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張詠雯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39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52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張詠雯 » 2019-07-10, 19:15

1. 男主角拉瓦與妻子希敏的關係如何?他在分居風暴中,有挽回妻子的心嗎?他教養女兒譚美的哪些事讓你印象深刻?他對失智父親做了哪些事讓你印象深刻?他有做錯什麼事嗎?他要譚美去做選擇,是合適的嗎?你覺得拉瓦有哪些特質?

2. 希敏為什麼會決定移民?為什麼與先生分居?夫妻之間的溝通出了什麼問題?她有想復合的心嗎?她對待女兒譚美的方式如何?她在幫傭羅芝流產後做了哪些事?她有做錯什麼事嗎?你覺得希敏有哪些特質?

3. 譚美面對父母爭吵又分居,她總是默默在旁邊觀察,她心中的願望是什麼?她有表達出來嗎?父母有聆聽她的心聲嗎?她做過哪些選擇?你覺得她最後會選擇跟爸爸住、還是跟媽媽住?

4. 幫傭羅芝適合這份工作嗎?她在幫傭期間發生哪些事?隱瞞哪些事?流產後的心路歷程如何?她最在意的是什麼事?信仰在她心中有產生影響力嗎?最後她對希敏吐露實情又不願意讓別人知道,有解決問題本身嗎?你覺得羅芝有哪些特質?

5. 爺爺跌倒與羅芝流產的意外事件,有哪些直接或間接的因素造成的?有哪些人性特質讓你印象深刻?誰對?誰錯?你能看得清楚事件本身的事實全貌嗎?

6. 分居風暴裡,拉瓦與希敏最後離婚的主因是什麼?有哪些機會是可以選擇彼此和好?他們有可能破鏡重圓嗎?

7. 整個故事中,讓你感觸最深的是什麼?你正處於哪一項人生課題裡?(夫妻關係、親子教養、幼兒照顧、中年失業、晚年看護),有什麼衝擊與省思?

于文珊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3:19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于文珊 » 2019-07-11, 20:58

「分居風暴」心得

這部片對我而言相當寫實,雖然夫妻溝通是家常便飯,但有溝沒有通的情形生活中時有所遇。個性、立場不同,想法、感受自然不同,值得思考的是,當歧見發生時,夫與妻是抱著什麼心態在溝通?是出氣、還是解氣?要獨贏、還是雙贏?片中的法官,都無法判定誰較有理,因此片頭便交代了:「這是你們夫妻溝通的問題」,最終只能依文化傳統下定論〜沒有先生同意,離婚訴願不成立。
真要說拉瓦的問題,就是自我中心、自信、太強勢、指正妻子毫不留情、不夠體恤,這也是為何希敏要移民的主因。記得她說:「不想孩子在這種環境下成長。」所謂「這種環境」,指的應該是父權至上,女性聲音不受重視。也因而推敲希敏與先生分居原因,主要是長期照顧失智父親累積的壓力(凡事以父親為唯一考量,犧牲其他成員需要),以及夫妻溝通中消磨掉所有感情。
希敏的問題則是:獨立幹練、有見地、衝動(某些想法尚未與另一半協商就去做,導致決策不同,造成更多誤解和傷害)、敢怒敢言、不輕易順服退讓。
夫妻不合,最無辜的是孩子。母親幾次催促譚美是否要跟她搬去外公外婆家住,感覺頗有脅迫感;父親則較不帶情緒,給她空間思考,「如果妳覺得我不對,那就照媽媽的意思做」。譚美愛爸爸也愛媽媽,自然希望雙方都能和好。但是父母把自己的問題丟給孩子時,特別她還未成年,怎承受得住這樣的撕裂?這也提醒我,與先生溝通絕不在火氣上,即使委屈,寧可讓步,聽憑主怒。
另一對夫妻羅芝與桑瑪迪,其關係更加緊繃,(先生脾氣壞,疑心又愛遷怒,流產事件後還欲逼妻子違背信仰起誓以撈和解金)他們卻沒有分居,為什麼?這倒是挺耐人尋味,或許雙方教育程度較低,彼此依附較深;又一可能是極端父權社會下,若一個女人離開先生帶著孩子,礙於社會眼光及恐懼生活遭遇更多歧視和刁難所致,我想。
羅芝流產,其實自身要負很大責任,因她明知懷孕風險大,還接下粗重的工作,何況離家又遠。當發現超出負荷卻未當機立斷,介紹先生替代不成,又只好自己回頭硬撐,才導致遺憾發生。意外之初,只見她滿心怨懟不平,理直氣壯地諉過、說謊、栽贓、還擊拉瓦,尚看不出信仰在她身上的作用,直到希敏三番兩次拜訪、關心,表達欲了解事情原委、平息風波的誠意,信仰不會憑空在羅芝身上產生影響力,使她良心甦醒,向希敏完全吐實,拒絕接受和解金,不想個人或孩子受到神報應。
回想過去,個人也曾犯過覺得無法原諒自己的錯,甚至現在,還可能犯其他無法言說的錯誤,但有主無條件接納我、原諒我,我便因這愛願意對付罪和面對該面對的人與問題。如同聖經所說:「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誠實說,這就是我正在修的功課吧!

周美岑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20, 08:50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周美岑 » 2019-07-12, 23:11

我在 [分居風暴] 這部電影中看見兩個辛苦的失功能家庭。 一個是拉瓦的家庭,成員有拉瓦和希敏這對夫妻,11歲的女兒譚美,和一位失智的爺爺。 另一個是幫傭羅芝、她失業的先生,和4歲的女兒蘇瑪。

拉瓦和希敏走上要離婚的路可能兩個人都有責任,但我相信家中照顧失智多年長輩的重擔是壓垮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拉瓦和希敏都是專業人士。雖然拉瓦獨立堅強、辛勤工作、是個目標導向和挑戰傳統的新女性,但在回教國家女性地位低下,家務和照顧失智爺爺的重擔還是需要自己扛。希敏決定移民,甚至最後分居要離婚,應該是想逃離多年的痛苦,並且希望女兒在國外有更好的未來。 而拉瓦平日忙於工作,疏於平衡家中和妻子間愛與權力的關係。我相信拉瓦在分居風暴中,是有想挽回妻子的心,但他的出發點可能還是要解決妻子離家之後的麻煩事,而不是真的同理妻子的辛苦。在影片中確實看得出拉瓦是個非常孝順的兒子,他不棄養父親(雖然父親已不認識拉瓦,但拉瓦認識父親),顧及父親的尊嚴(決定不解開衣服驗傷),下班後努力和父親對話照顧他;拉瓦也是一位好父親,幫助女兒溫習功課;但他並不擅長夫妻間的平行溝通,而在婚姻關係中卻不自覺得傷了希敏。 這中間讓我最心疼就是小譚美。她面對父母分居很傷心,心中最大的願望就是母親能回家。譚美在她小小的心靈中試著去做她覺得有幫助的事,例如不願意和媽媽一起離家,怕媽媽就永遠不會回來;幫助爸爸在法庭上作偽證等等。我猜想譚美最後還是會選擇跟爸爸住,繼續守護著心中那個全家能破鏡重圓的盼望。

整個故事中,我感觸最深的是照顧失智長輩會帶給全家重擔和影響。我的婆婆失智多年,雖然我們有請24小時外籍看護做婆婆的主要照顧者,但全家人還是需要投入不少的心力和時間,非常辛苦。我在長輩晚年看護這件事上學習到自己要找出優先次序,先要把自己好好顧好,之後才能照顧好別人。也要找出界線,要在自己身心能夠負荷的範圍內服事才行。最後要尋求支持團體的幫助,不要自己孤單奮鬥。

高碧嬌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57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高碧嬌 » 2019-07-13, 21:57

堅持自我---引發--->推諉責任
害怕擔憂---產生--->連續謊言

分居看似這場風暴的起源
其實推責與説謊才是主因
其背後隱藏著自我與害怕
縱橫交錯成這張風暴的網
無限擴大堆疊籠罩每個人

A線-希敏堅持自我己見,說是為了女兒的將來才要移民(其實多少是為了逃避照顧患病公公的重擔) --->將責任一味歸咎瓦拉不為女兒著想。
A’線-瓦拉因為照顧失智與失能的老父親,也堅持不肯移民--->將被迫離婚的理由推給希敏的一意孤行。

B線-幫傭羅芝為了家計,負荷了孕婦所難以承受的工作,沒有主動陳述自己懷孕的事實--->害怕因此失去工作機會、也害怕丈夫會因此知道自己背地裡做幫傭的事情。
B’線-瓦拉雖然側面聽到羅芝懷孕,卻假裝不知道,且夥同羅芝向她丈夫隱瞞她幫傭一事--->目的只為了自己免去重新找人的麻煩。

C線-羅芝因為害怕瓦拉知道爺爺獨自跑出去報攤,竟隱藏自己為了救爺爺而發生車禍、埋下流產的預兆,也因此在隔天要去就醫時,將爺爺綁在床頭、導至爺爺摔倒在地,引起瓦拉失控的辱罵、污賴偷錢、甚至將羅芝推出門外引發流產的種種禍端。
C’線-瓦拉怕自己會因過失傷害致死罪入監1-3年,就隱瞞自己早就知道羅芝懷孕一事;且堅決否認他有推倒瓦拉導致流產,扭曲事實而強辯自己只是趕她出去而已。

D線-在女兒逼問下,瓦拉雖然坦承他早知道羅芝懷孕,卻語帶玄機地暗示譚美,如果承認了的後果是要面臨牢獄之災,間接影響譚美決定說謊。
D’線-當法官詢問譚美父親對於幫傭懷孕是否早已知情,而譚美因著害怕父親被囚禁,所以也不敢承認實情。

E線-羅芝因著信仰,在法庭面對可蘭經發誓時,因恐懼說謊會報應到女兒身上,但又害怕說實話會讓暴走的丈夫做出駭人的行為,說謊與誠實一直不斷拉扯著她的良知。
E’線-羅芝的丈夫桑瑪迪因數次進出監獄、又揹負一身債務,所以不問青紅皂白就將所有罪咎推給瓦拉、並以控告瓦拉殺人,甚至到譚美學校恐嚇威脅,迫使對方用高額賠償金和解,來解決自己的債務問題。

F線-希敏一直想用賠償和解的方式來盡快解決,甚至到最後雖然已經知道羅芝的流產並非丈夫的過錯,但是為了害怕女兒遭到不測、為了自己能順利離婚帶走女兒,她並沒有向丈夫坦承一切,從頭到尾都以自身的立場為依歸,主導別人循自己的方向走。
F’線-女兒譚美從頭到尾冷眼旁觀這一切,但卻無法置身事外。媽媽希敏數次要獨自帶譚美離開這個家、爸爸瓦拉也接二連三要女兒自己做出決定-----決定面對法官時是否要說謊?決定是否將爸爸隱瞞的所有實情告訴媽媽?決定父母離異時她要跟誰走?但有誰聽到她的聲音~~她要的是父母合好、完整的家,但是她害怕面對決定之後的人生……

故事到最後沒有答案,後續可能還會有G線、H線、…甚至到Z線的網,繼續編織……劇中沒完沒了的欺騙、衝突,一個接著一個不斷地發生,每個人都想著要保護自己、保護最愛的人,不惜用各種謊言、推卸來羅織對方的罪名,好讓自己可以脫罪、以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加上親情關係、僱傭關係、夫妻關係……錯綜復雜,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但這些卻是活生生環繞在我們生活的四週,如何應對一場又一場如風暴般的人生課題??我想「自我意識」和「害怕」是最主要的關鍵~~凡事只要求別人來迎合自己的想法及作法、更害怕面對未知、及失去所帶來的傷害,就會帶來無邊的謊言、和無止境的衝突!只有「愛」能解決一切,但是人的愛是有保存期限的,無法避開時間與空間的消耗和隔閡!人的勇氣也太薄弱了,禁不起一再的摧殘和反擊!唯有基督的愛能夠拆毀一切高牆、只有神的愛能夠化解一切仇恨--->因為「在基督的愛裡沒有懼怕」、「在耶穌的饒恕裡沒有仇恨」!!劇終希敏和瓦拉在法庭外,等候女兒做出最後跟誰的決定,二夫妻之間只有門裡門外幾步之隔,但是二造的心卻是遙遠的,可弔詭的是---那扇門是開著的!只要其中一人願意先走進那門、走向對方,或許就用不著法庭內譚美的艱難抉擇了,但是---誰知道呢?心中不禁惋惜~~若他們能夠認識基督該多好?!

陳嘉惠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07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陳嘉惠 » 2019-07-14, 00:21

看完這部分居風暴之後,了解到為何這部電影可以獲得柏林影展金熊獎,以及2012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大獎。對於信仰,人性,人際關係,晚年看護都有深刻描寫,對我們有所衝擊及思考。
我們來看拉瓦,是個好強,有著傳統男人的壓抑,他勤奮,努力,孝順,想要做好每件事,忙碌於工作,上有老父要照顧、面對妻子的不滿、女兒教育問題,試圖擔負起一切責任。但因著與妻子分居,幫傭羅芝流產的事件,一切都失控了。雖說為了家庭完整,但也是因為自尊,他說了一個小謊,表示不知道羅芝有孕在身才推了她。但因言詞不合邏輯,而被女兒譚艾看穿。而後也把是否向法官坦誠的決定交給幼小的譚美,他逃避問題,卻讓譚美承擔著大人的問題,這對於譚美的心靈是多麼大的影響。以致於譚美為了讓父親免於牢獄之災,為了家庭完整,決定向法官說謊,表示父親不知幫傭羅芝懷孕,但讓她違背了誠實原則,使她提早面對了大人世界的利益現實,這種壓力加諸在譚美身上,非常讓人心疼。拉瓦要譚美作選擇是非常不合適的。

為了女兒教育問題,太太希敏堅持出國才是唯一方式,不肯思考其他的方案,婚姻陷入了困難。其實她有更多不想面對的問題,教養問題,夫妻關係,老年照顧問題。讓她以為只想用出國移民來解決,進而和丈夫關係決裂。
這種不願意面對問題的特性,也出現在不想了解事實真相,執意以自己認為最好的方式付出和解金。幫傭羅芝因為不誠實,沒有說出真正事情關鍵,違背了信仰,不容許自己收下和解金。但希敏不顧羅芝的懇求,刻意忽略羅芝的內心痛苦,只想著自身的考量,隱暪著羅芝告知的事實,忽略事件的真相為何,還是準備了對方和解金。造成之後羅芝和先生胡嘉在眾人面前困窘失態。這樣的特質使婚姻,親子關係上都陷入了困境。

拉瓦和希敏在爭吵時都會刻意要譚美離開,以為小孩不要看不要聽就沒事了。
卻不知爭執,對立的氛圍,譚美已都感受到了,大人以為小孩還小不懂,很多事都不知道,其實…..他可能都知道,甚至看得比父母更清楚。

羅芝是故事的關鍵人物,羅芝已懷有身孕,不適合作看護的工作,但她沒有明確表明立場。不敢告訴丈夫自己外出工作,因為老人跑出家門,自己追出去,還出了車禍。隱瞞在出車禍之後,胎兒就沒有生命跡象的事實,當大家都認定是主人拉瓦推她下樓,造成羅芝流產,她選擇緘默。因為傳統家庭文化給她的捆綁規範,羅芝壓抑著,不敢勇敢表達自己。為了解決先生的負債,更不敢說出真相。然而,她的信仰對於誠實的要求,卻一直折磨著她。她害怕因此天譴,報應在女兒身上。即使後來良心發現,私下拜訪希敏不要賠償,因著每個關鍵人物的隱瞞和自我企圖,已無法解決問題了。

故事最後是開放的結局,留給我們更多的想像空間及思考
故事給我的省思是…每個人都不是壞人,但對於關鍵事件刻意說謊,沒有全然說出真象,以至於由所聽的,表面所看到,都不是事件的真象。
當我們以愛為名,用自以為最好的方式來處理關係時,常常給對方壓力,也帶來了傷害。
在人生的議題上,求神給我們智慧和愛來面對問題,來解決問題。

巫靜宜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5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巫靜宜 » 2019-07-14, 21:11

『始末』
男主角拉瓦面臨對父親失智,照顧責任不能割捨;妻子希敏為著女兒譚美能有比較好的教育環境而選擇移民離開家;夫婦堅持自己立場的考量點不同,選擇以分居來迫使對方接受自己的決定,演變到後來可能以離婚收場,各奔東西。因著拉瓦和希敏的分居,必須要解決父親照顧的問題,出現了另外的一對夫婦,幫傭羅芝帶著一個年幼的女兒蘇瑪,因為先生失業、脾氣暴躁、常常惹事進出監獄,自己即使身懷六甲仍接下繁重的照顧工作。
故事的衝突點爆發在羅芝發現多日沒有胎動,利用照顧拉瓦父親的時間去看診,而被返家的拉瓦發現自己的父親竟被綁在窗邊性命垂危。爭執推擠之下,羅芝在樓梯間跌倒,赴醫院就診時發現流產。
隨著衝突進入司法階段,說法就成為判定刑罰的準則,而說法是不是真相?我們隨著故事的展開,發現到當事人選擇性的說出對自己有利的真相,隱藏對自己不利的說詞,謊言也隨之堆疊。只能靠旁人圓謊,或是付錢和解無關乎事實。事情的逆轉在於羅芝害怕自己說謊得利將會受到報應,因此堅持不對著可蘭經發誓自己的無辜….
『誠實比後果更重要』
抽離影片中伊朗的文化背景,可以觀察到片中的情境,並非只限定發生在伊斯蘭的國度裡。情節不乏是你我身邊可能發生的日常:老年照護、親子教育、夫妻溝通等,生活裡每日奮戰的課題。事情與人際的複雜度隨著每個人“血氣”的決定,糾結得越來越深,關係越來越緊張。當看到劇中人物為自己的親情、責任被搞得焦頭爛額,載浮載沈的時候,不禁自忖當面對這些景況我會做的更好?我會在哪個階段阻止事情往下繼續發展?!
電影中「信仰」的介入讓整個事件往事實靠近。影片中羅芝一直存在信仰中罪與罰的陰影:打電話詢問為所照護的男性梳洗是不是罪?當她被冤枉偷竊時,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口口聲聲以烈士之名在神面前起誓。最終,她雖知道若不以可蘭經起誓,就顯示自己並非無辜的受害者,所帶來的後果是丈夫的責難和輿論的壓力,即或如此她仍不敢違背自己的信仰。或許這種行為也可解釋成律法的轄制,但相對於拉瓦把信仰當成要求別人的工具,卻沒有對自己的行為提出反思形成對比。就電影的例子而言,在生活中我們面臨各種的抉擇時,若全以”兩權相害取其輕”的考量,做為事情處理的準則,可能與事實的距離越來越遠~而信仰價值中「誠實比後果更重要」的態度,卻更能接近真理的本質!

貴族連續體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20, 01:50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貴族連續體 » 2019-07-15, 05:33

拉瓦很希望妻子希敏能認同他的觀念,在中東文化,孝道是美德,也是對父母的愛的回應。但是,希敏始終沒辦法像拉瓦愛他父親一樣地愛公公。

感覺上,希敏想要移民的原因是『想逃』。她想逃離這個文化圈,也想逃離失智症家人。她與先生分居也是在『逃』,她既然沒辦法去到國外,至少眼不見為淨。

從拉瓦教女兒譚美波斯語的正確辭彙,可以看出拉瓦堅持要女兒明白「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也可以想見,拉瓦平日必定教女兒要孝順父母與爺爺。而譚美一定也是非常愛她的父母與爺爺所以才不願隨母親離開這個家。因為她知道,她隨母親離開這個家,母親就再也不會回頭了。

至於幫傭羅芝這一方,羅芝身為女性而且又懷有身孕,實在是不適合照顧失智症爺爺。
(羅芝甚至必須打電話給宗教局詢問"包羅萬有的《可蘭經》",女性可不可以為失智症老爺爺換衣服。)

羅芝的丈夫又想來工作,又不能來工作,弄得羅芝只好不適合也必須先來卡位。以免她丈夫能來工作時卻沒了這工作。

羅芝這一方,是伊斯蘭文化圈的底層。相對於拉瓦一家,顯然收入、學養、社會地位都是比較高等的。

這個故事讓我覺得始終少了什麼。兩個女孩前一刻還玩在一起,下一刻,隨著雙方父母的對簿公堂而彼此仇視。
沒有寬恕、沒有原諒、沒有包容。如果有這些的話,這個故事就根本不會發生。

張翠珍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22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張翠珍 » 2019-07-15, 16:09

「結婚」在安格拉童話故事裡都是描述王子與公主最圓滿的結局,因為從此二人過著幸福美滿快樂的生活.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結婚,只是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俗話說:「相愛容易,相處難」.說明了婚姻是「需要經營」的.通常我們認為有受過良好教育、家庭背景相似、郎才女貌的兩人婚姻生活一定會幸福.如電影分居風暴中的拉瓦與希敏夫婦所組的家庭.因為夫妻倆都是具有高知識的水準,是專業的白領中產階級.是懂得「道理與溝通」的.但他們卻忽略了「家,不是講道理的地方,而是講情感講愛的居所」.從電影一開幕的男主角拉瓦與妻子希敏在辦理離婚時的脣槍舌戰.一個因為要照顧失智的父親,一個因為女兒的教育要辦理移民.熟是熟非?在溝通中理由都很冠面堂皇,但就是有溝沒有通.拉瓦與希敏夫妻倆在電影裡看不到站在對方立場想的「同理心」. 希敏沒有同理丈夫拉瓦與他父親間難以割捨的情感,雖然父親失智甚至不認識自己,但拉瓦就是無法放下遠離病中無法自理的父親.而拉瓦則在沒有探究妻子內心真正害怕的是什麼?真的是因女兒的教育要移民,還是單純的想逃離照顧失智公公的重擔.(因,此後希敏就回娘家居住,但是卻很主動透過關係介紹遊說羅芝來家裡照顧公公的工作.)可見夫妻雙方並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過與為這個家或女兒相互包容對方.尤其是做丈夫的瓦拉從電影的片頭演到片尾似乎只在乎自己和父親.
有人說人生的旅程是一連串的「選擇」.而在於我自身覺得有選擇的人生是幸福的.
瓦拉與希敏夫妻倆看是比較有選擇權的人生,只是選擇後的人生結果自己要學會面對與承擔.
而胡嘉與幫傭羅芝夫妻倆似乎就無選擇的權利了.
胡嘉-一位鞋匠有專業技能卻失業了,但日子一天天在過,生活的需要並不會減少於是雖失業無收入就只能欠債了,而心靈也因生活重擔憂慮到生病了.失業、欠債、心靈生病,我相信沒有人會做選擇過這樣的人生.
幫傭羅芝--一個已懷孕的婦女再加上虔誠的信仰,明知照顧失智老人又是異性,是超過了她的信仰界線,體力.但經過信仰確認後,面對失業的丈夫.幼小的女兒.家裡的債務,在無奈的環境之下接受超過她能負荷的工作.真的是心有戚戚焉.我不知幫傭羅芝是否真的也有選擇權.然而羅芝的信仰似乎是讓她陷入律法(可蘭經)下的不自由.但也因著這信仰,讓她無奈徬徨下卻有勇氣不受金錢的誘惑說出事實的真相.
爺爺--似乎也是沒有選擇權,因為爺爺無法自己選擇不要生病--失智
譚美--瓦拉與希敏夫妻倆11歲的女兒.
拉瓦有許多時候該選擇的時候,卻將這該選擇丟給女兒譚美做選擇,讓11歲女兒譚美承擔拉瓦自己心中害怕面對的選擇.更一意孤行的照著自己的怒氣行事(誣指羅芝偷竊錢財,和解賠償).例:在女兒面前誠實坦承(早知羅芝懷孕一事),在法官面前卻逃避都說是從女兒處知道的要法官問女兒,讓譚美選擇是否承擔父親的慌言.好幾次譚美表明她的希望和媽媽暗地裡釋出的善意.瓦拉卻堅持自己的想法與做法,讓譚美盼望爸媽和好的希望破滅.讓譚美最後的選擇是與爸爸同住還是要搬去和媽媽希拉同住.這對做為兒女的人是選擇嗎?在我對選擇的認知裡,我認為譚美一樣是沒有選擇權的人.再怎麼選擇都是要讓自己不是失去父愛就是去母愛

蔡菲芳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51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蔡菲芳 » 2019-07-15, 23:41

Nader與Simin原本是對恩愛夫妻, 卻對女兒Termeh移民就學問題意見不同. Simin希望女兒能移民到更好環境就學, Nader則要留在伊朗照料有病的父親, 兩人起爭執, 離婚不成後協議分居. 後Nader請了女傭Razieh照顧老父, 但一次女傭擅自外出, 令Nader父親在家跌倒, Nader盛怒之下與剛回來的Razieh發生了爭執, 並意外將Razieh推落樓梯令她流產, 導致一起難以收拾的意外風暴.
片子中沒有反派角色, 但一群善良的人背負著家庭, 社會, 道德與宗教的重擔, 在面對生活中人性相關的各項議題時, 每個人有各自的價值判斷, 或也都面臨道德良心與現實利益拔河的困境, 沒有絕對的善惡與是非, 卻總要在兩難中選擇, 也都為自己無意間犯下的過錯付出沉重代價. 也許事後回想, 她(他)們會有早知如此, 何必當初的遺憾.
人生就是如此, 常只看得見事情的某一面, 可能會因為面子、虛榮、自身利益或內心想望, 做出一些無法挽回的憾事. 本片故事中主要的兩對夫妻與女兒, 在自己家庭內以及兩家彼此接觸與交手的過程, 深刻呈現了真實生活中的複雜議題, 讓我們看到人性在良心道德與自利自保間徬徨掙扎, 看絕對的誠實在現實中(尤其是伊斯蘭社會)的艱難, 以及兩難中抉擇的不易, 令人觀賞後有許多省思, 心頭卻也不禁沉重起來.

郭佩娟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0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郭佩娟 » 2019-07-16, 19:08

【分居風暴】

太太希敏因想要女兒譚美得到更好的教育環境而申請移民,但先生拉瓦背負著照顧年邁又患失智症父親的責任,無法同意妻子移民的行動。在無法解決的情況下,希敏選擇了離婚。
但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二位在法院的過程中其實也是不了了之。於是希敏又選擇分居一途,也因她的選擇,拉瓦必需聘請日間看護照料失智的父親,從聘請看護到家之後引發了一連串宗教衝突及二個家庭的變化。

拉瓦因太太離家而聘請看護到家中照顧失智的父親,下班後也要負起照顧父親及女兒的責任,看見他的毅力、孝順、認真、負責,但也因這些看似美好的特質卻也無形中將拉瓦內心的壓力,慢慢累積在他的內心深處,拉瓦自己卻沒有察覺到。當他有天回家發現父親雙手被綁起來而且躺在地上時的樣子,而羅芝竟然不在家照顧父親又發現家中的錢不見時,他如火山爆發無法控制的憤怒轉移到羅芝的身上,不管羅芝如何解釋,因著憤怒將羅芝往家門外推出去。這也成為之後他必須面對自己良心及法律的問題。

看護羅芝有著對信仰的堅持、忠心及對家庭的負責,她願意扛起超出她能力所及的工作、也因著信仰的關係她不敢獨自替爺爺更衣,不敢對著可蘭經發誓因怕會禍害到她女兒、堅持自己沒有偷竊,要保守自己的清白。種種事件也透露出伊斯蘭教律己甚嚴的道德清規。

女兒譚美貼心、懂事、乖巧總是側耳傾聽父母的爭執,默默在家中守護著,認為只要她不離開家裡,媽媽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所以當他知道父親說謊時,依然選擇幫著父親,為的就是讓家能夠恢復以往的和樂。但父母親卻各自為著自以為對孩子好的理由,強迫譚美不只一次來選擇跟誰,讓一個孩子必須被迫接受父母的安排,也讓人擔憂日後對譚美在人際關係及未來自組家庭中的影響。

照顧家中長輩的責任,是多數家庭都會面臨的問題,但如何有智慧解決對照顧長輩所衍生出來的問題,需要夫妻雙方有共同的認知,當照顧長輩己經超過自己能力所及時,就需要尋求幫助,而不是一直在問題中打轉,願意坐下來共同討論,找出最有利的方式,也讓孩子學習如何在問題中找到方法,而不是在情緒中處理,才不會造成關係的毀損。在家庭中不是要爭輸贏、沒有誰對誰錯,只有愛與信任。學習如何在衝突後敞開心彼此交談,願意接受對方的建議,改變自己,隨時儆醒在婚姻中,常常標明對方的長處、縮小對方的缺點,共同建立家中的和諧、刻意經營婚姻關係。

蕭珍妮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0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蕭珍妮 » 2019-07-19, 23:57

在這次的電影中,四個角色其實各有立場:
拉瓦:一個被現實環境壓的透不過氣的男人,要養家,要上班,又要照顧老人家,尤其在太太離家後,更要負起看顧女兒的責任,其實多希望能有一雙手來幫他承擔他的責任,看似忙碌失衡的生活,其實心中充滿無奈與疲倦,終於爆發,以至於遷怒囉芝,造成後來的風暴,
希敏雖然影片沒說到,但我想在分居前照顧公公的人,應該是希敏,看到他在影片中,與公公道別時,公公不肯放手的影片,我想應該就是她在照顧,因此他想要移民逃離這個家庭與負擔,一種逃避的心態,甚至申請分居或是離婚,只是不想再承擔這個不知甚麼時候會結束的生活 對於整個家庭來說,他走得沒有任何留念,只有譚美是他唯一的掛念,也是他認為必須帶走的紀念品
羅敏:一個迫於生活不得不低聲下氣,甚至明知懷孕不能工作,卻還是硬接下來,因為面對的丈夫失業應徵新工作也沒機會,家中經濟很困難,再加上債主臨門,他只有選擇再累也得要咬牙苦撐下去,沒想到在這種委屈中還是出了事情,他唯一信仰也在現實環境中受到挑戰,因為選擇忠於信仰,他卻得面對丈夫及債主,更嚴重的後果
一群活在社會底層的人,面對生活與現實的考驗,掙扎及衝突只為讓自己在活中過關,當我們願意站在同理的角度去看待這個故事中的每個人,才能更愛他們,而不是搬出大道理,來審視對錯,我覺得在他們每個人這裡的處境都是善良的,但我們跟上帝一樣傾聽他們

陳潔西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42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陳潔西 » 2019-07-23, 20:13

男主角拉瓦與妻子希敏的關係在分居風暴中,挽回妻子的心意並不明顯,我發現他處理壓力衝突採取逃避的方式,他教養女兒譚美的課業從影片中看得出來很鉅細靡遺,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對失智父親的照顧不離不棄,不只是責任,也很真心服侍,此身教也影響女兒對爺爺的態度,但是他在法官前說謊,也把介於說謊和誠實之間的難題丟給女兒,甚至最後與妻子離婚時,也讓女兒去做選擇,不只不合適,更看出拉瓦在面對抉擇和衝突時有採取迴避的特質。
劇中譚美面對父母爭吵又分居,她總是默默在旁邊觀察,她心中的願望是希望媽媽能因為要來探視她而有機會跟爸爸復合,雖然她在父母的僵持不下中,最後表達出來,父母卻沒有有聆聽她的心聲,以致跟媽媽上車離開家,我覺得她最後會選擇跟爸爸住,這樣媽媽便不會自己移民出國,還有,只要等爺爺過世了,媽媽在探視她的過程,仍有機會跟爸爸復合,甚至一起移民...
至於幫傭羅芝其實不適合這份工作,她在幫傭期間發生小產現象,又為了尋找自己出門的爺爺而意外被車衝撞而小產住院,流產後因為在意男主人說她偷錢,而誣陷是男主人推她下樓導致流產,但是信仰在她心中有產生影響力,最後雖然男主人同意賠錢和解,但是提說要羅芝對著聖經發誓時,因為懼怕說謊的咒詛臨到自己的女兒而不願照做,雖然事前她對希敏吐露實情但又不願意讓別人知道,並沒有辦法根本解決說謊是干犯罪的問題,我覺得羅芝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會說謊,卻又會有良心苛責的不安,其實當我們面臨同樣情況,也可能會做出相類似的回應...總是把錯怪到別人頭上的 人性特質,在婚姻或僱傭之間真是屢見不鮮⋯⋯
整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潭美的誠實的品格在面對法官的質詢時,居然為了遮掩爸爸而說了謊,她內心的痛苦糾葛跟成熟穩定的勇氣讓我印象深刻!

王雨梅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19-06-20, 16:13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王雨梅 » 2019-07-28, 23:33

說謊的人就要付出說謊的代價

1. 男主角拉瓦與妻子希敏的關係如何?似乎沒有很好。
他在分居風暴中,有挽回妻子的心嗎?應該是沒有。
他教養女兒譚美的哪些事讓你印象深刻?他讓女兒自己選擇自己要和誰在一起,並不是強制的要求女兒選自己。
他對失智父親做了哪些事讓你印象深刻?為了照顧父親與妻子絕裂。
他有做錯什麼事嗎?他受的教育似乎沒有辦法讓他在各種關係中設立介線。
他要譚美去做選擇,是合適的嗎?其實是他先選擇之後才讓譚美別無選擇。
你覺得拉瓦有哪些特質?固執、生活序位錯置

2. 希敏為什麼會決定移民?文化的因素她希望女兒可以受到不同的教育。
為什麼與先生分居?因為先生和自己的價值觀不同,她自己希望移民後可以讓孩子有不同的教育,但在體制內的先生並不知道移民後會有什麼不同,何況先生自己要擔負照顧失智父親的責任,夫妻因此沒有共識,分居是一個階段。
夫妻之間的溝通出了什麼問題?二個都有各自的立場,先生不能放棄失智的父親,母親不能放棄給女兒移民後的教育,這種問題應該是大部份的家庭都會遇到的,但是怎麼在這當中不傷害彼此關係的溝通或許非讓步就能解決,仍是能夠在一個更高的價值觀下,二個人順服在這個權利之下才能在這其中得著解決方式。
她有想復合的心嗎?有的。
她對待女兒譚美的方式如何? 有些強勢。
她在幫傭羅芝流產後做了哪些事?和她進行和解。
她有做錯什麼事嗎? 在她的處境中,她的態度並沒有因為她的立場而無解,她有適著和先生協商、幫忙解決先生和幫傭的問題、願意再次回到家中。各方面她做妻子和母親都有做到補償她想要移民的後果。或許這一切因她而起,但也可能因她而有轉機。
你覺得希敏有哪些特質? 在夫妻關係中立場堅定,但態度是可以隨處場調整。

3. 譚美面對父母爭吵又分居,她總是默默在旁邊觀察,她心中的願望是什麼?全家人生活在一起。
她有表達出來嗎?有。
父母有聆聽她的心聲嗎?或許有。
她做過哪些選擇?要爸爸開口留下媽媽。
你覺得她最後會選擇跟爸爸住、還是跟媽媽住? 媽媽,因為媽媽的選擇是朝向未來有更好的學習;但爸爸的選擇是朝向照顧會死亡的失智爺爺。

4. 幫傭羅芝適合這份工作嗎? 不適合,因為她的身型和體力沒辦法照顧比她高大的拉瓦失智父親,她自己住的地方和拉瓦家和遠,所以她都要花很多時間通勤。
她在幫傭期間發生哪些事?隱瞞哪些事? 她沒看好拉瓦父親以至於,拉瓦父親跑出家,她看到拉瓦父親在馬路對面想衝去,著急的她在過馬路時被車撞了,當時沒有立即性的問題,也將拉瓦將父親帶回家,但沒想到懷孕的她因此而流產,為了引產去醫院,只好把拉瓦父親綁在家中,而拉瓦剛好回家撞見了父親跌倒,為此向羅芝大發脾氣,羅芝為了不讓人知道她一開始的疏忽,她選擇指責拉瓦在樓梯間推倒她造成流產的。進到訴訟期間才衍生拉瓦辯護他並不知道羅芝已經懷孕的事情還顧用她。
流產後的心路歷程如何?非常傷心害伯。
她最在意的是什麼事? 拉瓦說她偷錢。
信仰在她心中有產生影響力嗎?選擇性的影響。
最後她對希敏吐露實情又不願意讓別人知道,有解決問題本身嗎? 解決問題的同時無法同時公平的對待二造,在可以達到雙方有共識的前題下,我們或許同情羅芝身體上的損傷,但她本身選擇性的說謊也是造成她如後來必須要同意和解,因為她知道再辯解下去就違背信仰了,在可以改善家庭經濟的前提下她就妥協於合解。
你覺得羅芝有哪些特質? 為家庭犧牲,強迫自己做不適合的工作,內心掙扎但還是去做,靠自己並非讓她成為拯救家庭的人,反而造成家庭風暴。雖然人是有淺能,可以被環境激發,但是衡量自己是否能及也是設界線,節制自己過份的付出,造成其他家人的負擔。

5. 爺爺跌倒與羅芝流產的意外事件,有哪些直接或間接的因素造成的?爺爺跌倒是因為羅芝去做流產手術,但前因是羅芝去清理地毯而沒注意到爺爺跑出門,她為了過馬路接爺爺被車撞到而流產。
有哪些人性特質讓你印象深刻?誰對?誰錯?你能看得清楚事件本身的事實全貌嗎? 我認為拉瓦和羅芝都是同類型的人,他們為了某一些不能抗拒的理由說謊,看起來很偉大,但是他們都為此負上了不能負的代價,比如拉瓦為了照顧父親而離婚,羅芝為了失業的丈夫去工作而流產,後面的損失,都是因為沒有理解家庭關係序位的重要,以為可以因為自己的犧牲改善家庭問題,但大部份的家庭序位過度期都強烈的需要信仰的根基,因為人性習慣於自己決定問題,但家庭結構關係各種層面的延伸,若沒有更高的層面來調整序位,那麼問題就會越來越多。

6. 分居風暴裡,拉瓦與希敏最後離婚的主因是什麼?拉瓦選擇繼續說謊他不知道羅芝已經懷孕,但羅芝不敢再說謊自己其實是因為找爺爺過馬路被車撞才流產的,所以若是進入訴訟將會費錢又費時,那麼對羅芝的家庭狀況將會更不利,但拉瓦不願意和解,他寧可為了失智父親的跌倒進入訴訟案,甚至讓女兒選擇去和母親住,拉瓦的固執毀了他自己的婚姻和家庭,他不是真的要盡孝道,而是為了一個讓自己得到勝力的感覺,但這個勝力要負上的代價卻是讓他輸掉原本應該擁有且更美好的關係。
有哪些機會是可以選擇彼此和好?他們有可能破鏡重圓嗎? 女兒勸過父親開口留下回家的母親,但是父親內心的不饒恕讓母親只好選擇離開。有些關係要徹底的毀壞才有可能體會原本擁有的美好,許多外在的因素,干擾夫妻感情,但若二人明白夫妻是一體的前提下,在做任何一項事情都願意思考到對方,與對方溝通,盡可能將所有各自的想法表述出給對方,一起選擇能對在一起為最大前提的方法,拉瓦若是堅持已見那麼將會是拆毀他們夫妻的最大原兇。

7. 整個故事中,讓你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你正處於哪一項人生課題裡?(夫妻關係、親子教養、幼兒照顧、中年失業、晚年看護),有什麼衝擊與省思?
老人照護是一個專業的項目,雖然由子女照護比較熟悉,但礙於經濟考量,大部份子女都沒辦法親自照護,有經濟能力的可以將長輩安置在老人專業護理,但目前在台灣依然是有半數以上老人是在自己家中,對子女而言,這算是一場無期限的負擔,在中華文化中的孝道某種程度就像是無限度的綁架著子女,若沒有達到父母的要求,甚至其他親戚、兄弟姊妹的要求,大部份的子女都會落入自責與無力。
家中的長輩因為中風臥床18年,雖多由父母照料,但這樣長期的照護也讓我們晚輩看見父母的心力交瘁,從可以在家中照料、到申請看護、到送至養護、直至安養中心,期中經過SARS風暴、醫院封院、緊急安置,每每一個變化都造成家庭動盪,每個同住屋簷下的成員都不勉受到生活上的影響。
面臨人生即將承擔父母老年的階段,身為孩子的我,目前常常和他們談論的就是怎麼在老年活得有尊嚴,面對自己反應變慢、身體機能老化,該怎麼調整心理上的衝擊。更進一步的討論要怎麼處理自己的後事,選擇什麼樣的宗教儀式,這就關係到他們現在的價值觀,因為沒有一個人看得到自己的追思禮拜,但是現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不僅可以馬上的感受到,甚至應該最利即去調整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當然他們有自己相同年齡的朋友,但是怎麼樣一起活得有活力朝氣,而不是一起抱怨生活中的不順心,所以選擇一個有同樣理念的群體是很重要的,心理有困難可以被理解,身體上有難處可以有盼望。當心中有信念,就算面對於子女的態度也能坦然,尤其是財產上的規劃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為此設立好界線,不讓子女有特殊的期待,清楚分配,避免兄弟姊妹法律上的財產爭奪。人生的長短無人能知,但是我們若先有信仰的價值,就能知道該如何預備,面對未來也能心存感恩,知道要去哪裡,不必等待子女的回饋或是特殊的期待,終至無法成就而抱憾。

左曉娟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3
註冊時間: 2015-06-23, 23:33

Re: 華神 (2019/07/10) 電影「分居風暴」問題討論

文章左曉娟 » 2019-07-30, 17:14

我已經筋疲力盡了
希敏,對公公的照顧是真心的、細膩的及體貼的,否則不會讓已經失智的公公總是找著希敏,緊緊抓著希敏的手不放,因為看到希敏又是感覺安心。但如果只是媳婦一人照顧高大的公公,不論是生理或是心理上長期下來都是極重的負荷。若是當兒子的拉瓦先前若可以多些分擔照顧自己父親及家務的責任及多些體恤希敏的辛勞時,希敏的重擔或許不致如此沉重致無法負荷。但拉瓦不願與她共同面對問題,只將所有的問題推給她。希敏每天照顧身體狀況日益衰敗公公、又面對拒絕與她溝通的支持,希敏卻發現她與拉瓦之間的溝通與互動,是座她無法跨越的高牆。看著漸漸長大的女兒譚美,希敏不要女兒以後也過這她這般辛苦又痛苦的日子,她要全家移民,女兒在不同的文化下長大,就可以擺脫這夢靨。但是拉瓦不惜離婚也要拒絕移民,最重要的是,拉瓦拒絕溝通。此時的她已經筋疲力盡了。

拉瓦,不能理解希敏為何堅持要移民?他不認同希敏要移民的原因!現在一切都過得很好,為何要堅持移民到陌生的國家呢?不明白妻子希敏為何要提出移民的無理要求。移民後,我生病的父親要怎麼辦呢?我怎麼可以自己移民而棄生病的父親不顧呢?希敏怎麼為何不為我和我生病的父親著想呢?拉瓦完全不接受希敏要移民的原因是為了女兒譚美!因為移民這件事,希敏離家出走回到娘家,這讓他不僅白天得忙碌的工作,下班後又得照顧生病的父親,但他實在不知該如何照顧生病的父親。每天已經忙得焦頭爛額,妻子希敏又不停地要求他簽字離婚,這些事情讓他疲憊又憤怒。讓他不得不白天雇用幫傭到家裡照顧生病的父親,然而到家中幫傭的羅芝現在卻控告他過失殺人,此時的他已經筋疲力盡了。

羅芝,為了家中的生計,硬著頭皮來拉瓦家工作,沒想到工作的內容及工作量是現在懷孕的她無法負荷的。但是先生桑瑪迪因為失業情緒不穩不停的進出過警局,即使路程遙遠,即使身邊還得帶個才四歲的女兒蘇瑪,家中的狀況逼得她必須出來工作。羅芝發現懷孕的她實在無法負荷這樣的工作量,鼓起勇氣希望拉瓦可以同意她的先生來承擔這份工作,但最後羅芝還是硬著頭皮繼續工作,因為她的暴怒的先生被家中的債主帶走了,現在無法接這工作。羅芝被診斷出腹中的胎兒已無生命氣息,傷心的她又得安撫情緒失控的丈夫,現在的她,已經筋疲力盡了。

桑瑪迪,因為失業脾氣暴躁,因為脾氣暴躁所以又失業了。不斷的進出警局,這樣的惡性循環,其實他也不願意,他精神壓力大到,他必須到醫院就診,但是家裡的經濟壓力也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家中親人的眼光及對他的期待和評價也是莫大的壓力。到拉瓦家裡當幫傭當然可以,但不僅來往的路途遠薪資又少,為了家庭他願意嘗試,豈知夜裡家中來了債主將他帶走。再度的失業,發現妻子流產的原因竟與雇主拉瓦有關,已經一無所有的他豁出去了,他憤怒的到法院控告拉瓦,但竟有人指控是因為他對妻子家暴才造成羅芝流產。桑瑪迪已經筋疲力盡了。

我只想要
希敏,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想要我的女兒。因為我一點也不想要我的女兒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所以我要移民。簽證的效期只剩四十天,緊要關頭拉瓦卻踩了煞車不移民了。為了帶走女兒,我什麼都可以做。
拉瓦,我必須留下照顧生病的父親,我只想要維持現狀。因為我不能丟下生病的父親自己移民到國外,即使他不認得我了,但我知道他是我父親。為了留住希敏及譚美,我什麼事都可以做。
桑瑪迪,我一點也不想惹事生非,我只想要有份穩定的工作。這社會沒有給我公道,我非常的憤怒、非常的生氣。這筆賠償金可以解決我的債務、我家窘迫的經濟狀況,一無所有的我沒有什麼不敢做的。
羅芝,我必須誠實,我不敢發假釋我只想要我女兒平安長大。未來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

我看見 我聽見
失控又憤怒的父親,他拒絕溝通、拒絕和好也拒絕信實,最後竟然也拒絕了我。他是在遇到困難抉擇時,將問題丟給我的父親!他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僅自己選擇說謊,誣陷他人甚至也迫使我必須說謊的父親。
疲憊的母親,堅強處理事情的母親、為了女兒可以奮戰到底保護我的母親。母親總是遠遠的等著我。
我聽見父母的爭吵聲,我聽見父親與羅芝的爭吵聲,我聽見蘇瑪的哭泣聲,我聽見父母最後還是離婚了。
我看見了風暴,我正在風暴中。

我看見 我聽見
憤怒又失控的父親,他沮喪無助又憤怒、他是總讓母親哭泣的父親。
疲憊的母親、無助哭泣又失去寶寶的母親、為了女兒不願說謊的母親還有總是委曲求全的母親。
我聽見父母的爭吵聲,我聽見母親對自己的辯護聲,我聽見拉瓦承認說謊聲,我聽見自己的哭泣聲。
我看見了風暴,我正在風暴中。


究竟是
分居引起了風暴?
還是風暴引發了分居呢?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