起他自己的處境,米夏卡更關心的是家人,而所謂的狗急跳牆─搶銀行再飛回去是最快、也是他想到的唯一一個方法,他沒有辦法再去思考還有甚麼途徑能讓他回去!但是他真的累了,疲於在不斷被人拋棄與放棄的人生中掙扎,努力想要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這樣,難道錯了嗎?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1:23

翁秀貞 寫:在您的觀察中,米夏卡是怎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人會去搶兩次銀行,您認為各有什麼原因?

金錢不是萬能,但是沒有錢萬萬不能。米夏卡在衣索比亞的生活,足以證明他是有能力的人,可是在德國自己的家鄉卻不被接納,無法謀生。在經濟不景氣的台北街頭,常常看到年輕力壯,或是文質彬彬的人長期以乞討為生,總覺得這些人應該更積極去找工作才對,所以通常我只賞給乞討的老者、殘者零用錢;不過,也擔心討不到錢的人,是否會挺而走險,改為偷或搶呢,不然能怎麼辦?這就是米夏卡去搶銀行的原因!

米夏卡幸好有衣索比亞的醫生好友,千里迢迢到德國來為他的人格作證,讓刑期從九年改為兩年;入監半年後申請假釋,可以去非洲探親,又有當時的兩個陪審女職員湊錢給米夏卡買機票去衣索比亞。米夏卡雖然貧窮但心靈是富足的,他並不孤單!


您的觀察確實是故事主角會挺而走險的原因之一,人受逼迫去做犯法的事,本來就有很多心理的層面,會去做,極有可能已經真的無路可走,也有可能受到環境的影響,米夏卡不被社會會接受是很大的原因,當他被接納後,社會產值還是很高的。謝謝您的回應!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2:14

邱垂銘 寫:米夏卡在文明世界德國的悲劇,使我想起20年代舊中國社會老舍所寫的一本灰沉小說,一個貧窮不幸的窮家庭,因拉黃包車的先生意外亡故,使太太淪為妓女,問題還未了,太太淪為妓女仍無法養生,只好女兒再淪為妓女,ㄧ起接客維生,接著母親得病在一個嚴寒冬天過世,遺下第二代的妓女繼續討活,那種苦難可能超出米夏卡的景況。
米夏卡在非洲遇到阿亞娜是他人生中的意外轉折,貧窮烏黑的非洲也有心靈單純乾淨的人,阿亞娜在米夏卡不安時,安慰他【在我們的語言裡沒有過去】,協助米夏卡抹去惡夢攪擾。米夏卡憑其對咖啡的了解及產銷營運,重新拾回他在本國早已失去的社會尊嚴地位,躍居伊國的泰平紳士斷民眾的爭執訟案。
德國的法律是保護好人及弱者的,像上帝保護不同恩賜的我們,米夏卡前半生坎坷,晚期第二度搶銀行,引起注意,心理醫生的發現及檢方願接受新的人道事證,使其未受極刑,在在顯出法律溫暖的一面。


這讓我想到某一位牧師曾講過,我們是如何看待律法的,律法是讓我們知罪?還是知義?這篇短篇感動我的,就是在此,有人(檢方)用律法維護社會正義,有人(律師)用愛及憐憫維護律法,各有各的點,在人的內心世界中,那種力量大,會有正面的效果,聖經中很多的故事都講得很清楚。謝謝您寶貴的分享!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2:37

潘瓊茹 寫:離開一個不屬於的地方,我覺得那不是逃避,而是,讓自己重新開始,在迷惘失望的過程中好像看不見一個開始,內心的走出去是他一個微小的動力,這個動力使他去冒險搶劫,走出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第二次搶劫這樣的冒險是因為他有了愛,他知道自己有被需要的能力,他可以帶給一個沒希望的地方有希望,他成為被妻子被族人肯定的人,生命所找到的生命關係就是被需要的存在價值,這是他活下去的價值,沒有這些人的肯定,他活在自己的國家,一樣沒有存在的意義,再冒險也要回去被愛被肯定的地方。

同意您的觀察與看法,謝謝您!

潘瓊茹 寫:相信是正直的律師都能洞察人性的動機,他相信米夏卡是個善良的人,雖然他搶劫必有背後的原因,律師志業不就是為人伸張正義,人更有探索真相的本能,挖掘真相背後的故事相信是這位律師使命,這是人與人擦出生命火花觸摸點交接觸,享受得到真相後的那份喜悅。


人內心中的真實世界,是需要時間去一點一點的接觸、對談、碰觸,才會有所瞭解,也才能發掘真相,真相也許不見得就是我們表面看到的,您的觀察很細緻。


6. 參與在米夏卡審判中的角色有:辯護律師、參審員(二位)、檢察官、審判長(兩位)及遠自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證人、銀行女職員等,您對那幾位最有好感,為什麼?
.前面有些人的陳述不是很清楚,對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跟銀行女職員印象比較深刻,衣索比亞來的醫生跟銀行女職員,一個有長期了解到米夏卡善良並願意為人付出願意回報他人的人,他親眼看見米夏卡是有智慧的人,幫助村民看見村民的需要,他感受愛也給出愛,他學習力極強,他不怕困難,從他在最絕望的時刻,生病想死的求死意念,卻帶著毅力雖死也要有尊嚴,走向最後一刻,在荒涼的地方行醫,看見人絕望求死的痛心,或自己束手無策的失落,我覺得醫生看見這份不一樣,他覺得他一定是特別的人。果然,在為人接生時米夏卡的能力盡他所能地幫助人,醫生對米夏卡的尊榮與惺惺相惜的愛戴。
銀行女職員對米夏卡的道歉跟米夏卡道歉中傳遞的眼神,相信人的眼睛會說話,看出他不是會傷害他人的人,因為他沒有要傷害她,她也不覺得她被傷害,反而感受到米夏卡的需要,人在當務之急對脅迫的人,既定的印象他就是壞人,敏銳不到人急迫時的需要,良善的人一定可以感受人的良善,相信銀行女職員每天閱人無數眼神的對焦跟真誠的話語,都能分辦感受的到人的心。她卻後悔她按了警鈴,她寧願把錢給他並幫助他。這讓我想起紅色情深退休的法官,他不是誤判他是放了那位犯人,因為他相信他真誠的悔改相信他的良善。銀行女職員也有這樣的心,她無法去審判一個有需要的人,或許米夏卡在形體上該付法律責任,但在內心上他需要被釋放掉內心的刑罰,她需要為米夏卡的心伸冤。


您有進入故事的情境中去看每一個角色,從每一角色的眼睛去觀察,這是為成人說故事訓練中很重要的一段學習,我們不是在詮釋故事,電影,而是在「講故事」,相信如果您來說故事,一定也很棒!謝謝您!

謝麗雪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7-07-03, 07:13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謝麗雪 » 2017-08-29, 12:51

在聽到這個故事時,起初對於米夏卡出國之前的人生感到很心酸,出國又染上虐疾,覺得好不幸的人!但是,整個故事聽下來後,真是感動莫名,當晚回家久久無法入眠!因為看來黑暗的人生竟然可以出現曙光,並且越照越明,雖然中間被遣送回國,但是後來的發展,更看到人性的光輝與愛,原來不論環境有多惡劣,我們的生命不會永遠定格在這裡,一定會峰迴路轉、柳暗花明,人生一定有盼望,只要願意繼續走下去!人生也好像背了背包要去爬山的旅客,每個人要爬的山、要走的路不同,但是上帝給予的配備一定夠用,那個配備可能是你的恩賜才幹、錢財、體力、原生家庭、不同階段一起走的朋友,可是沿途一定還會出現天使協助,例如米卡夏出現的天使有公司老闆、太太阿亞娜、醫生、協助他的法官(還是辯護律師?)、兩位女職員,使他的人生在有需要時透過這些天使的協助,可以繼續往下走。

其次,米夏卡遇到一位才徳的婦人,她對他說「在我們的語言中沒有過去」,我想,她不僅提醒米夏卡不要被過去所羈絆,我更相信她的愛滋潤他的心,在她的愛與接納之下,說故事者說「米夏卡在此變的沉穩」,所以舊事已過,他在此全新開始,因為被愛與滿足,他變的成熟有歷練,看到當地農民咖啡問題而著力以他的恩賜才幹來服事,成為這地的祝福,所以農民的經濟生活也跟著改善。他又結識一位好醫生,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還可以協助醫生許多事,他的學歷不高,但是也辦教育,知道教育的重要性,所以,在德國這樣高文明的社會裡,反而被「歧視」,未料不小心到衣索比亞這個窮國家,竟然是改變的開始,不僅找到可以服務他人的位置、成家立業、還得著良友…,不也是奇蹟嗎!?

第三,生命永遠有轉折!誰會想到當被遣返回國而服刑,想回衣索比亞而再度搶劫被抓,那時已經跑不動也不想跑,因為看環境是必死無疑,命運看來是永遠無法對抗的!沒想到竟然會出現女職員對他做有利的證據,還有對他施以憐憫的法官(忘記是法官還是辯護律師),甚至不辭搭機前來作證的醫生!還有兩位女職員自己花錢付代價要送他回衣索比亞(?),那時聽到這裡,覺得好溫馨感動,人間竟然有這樣的溫情!

聽這個故事時,讓我也聯想到三個故事,一個是「悲慘世界」的尚萬強,一個是瑞典的一部電影「永遠的莉莉亞」,前者雖然悲慘,但是因為經歷被饒恕而生命有轉折,後者描述蘇聯解體後的國家,第一次看電影覺得心情沉重,一點盼望都沒有的世界,才是真正的悲慘世界!第三個故事是宇宙光出版一系列的暖小說中,有一本書原名叫做「書籤情人」,後來改為「幸福童話」,裡面有一篇「紐約大審」的故事,也是看到人性的光輝,令人感動不已,過去經過主編同意打出文字跟我們志工分享,在此也與大家分享如下-


紐約大審 海茲˙立培曼

兩個月前我來到紐約,和另外兩位也是來自德國的朋友向一個身材肥胖、脾氣暴躁的愛爾蘭人姆菲合租了一間破舊的房間,我們當時既沒有錢又沒有固定職業,全靠做點臨時工維生。姆菲是個鰥夫,獨自帶著五個小孩,吉米是最小的一個。我們住的房子是位於南曼哈頓一個落後貧窮又擁擠的社區,社區裡有許多像這樣的大型租賃住宅。希臘人、愛爾蘭人、猶太人、法國人、德國人、俄國人和義大利人早期移便居住在此。

我們在姆菲那裡住了將近三個月的時候,吉米突然一病不起,剛開始病情看來就不甚樂觀。 來美前古特是柏林有名的小兒科醫生,他知道後就去找姆菲。
「姆菲先生,」古特說、「你知道我不能替吉米治病,因為我還沒有通過美國的國家醫生執照考試。考試在四個月後舉行,吉米恐怕不能等那麼久,你現在得趕快去找醫生!」

「我們是不是可以把他送到醫院去呢?」姆菲問道。「留他在家裡我也沒辦法照顧。我得出去工作!為了其他的孩子…」
「現在不可以搬動吉米了。不過,不必擔心,我們可以輪流照顧他。只是你得馬上找醫生來。」

吉米在高熱引起的夢靨中呼叫呻吟,金色的頭髮粘在被汗水浸濕的前額上。
醫生是個老態龍鍾、瘦骨嶙峋的義大利人,戴著單片眼鏡,雙手顫抖得很厲害。他一共來了兩次:一次是上午十點,一次是下午。 午夜一過,吉米的熱度不斷升高,氣息漸如游絲般微弱。 古特催促姆菲再去叫大夫。 一會兒後,姆菲卻獨自回來了。

「他不願意來。」姆菲喃喃說道,無助憤怒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上次看病的費用我還沒付清,他堅持要先看到錢才肯來…」

此時低矮的房間裡擠滿了人。吉米的哥哥姊姊們睡眼惺忪,害怕地站在幢幢的黑影下。鄰居臃腫的義大利婦人,白髯的猶太人和波蘭的傳教士都站在門邊,他們竊竊私語並忙著湊錢,最後卻失望的搖頭嘆息。

姆菲怔怔地望著垂死呻吟的孩子,猛然轉過身對古特吼道:「好歹你也是個醫生,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眼睜睜看著我的孩子死掉!」在場所有人眼光都集中在古特身上,古特臉色慘白。

我了解古特此刻的心情。再過幾個月他就可以參加美國國家醫生執照考試,開始一個嶄新的生活。如果他站在法律這一邊,可以看到的是他燦爛的未來:平安、幸福。如果站到另一邊,他就會辜負這個提供他新家園的國家,違反法律並失信於政府。而且萬一被捕,他會喪失居留權,陷入無邊的困境中。現在夾在中間的卻是一個身患重病的小孩,虛汗浹背,在發燒和痛楚中瑟縮。古特為吉米的小生命奮戰了十天十夜,他幾乎未曾閤眼,形容變得枯槁憔悴。吉米總算渡過危險期,撿回一條生命。不過真正的故事現在才剛要開始。

正好在吉米可以下床的第一天,家裡來了兩個密探,逮捕了古特,正是那個義大利裔的老醫生告的密。同一天在鄰居街坊和我們家引起了一陣少有的騷動,鄰居的俄國人、義大利人、愛爾蘭仁和德國人全湊在一塊,彼此交頭接耳的談論著,一張張歷經滄桑的蒼老面孔因憤怒而漲紅。隔天這批人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去上班,大夥全都趕往紐約市立法院,當時我也在場,他們把法庭擠得水洩不通,據我估計大概超過一百個人。古特被傳訊時,這些人蜂擁而上,法官坐在法庭高台前,驚訝的望著下面這群奇怪沉默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有罪還是沒有罪?」法官問道。 在古特還沒來得及開口之前,一百多個人齊聲喊道:「沒有罪!」
「肅靜!」法官喝斥道,「如果再讓我聽到一點聲音,我馬上清場!」他又轉向古特說:「被告,你認為你有罪或者是…」他突然打住,抬頭看看這群沉默的老人們張張疲憊、充滿皺紋的臉孔和屈駝的背脊。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法官暫時撇開法律秩序問道。有好幾個人正想開口回答時,法官指著站在古特背後的姆菲說:「你說說看。」
姆菲開始敘述。法官沒有插口專心聽著,並環視著一張張老邁的臉孔,「…… 所以我們就來到這裡。」姆菲在結束時說道。「我是指我們這些鄰居們,我們來這裡就是要保釋我們的醫生,如果你判他坐牢的話,我們已經湊足了錢,如果他因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實只是為拯救一個小孩子的生命——而被判罰金的話,我們已經準備好六十八塊美金了。」

法官面帶微笑站起來。這倒是很稀奇,身穿黑袍的法官竟然笑著走下法庭高台,來到古特跟前和他握手:「我向你道賀!你一定會是個美國的好公民!」然後他又回到法庭高台,舉起槌子敲桌面,全體在場的人隨即起立。

「古特先生,您違反法律,」法官說,「原因是為了要遵循另一個更高的律法。我因此我判您—— 無罪!此外我還要特別感謝你們來此為被告作證----下一個案子。」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這位法官名叫培曼,而這場「大審」是一九三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星期四在紐約市第二高等法院開庭的。

黃仲雄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7-06-30, 08:5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黃仲雄 » 2017-08-29, 13:46

7.從法理情的順序,您認為審判長對於米夏卡的量刑從9年降到2年是否合理,如果合理,原因何在?如果不合理,原因又是什麼?

德國法律對好人或弱勢者有利,會去了解他們犯法的動機,如有足夠的證據顯示,不是惡意傷害或是出至不得已,刑期是可以從寬量刑的,米夏卡就是一個例子。他的辯護律師對他搶銀行背後的動機好奇,更想去了解他在衣索比亞的生活情形,他就連絡了米夏卡在衣索比亞的醫生來作證,這個證人能使米夏卡的刑期,從寬量刑重要關鍵之一。他在庭上一定陳述米夏卡如何幫助族人改善生活,如何改善咖啡豆產銷的速度,使營收是以倍數成長、推廣教育、醫療照顧及在族人中做審判官。使米夏卡在衣索比亞發揮他的才能,使他的族人能享受更好的生活品質,他也建立了家庭,也讓他能享受愛與被愛的幸福,不像他在德國是一無是處,社會中的邊緣人。另一個重要的證人是銀行的職員,米夏卡搶銀行並不是要去傷害他們,他是帶著玩具槍進去搶銀行,他只要能拿到足夠的錢,買機票回到衣索比亞就好,銀行職員作證,他們沒有因為米夏卡的行為,而受到恐嚇驚嚇。最後他們還湊錢幫米夏卡買機票,讓他能回到衣索比亞。這些的證人,使他的量刑從9年降到2年的原因,這樣的刑期是合理的,究竟他還是有觸犯了法律,他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天生我材必有用」,神創造我們,使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恩賜,不要小看自己的恩賜,能將我們的恩賜用在合適的地方,發揮到最大的潛能,來榮神益人。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4:18

黃永慶 寫:
「天生我材必有用」
米夏卡在德國家鄉,從小到大缺乏「被愛」,亦不知如何「愛人」。在衣索比亞村落中,他深刻地/滿滿地感受到被愛,他與阿亞娜彼此非常的相愛,以致他已知如何愛人。同一個人,在不同的環境下,卻造就了如此天壤之別的結果。此篇真人真事著實應驗俗語所述...「天生我材必有用」,而關鍵應在於「用在哪裡」? 試想,面對現世許多弱勢/低層/邊緣人或是我們的兒女,我們是否都曾用心思考/協助尋找過此關鍵 ? 這個社會/國家是否將來會更用心去發崛/發現/營造此關鍵 ?

「愛」的力量
「愛」的力量,帶來的不僅是米夏卡個人自己的轉化,更是進而轉化了全村民的生活,轉化了德國及甚多國家之律法人員對人性判決之觀點評量,轉化了無數人之未來命運,這種影響/傳承將是深遠無止境的。


謝謝您有系統的再一次分析這個故事,也讓我再一次找到這故事中的許多關鍵字詞,對於日後講故事的起承轉合之下的次標題有很多的幫助,您的分享也恨棒,特別是最後一段,許多人從小就不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或者說是「神看所創造的都為美好」,尤其我們身在一個喜歡「比較」的環境中,對於下一代,有太沉重的壓力,以致於在各領域中找不到「出口」,甚至就此「沉淪」,是非常可惜的事,您的˙觀察與分享,確實打到我在分享中「哽咽」之處,謝謝您的分享!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4:20

詹淑媛 寫:5. 為什麼米夏卡在審訊中會認為辯護律師及心理醫生的努力都是無意義的?為什麼他要放棄為自己申訴的機會?
當一個人從小生長的環境沒有愛,不被尊重,也沒有可以選擇時,遇到困難或挑戰來臨,逃避或許就是一個自我保護的方法。當他做的選擇帶來更大的問題,最後他會完全放棄,不再掙扎下去。米夏卡的挫折和無奈,使他不再抱持希望。


謝謝您的分享,使我對米夏卡的心境又有深一層的看見,感謝!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4:42

林 芑 寫:這故事讓我想起幾年前修過的刑法課程,就短短幾條法條,但要套用在具體的事件上,真是不簡單啊!我們如何能明白事實的真相,如何能了解人的內心?律師、法官、檢察官甚或是當事人?甚麼又是公平合理的判決?米夏卡出生的社會到底給了他什麼機會?犯錯的代價與翻身的可能性在哪裡?瀕死的米夏卡在陌生的地方找到重生的機會,阿亚娜安慰他,她說,在他們的語言中没有過去。但是後來米夏卡卻又被過去的錯誤拉回祖國審判服刑,經歷種種困難,米夏卡有限的腦子想不出辦法回家。上次逃離老家的老方法可以讓他回家嗎?然而最後這次辯護律師、心理醫師、當地的醫生朋友、被搶銀行員工、甚至審判長、參審員合力讓米夏卡回到了家。


謝謝您的分享,也許我們沒有辦法對真正犯了搶劫犯的人給予實質的辯護的機會,但我們確實可以給我們的孩子在犯了錯之後一些「恩典的處罰」讓他們真正的瞭解何為罪何為愛。
謝謝您的分享!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4:49

張佳恩 寫:3. 米夏卡第二次搶了銀行,卻在銀行對面的草地上停下來,他為什麼不再跑了?為什麼他不用其他的方式回到衣索比亞他的家人身邊?
米夏卡對家人是放不下心的,當思念與擔憂穿過監獄的房門,越過好幾個國家,來到那片有著溫婉芬芳的愛情、親情與友情的地方,他的妻子必須在他坐牢的這段期間,要帶孩子還要工作一定很辛苦吧!畢竟連個道別的時間都沒有...孩子現在好嗎?會走路了嗎?還記得他這個父親嗎?比起他自己的處境,米夏卡更關心的是家人,而所謂的狗急跳牆─搶銀行再飛回去是最快、也是他想到的唯一一個方法,他沒有辦法再去思考還有甚麼途徑能讓他回去!但是他真的累了,疲於在不斷被人拋棄與放棄的人生中掙扎,努力想要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這樣,難道錯了嗎?


您的分析真的好棒,「但是他真的累了,疲於在不斷被人拋棄與放棄的人生中掙扎,努力想要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這樣,難道錯了嗎?」或許就是他的心情寫照,有時候我們真的很難體會那種心裡的疲累,累到什麼事都不想做,甚至連逃避的力氣都沒有了!對於我們周遭有這種情況的朋友,阿亞娜、律師、甚至兩名女陪審員,都會是很好的示範!
謝謝您的分享

范鳳珠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7-06-25, 22:52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范鳳珠 » 2017-08-29, 14:52

5. 為什麼米夏卡在審訊中會認為辯護律師及心理醫生的努力都是無意義的?為什麼他要放棄為自己申訴的機會?
米夏卡從出生就被遺棄及一生的際遇都不好,但在死亡邊緣中,遇上了阿亞那,素昧平生卻無條件地照顧米夏卡,他的生命被愛充滿,米夏卡成為愛的管道,能被人需要,成為別人的幫助。但當米夏卡被拘提回德國時,搶銀行是不爭的事實,接受刑罰也是一種必然的結果;人很容易回到過去模式,用人有限的方式,他為愛再一次冒險,但搶完銀行出來時卻跌坐在草地上,不跑了……那是甚麼心情呢?這一刻又回到對生命很深的絕望的經歷,多麼沮喪、無奈、無能為力,甚至連申辯的機會都放棄了。他以自己有限的眼光,寫下自己的結局。當我迫著要離婚時,也是同樣的心境,但 神卻為我開出一條路
在絕望中的米夏卡,創造天地萬物的 神,也為他開出一條路,他遇到一個很好的律師,有時候我們很難把自己說清楚,但律師的特質是很能分析事情;剖析人性,米夏卡的犯罪動機是甚麼?為何好人與壞人竟可以是同一人呢?律師的洞察力,影響著一個罪犯的命運,這位律師關心罪犯本身更甚於罪行,使米夏卡有重生的機會。

頭像
Cheng Ming-shih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98
註冊時間: 2013-06-25, 22:40

Re: 華神 (2017/8/23)文學「罪行之依索比亞人」問題討論

文章Cheng Ming-shih » 2017-08-29, 15:36

黃仲雄 寫:7.從法理情的順序,您認為審判長對於米夏卡的量刑從9年降到2年是否合理,如果合理,原因何在?如果不合理,原因又是什麼?

德國法律對好人或弱勢者有利,會去了解他們犯法的動機,如有足夠的證據顯示,不是惡意傷害或是出至不得已,刑期是可以從寬量刑的,米夏卡就是一個例子。他的辯護律師對他搶銀行背後的動機好奇,更想去了解他在衣索比亞的生活情形,他就連絡了米夏卡在衣索比亞的醫生來作證,這個證人能使米夏卡的刑期,從寬量刑重要關鍵之一。他在庭上一定陳述米夏卡如何幫助族人改善生活,如何改善咖啡豆產銷的速度,使營收是以倍數成長、推廣教育、醫療照顧及在族人中做審判官。使米夏卡在衣索比亞發揮他的才能,使他的族人能享受更好的生活品質,他也建立了家庭,也讓他能享受愛與被愛的幸福,不像他在德國是一無是處,社會中的邊緣人。另一個重要的證人是銀行的職員,米夏卡搶銀行並不是要去傷害他們,他是帶著玩具槍進去搶銀行,他只要能拿到足夠的錢,買機票回到衣索比亞就好,銀行職員作證,他們沒有因為米夏卡的行為,而受到恐嚇驚嚇。最後他們還湊錢幫米夏卡買機票,讓他能回到衣索比亞。這些的證人,使他的量刑從9年降到2年的原因,這樣的刑期是合理的,究竟他還是有觸犯了法律,他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天生我材必有用」,神創造我們,使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恩賜,不要小看自己的恩賜,能將我們的恩賜用在合適的地方,發揮到最大的潛能,來榮神益人。


謝謝您的分享,也希望這本書中的故事能對我們的司法界有不一樣的想法!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