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彭龍英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3-06-26, 23:13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彭龍英 » 2019-07-17, 22:21

1.故事中最觸動你的地方是哪裡?
2.費普三次的合唱的時期各有多久?這三次有何不同?假如沒有第三次的合唱,普費的光景會如何?
3.斯坦威鋼琴的命運與天主教堂的改變意謂著什麼?
4.東方紅和夕陽紅各代表什麼涵義?
5.普費和夕陽紅的合唱員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6.「百年回聲」有什麼意涵?
8.費普的母親說:「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透過費普如何解釋音樂的心?
9.費普在合唱中死去,別具意義的地方在哪裡?

陳嘉惠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07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陳嘉惠 » 2019-07-20, 10:42

一首音樂,有著旋律的高、低、起、伏,才能組成了一首動人的音樂,也如同我們的真實人生一般。因著人生的酸甜苦辣的經歷,漸漸化為了養份,豐富了我們的生命。故事最觸動的我是一開始的這句話…「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裝下了音樂的心,會非常闊大,以後能裝下更多的東西」
我想…當音樂進入人心後,可產生共鳴,找到感動。所以許多人由敬拜中得著安慰和感動,進而認識了上帝,相信音樂可以帶來很多的愛及力量的。
費普是一個平凡,逆來順受的人,人生中似乎沒有什麼盼望。一次偶然的經過天主堂,敬拜的音樂吸引了他,感動了他。讓他進入了天主堂,認識了影響他人生的姚曼,帶領著他認識音樂的美好。也許一開始心並不大,但在平和害羞的外表下,費普內在有著隱藏未現的熱情,是音樂點燃費普的封存已久的心,激發了他的潛能,發揮他的不平凡,也可以裝下更多更多的東西了。

東方紅,太陽升,當時的時代背景,東方紅是歌頌領導人,濃厚官方性質的音樂劇。但對費普而言,歌唱給他歸屬感,給他的寬闊的世界,這個人生意義,更甚於政治的意義。對年輕的費普而言,他的才華天賦,造就了他的價值,如旭日紅般光采奪目。
東方紅之後,合唱結束,解放軍的到來之後,一連串的階級鬥爭,為中國帶來災難。沒有了音樂,沒有了合唱,只為了生存下去,為生活奔波的費普沒有盼望,生活重擔也將費普折磨的衰弱蒼老,多年後和姚曼重逢,居然讓姚曼認不出他來。
在多年的人生磨難,人生漸漸老去時,而夕陽紅給了晚年新的盼望,它是一個明燈。讓費普找回合唱的美好。即使經過人生的轉變,歌聲不復當年,費普重新找到熱情,消極逆來順受的他勇敢努力的練習,他揮別過去,開始會面對問題了。
若東方紅讓年少的他,發揮了自我的不平凡價值。夕陽紅是一個再出發的契機,讓晚年的他可以宣洩自己的苦悶,將這些壓力透過合唱,轉化為力量,成為支持他餘生的希望。

費普只是平凡普羅大眾,深覺自己像個螻蟻般的不值,合唱發洩了他的苦悶,透過合唱,也提昇了自己的高度。而歌唱、音樂,有他的人生的重大意義,是他的養分,也是他最後生命不可缺乏的信念價值。費普在信念裡找到一切力量,去面對生活的困難、痛苦、甚至死亡。對於費普而言,在人生最後階段,在自己最愛的信仰中,擁抱它並能參予其中的狀態下,畫下人生的休止符,人生沒有遺憾。這比起晚年人生沒有盼望, 像個螻蟻般苦悶的老去更有意義。

如同音樂般,人生有強弱,有高低的變化,才能交織出是真實豐富的人生。
求神給我們更高的視界,更開闊的心,減少怨恨,痛苦,心有更多的空間才能裝下更多的愛及智慧,繼續譜下我們人生未完的豐富人生。

高碧嬌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57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高碧嬌 » 2019-07-20, 18:09

首次偶遇~ 序曲~ 始於合唱的盼望
費普,不在意班上同學一個個變少、不去問老師為什麼悄悄消失,因為那些並沒有讓他孤獨的年少有什麼改變,而改變他的卻是在深秋的黃昏,遠處傳來飄渺的管風琴聲,琴聲裡的合唱喚醒他沉睡已久的渴望~~他不懂得心太小了,只單純期待每一次詩班的練習與獻唱;他也不明白自己心有多大,只享受每一個音符在心裡跳動的那份悸動!牧師的引進、姚曼的解惑、母親的話語,搖動他生命中「第一次的音樂之心~~赤子的單純」!然而這份單純,卻隨著解放軍的到來、成分不好的有錢人……給淹沒了!

再次相會~ 交響~ 連結回憶的高峰
新政權的興起、斯坦威鋼琴的賤賣,對於升斗小民的費普仍保持著一貫的置身事外,但是和姚曼的再次相會,竟翻攪著了他平靜了十幾年的心湖,讓費普努力拼湊著年少的合唱片段,雖然如天籟般的天主堂已成印製傳單的工廠,但心中的合唱記憶催促著他一反常態,積極且締造生命中的另一場高峰---東方紅的合唱,那氣勢滂沱的一劇--「埋葬蔣家王朝」,埋葬的卻是費普心中~~年少的孤寂、家人的漠視、以及職場的無助,豐富他生命中「第二次的音樂之心~~精彩的覺醒」!只是再震撼的演出也有曲終人散的時候,半年過去了,掏空費普的不僅僅是東風紅的解散,還有與知心老友姚慢的別離!

久別重逢~ 重奏~ 重拾過往的悸動
文革的開始、母親的去世、兵荒馬亂的歲月、職場的退休、賣魚油的人生,似乎寫完了費普後30年的歲月,豈知那只是黎明前的黑夜,上帝並沒有將他遺忘!第三次與姚曼的重逢,讓費普瀕臨死亡的心境又重新活了過來,穿透著過去、加上堆疊的記憶,再一次挑動費普掩埋在心靈深處的悸動,也促使著他對夕陽紅合唱團的加入,重新活絡了他細胞裡的每一根合唱絲絃----雖然聲音不再、儘管氣息顫抖,卻讓費普一反他逆來順受的人生態度,他勇敢、積極、堅持不斷的練習,以及主動服務劇團、清潔布置場地。且團員們為了演出機會的心計和詭譎的態度,絲毫不影響費普,反而復活他生命中「第三次的音樂之心~~絕望的反擊」,重新編織他合唱的人生夢想!

劃下休止~ 曲終~ 成為絕响的重生
「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姚曼的歌聲喚回一幕幕的過往,唯有回憶這東西不會隨著時間老去!
「嘿唷喝、嘿唷喝…拉完一把再來一把…嘿唷喝、嘿唷喝……」費普一生的坎坷都在嘿唷喝中被釋放、被撫平;當他隨著歌聲飄升到高空時,台下的群群螻蟻絲毫不影響他看見上帝的榮光,因為此刻費普正走向天主堂的合唱歌聲中……

「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心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
渺小又沒沒無聞的費普,竟容納音樂如百川入海,全因那單純又執著於合唱的一顆音樂之心!
費普----死於合唱、卻也重生於合唱!!

周美岑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20, 08:50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周美岑 » 2019-07-20, 19:50

[死於合唱] 的題目讓我的心好沉,想到這會是一個很沉重的故事。費普雖然生於富裕家庭,但他的一生開高走低,在那個動盪時代只能在基層,默默的活著。雖然沉重,但我看到音樂成為費普一生的動力和安慰,音樂也陪伴著費普最後走向光榮謝幕。

音樂是費普的感動和歸屬:
故事中最觸動我的地方是天主教堂唱詩班天籟之音啟蒙了主角。故事形容那仙然般的美妙和聲像一縷輕煙,飄飄渺渺從遠處傳來,吸引了費普。雖然費普當時還無法理解那合唱曲歌詞的奧秘,但音樂已入費普的心,音樂給他了歸屬,也給了他一個廣闊的世界。雖然費普只是在天主教堂唱詩短短半年,第一次的合唱豐富了費普。

音樂是費普的安慰與勇敢:
1949年5月解放軍來,費普的人生從此變色。天主堂變成了印刷廠,富裕變成貧乏,飯店小開變成了升斗小民,史坦威鋼琴需要變賣,從前的祝福變成攻擊,在這麼大的人生變故中,相信音樂在費普心中默默的安慰陪伴他,從少年到中年。 因著與姚曼姐姐的相遇,費普有幸參加了大型音樂劇《東方紅》的演出,成為二百多人的合唱團員之一。東方紅代表費普的中年大躍進,從一個工廠的小主管,跳到一個全國性的大舞台, 從平凡到出眾,從一個人的低沉聲音到200多人浩瀚的和聲,費普一路勇敢的走了出來,音樂再次為費普開路,第二次的合唱壯大了費普。

音樂是費普的翻轉和得勝:
東方紅最後解散,文革開始,費普的人生遭遇更大的變故,迎面而來的是兵荒馬亂,漫長黑暗的日子。雖然故事敘述到多年後費普已失掉昔日風采,衰老到姚曼姐姐都認不出他來,他的聲音也變成無法駕馭,費普的人生並沒有就這樣子結束。 費普參加了夕陽紅合唱團,努力練唱,他重拾了失落的聲音。雖然肉體衰敗,音樂卻翻轉了費普,讓他重新站上舞台,最後死在舞台上。第三次的合唱完全了費普。


費普三次的合唱,串起了他的少年、中年、和老年;費普音樂的心帶領著他走過人生的春、夏、秋、冬。 作者透過夕陽紅演出曲目中 "伏爾加船夫曲" 的歌詞,讓讀者認識到費普生命渺小如螻蟻,半點不由他。雖然人生如此,但少時的聖歌加上對對合唱和音樂的愛,陪伴幫助了的費普的一生。 我們的生命不也是渺小嗎? 我們的一生不也是有起伏、有定時嗎? 什麼是我們心中的磐石,能幫助我們走過死蔭幽谷呢? 又有什麼東西是我們可以留下來的,不會隨時間和生命消逝呢? 求聖靈來幫助我們,找到我們所需要的人生智慧。

蔡菲芳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51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蔡菲芳 » 2019-07-21, 20:34

1.故事中最觸動你的地方?
每個人都如迷途羔羊,讓每個人返回自己的方向。

9.費普在合唱中死去,別具意義的地方在哪裡?
費普在合唱團裡,他認為合唱帶來的快樂,脫離無聊,
貧乏的日常,有些東西不會隨著時間老去。

蕭珍妮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0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蕭珍妮 » 2019-07-22, 00:22

費普的螻蟻人生起落在一個大時代中,這個時代中有國家轉朝換代的經歷,有人間悲歡離合的無奈.因為出身的家庭背景,使他咬著金湯匙出生,在親情友情的環繞下開始了人生,但因大時代的轉變,這些在人生舞台的背景中,一個個淡入也淡出,
在影片的開始,他走在一條路上,正在尋找一個可以補滿載許多事物淡出後的空虛,天主教堂的歌聲補足了他的空虛,參加合唱讓他的人生開始了新頁,就像影片中他母親所說的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也因如此合唱成為他的人生他的生命.
合唱是他的生命也是他的人生,但這大時代的變遷與個性使然他無能為力為自己做些甚麼?在日常的生活中,為活命為生活他只有努力的活著,就像碰到文化大革命這種社會運動,他也只能放下原有的夢想,用賣掉鋼琴撕掉照片,讓回憶及夢想被鎖在那看不見天日的心中,直到演出第一次演出東方紅,夢在被找回,而夕陽紅時,再次點燃他已放棄的夢想,緊緊地抓住用盡力氣,這個時候的費普,參加夕陽紅沒有其他目的,只為這個曾經帶給他生命更新的力量,獻上更多的自己,因為他知道在自己唯唯諾諾的人生中,這是唯一可以全然釋放的一條路.

尚挹芬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08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尚挹芬 » 2019-07-22, 11:22

費普的一生大部分受到中國文化大革命的影響,那是一個環境變化動盪,沒有個人色彩,令人不安的時代。像當時大部分的百姓一樣,費普極其平凡渺小,沒有自己的存在目標,默默的承受大環境加在身上的苦難。然而,生命畢竟有它的內涵,它帶給費普的禮物是讓他遇見了音樂,藉著眾人的分部合唱,在每個人不同的聲音中融合出和諧優美的樂章。費普沉醉在這樣美好的和聲中,在音樂的共鳴中使他枯乾無感的心靈獲得慰藉與滿足。
他第一次被天主教堂的音樂聲吸引,當時他的朋友都離開家鄉了,在孤單的心境中,由遠而近的詩班聲音像是從天上而來的呼喚,開啟他對音樂的追尋。在此同時,姚曼也進入他的生命中。美和善的力量開始注入他的生命中,他在合唱當中找到他的歸屬感。
第二次的合唱是參加”東方紅” 的話劇演出,當時的國家有新的政權,社會的價值觀念丕變,有許多的改革和理想。動盪之下人民物質生活匱乏,但領導者希望藉著精神上的力量,把人民的心凝聚在一起,希望中國人民站起來。”東方紅” 象徵著東方的中國就要像旭日東昇般的紅光照亮全世界。費普躬逢其時,也因著合唱訓練的底子,與有榮焉的參與了當時的革命音樂劇,費普也許覺得他的人生有機會像”東方紅”一樣,有大的轉變。
然而半年過去,一切歸於平淡,費普的生活又回到無聲無息。平淡無奇的日子一年一年過去,費普已成為一個蒼老無神的老人,他已無法準確的駕馭他的音準。但就在這樣的景況下,姚曼找到費普,他再度與合唱相遇,參加了”夕陽紅”合唱團,預備為1997香港的回歸大陸到香港演唱。此時,一生逆來順受,從來不為自己爭取什麼的費普找到他人生最後的目標。他用盡力氣練習發聲,努力重拾他失落的聲音。他的聲音終於漸漸恢復,在去香港演出前的彩排上完美呈現。
然而,這是他人生盡頭的最後絕唱,好像知了死前最後的蟬鳴,費普也在”伏爾加船夫曲”完美的和聲中走完他的一生。似乎在曲目的安排上已預告了他的離開。好像: “送別”,”教我如何不想她”,”我的祖國”。
費普在最後的音樂中審查他的人生,他好像歌聲中的船夫,在困難的環境中以堅忍的精神,要努力的完成他的使命。在歌聲中他看到他像數以百萬計的人民一樣,辛苦如螻蟻般的活著,但在音樂的力量下,他彷彿超越了這個苦難,在困苦之中,他展現了他的完美,他終於無愧他生命中的禮物。
看到費普人生的追求,最後死得其所,如同聖經提摩太後書中所說: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費普在美好的音樂中提升了生命的高度,他令人感動,他不再平凡。

于文珊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3:19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于文珊 » 2019-07-23, 17:33

死於合唱 心得
費普與合唱團的結緣歷程,我想是與其他團員最不同的地方,因為不是刻意爭取來的,而是出於白白的恩典。青年期,某日途中聽見天籟,循聲來到了天主堂,如受神召喚般,甘心臣服,於此同時認識姚曼姐姐並受其賞識和關心,開始加入詩班。在打擊知識份子和資產階級的大環境背景下,音樂首次成為費曼百無聊賴生活中之曙光及動力,此時合唱之於他如同信仰,儘管信仰才萌芽,無法體會與明白歌詞的深意,卻令費普有歸屬感。
第二次是中年加入東方紅合唱團,此時二人都各自有婚姻,再度與姚曼姐姐相遇,使他體會到相知相惜的愛情,每次練唱就像為姚而唱,為見她而唱。甚至唱的雖是新中國戰歌,也像是為自己的人生而戰,在意的是豐富合聲激發的火花,而非歌詞傳遞的信息。為了愛,兩三個月不分晝夜排演而不嫌苦,高燒仍搏命演出,都使他的生命不同於螻蟻般渺小而庸碌,此時合唱之於費普如同愛情。
文革之後,當久違多時再相遇已是白頭。因姚曼姐姐的尋訪邀約,加入夕陽紅合唱團。費普的外型和聲音都不復以往,不變的是對合唱的熱愛。在計劃香港回歸演出的「百年回聲」主題排練中,竭盡全心全意全力,鞠躬盡粹,劃下人生最美的句點,此時合唱之於費普如同生命。
也因此若「東方紅」隱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是經歷了諸多峰火顛簸,犧牲前人的血換來和平與希望,命運才要起飛;那「夕陽紅」則意味著:個人看不到國運的昌隆,時不我予,韶光易逝,要盡心盡力為信仰而活,展現生命的光芒。最初費普,單純尋找天籟,他就真的尋見了;即使外在因素,幾經中斷,信仰的根仍在他心中,以致透過姚曼再度尋找,他又尋見了。所以我們行善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必要收成,如同史坦威鋼琴的命運,世人也許輕看它的價值,但神認識每個祂所造的,祂能讓平凡的我們,在追尋愛的過程中,顯出不斐的價值。

陳潔西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42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陳潔西 » 2019-07-23, 20:35

1.你覺得故事的主角是誰?說說看為什麼。
2.在故事中,你的情緒有哪些起伏被觸動?請試著說說看。
3.你認為費普三次的合唱時期和斯坦威鋼琴的命運有哪些的相關聯的地方嗎?
4.請說說看,劇中的東方紅和夕陽紅各代表什麼涵義?又會讓你想起什麼事來嗎?
5.為什麼費普的母親說:「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你認為其中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6.你覺得這部影片的高潮出現在哪個部分,對你來說別具意義的地方又是在哪裡?
7.請你為這個故事重新命名。

巫靜宜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5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巫靜宜 » 2019-07-23, 23:56

《死於合唱》直破結局的標題,內容雖看似寫實,卻因著未有類似的大時代經驗,感覺是遙遠的~
然而小說中對於主角費普的平凡和三次合唱對他的「救贖之路」對我卻格外動人。
指出即或現世苦難、性格平庸,依然可以因著內在遇見光亮而邁向永恆之路。

『上帝一定是很愛平凡的人,因為祂創造了很多這類人物』(林肯)

社會框架下的費普是怎樣的一個人?他沒能考上大學,在家閒散了幾年,大時代更迭的變動中,挨過批鬥,參加革命工作,煉過鋼,受過審查,工作瑣碎起起落落,和父親一樣擔任倉庫保管。和他一起居住的姑媽對於費普家三代單傳,卻落到這種境遇感到痛心疾首,常說著『一代英雄三代痴』!最後費普雖因著與父親情同父子的老法國領事,而攀上工作的高峰擔任倉庫經理,此時卻也轉眼已是知天命的年紀了。退休後,因為生計開始賣魚油,最終猝死於合唱的舞台。
費普對於自我的認同也不高:「是一個很內向的人,多年來在日常生活中打交道的人,加起來不會超過二十個,知交是一個都沒有的,不管是在教堂的唱詩班,還是在『東方紅』的合唱隊裡,他都沒有特別要好的朋友。」。他也「似乎沒有為自己落得這種境地而覺到有什麼特別的痛苦,他從小就是一個沒有什麼大志向的人」。甚或大家競相爭取要去香港演唱,費普自覺「對去香港倒沒有什麼太大興趣,他對於那些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沒有太大興趣,甚至還有一種隱隱的畏怯。」
費普的女兒、女婿生活庸庸碌碌;妻子菊香是『吃好不如吃飽』的實務派;鼓勵費普參加『夕陽紅』合唱隊,重點不是唱歌而是要費普找「幾個賣魚油的下家」。
放眼望去費普的家人、社會評價、自覺皆一派平庸。而從平庸的泥淖裡可以向上的氣力,是一生中三場得以挑動心靈美善的合唱。

『我們如羔羊,我們都如迷途的羔羊….我們讓每個人返回自己的方向….』

費普第一次被合唱聲音所吸引,是聽到「教堂裡如海如風的缥缥渺渺的聲音」,那種聲線「是由許多人發出的,似乎有許多不同的聲音,又混合成一種聲音,那是任何一個人也不可能發出的聲音」。這些與費普之前聽過的都不同,「聲音像是從他們頭頂上很高遠的地方傳來的。」此時,「他像是被這種聲音掏盡了五臟六腑,空空的隨那聲音向一種高遠飄去。」
當費普加入教堂的合唱,將「自己的聲音加入到自己的那個聲部,又以他的那個聲部加入到整個合唱的時候」,「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熔化了,蒸發了,變成歌聲向著天上飛去」。在那豐富的和聲中,費普和其他每一個人合唱的聲音,「共同編織成一個奇妙超凡恢宏深邃的,任何聲響都無可比擬的音樂。就像萬千條五彩繽紛的絲線,共同編織了衣服美麗的錦繡,已經不再看到一根根的絲線,而是一幅渾然的圖畫。」
如此美好的圖像,深深觸動著費普,一生之久。費普後來唱著「東方紅」,當四部發出和聲,那種輝煌總讓他想起了教堂裡如此超凡脫俗的聲音;同樣的,在最後人生謝幕的合唱舞台上,費普和大家羅列整齊的服飾,又讓他想起那個唱詩班。想起了那個遙遠秋天,那個蕭瑟的暮秋下午,那如風如海的天籟之聲,溶進他青春的靈魂」這個記憶陪伴了費普的一生,不斷不斷的湧現。合唱團員彼此唱和所形成的溫暖拋物線,將他拋往垂直的天際,著實帶給費普愉悅和滿足。
教堂合唱的歌詞中「我們如羔羊,我們都如迷途的羔羊….我們讓每個人返回自己的方向」。似乎在與姚曼次次的相遇、分離、相逢,費普總有次次被尋回的溫暖和盼望。當姚曼像天使一樣出現說著:「今天碰見你太好,現在我們合唱正差人,特別差男聲,特別差會唱合唱的男聲,我們正全武漢市找人呢!碰上你太好了…」,與姚曼相遇之後的合唱,便是費普另一次內在救贖的契機。

《死於合唱》,費普在人世間噓了最後的一口氣時突然聽見那逝去久遠的歌:「主的榮耀,主的榮耀將顯現出來…所有的光芒都能一起看見,因為主曾經親口說過,所有的光芒都能一起看見…」

合唱之所以感人是因為聽見了天堂。在屬世的無奈和無名中,當一縷縷的樂音纏繞著一縷縷希望的線,交織成的是一個不斷往上的天梯,連結的是地上和天上,連結的是現世和永恆。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月童 » 2019-07-24, 09:54

高碧嬌 » 週六 7月 20, 2019 6:09 pm

首次偶遇~ 序曲~ 始於合唱的盼望
費普,不在意班上同學一個個變少、不去問老師為什麼悄悄消失,因為那些並沒有讓他孤獨的年少有什麼改變,而改變他的卻是在深秋的黃昏,遠處傳來飄渺的管風琴聲,琴聲裡的合唱喚醒他沉睡已久的渴望~~他不懂得心太小了,只單純期待每一次詩班的練習與獻唱;他也不明白自己心有多大,只享受每一個音符在心裡跳動的那份悸動!牧師的引進、姚曼的解惑、母親的話語,搖動他生命中「第一次的音樂之心~~赤子的單純」!然而這份單純,卻隨著解放軍的到來、成分不好的有錢人……給淹沒了!

再次相會~ 交響~ 連結回憶的高峰
新政權的興起、斯坦威鋼琴的賤賣,對於升斗小民的費普仍保持著一貫的置身事外,但是和姚曼的再次相會,竟翻攪著了他平靜了十幾年的心湖,讓費普努力拼湊著年少的合唱片段,雖然如天籟般的天主堂已成印製傳單的工廠,但心中的合唱記憶催促著他一反常態,積極且締造生命中的另一場高峰---東方紅的合唱,那氣勢滂沱的一劇--「埋葬蔣家王朝」,埋葬的卻是費普心中~~年少的孤寂、家人的漠視、以及職場的無助,豐富他生命中「第二次的音樂之心~~精彩的覺醒」!只是再震撼的演出也有曲終人散的時候,半年過去了,掏空費普的不僅僅是東風紅的解散,還有與知心老友姚慢的別離!

久別重逢~ 重奏~ 重拾過往的悸動
文革的開始、母親的去世、兵荒馬亂的歲月、職場的退休、賣魚油的人生,似乎寫完了費普後30年的歲月,豈知那只是黎明前的黑夜,上帝並沒有將他遺忘!第三次與姚曼的重逢,讓費普瀕臨死亡的心境又重新活了過來,穿透著過去、加上堆疊的記憶,再一次挑動費普掩埋在心靈深處的悸動,也促使著他對夕陽紅合唱團的加入,重新活絡了他細胞裡的每一根合唱絲絃----雖然聲音不再、儘管氣息顫抖,卻讓費普一反他逆來順受的人生態度,他勇敢、積極、堅持不斷的練習,以及主動服務劇團、清潔布置場地。且團員們為了演出機會的心計和詭譎的態度,絲毫不影響費普,反而復活他生命中「第三次的音樂之心~~絕望的反擊」,重新編織他合唱的人生夢想!

劃下休止~ 曲終~ 成為絕响的重生
「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姚曼的歌聲喚回一幕幕的過往,唯有回憶這東西不會隨著時間老去!
「嘿唷喝、嘿唷喝…拉完一把再來一把…嘿唷喝、嘿唷喝……」費普一生的坎坷都在嘿唷喝中被釋放、被撫平;當他隨著歌聲飄升到高空時,台下的群群螻蟻絲毫不影響他看見上帝的榮光,因為此刻費普正走向天主堂的合唱歌聲中……

「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心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
渺小又沒沒無聞的費普,竟容納音樂如百川入海,全因那單純又執著於合唱的一顆音樂之心!
費普----死於合唱、卻也重生於合唱!!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月童 » 2019-07-24, 10:42

周美岑 » 週六 7月 20, 2019 7:50 pm

[死於合唱] 的題目讓我的心好沉,想到這會是一個很沉重的故事。費普雖然生於富裕家庭,但他的一生開高走低,在那個動盪時代只能在基層,默默的活著。雖然沉重,但我看到音樂成為費普一生的動力和安慰,音樂也陪伴著費普最後走向光榮謝幕。

音樂是費普的感動和歸屬:
故事中最觸動我的地方是天主教堂唱詩班天籟之音啟蒙了主角。故事形容那仙然般的美妙和聲像一縷輕煙,飄飄渺渺從遠處傳來,吸引了費普。雖然費普當時還無法理解那合唱曲歌詞的奧秘,但音樂已入費普的心,音樂給他了歸屬,也給了他一個廣闊的世界。雖然費普只是在天主教堂唱詩短短半年,第一次的合唱豐富了費普。

音樂是費普的安慰與勇敢:
1949年5月解放軍來,費普的人生從此變色。天主堂變成了印刷廠,富裕變成貧乏,飯店小開變成了升斗小民,史坦威鋼琴需要變賣,從前的祝福變成攻擊,在這麼大的人生變故中,相信音樂在費普心中默默的安慰陪伴他,從少年到中年。 因著與姚曼姐姐的相遇,費普有幸參加了大型音樂劇《東方紅》的演出,成為二百多人的合唱團員之一。東方紅代表費普的中年大躍進,從一個工廠的小主管,跳到一個全國性的大舞台, 從平凡到出眾,從一個人的低沉聲音到200多人浩瀚的和聲,費普一路勇敢的走了出來,音樂再次為費普開路,第二次的合唱壯大了費普。

音樂是費普的翻轉和得勝:
東方紅最後解散,文革開始,費普的人生遭遇更大的變故,迎面而來的是兵荒馬亂,漫長黑暗的日子。雖然故事敘述到多年後費普已失掉昔日風采,衰老到姚曼姐姐都認不出他來,他的聲音也變成無法駕馭,費普的人生並沒有就這樣子結束。 費普參加了夕陽紅合唱團,努力練唱,他重拾了失落的聲音。雖然肉體衰敗,音樂卻翻轉了費普,讓他重新站上舞台,最後死在舞台上。第三次的合唱完全了費普。


費普三次的合唱,串起了他的少年、中年、和老年;費普音樂的心帶領著他走過人生的春、夏、秋、冬。 作者透過夕陽紅演出曲目中 "伏爾加船夫曲" 的歌詞,讓讀者認識到費普生命渺小如螻蟻,半點不由他。雖然人生如此,但少時的聖歌加上對對合唱和音樂的愛,陪伴幫助了的費普的一生。 我們的生命不也是渺小嗎? 我們的一生不也是有起伏、有定時嗎? 什麼是我們心中的磐石,能幫助我們走過死蔭幽谷呢? 又有什麼東西是我們可以留下來的,不會隨時間和生命消逝呢? 求聖靈來幫助我們,找到我們所需要的人生智慧。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張翠珍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22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張翠珍 » 2019-07-24, 12:49

「死於合唱」是屬於中國大陸的文學作品,.雖然從我們聽到的故事中沒有提到故事主人翁-費普對於信仰的詮釋,但在故事中似乎隱隱約約的看到上帝透過姚曼引領著費普.上帝經由音樂讓我們看到費普一生的生命層次.費普的一生雖卑微如螻蟻,卻在普羅大眾裡,隨著上帝賞賜給費普的恩賜-音樂(詩班合聲),生命經歷提升、擴張.
一位生長在湖北武漢家境富裕的飯店小開—費普,斯文有教養,性格內向拘謹,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平凡人,生平無大志也無懷抱任何夢想.只想在政權更迭後努力適應這個新時代.故事描述費普在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重大社會變遷下,音樂如何透過他的參與合唱而進入了他的心.費普的母親說:「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心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
故事述說著姚曼經由音樂引領著費普--因新政權的興起,老師同學一個個悄然的離去,讓他內心備感落寞孤寂.在無聊貧乏的日子中,費普孤單的心,在一次回家的路上選擇了不同的路.從遠處傳來飄飄渺渺像風像海的歌聲,吸引著費普走進天主教堂而成為詩班一員.經過姚曼的教導,在分部合聲中進入「自己的位置」而得到快樂,令孤單的費普有了「歸屬感」.
因著姚曼第二次的邀約,費普在國家最高領導者指導,紅透各大城鎮的東方紅革命音樂劇裡的合聲中「找到自己」,他喜歡音樂劇裡第五場「埋葬蔣家王朝」樂曲的合聲果效、男女生的輪換和對比,,是否也意味著費普因政權的更迭也「被否定」了,費普想埋葬的是自己的家世背景,也將自己在這世代裡隱藏起來.就如家中能彈奏出優美樂曲的斯坦威鋼琴,擔心成為眾失之的只好賤賣.而能傳出天籟合聲的天主教堂,也已被政府印製文宣的印刷廠所取代了.唯一沒有被埋葬的就是費普在參與詩班合唱的聲音,讓自己的聲音隨著埋葬蔣家王朝男女合聲的音域肆意奔騰.合聲帶給費普的快樂,讓費普彷彿回到詩班的時光「找到自己」.
燦爛歸於平淡後,每個人都回到自己應有的方向.經過漫長的兵荒馬亂歲月,姚曼邀請費普再一次加入了只有年長著可以參加的「夕陽紅合唱團」,但晚年的費普在練唱中發現自己已無法駕馭自己的聲音,更不要說是廣闊的音域合聲,他失落的想退縮、放棄.但因家裡的需要,姚曼的鼓勵而持續著.在自己的聲音毫無進展,連最支持他的姚曼姊也說不出話時,此時的他裡面有一股力量讓他堅持著持續努力練唱.(合唱的快樂、詩班時光)他不擔憂別人所擔憂的;能不能去香港慈善演出.他不擔心別人所擔心的能不能被選上.他只想唱、反複練習著努力的唱、就是要唱,只要單純唱就好了.在他努力、堅定不懈….《主的榮耀將顯現出來,所有的光芒都能一起看見……》.終於在合聲中唱出赤子之聲;費普是在如此堅定又心無徬鶩,令人感動的「找回--失落已久的自己.」
而「百年回聲」的曲目都是經典的老歌,是合唱團員們從年少到晚年時所經歷過的年代,代表著各個時期的經典歌曲,它不會隨著時間老去而流失.姚曼所唱的「小河淌水」曲調的優美、歌詞的意境,勾起人們年少情懷,早已深深植入埋於心靈的音樂,團員們個個經過歲月的磨練到了晚年,更能詮釋出老歌的優美意境而能作最完美的呈現.「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
費普看似淒涼悲哀的「死於絕唱」,俄羅斯歌曲--扶爾加船夫曲的歌詞情境有如他如螻蟻般的一生寫造.但藉由音樂的「合聲」,上帝引領費普真實經歷了「主的榮耀顯現出來」在自己的生命中,讓費普的生命因著音樂而豐富.

張翠珍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22

Re: 華神 (2019/07/17)文學作品「死於合唱」問題討論

文章張翠珍 » 2019-07-24, 13:39

張翠珍 寫:「死於合唱」是屬於中國大陸的文學作品,.雖然從我們聽到的故事中沒有提到故事主人翁-費普對於信仰的詮釋,但在故事中似乎隱隱約約的看到上帝透過姚曼引領著費普.上帝經由音樂讓我們看到費普一生的生命層次.費普的一生雖卑微如螻蟻,卻在普羅大眾裡,隨著上帝賞賜給費普的恩賜-音樂(詩班合聲),生命經歷提升、擴張.
一位生長在湖北武漢家境富裕的飯店小開—費普,斯文有教養,性格內向拘謹,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平凡人,生平無大志也無懷抱任何夢想.只想在政權更迭後努力適應這個新時代.故事描述費普在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重大社會變遷下,音樂如何透過他的參與合唱而進入了他的心.費普的母親說:「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心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
故事述說著姚曼經由音樂引領著費普--因新政權的興起,老師同學一個個悄然的離去,讓他內心備感落寞孤寂.在無聊貧乏的日子中,費普孤單的心,在一次回家的路上選擇了不同的路.從遠處傳來飄飄渺渺像風像海的歌聲,吸引著費普走進天主教堂而成為詩班一員.經過姚曼的教導,在分部合聲中進入「自己的位置」而得到快樂, 『我們如羔羊,我們都如迷途的羔羊….我們讓每個人返回自己的方向….』令孤單的費普有了「歸屬感」.
因著姚曼第二次的邀約,費普在國家最高領導者指導,紅透各大城鎮的東方紅革命音樂劇裡的合聲中「找到自己」,他喜歡音樂劇裡第五場「埋葬蔣家王朝」樂曲的合聲果效、男女生的輪換和對比,,是否也意味著費普因政權的更迭也「被否定」了,費普想埋葬的是自己的家世背景,也將自己在這世代裡隱藏起來.就如家中能彈奏出優美樂曲的斯坦威鋼琴,擔心成為眾失之的只好賤賣.而能傳出天籟合聲的天主教堂,也已被政府印製文宣的印刷廠所取代了.唯一沒有被埋葬的就是費普在參與詩班合唱的聲音,讓自己的聲音隨著埋葬蔣家王朝男女合聲的音域肆意奔騰.合聲帶給費普的快樂,讓費普彷彿回到詩班的時光「找到自己」.
燦爛歸於平淡後,每個人都回到自己應有的方向.經過漫長的兵荒馬亂歲月,姚曼邀請費普再一次加入了只有年長著可以參加的「夕陽紅合唱團」,但晚年的費普在練唱中發現自己已無法駕馭自己的聲音,更不要說是廣闊的音域合聲,他失落的想退縮、放棄.但因家裡的需要,姚曼的鼓勵而持續著.在自己的聲音毫無進展,連最支持他的姚曼姊也說不出話時,此時的他裡面有一股力量讓他堅持著持續努力練唱.(合唱的快樂、詩班時光)他不擔憂別人所擔憂的;能不能去香港慈善演出.他不擔心別人所擔心的能不能被選上.他只想唱、反複練習著努力的唱、就是要唱,只要單純唱就好了.在他努力、堅定不懈….《主的榮耀將顯現出來,所有的光芒都能一起看見……》.終於在合聲中唱出赤子之聲;費普是在如此堅定又心無徬鶩,令人感動的「找回--失落已久的自己.」
而「百年回聲」的曲目都是經典的老歌,是合唱團員們從年少到晚年時所經歷過的年代,代表著各個時期的經典歌曲,它不會隨著時間老去而流失.姚曼所唱的「小河淌水」曲調的優美、歌詞的意境,勾起人們年少情懷,早已深深植入埋於心靈的音樂,團員們個個經過歲月的磨練到了晚年,更能詮釋出老歌的優美意境而能作最完美的呈現.「音樂是要入心的,人太小了,裝不下它。人太大了,心又裝了許多別的東西。」
費普看似淒涼悲哀的「死於絕唱」,俄羅斯歌曲--扶爾加船夫曲的歌詞情境有如他如螻蟻般的一生寫造.但藉由音樂的「合聲」,上帝引領費普真實經歷了「主的榮耀顯現出來」在自己的生命中,讓費普的生命因著音樂而豐富.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8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