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李鎮揚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8-06-27, 20:26

Re: 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文章李鎮揚 » 2018-07-26, 12:00

5. 漢斯彼得尋找上帝的過程中,遭遇哪些困難,他有找到上帝嗎?
他是如何遇見神?他所提出的問題,有找到答案嗎?
9. 劇中出現天空中老鷹飛翔的畫面,你覺得牠代表的意義為何?

一隻老鷹在艷陽下盤旋。
哈沛,太努力工作表演,醫生告知他必須在家裡療養三個月。
在家很無聊,電話留言一大堆,但是他心裡很清楚:這是個警訊。
「除了舞台,活著的意義什麼的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樣下去我完了!」

他出去一下,踏上朝聖之旅。
樂鬧的入口,充滿賣觀光財的店家,他懷疑這趟是不是場宗教鬧劇。
「神存在嗎?上帝?阿拉?濕婆神?耶和華?嗯,容我自我介紹….」
「但我是誰?我連這都不知道答案。」他決定先開始找自己是誰。

豔陽、大雨、山路、腳底的大水泡、青年旅舍、沒澡洗、樓梯……,胖子的酷刑。
才有人對他說,真正的朝聖者要住青旅、跟人交流。他住旅館、遠離其他朝聖者,腳走不動的他假裝觀光客偷偷搭公車、路邊搭綿羊車。
「上帝會生氣嗎?」他想起兒時問牧師的問題。
他無法融入別的朝聖者,也討厭每天自己鼓勵自己,身邊沒有一個能真正搭話的人,甚至好幾天幾乎沒講任何一句話,有人告訴過他「終點只能靠自己走到。」
困擾著他的是:就算眼前的景色不停改變,漫漫長路上卻只有自己,一個人影都沒有,孤獨如影隨形。
老鷹在空中飛,就那麼一隻而已。

他每天都很努力想出不同領悟。
一天,他遇見一位白衣男,他很怪要去聖地牙哥卻往反方向走,這人一眼看出漢斯彼得(哈沛的本名)臉色蒼白,教他調整呼吸,結束後,這大哥繼續走他的反方向,而且竟然知道他家有隻橘貓!這人真古怪。
也許白衣男施了甚麼魔法,漢斯開始給別人東西,看見史黛拉睡不好就送她自己的睡墊;小狗好像口渴,就把自己的水倒一點出來給牠。

「聖地牙哥也許甚麼也沒有。」做出改變了,仍不見狀況好轉。太孤獨,「訂機票回家吧,也許這一切都是無意義的。」
直到晚上他遇見聊過天的女孩,她腳受傷被迫終止朝聖,她要漢斯替她的分一起走完。這晚,又遇見了和他鬥嘴的記者雷娜和史黛拉。四個人開始聊天。
雖然人各有志,在朝聖之旅有不同難題和尋求,但這樣新朋友之間的溫暖鼓勵,讓漢斯決定在找到答案之前,不會半途而廢。
「就算大賽很困難,你也不能被比賽擊垮了!」他想起阿嬤的話。

一個充滿十字架的小徑中,他開始沉澱下來。有個想法浮現,「你必須去愛其他人」這次來到了一個寫滿願望紙條和祈禱的塔柱:「憐憫我」、「救我的家人」。在這,他拿出自己珍藏的藍色石頭,這代表著他精神寄託:早逝的母親,這是他有壓力時會拿出來把玩的物品。放在這柱子下,不再帶走。

一個安靜的小村莊,牆上有個塗鴉:「我和你」,又見一個小男孩,漢斯追上去,卻跟丟了。來到一座山坡眺望。

「媽媽為甚麼那麼早走?」「上帝會提早接走祂特別愛的人。」「阿嬤!我希望上帝受不了你,快點帶你去天堂!」
「你的名字太土了」「大家都叫我哈沛」「太好了,這個藝名總比漢斯彼德強」
「我想,你母親會要我給你這藍色石頭」「別老問那麼多問題,信靠上帝就好!」
「哈沛?他是誰啊」「他是我們的孩子!」
「我和你。」
這次他遇見了上帝,哭了。

「妳覺不覺得漢斯不一樣了?」雷娜有感而發的問,史黛拉看了一眼漢斯滿足的神情,說:「是阿,真的。」
一隻老鷹在天空飛翔,第二隻跟來了、最後又加入第三隻。

------------------------------------------------------------------------------------
孤獨,幾乎是每個人都討厭、甚至害怕的事。
一個人的孤獨旅行,卻往往能奇妙的帶給人力量。
像是漢斯最後說:「經過朝聖之旅,會耗盡你所有力量,但他終將回饋你三倍的力量。」

〈同伴〉
漢斯從獨自、格格不入、靠自己走,忍受孤獨,學著領悟,掙扎改變現狀,到試著給予別人,他不斷跨越。(白衣男代表著天使的幫助。)
快放棄的時候,同伴的力量及時幫助了他,可以堅持走下去;阿嬤對他童年時的鼓勵也是這樣。
到最後,他把自己最大的心願放下來─母親。
也許是疑問,也許是傷痕,早逝的母親帶來傷痛。阿嬤扮演母親,對母親的思念寄放在石頭上。有壓力時,他會摸摸這石頭,心裡似乎就安穩許多。
我認為這石頭代表他童年的傷口、心理慰藉的寄託,也隱含他對上帝的所有疑問:母親為甚麼走?我是誰?我為何如此孤獨難奈?我活著是為甚麼?

直到在小村莊的塗鴉:「我和你」這回答了他最深的疑問─孤獨,上帝說我和你在一起。這只是起頭而已。
最後漢斯再度與雷娜、史黛拉一起行動。
不是因為兩位同伴,而是知道無論到哪裡上帝都與他同在,所以他不再孤單。
他知道如何去愛人,因為上帝愛他,和他一起。

這就是老鷹從一隻到最後成為三隻同飛的畫面。
看上去是因為有伴,實質上也因為他自己一個可以不孤單,所以能真的不孤單。

〈認同自己〉
村莊看見的男孩,代表他的童年。
有人說:「不能讓心中的孩子死去」《我心狂野系列》
他原來工作到已經忘記自己是誰,直到想起當初歌唱比賽甄選,到如今成為明星。
「哈沛?他是誰啊」「他是我們的孩子!」他有愛他的家人,和上帝。
他知道自己是哈沛,但他更是漢斯彼得,這是他的本名,他從新找回自己的身分,原來他的人生,都有上帝隱藏的計畫,正如小時候牧師講的。

閻大衛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8-06-29, 17:31

Re: 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文章閻大衛 » 2018-07-26, 13:03

:boubou2:

生病就像人生樂章的休止符,可製造出音樂樂句中不同的情緒表達,讓音樂的生命更豐富。短暫的停止,讓演奏的人,聆聽的人,儆醒,專注,轉換,迎接下一個樂章。

電影中的男主角演奏到作曲者獨到的鋪排,必須暫停,出去一下。

我的兩個姊妹,都在過去一年內分別罹患乳癌和車禍骨盆受傷,人生原來的旋律嘎然而止。手術,化療,長期臥床休養,好多個不同長度的休止符,改變了他們生命原來,一成不變,的節奏。 :flyangel:

但這段人生路,讓她們更依靠主,家人更多彼此相愛,朋友弟兄姊妹更加凝聚。走過化療的死蔭幽谷,妹妹更喜樂開朗。骨盆受傷的姊姊,推著助行器,反而走了更遠的路,幫助了許多原本不認識的人。

音樂家沈亮寬曾為休止符這個記號下了個註解,他應該算是哲學家了吧:

休止符也是音符。

音樂中休止符的意義何其多,很多時候並不意味著終止,它通常是一種意境的延伸或是留白,在人生道路亦是如此。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有時以為自己的人生一帆風順,當挫折一來時,硬生生的被迫停止,以為這些休止符是我們人生的盡頭與末路。

但停頓的時間中,沉澱與自省使得原本看似障礙的道路,漸漸有了生機。於是,在休息之後,生命的樂章又重新響起,前塵過往的障礙,如煙消散。

休止符在音樂進行中有著特殊的意境,當下的音樂亦是持續進行沒有中斷的。它沒有聲音,但無聲勝有聲,千萬別因為它不出聲,就讓它得不到應有的重視與尊重。』


電影男主角開玩笑的怪上帝不先通知一聲就讓他倒下來。我想起一個比喻故事,一個富翁突然死亡到了天堂,抱怨上帝沒有提醒他。上帝說,不,我寄了三封信通知你,一次高血壓暈眩,一次低血糖昏迷,一次胸口疼痛! :oops:

男主角在朝聖路上展開新的人生,用身體所有的感官細胞,在最樸實踏實的生活裡,在休止符短暫『響起』的片刻,他反而聽到了上帝無聲的呼喚。

我天馬行空的想像,耶穌道成肉身,又何嘗不是一種『出去一下』的極致!

間約時期,新舊約中間時期,解經家都喜歡說上帝沈默了400年,但也許是上帝精心安排的休止符,上帝在思考,在等待,時機成熟。沈默,也是一種行動。

最後耶和華決定改弦易轍,舊約裡動輒烈怒,揮著皮鞭的上帝,轉換成新約裡柔和,謙卑,犧牲,奉獻,受苦,充滿愛和恩典的耶穌。為上帝所愛的人類,帶來驚天動地的改變。 :d

演奏到人生的休止符,怎麼辦?跳過,抑或,抗拒?

我音樂系畢業的兒子,主修薩克斯風,和我辯論所謂羅蘭‧巴特的『作者已死』的概念,亦即,作品發表、出版以後,作者就失去了解讀的權力。

音樂家的他堅持,樂譜是作曲家偉大的心靈,透過音符說話,包括休止符,無所謂『作者已死』。

你必須要忠於這些記號,但,你可以努力,甚至,掙扎,讓聽眾感受到作曲家的靈魂在你的體內發出獨特的聲音!


;)

許玉青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2
註冊時間: 2018-07-04, 13:13

Re: 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文章許玉青 » 2018-07-26, 15:29

電影:「我出去一下」分享 許玉青20180726

停 看 聽
小時候老師告訴我們,過馬路時要停看聽後,再繼續往前走。人生的旅程也常是如此…
<停>
劇中男主角漢斯彼得.科可林,藝名哈沛.科可林,36歲正受到群眾喜愛時,卻因一次膽絞痛,切掉膽囊後,醫生要他休息三個月,什麼都不要做。哈沛被迫在忙碌的生活中,「停」下來,只能和他的貓,小碧(閒閒沒事代表的專家)窩在家裡。有一天和他的經紀人朵特告別,要去聖雅各-朝聖之路,全程791公里,從法國邊境的聖尚庇德波特>庇里牛斯山>西班牙-聖地牙哥。

其它人:「尋找上帝,走完朝聖之旅,罪得赦免。」
旅遊指南:「在朝聖之路上,每個人都會大哭一次。」尋找人生的答案,一天20-30公里,全部徒步。

朵特:「你相信上帝?」
哈沛:「我也不知道?」
哈沛:「神真的存在嗎?」

<看>
海報上:「你真正認識自己嗎?」
哈沛:「不,我不認識。」

 看到手足無措,進退兩難的自己—
第一天腳就起水泡、所以藉此坐了一段車。漫漫長路、荒野、大雷雨,孤獨一人走著。似乎走不完的階梯、無人可分享的美景、無法容忍青年旅館的髒。好不容易住進旅館,燈泡卻突然爆炸、被槍射到嚇壞他,想逃離朝聖之路。
 看到小時候和祖母、和牧師的對話,尋找媽媽和上帝的自己--
「上帝不會犯錯。我們得接受每件事。」「要是上帝生氣,一定要祂的理由。」
祖母:「不要問一堆問題,只要信靠上帝。」給小哈沛一個藍色石頭-母親的遺物。

牧師:「媽媽在上帝那裡,一定是很愛她。」
小哈沛:「我希望上帝生妳的氣。」

<聽>
 聽自己和他人的聲音:原本拒絕內心的聲音,開始透過旅途上的日記,與自己對話,記下旅程的領悟。
「不知道自己是誰?怎麼會知道上帝是誰?」
「我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
「孤獨快把我搞瘋了,日記不會和我對話,說服一切都是愚蠢的,不然就是有小奇蹟。」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史黛拉提醒漢斯彼得「如果你想達成自己的目標,就必須靠自己走到終點。」
「身在啟示之路,仍在晦暗之中。」
「受苦是開啟快樂的鑰匙。」
「這條辛苦的朝聖路上唯一能攔阻我的人, 就是自己。」

一直看著自己的漢斯彼得,當他看到別人的需要時,把勞斯萊斯的睡墊給旅途者史黛拉,把水倒給狗喝,開始分享後,領悟有不同的變化…
「我一無所有。」
「倘若我曾有堅定的信仰,我想重新擁有。」
「宇宙的驚喜,永遠有庫存。」

「邀請上帝,他不會不請自來。」
「我遇見上帝,其它一切盡在我們之中。」
「走這趟路耗盡你所有的力量,之後還給你三倍的力量。」

<我的領悟>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上天將要把重大使命降落到某人身上,一定要先使他的意志受到磨練,使他的筋骨受到勞累,使他的身體忍飢挨餓,使他備受窮困之苦,這樣來震動他的心志,堅韌他的性情,增長他所不能的。無論如何能用正面處理逆境,過後必定有所得益。

漢斯彼得的這趟旅程,找到自己,更重新找到了神。在我們生命的轉彎處,常常柳暗花明又一村。身體的病痛,卻有機會換得這難忘的復甦之旅。反思自己,文字表達能力較弱的我,曾想要參加寫作班,每次看了同學寫的分享後,更不知道自己該寫什麼? 曾經想過這個課程,看看電影,覺得電影不錯,就跟周圍的朋友分享,想要逃避不寫心得,但,當我把課堂上自己記下來,漢特彼得的領悟做整理後,意外發現,這真是有趣的過程。寫不好沒關係,多操練就好了。這是我對自己的領悟。

宋采臻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18-06-22, 00:28

Re: 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文章宋采臻 » 2018-07-26, 16:32

尋找之旅

勇敢的旅人
  人在一生中,都需要一個勇於出走的時刻。
  在故事一開始,焚膏繼晷在鎂光燈下展演的漢斯彼得於一次工作時昏倒,醫生告訴他,他的身體需要休息,否則便無法再繼續他喜愛的演藝事業。漢斯彼得推掉所有的工作,在家度過一段無所事事的時光,只有他的貓與他同在。偶然之下,漢斯彼得看見《喜悅的聖雅各之路》這本書,開啟了他踏上朝聖之旅的決心。這趟旅程全長800公里,旅人們需以步行走完全程。起先,漢斯彼得的秘書本想攔阻他,然而在他的堅持下,秘書只好帶著祝福送走他。懷著衝勁與熱忱,漢斯彼得來到了起點的小鎮,從他預備路途中會使用到的物品時(買了一堆零食、雜物,被史黛拉提醒),可看出他並不太明白這趟旅程的意義,似乎是倚憑著一股衝動便來到這裡,但多少人能像他一樣,擁有面對「休息」需求的勇氣呢?

懷疑的旅人
  在旅程之初,漢斯彼得問:「上帝真的存在嗎?」;旅途之中,漢斯彼得又問:「我甚至不清楚自己是誰,如何知道上帝是誰?」;甚至旅人史黛拉問他在追尋什麼時,他的答案也是:「要是我知道就好了!」
  兒時的他似乎是個喜愛問問題的小孩,然而祖母曾對他說:「別老問一堆問題,信靠上帝就好了!」我好奇,年少時便成名、踏入演藝界的他,在身體出狀況前,還曾經問過關於信仰的任何問題嗎?我認為,對於一個早年成名,又能在自己最喜愛的工作中發光發熱的人來說,上帝的存在與否並非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因為他擁有的是這世上的人拼命追求也不一定能得到的,但當漢斯彼得決定挑戰自己,踏上這段他不熟悉且不容易完成的路途時,信仰的議題又重新回到他的心中。
  我很確定,故事之初的漢斯彼得並非一位擁有深刻信仰的人,但幸好,他沒有忘記,在他心中曾經存在的那個愛問問題、敢問問題的小孩。

孤獨的旅人
  旅途進行中,漢斯彼得終於面臨生理疲憊帶來的重擔,他開始以耍廢的行為與心態面對這次的旅程,從最初對於居住的要求,到交通上搭便車、公車取代走路。在漢斯彼得原本的生活中,他極少在如此劇烈勞累之下迎來身體上的疲勞,而生理上的切實感受,往往是十分獨有且孤單的,沒有人能夠替漢斯彼得承擔他因睡眠不足、過度勞動後身心的疲憊,如同沒有人能夠替一位病人分擔他在手術台上面臨的疼痛與恐懼,這是漢斯彼得的旅途獨行。
  而從漢斯彼得的自白、他與人笨拙的搭話與被拒絕中,我們也可以看見他面臨到心理上的壓力,他極度渴望能夠有旅伴與他分擔路途中的重擔,彷彿即便只是隨意與他人聊上幾句,就能夠不去意識到身體上的疲累。在漢斯彼得原本的生活中,身為明星的他周旋在各個工作場合,不論是臺上臺下、戲裡戲外,他不太會遇到沒有人能夠對話的時刻,然,在此刻又累又疲憊的處境下,他能夠對話的卻只有自己,想必對他而言是一件很不尋常也不習慣的事情,而人心理的真實感受,同樣也是獨有且孤單的,沒有人能夠替漢斯彼得分擔他心中的孤寂,如同我們雖能同理與陪伴,卻始終無法完全貼近另外一個人的悲傷、憤怒與寂寞。
  尋求的道路上,看似有許多人都往同個方向,但是最終只有自己才真正知道自己心中最渴望、最想要尋找的是什麼,如同電影中,史黛拉、蕾娜、漢斯彼得三個人同樣走上的朝聖之旅,但他們的目地各不相同。史黛拉曾對漢斯彼得說:「如果你想抵達終點,就得自己走。」此話聽來顯得有些冷漠,然而這何嘗不是我們在面對許多挑戰時,需要先持有的心態呢?

尋見的旅人
  一個真心想要尋見上帝的人,若是沒辦法在與自己對話、獨處中更加釐清「我是誰」,是沒有辦法真正尋找到祂的。在漢斯彼得的旅程中,雖然他曾有過想要放棄的時刻,但因著他死命地堅持走下去,跨越他不斷持有的懷疑和孤獨,他不但收到了史黛拉的鼓勵,也遇到幾次神秘的相助——包含在路旁空手出現、教導他呼吸節奏的老人;想放棄時突然在眼前熄火的檯燈;在牆邊的黑衣老人與狗;最後,漢斯彼得在小鎮裡與兒時自己的相遇。遠離小鎮以後,漢斯彼得在山丘上痛哭一頓,在「我和你」(漢斯彼得與旅人、童年的自己、他自己)之際,他遇見了上帝。
  漢斯彼得最初因勇敢決定踏上旅程,帶著懷疑的行囊,度過孤獨的難關,最終尋見了神。如果沒有勇敢面對自己、面對信仰的決心;如果沒有勇於質疑信仰與自己的堅持;如果沒有真實經歷與面對孤獨的擔當,不論多少次「出走」,都無法「帶回」能夠改變生命的相會。漢斯彼得與神的相遇沒有多麼氣勢磅礡的場面,或者多麼震撼人心的鋪陳,乃是平實、真實的呈現出在一段行旅中,一位旅人終於尋見了神的喜悅與釋然,彷彿在日常生活、不斷追尋信仰時終得著與神會面的時刻,外人看來平凡無奇,但卻於我們帶來巨大的改變。這難道不是每位踏上尋求的信徒最真實寫照嗎?

廖光霞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8-06-21, 21:07

Re: 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文章廖光霞 » 2018-07-26, 17:33

我出去一下
徒步聖雅各之路
哈沛從小就是活在舞台上的人,直到他30歲那年在舞台上倒下,經紀人朵特勸他休養3個月,他才決定徒步穿越西班牙,走一趟聖雅各之路.
因為他有一些問題無法找到答案,要去尋求上帝,在他小時候問阿嬤問題的時候,阿嬤就說:別問一大堆問題,信靠上帝就會以最好的方式
找到答案.神真的存在嗎?誰是上帝?不知道自己是誰?如何知道上帝?先找到自己,再找上帝.於是哈沛就這樣展開了尋找自己也尋找上帝之旅.
受苦是開啟快樂之門嗎?
初始,一路孤獨又波折的路程讓他不禁開始懷疑自己可以走完全程嗎?為什麼要睡青年旅社來懲罰自己?讓自己更期待回家,每天都要這樣重新
開始嗎?每天激勵自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你想要到終點~要自己一個人走,這條路只有一個人會阻攔我~就是我自己.要再暗夜
走,也要是自願的.在6週42天的腳程中,哈沛不斷的在懷疑自己,尋問自己,也激勵自己.他語重心長的說:
我的朝聖之旅,每天都像重新開始,我不覺得自己像在一段旅程上,而是像走在一千段的小旅程中,我討厭每天都得激勵自己,
因為有時候很容易,有時候則不是如此,遇到的人事物,有時候很有幫助,有時候也沒什麼幫助. 他也領受到:
凡事欲速則不達,身在啟示路上,仍處黑暗,受苦是開啟快樂之門嗎?
一枝手杖
在路途上哈沛遇到堅持自己一個人走的史黛拉,幾度相遇都沒能如願與她結伴,但卻也領受到她的鼓勵.因此哈沛把和她在販售手杖店不期而遇
一起挑選的手杖送給了史黛拉,表達支撐扶持之意,把睡墊也卸下送給在半路上搭帳篷的史黛拉,沒想到從帳篷裡出現了一個男人,哈哈!不禁
令人莞爾.
一顆藍色石頭
阿嬤送這顆藍石頭給哈沛在他即將出遠門之前,這是哈沛母親的遺物留給他做紀念,理論上哈沛應該是很珍惜的留在自己身邊才是,但哈沛在經過
一個墓地看到一段孺沐之情的墓誌銘,他把藍石頭就留在墓碑上,象徵他將自己和母親的連結放下了...他看到童年的自己飄過,他終於哭了,也
印證了凡走過這條朝聖之路的人都會大哭一場的話,因為他經歷了聖靈的充滿,也遇見上帝了!

左曉娟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28
註冊時間: 2015-06-23, 23:33

Re: 華神 (2018/7/19)電影「我出去一下」問題討論

文章左曉娟 » 2018-08-08, 12:41

我出去一下

微聲盼望的歌詞這麼唱著:
在忙碌生命的當中,疲倦寂寞多感喟
你心靈飢渴與虛空,卻無法得著安慰

在忙碌生命的當中,誰會選擇出去一下?在怎樣的情況下會決定出去一下?這所謂的一下又是多久的時間呢?

為何要出去一下呢?
哈沛因為身體出了狀況,醫生嚴肅的下令哈沛得休工三個月否則可能即將面臨死亡。休息,這對他而言是件痛苦的事,因為他所知道的世界僅限五光十色的舞台,至於人生和其他事,卻一無所知。每個人都知道哈沛目前需要休息,但他答錄機中的留言卻都是要他快快回到工作岡位,除了經紀人朵特之外。這些人,不都是哈沛的朋友嗎?為何他們不肯讓哈沛好好休息呢?哈沛只相信一件事,倘若繼續這樣下去,就會完蛋了。然而死亡的議題,卻也撼動了漢斯彼得塵封很久的記憶。哈沛終於去找了經紀人朵特並告訴她,現在的他需要放假休息。他說:我出去一下。

有人說朝聖,是為了洗滌罪惡。雷娜,為了什麼原因要出去一下呢?那史黛拉又是什麼原因要出去一下呢?如果是你,你出去一下的原因會是什麼呢?會去找上帝嗎?你會去那裡尋找上帝?祂在哪?還有,誰正在找祂?

要去那裡?
漢斯選擇前往聖雅各之路。不僅外人不能理解,甚至漢斯自己也不能明瞭。他問自己:我相信上帝嗎?他誠實的說我也不知道。哈沛在德國是個出名的公眾人物,在鎂光燈下生活的他開始渴望有獨處的時候,他向所有的期待告別,開始想些平常沒時間去思考的事情;從未想過有書寫、記錄自己需要的漢斯此刻卻渴望寫下每一個細節。

漢斯在聖尚庇德波特下了火車,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問朝聖者們:你認識真正的自己嗎?漢斯誠實的回答:不,完全不。其他的朝聖者是否都認識自己嗎?還是他們都忽視這問題呢?他們知道他們要去哪裡呢?望著耶穌苦像的十字架的漢斯說,我甚至不清楚自己是誰?這樣又如何知道上帝是誰呢?我也這樣問自己:我認識真正的自己嗎?。答案竟是相同的!我不禁也問自己我真知道上帝是誰嗎?我是否還記得那起初的愛呢?

我問我自己當我準備上路時,我的行囊裡會帶哪些東西陪我走這段路呢?如果是你,你又會準備什麼呢?

追求什麼?

史黛拉問漢斯:你在追求什麼?而史黛拉知道自己是在追求什麼呢?
這群朝聖的人追求的是什麼?是那張精美的拉丁文證書嗎?是為了讓所有的罪都被赦免嗎?漢斯的領悟是,朝聖會很痛且應該先找到自己,再找上帝。我也問自己:在人生朝聖的過程中,我會像另一群百分之85的人一樣中途就放棄了嗎?

漢斯說,保持靜默是容易的,但要我的思緒沉澱下來,卻幾乎不可能。我總會一直想東想西。獨處的過程中,過去塵封已久的記憶如潮水般的不斷湧現在漢斯彼得的腦中。小小的他不明白上帝為何要將他所愛的母親從他身邊帶走?母親死亡的傷痛讓小小的他更害怕上帝會將他所愛的阿嬤也一併帶走,因此他跟阿嬤說我希望上帝受不了你。然而這份深深的傷痛,被漢斯隱埋在他內心的最深處。若沒有經過獨處的過程,這份隱藏傷痛的記憶是不會顯現出來的。漢斯對史黛拉說,明白當初史黛拉說這趟旅程得獨自一人走的意思了。史黛拉回覆漢斯說:聖雅各之路上人各有志.我不認為你到達時,會有答案。但你不能放棄.否則一切都將毫無意義。

獨處等於孤獨嗎?
在朝聖的旅程後面,漢斯開始渴望與人交談,因為日記無法與他對話,因為這份孤獨快把他搞瘋了。史黛拉每晚獨自帶著睡袋離開人群搭棚而睡,她真的是在獨處嗎?雷娜與眾人睡青年旅社,她也算是獨處嗎?這群朝聖的人中又有多少人真的有獨處面對自己?

然而若沒有經過獨處的這個過程,人有時間面對自己嗎?獨處的這個過程是艱辛的,但上帝能明瞭這個過程。漢斯領悟到:當你的生活中充滿了別人,心中所想而吐露的話語,是屬於別人的,是經過社會潤飾的。唯有在陌生的環境,與自己對話,心中的想法,才是完全屬於自己的!
但是忙碌的人,又有多少人會願意花一些時間來獨處面對自己呢?

如何走到終點?
史黛拉告訴漢斯若想抵達終點,就得一個人自己走?是真的嗎?
漢斯認為這條路遲早震撼每個人的心靈,你得獨自上路,否則無法揭密。這條路只有一個人可以阻止我,那就是我自己。到了最後漢斯理解了:為了能遇見上帝,你必須先發聲邀請,上帝不會不請自來。

漢斯對席莉、雷娜和史黛拉說:我今天差一點放棄了。為什麼呢?因為我自己一個人辦不到。我覺得孤單。我知道我應該要獨自完成。
席莉要漢斯為了她再堅持下去;雷娜則對漢斯說:別用這種理由打擊自己,僅有15%的朝聖者能走到最後。史黛拉則要漢斯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否則一切都沒有意義了。漢斯想到阿嬤曾跟他說:即使失敗,也不能被比賽擊垮。

朝聖的這條路,漢斯,雷娜及史黛拉這三條平行線似乎是不會有交集的,但因著這趟旅程,這三人一同啟程,且在對方軟弱要放棄時,伸出了友誼的手成了拐杖,彼此扶持繼續往終點前行。漢斯說:一路走來的艱辛,將會耗盡你所有的力量,使你筋疲力竭。但是,內心從此鞏固的力量,比起所耗盡的體能,將是不止三倍,甚至更加強大的!

你是誰?你的目標是什麼?
漢斯彼得先前介紹自己是哈沛。大家也以哈沛稱呼他。哈沛是誰?阿嬤說,那是我孫子,我的孩子。爺爺說;我們的孩子。但在抵達終點時,漢斯說:我是漢斯彼得.科可林。

<我是誰?>你曾這樣認著的問過自己嗎?你如何介紹你自己呢?漢斯彼得最後放掉所有的稱謂,單單的回到了最起初單純的名字!
史黛拉是誰?一個傷心懊悔的母親?雷娜是誰呢?一個厭煩自己工作的報社記者?我也不禁再問問我自己:我是誰?我竟無法自述!你曾經問過自己:你是誰嗎?

這趟旅程中每個人的目標都不太一樣。漢斯、史黛拉、雷娜及其他每個來到這裡的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目標,在抵達終點之前,是不會知道的。然而現在放棄的話,這一切就徒勞無功了。但卻沒有一個人會去質疑這段旅程的力量。

若你要踏上朝聖之旅,你的目標會是什麼?

上帝在哪裡?
漢斯看到之前許多的朝聖者將心中所愛的放在十字架下,是的,我們都可以有選擇,每個人都能創造出自己與上帝的關係,漢斯跪下將行囊卸下,將珍惜多年母親的遺物~藍色的石頭放在十字架下後離開。他願意將母親放下,放下在上帝的手中後繼續前行。就在他前行的路上,先是牆上<我和你>的字吸引了漢斯目光。隨後他遠遠看到一個孤單的小男孩與他對望,仔細一看那小孩竟是小時候孤單的漢斯彼得。漢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當初上帝問約伯: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裏呢? 光亮從何路分開? 東風從何路分散遍地?大鷹上騰在高處搭窩, 豈是聽你的吩咐嗎?漢斯走在朝聖的路上,風在山中吹拂過他,眼前所見的景色、萬物都述說著上帝的奇妙可畏。從上帝所造的自然界中,他終於明白造物主的存在,以及他所創造的令人驚嘆的鬼斧神工。漢斯心情越來越激動,最後漢斯哭了。 就如同他自己說的;我遇見上帝了。他知道他日後將不再孤單了。

遇見上帝後的漢斯,一路上眉頭深鎖的他展開了笑顏且腳步也輕快了,他的改變讓雷娜及史黛拉明顯感受到。

我不禁問自己然而當我遇見上帝後,我的生命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嗎?我的眉頭不再深鎖嗎?我的腳步變輕鬆了嗎?我的生命是否可以讓旁人一下便能看到改變了嗎?當我這樣詢問自己時,我竟害怕得不敢正視答案。


遇見上帝
上帝對你肯定有所計劃,這是牧師對小漢斯彼得所說的話。
哈沛在舞台上張開雙臂接受觀眾的掌聲;此時的漢斯彼得在山上從風中、從大自然的偉大中、用全人用全心體驗到上帝的同在。坐在教堂裡的漢斯聽著那鐘聲不斷迴盪,漢斯知道它終將漸漸淡出,但只要他明白了只要隨時豎起雙耳,就能感受到那恆久的回響。此時的漢斯彼得已經不再是我昨天遇見上帝了,而是我每天都會遇見上帝!

每個人都能創造出自己與上帝的關係。但為了能這樣做,你必須真誠的去愛。
我們都是天路的朝聖者,朝聖者是自己必須邁開步伐向前行是需要自己走的,但卻不是當一個獨行俠自己抵達終點。在這條朝聖的路上每個人會經歷不同的景況,或是黑暗,或孤寂。也或許我們都逃不過再自我的暗夜裡漫遊。

上帝在哪裡?從路旁的每朵小花中,我看見了上帝。每朵綻開的小花是祂所造的;每朵花都是獨一無二的!在鬼斧神工的大自然景色中,我看見了上帝。這些山、川、冰、海甚至空氣豈是人手所能造的!祂造天地為我、為你。在我未出世前,它已在;即使我離世時它仍會在。上帝無所不在。我天天都已經歷祂的同在!

我也在想上帝對我的計劃是什麼?

微聲盼望的歌詞這麼唱著
在忙碌生命的當中,疲倦寂寞多感喟
你心靈飢渴與虛空,卻無法得著安慰
聽,這聲音何等美妙,是溫柔真實言詞,
聽,慈愛聲向你呼召,帶來好信息與你。

副歌:微聲盼望,我喜聽,主慈愛聲,
   使我心靈,痛苦中,得安寧。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9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