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bonnet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08-02-11, 11:48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bonnet » 2019-08-02, 10:21

1. 電影中的哪一幕讓你最感動?
2. 德拉克和他的妻子為什麼會離婚?
3. 珀西夫婦堅持要讓馬修受到死刑的懲罰,他們在目睹行刑過程後,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心情?
4. 「母親的懷抱能保護處於危難的孩子。」海倫的母親對海倫這麼說。你覺得在這個故事中,誰是「處於危難的孩子」,誰是「母親」?為什麼?
5. 行刑日的前一晚,海倫作了一個夢,他夢見了甚麼?夢中有段旁白說:「你在實踐真正的博愛,要面臨許多凶險」,「天使報喜是常事,道成肉身是罕事」。這個夢的意義是甚麼?
6. 如果請你為本片下一個副標題,你會怎麼下?

bonnet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08-02-11, 11:48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bonnet » 2019-08-02, 10:22

同學們,抱歉!我太晚貼問題了。請服用~

映君

周美岑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20, 08:50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周美岑 » 2019-08-02, 22:29

越過死亡線 觀後感

越過死亡線是一部發人深省的電影,它敘述了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位死刑犯馬修請求修女海倫來幫助他的案子再審。在這個過程中海倫結識了受害者父母,也結識罪犯的親屬。受害者父母要求正義,對海倫幫助罪犯的作為無法接受。最後確定了馬修的確是殺人犯,他的死刑被執行了。 這部電影雖然拍得很平順,大部分以對話來鋪陳,但它的深度大大的震撼了我。我看見這部電影的主軸是「愛與覺醒」,它帶領我們看到不同角色的十架之旅 ,我們也可以用「愛與覺醒」下這部電影的副標題。

海倫的愛與覺醒
與其說電影焦點是馬修這位死刑犯在行刑前一週的生命歷程 (Dead Man Walking), 倒不如說是海倫這位修女在愛與公義中的服事( Live Woman Walking)。海倫出生於一個富裕家庭,父親是律師,而她卻願意住在黑人貧民窟的希望之家裡做慈善工作。海倫第一個覺醒是神要她走出慈善,走入監獄為死刑犯服事。 當海倫教誨幫助馬修這位死刑犯時,她才發現到兩位受害者父母深深的悲慟和不諒解。海倫的第二個覺醒是安慰受害者家屬哀傷的心與死刑犯靈魂得救都是這麼的必要,但卻是如此的兩難和相互衝突。我在海倫身上看見神的大愛。神愛罪人,但恨惡罪,一般人會覺得死刑犯不配得救贖, 但海倫卻對死囚救贖有負擔, 願意在監獄裡傳福音給他。受害者的家屬沒有錯但家庭卻遭遇如此變故,海倫與傷心者同哭,願意陪伴 (雖一開始不被諒解、被拒絕) 安慰他們走出苦難。

馬修的愛與覺醒
馬修是個冷血的殺人犯、說謊者。 在一個小時的電影剪輯裡,完全看不到他有任何認罪悔改的跡象,直到最後才逆轉。當馬修在認罪悔改後,海倫修女對他說: "你做了一件可怕的事,但你現在重拾尊嚴,沒人可以把它奪走。” 我看到馬修領受了神的愛,他覺醒、悔改,成為了神的兒子,真理讓馬修在靈裡得著自由。

德拉克的愛與覺醒
德拉克和他的妻子失去了愛子,悲傷萬分。他妻子在這6年來更是天天以淚洗面。我不確定德拉克和他的妻子為什麼會離婚,但有時候當夫妻沉浸在喪子哀痛之中,雙方距離會愈來愈遠;而一方為了療傷,會想要放下那段痛苦的經驗,以及任何會讓他想起那創傷的人事物。德拉克的愛與覺醒是在他理解到馬修已經殺了他的兒子, 妻子又離開了他,而他正在讓他對兇手的怨恨慢慢的在殺他自己。相信神的憐憫和醫治臨到了德拉克,帶著他慢慢走出哀傷和憤怒。德拉克最後出現在馬修的喪禮中,之後也和海倫一起在教堂裡禱告,這就是德拉克人生覺醒的一大步了。

珀西夫婦的愛與覺醒
珀西夫婦堅持要讓馬修受到死刑的懲罰,那是期待社會正義的伸張。但女兒被強暴和殺害那種心中的痛,相信不是社會正義能夠撫平的了的。我覺得珀西夫婦在經歷6年的痛苦和憤怒,目睹馬修死刑過程後,只是得到了一個事件形式上的句點;他們內心深處的痛和恨依舊存在,甚至有可能會跟著他們一輩子。珀西夫婦需要心靈的醫治,這醫治不是社會正義所能給的,而是需要神的救贖恩典。唯有神的恩典才能幫助珀西夫婦饒恕。片中並沒有很明確的看到他們在神的愛中釋放了恨的綑綁,但我相信神的愛終究會讓珀西夫婦覺醒,從傷痛中走出來。

片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海倫陪馬修走去行刑室,她用手按著馬修的肩膀,為他朗讀以下的經文。馬修最後也向受害者家屬道歉,希望他的服刑能撫慰受害者家屬的傷痛。馬修說到 “殺人是錯誤的,不管是誰殺人,我、你、或政府” 。 雖然支持死刑與否仍然是個爭議,但是在整部電影中,觀眾看到了神的救贖,看到了神的愛幫助了每一個人覺醒!

你不要害怕!
我以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
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
因為我是你的神,是你的救主。
(以賽亞書43:1-5 節錄)

陳嘉惠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07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陳嘉惠 » 2019-08-04, 14:36

「飛越生死線」這是一部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描述一個死刑犯馬修,他被控姦殺一對情侶,他因此案被關在監獄中六年,直到他知道即將行刑。他寫信給一位海倫修女求救,修女便前來為他死前的心靈輔導。修女因為協助馬修受到家人及被害人家屬的指責,但海倫以堅定的信念和愛心來輔導馬修,陪他度過生命最後的時光。最後馬修認識了上帝的愛終於獲得重生,在處決前俯首認罪,向被害人家屬道歉。

一般人遇到重大事件的時候會選擇不看,或是咒罵,甚至好像只要傷害別人的人直接在世上消失,這個世界就會變好,但懼怕的心情很難停止。我覺得這部影片是探討我們對生命的價值觀,以及如何面對自己或親友失去生命的恐懼。
德拉克和他的妻子,因兒子的遇害,夫妻的世界一夕崩塌,失去了人生目標及盼望,無暇顧及彼此心理的傷,終日生活在怨恨下,而夫妻漸行漸遠,以致兩人分開無法再生活下去。這反應了受害者家屬對人生的無奈與無力感。
珀西夫婦期待馬修為所犯的罪,得到應有的懲罰,公平正義得以伸張來撫慰他們。但在目睹馬修處決後,他們重大心理創傷,就真的可以恢復嗎?崩塌的世界,要如何來重建?上帝並沒有要當事人忘記傷痛事件的本身,因為那是不可能忘記的,但……我們可以選擇要如何回應這個傷痛。 可以選擇放下這個怨恨及報復,持續往前行;也可以一直抱著這個傷害記憶,惡性循環著,毀壞了人生及家庭。德拉克最後出現在馬修的喪禮中,也和海倫一起在教堂裡禱告,這代表了德拉克正試著放下怨恨,試著和解而跨出一大步。

起初馬修並不承認自己的罪,甚至認為自己是冤枉的,對社會忿忿不平,自己才是這個社會的受害者。但當他面臨自己死期將臨,莫名恐懼襲來,在修女的幫助下,他由一開始的不以為然,慢慢開始體會他生命價值之所在,在上帝面前得到救贖,在上帝那裡他認錯、懊悔,且流下真心悔改的淚水。馬修終於在行刑前承認自己的罪,並真心的對受害者家屬道歉,他的心靈得到平靜。

片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是海倫和馬修行刑前的互動。海倫說有些傷痛只有上帝可以撫平,馬修是上帝的兒子,上帝了解也會安撫他的心。馬修說從來沒有人告訴他這些話,大家都說馬修是混蛋,應該從世上消失。馬修從未得到真愛,從未愛過一個人,現在快死了,卻能得到愛。他謝謝海倫愛他,他愛海倫。另外,在前往行刑室的路上,海倫為馬修所唸的以賽亞書43:1-5的經文。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
我以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
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
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是你的救主。

在馬修要被注射毒液,在生死交關之際,海倫給了馬修一個愛的微笑。因為海倫的幫助,讓馬修在死前得著上帝的愛,找到自己的良知,死前領受到上帝的恩典。就是這上帝的無私真心的愛,可以化解仇恨、對立。即使是個死刑犯、即使是社會的底層被忽略的人,也能透過上帝的愛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與別人和解,也與自己和解。當我們信,得到了救贖,在上帝面前真心悔改,上帝就要赦免我們的罪,能使我們從罪惡中得釋放。「你認識真理,真理必叫你得以自由。」

受害者家屬和馬修要得安慰和重生,都有一個相同的中心,那便是「愛與和解」,只有能找到對的方式與自己和解,才有可能放下傷痛,從悲痛中解脫。而這對的方式乃是上帝的包容及無私的愛。

宋采玉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05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宋采玉 » 2019-08-04, 23:23

愛和憐憫是饒恕的動力
每一個犯罪案件的發生,總是可能造出兩個或三個以上的破碎家庭,如果以社會正義的角度看,人們總是對被害一方給予更多的關注與同情,對加害一方則是給予無情的撻伐。「越過死亡線」是一部以修女海倫入監關心陪伴死囚馬修為主軸的劇情片,劇中同樣看到大多數的人無法理解海倫為何要對一個死有餘辜的罪犯給予幫助,他的罪行證據確鑿,他冷酷、他無情,他理該受刑。兩個被害人原是如此的優異,他們都有美好前程,生命卻在一夕之間受到了無情的攻擊,氣息在瞬間嘎然而止。他們的親人因為他們的死去,幾年過去了仍然不能撫平內心的傷痛。受害人很可憐,值得同情:加害人很可惡,定要繩之以法,除之而後快。這就是我們目前的社會對於案件處理的態度。
如果以我目前的監獄事工為例,不管是收容人還是少年犯,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現象,他們的原生家庭都非常的不健全,許多也是在破碎的家庭中長大。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缺少親人陪伴,造成了他們的行為偏差,以致造成難以抹平的遺憾。愛得過度及缺少愛都是造成他們犯罪的根源。容我說,他們在成為加害人之前,已經是另一類被害人了!如同在劇中的馬修,他在一個充滿了被歧視的貧窮環境中長大,不被尊重讓他想得到更多的尊重與認同,可惜他選擇了錯誤的方法。在認識修女海倫以前,他不知道何謂「愛」,他從來沒有被關心、被需要、被愛的感覺,直到最後一刻在被綁上注射台時,當他開口向被害人家屬認罪時,他才明白「愛」是有能力給予、有勇氣認錯求饒恕。劇中的馬修張開雙手,被綁在注射台的樣子,好像耶穌的十字架,只是耶穌在十字架上饒恕了我們的罪,馬修在他的十字架上求被害人家屬的饒恕,強烈的反差好像暗喻著馬修必須背著他的十字架去見主面。
修女海倫做了一件令人敬佩的事,第一次她遭到質疑為什麼不去關心被害人家屬的心情時,她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她去拜訪他們,傾聽他們內心的傷痛、對亡者的思念,同時她也想要促成他們可以原諒加害人馬修。饒恕本來就不容易,何況是要饒恕一個傷害自己最愛的孩子的兇手。我想神的「愛和憐憫」的真諦,只有海倫和那位父親得著,因為最後一幕,當海倫去開那扇小門時,腦海中浮現了這節經文「耶穌對眾人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路13:24),當這位爸爸參加了馬修的喪禮時,表示他的內心已經放下,他饒恕了馬修,他做到了另一對父母做不到的,他找到了那扇進入神家中的門,在那裏,他與海倫都是神所喜悅的。

謝淑琪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32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謝淑琪 » 2019-08-05, 13:13

1.「你如何能與罪犯為伍,又與被害人並肩」
這是受害家屬對海倫修女發出的質疑,也是我對我自己的提問
讓我更深體悟到耶穌當時選擇親近社會上認定的「罪人」(稅吏、妓女..),又願意醫好心靈破碎的人,
神不像人看人, 人是看外貌. 神是看內心,
神看重的是人的靈魂,憂傷痛悔的心,神必不輕看,
在世人眼中被認為十惡不赦的死刑犯,只要願意認罪悔改,神仍將他視為神的孩子,
再次提醒我自己學習用神的眼光來看待人事物。
2.向死而生的生命
海倫修女小時候跟著同伴虐待動物的經歷,馬修與同伴犯下強暴及殺害年輕情侶的罪刑,
都是為獲取同伴的認同而做出傷害其他生命的行為。
但是海倫修女在神的面前認罪悔改而得到救贖的新生命,讓她能面對召喚有勇氣堅持下去,
願意選擇一條不被他人認同的道路,而且是困難重重的道路,
所以她接受作死囚馬修的心靈顧問,接納馬修的桀傲不遜、挑釁質疑,帶領馬修與神和好,
並探視受害者家屬,傾聽家屬的心聲並給予安慰,雖然必須承受家屬及社會輿論的指責。
3.如何面對死亡
雖然死亡會令人恐懼害怕,而且每個人終究要面對它,
只是我們都無法選擇會如何死去,但卻可以選擇如何面對死亡的態度,
死囚最後選擇-希望自己不要帶著仇恨離開人世,希望自己的死能給被害家屬帶來些許安慰,
若是可以我希望我是帶著微笑與感恩和家人道別,並能在世上完成神所託付給我的任務。

高碧嬌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57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高碧嬌 » 2019-08-05, 15:32

20190731越過死亡線

我們小到大都被要求選邊站,在「越過死亡線」一劇中更是如此:
殺人+強姦犯---維斯洛與馬修,二個人雖犯相同的罪行,但因後者無能為力請律師訴訟,就必須承擔起所有的刑責,最後以死刑定讞!犯一樣的罪卻有不一樣的結果……

選擇懷疑vs 選擇相信
**馬修因害怕死亡,想藉由修女海倫之手,為他陳情、上訴、測謊,無所不用其極想要說服周圍人、法官、海倫…等等去相信他沒有殺人、是不應被判死刑的,而隨著不斷重複的謊言、否認犯案,我想可能連馬修都幾乎要相信自己是無辜的了!因為他的媽媽也是如此深信著。
**海倫因接受馬修的託付為其奔走著,而被誤認為站在兇手的那一邊,因此遭被害者父母的唾罵;雖然心中的疑竇促使她不只一次詢問馬修案發當晚的經過,卻未曾得到她要的答案,即便如此也絲毫不減少她對馬修的關心和期待,這是用什麼樣的心情才能堅持下去的?
~~~~關愛與憐憫不會因為懷疑而有所增減!

選擇逃避vs選擇饒恕
**一直自欺欺人、逃避事實的馬修,在他願意坦然承認罪行時、當他願意祈求原諒時,放下的不僅僅是6年來的鐐銬,更是囚禁內心深處已久的枷鎖。
**當海倫最後得知自己一直被馬修所欺瞞時,她不但沒有憤怒、沒有拂袖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同情、更深的憐憫,並且同意成為馬修的死前陪伴、精神導師,甚至讓馬修到刑前都能看到一張充滿愛的面容---這樣的愛叫人動容。
**反觀,男被害者的父母,因為一方選擇無法饒恕、帶著緬懷死者的哀傷,而繼續將自己囚禁在悲痛裡;另一方則想要開始新的生活,但卻不被另一半所接納,因此隨著案情的終結,也終結了他們數十年的婚姻生活。不饒恕有可能因為被接納與陪伴而改變嗎?
~~~~饒恕不是選擇遺忘、而是必須努力的!

選擇真相vs選擇真理
**真相往往是露骨又殘忍的,女被害者的母親一一重述當年的案發經過,疼痛有如再次被掀開的結痂傷口,而海倫炙熱的淚水盈滿眼眶時,也因此被以是站在被害方的那一邊;但是當她承認自己仍然在陪伴兇手時,霎時引起了不被諒解的對立、和可怕的羞辱。不禁要問:連愛心的陪伴也一定只有是非題的選擇嗎?
**被害人的家屬在兇手執刑前,終於得到加害人的懺悔和祈求諒解,這遲來的正義、水落石出的真相,並不能改變任何事實,既不能叫死者重生、也無法讓家屬得安慰,但卻是犯罪者必須付出的責任與代價。臨刑前那真誠的悔悟、真心的告白、後悔的淚水……誰能說真相與真理終究無法兩全其美?
~~~~真相使人撕裂;真理卻叫人得以自由!

Dead Man Walking…Dead Man Walking…
死人走路!死人走路!馬修雖走上死刑台,卻因為悔改、接受愛,雖是死了卻是猶如活著!相對維斯洛在律師辯護下得以逃過死劫,但是他一輩子能逃過良心的責難嗎?這樣的日子雖是活著,卻不如死去來得好!
----從懷疑走到憐憫、從怨恨走到饒恕、從真相走進真裡、從死亡走向自由,這是一條難走的路,卻也是每一個人的人生中都要走過無數回的路!這不是選邊站就能解決的、也不是說願意就可以做到的,但要相信
~~~從犯罪現場走進白色教堂,不是沒有可能的!

于文珊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3:19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于文珊 » 2019-08-05, 17:30

越過死亡線 心得
「越過死亡線」一片,英譯名Dead man walking,應是源自片尾的一幕,獄警帶死刑犯馬修前往處決時,為「請週遭人有心理準備或迴避」而喊的警示。觀影前原假想死刑犯定是得到免死金牌了,事實則刻畫修女海倫接獲請託與死囚馬修通信起,答應探望他、替他申請測謊、為其生存權上訴奔走、定時探視陪伴,直到生命最後一刻的真實故事。特別看到馬修對死亡的懼怕,而後能勇敢走上行刑之路,在最後遺言中不閃躱、不諉過,請求被害人家屬饒恕的動作,都因修女海倫的愛給了他勇氣和盼望。過程中她從未預設立場或說教,只是誠懇關懷、傾聽、適時引導馬修思考生命,以詩歌、神的話來安慰他,使他心中的高牆至終在死前一晚瓦解。當馬修坦承罪行,流下真心懺悔的男兒淚,他的低自尊及從未被愛的生命,在與神與人和解的那一刻,就復活了。他感受到天父的愛擁抱他,將接納他至天國,使他獲得心靈上的真自由。想必這才是「越過死亡線」的真正意義。而修女也因自己長久以來的努力和禱告沒有白費,同為馬修靈魂得救流下喜悅感動的眼淚,在那當下我也落淚了,好像尋回久違的浪子,父母的心得著無比的安慰。

劇中修女母親對海倫說:「母親的懷抱能保護處於危難的孩子。」海倫輔導馬修時,做過一場噩夢,回想起自己童年虐殺負鼠的記憶,説明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罪,但海倫的母親並無責備,只是緊緊抱住她,任她那時發神經自責甚至打傷母親,等她情緒平息。話中提及的「母親」與「危難的孩子」,可指向兩組線,一是修女母親之於海倫,一是上帝之於馬修。修女母親讓女兒知道,就算你犯錯,仍舊是我寶貝,可以來我懷中安歇。同樣,上帝的真理也闡明了:凡生命價值都是相同尊貴,如耶穌愛罪人,不因他行惡而減損,然而若犯了錯,要請求原諒和幫助,才能從神得到醫治。

回顧修女為馬修爭取權益時,不只承受馬修來的壓力,還有被害家屬及社會大眾眼光以及自己給的壓力。一如受害家屬德拉克抗議,「你只想到站在兇手那邊,怎沒想到我們可能也需要妳的幫助?」修女立即承認自己的不足,因是第一次接手這種案子,也虛心檢討自己的作法,隔不久即上門探訪受害家屬,聆聽其心聲,即使另一受害家屬珀西夫婦後來質疑她是偽君子,既站在兇手那邊,又對他們示好。修女海倫仍效法耶穌,愛(不可愛的)人,默默承受愛的代價(受傷),她的謙卑、忍耐和勇氣令人折服。

我們一生難免受人傷害,若受到的傷害太大,做不到寬恕是可能的。片尾受害家屬德拉克參加了加害者馬修的葬禮,好奇地問修女的話,我認為也是替每位觀影者問的:「為何妳能有信心做到這樣?」修女所說饒富深意,大致是:「自己並沒有信心,那是向神求來且做中學的。」德拉克找到答案,日後也跟隨了修女到了教會,尋求信心的源頭。

我們若不想從寛恕的神求得寛恕的力量,就可能一直被關在無形的牢籠,甚至成為加害人,一直在受害〜挾怨〜報復中循環,走不出案發現場的黑森林;若跨出這一步,有了不同選擇,相信看見其他美好風景之日也就不遠了。

左曉娟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3
註冊時間: 2015-06-23, 23:33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左曉娟 » 2019-08-05, 21:17

母親的懷抱能保護處於危難的孩子
當孩子哭著衝向你的懷裡時,你是雙手環抱他?還是一把把他推開?若你是雙手環抱他,當他在你懷中娓娓道來他剛剛所受的委屈時,那時你會對他說什麼?如果你知道他剛剛的行為是錯的事,你又怎麼對他說?你是告訴他:你沒錯,都是別人的錯?還是以堅定溫柔的語氣正確的教導他以後該怎麼做?母親的懷抱是孩子遇到困難的港灣。那時港灣對迷惘的孩子提供什麼樣的幫助?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 (箴22:6)

海倫修女與母親 
海倫修女夢到幾乎早已遺忘的在童年時發生的事情,為了迎合同儕出手傷害手無寸鐵的負鼠,此欺負弱小之舉與心態,又馬修又有何不同呢?但母親卻只是緊緊抱住她並沒有責備,等她情緒平息。母親對女兒海倫說:「母親的懷抱能保護處於危難的孩子。」

馬修與母親 
馬修的母親一直告訴馬修說不是你的錯。致使生長在貧民區的馬修他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社會不公所造成的,他沒有錯。即使到了現在,馬修的母親仍相信她的兒子馬修是被冤枉的。

馬修與海倫修女 
海倫修女宛如母親一般教導馬修:她相信馬修所言並為他積極奔走申請特赦;她接納馬修的憤怒輕挑、桀傲不遜、挑釁質疑;她更帶領馬修與神和好。海倫修女對馬修說: "你做了一件可怕的事,但你現在重拾尊嚴,沒人可以把它奪走。
海倫修女告訴馬修:你是上帝的兒子,上帝了解也會安撫他的心。馬修說從來沒有人告訴他這些話,大家都說馬修是混蛋,應該從世上消失。從小到大,他從未得到真愛,從未愛過一個人,現在快死了,卻能得到愛。他謝謝海倫修女愛他,他也愛海倫修女。

而兩個一同犯罪的惡人,卻只有馬修需要伏刑。但馬修最後因著海倫修女接受了上帝的救恩,如同海倫修女告訴他的,他做了一件可怕的事,但他重拾的尊嚴是沒有人可以奪走的。最後的這一個禮拜,馬修從狡詐、憤怒又委屈的囚犯,到最後行刑前他終於承認了自己的罪,他終於承認他傷害了這兩個年輕的孩子,他願意真誠地對受害家屬道歉,希望他的服刑能撫慰受害者家屬的傷痛。

DEAD Man Walking
“DEAD Man Walking” 美國監獄執行死刑時,當死囚走出牢房向行刑地點走去,獄警會喊一句“死人行走”,表示這個死囚正走向他人生的最後一段人生旅程。海倫修女用以賽亞書四十三1-5 陪伴馬修最後一哩路: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
我以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
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
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是你的救主。

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 兩個死囚在執行前的最後一刻的作為決定了他們日後的結局。馬修也是如此。

莊淑芳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06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莊淑芳 » 2019-08-05, 23:00

1. 電影中的哪一幕讓你最感動?
馬修與海倫最後一段交談,訴說著自己竟在死前感受到一生未曾得到的愛。時間到了,獄卒請修女離開,馬修一人獨自痛哭。
那場痛哭表達了悔恨、安慰與放鬆,因為感到被愛,終於可以不用再繼續張牙舞爪地面對這一直以來對自己很不友善的世界。

2. 德拉克和他的妻子為什麼會離婚?
夫妻兩人在面對失去孩子,選擇了不同的應対方式。
德拉克選擇不停留在悲傷中,要自己努力繼續往前。而妻子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停留在悲傷中,而且不能接受丈夫竟能如此快(其實也5年了)地遺忘哀傷。兩人無法包容對方的不同,於是選擇離婚。

3. 珀西夫婦堅持要讓馬修受到死刑的懲罰,他們在目睹行刑過程後,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心情?
我們一般會期待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為唯有對方的死亡和受苦可以抵過自己的失去。孰不知,兩者從無法在同一天平上相比,更甚者,當發現對方的死亡竟無助於哀傷的削減,屆時的絕望應該只增無減。
當我們能學習像耶穌,選擇原諒仇敵、選擇將哀傷交給神來安慰,恐怕才是減去哀傷的唯一方式。

4. 「母親的懷抱能保護處於危難的孩子。」海倫的母親對海倫這麼說。你覺得在這個故事中,誰是「處於危難的孩子」,誰是「母親」?為什麼?
馬修是「處於危難的孩子」,海倫是「母親」。馬修像是在黑暗混亂中帶著惶恐與防衛、張牙舞爪揮舞雙拳的無助孩子,惡魔在旁等他狂亂迷惑之際,継續將他往黑暗中拉扯,就如尚未從夢魘中清醒的海倫。
而母親溫暖安定的懷抱可以讓孩子不再継續墜落,甚至因為母親的喚醒,讓孩子回到光明。如同馬修在被海倫用愛包圍後,不再怨懟、不再対世界充滿仇恨,願意認罪道歉。

6. 如果請你為本片下一個副標題,你會怎麼下?
向神伸手,遇見愛

貴族連續體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20, 01:50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貴族連續體 » 2019-08-06, 04:15

這是「一趟陪伴踏上末路的送行旅程」。

起初馬修心懷僥倖,以為有機會和他的同伙一樣能夠將死刑改判成無期徒刑。

但是修女真正的任務,是「陪伴馬修踏上末路的送行旅程」。

剛開始的時候,馬修不明白世上還有與情慾無關的愛,也不明白他的罪行造成別人多大的傷害。

修女夾在「幫助加害者面對審判和刑罰」與「面對受害者的傷痛和仇恨」兩方之間,承受許多不諒解和無能為力。

「實踐真正的博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兩個不能相容的雙方,因為這份愛而被連結,所爆發的衝突,

只能由這「博愛之中保」來承受、化解。修女正是擔當了這「博愛之中保」的角色。

一方面,要修正加害者的歪曲。一方面,要承受受害者的責難。

令人動容的畫面很多,

無論是

「修女唱經文詩歌給馬修聽」、

「修女搭著馬修的肩膀一同前往刑場」、

「馬修向受害家屬道歉」、

「德拉克出現在馬修的葬禮上」、

「那對年輕人的屍體躺在樹林中」、

「修女與德拉克在林中教堂一同禱告」

這個故事令人感觸很深,但是千言萬語到了口邊又覺得描述得並不恰當。

也許只有無聲的沉默,就像再沒有任何對白的片尾,才是這個故事最好的註腳吧。

蔡菲芳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51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蔡菲芳 » 2019-08-06, 09:10

本片描述的是: 殺人的罪犯要受罰付出生命的代價, 而受害者家屬要承受親人死亡的傷痛, 在面對死亡這件事上, 他們如何能超越生死界線, 放下心中的恨, 尋得靈魂的救贖與安慰?
法律因其背後的” 罰 “ 而成為法, 罪犯違法受罰, 似乎可以體現基本的社會正義. 但法律無法究竟一切, 不能制裁心中的罪惡, 也無法去除受害者(或家屬)心靈的傷痛. 或許只有在信仰或宗教裡, 才能尋得救贖與慰藉.
以本片中死刑犯為例, 依法他要為所犯的罪付出生命的代價, 他的心惶恐不安, 或也充滿罪惡感. 然而他在修女陪伴引導下, 願意真誠面對上帝, 在行刑前承認自己的罪, 承認他的生命抵不上他的犯罪給受害者家屬帶來的痛苦, 願意為自己過錯承擔責任, 真心的認罪悔改, 他的心就得到平靜與淨化, 靈魂得到救贖.
對受害者家屬而言, 犯罪者受刑或能部分緩解他們心中的仇恨, 但唯有在感受犯罪者真心悔改, 也願承擔責任的態度後, 才可能逐漸放下仇恨, 掙脫綑綁,繼續前行, 完成自我的救贖.
片中也透過修女與死刑犯的對話, 隱約傳達對死刑制度的質疑, 但並未在此方面有進一步的討論.

張翠珍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9-06-19, 22:22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張翠珍 » 2019-08-06, 16:35

道成肉身的---海倫
一個從小身長在富裕家庭的單身弱女子,因信奉上帝從事祈禱和協助神父進行傳教的修女--海倫.由於強姦殺人犯馬修的一封求助信.甘心仿效耶穌的生命「道成肉身」,一個人親自進入死囚監獄探訪馬修的「需要」.海倫一開始從陌生顫驚到與馬修的對話裡找到與貧窮、黑人生活的「共同點」;而在與被害家屬,是從都未有過相似經歷的處境,感到「害怕」的情緒打開雙方心房,拆毀隔斷他們中間的牆,海倫透過「耶穌的愛、陪伴、聆聽」加害人馬修面對真實的自己、面對罪的態度與被害家屬飽受創傷的心歷路程.
面對馬修,海倫剛開始耳所聽的盡是馬修謀算脫罪的詭詐心思與滿嘴的謊言、仇視黑人、對女性的輕浮藐視的言語.這對心中有神與家世背景優渥的海倫來說如坐針氈,神用夢境讓海倫回憶起小時候虐待小動物的情境叫海倫警醒-不要自以為義(是),人人都是罪人,不要戴著有色的眼鏡鄙視罪犯.要將自己的生命連結於生命樹,以神的憐憫眼光看待罪犯.神愛世人,拯救罪人.
對於被害家屬的傷痛,經由陪伴、聆聽他們做父母的傾訴.敍述著已逝孩子的每個重要成長歡笑的時刻,孩子此刻正興奮地要邁向他們人生的目標.然而正青春的生命卻在此時因歹徒的殺害而霎那凝結終止.海倫與他們一同悲傷一同哀哭.
而在行刑日的前一晚,海倫夢裡旁白說「你在實踐真正的博愛,要面臨許多凶險」,「天使報喜是常事,道成肉身是罕事」.我相信這是神給海倫的信心鼓勵與力量.肯定海倫面對馬修的引導認罪悔改與神和好,也賜力量給海倫明天在馬修行刑日所需面對的景況.神更要藉由海倫按手在馬修的肩膀上,扶持馬修親身經歷上帝的同在:「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逿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以賽亞43:1b-2)
認罪悔改的--馬修
死刑犯馬修一直存著狡詐的心思期望他的罪不管在法律上或在神國裡都是被赦免而獲得免除死刑,但在海倫的引導與神的話語「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 8:32)下,讓馬修真明白唯有向神承認自己所犯的罪,神必赦免我們的罪,被綑綁與蒙蔽的心靈,才能真正的得到釋放、得到自由. 與神和好.但是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必須受到上帝公義的審判、法律的制裁負起刑責.以悔改的心為受害者家屬向神禱告,醫治受害者家屬受創的心靈得到神的安慰.自己也才能無所畏懼的請求被害家屬的饒恕,取回尊嚴與人和好.
德拉克的饒恕
可憐天下父母心,看見自己從小呵護的孩子,被人強姦凌虐而死.心裡的痛與所受的創傷真的很難可以用言語來形容.對於加害人若無法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心中的痛與恨更是無法得到紓解,認為上帝的公義何在?所以德拉克看到海倫陪伴探望馬修,心裡更是義憤填膺的問海倫,祢為什麼不聽聽我們受害者家屬的心聲.德拉克是個教徒也參加弟兄姊妹的團契,尋求心靈的幫助與力量.但結果是瞬間痛失愛兒的煎熬,已變為夫妻二人無法面對的傷痕,導致無法再持續共同生活.但是他看到海倫如何活出信仰、見證上帝的愛,陪伴引導死囚馬修改變、認罪、請求受害家屬的饒恕、期望他的死刑刑罰能安慰到他們的心.德拉克是上帝的兒女,他清楚知道上帝的信念,但是當他面臨需要行出來時,他了解自己「做不到」.海倫修女說「信念」是需要「努力」的.

郭佩娟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0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郭佩娟 » 2019-08-06, 22:54

「越過死亡線」
一位出身富裕並長期獻身於黑人社區服務的虔誠修女海倫,接受死刑犯馬修來信的請求,展開了海倫為馬修行刑前夕存活權利而奔走之路⋯⋯

海倫探訪受害者家屬,試圖想要給家屬安慰,傾聽他們對子女的想念,但當家屬知道海倫並不是要站在她們那邊時,卻對她說:妳不能左右逢源。不能善待兇手,又對我們示好。家屬無法諒解海倫的行為,氣憤的要海倫離開,海倫只回答:「她沒有遇過這樣的事。」她並沒有原諒那些罪行,但她更看重憂傷痛悔的心。面對眾人的質疑,她依然選擇當馬修的精神導師,依然選擇陪伴著馬修,不放棄任何可以感化他的機會,所以她堅持陪伴馬修,為的就是希望馬修能承擔起自己的責任,放下憤恨,不怨天尤人,真正悔悟,心靈得著真正的自由。
馬修一直在找法律的漏洞,存著僥倖的心想隱蓋自己所犯下的錯誤,最終在修女愛的感化下,願意承認自己的過犯。在處決前俯首認罪,向被害人家屬道歉。

反觀我們的人生是否也常找漏洞來迎合自己的想要?迎合別人的需要?而做出讓自己後悔,讓家人傷心的事呢?人都有罪性,不分大小,我們能不若入罪的刑法裡,乃是因為「愛」,選擇饒恕、選擇原諒、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功課,恨會使人活在仇恨中,愛能遮掩一切過錯,因為唯有「愛」能使人放下仇恨、放下憤怒,放下一切⋯⋯活出真實的自由。

巫靜宜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5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巫靜宜 » 2019-08-06, 23:18

沈重。那是因為影片的議題挑戰了觀者對人性價值的看法,而卻又無法一言以蔽之,以簡單的答案來回答。面對死刑案件,沉甸甸的壓力,令人感受到沈重,無非是因著殘害生命的行為是令人髮指,知道失去親人那種無法抹滅的痛楚,心中美善的意念被暴行所踐踏,深覺公義和正直的價值需要彰顯,卻又亟欲解決內心那種憤恨,所以主張以暴制暴,認為死刑讓加害者得以制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主張執行死刑者,渴望以此還原真相,遏止罪行,安慰受害者,以彰正義。

海倫修女因著死刑犯馬修的一封求救信,開始探望馬修,願意幫助、陪伴他一直到行刑過世,修女採取的是不同的立場:她要求馬修尊重,面對犯罪的事實,必須承認錯誤,懇求原諒重拾人性的尊嚴。

『馬修,請多一點尊重(海倫修女)
Show me some respect, Mattew (Sister Helen Prejean)
為什麼?因為你是修女?(馬修)
Why? Cause you’re a nun? (Mattew Poncelet)
因為我是人(海倫修女)
Because I’m a person (Sister Helen Prejean)』

馬修不懂海倫修女所謂的『尊重』,以為被要求展現尊重的態度是因為對方的身分。修女直言只要是人就需要被尊重,唯有尊重別人、敬重自己才能取得尊嚴。海倫修女在陪伴開導馬修的過程裡,面對壓倒性唾棄死刑犯的聲浪,展現她柔性的堅持、既溫柔又謙卑。碰到受害家屬強烈的質疑,她強調自己的不足,說明只想效法耶穌的腳步,相信一個人不是十惡不赦,即使他壞事做盡。

『你怎麼能夠站在他那一邊?(帕西先生)
How can you stand next to him? (Clyde Percy)
帕西先生,我只是想要效法耶穌,祂說一個人並非如他所做的惡行那麼壞(海倫修女)
I’am just trying to follow the example of Jesus, who said that a person is not as bad as his worst deed.(Sister Helen Prejean)
他不是一個人,他是禽獸(帕西先生)
This is not a person, This is an animal. (Clyde Percy)』

在受害家屬的悲憤裡,馬修所做的殘忍行為,稱不上『是人』的價值。當我們進一步了解馬修的狀況時,他吸毒、乖戾,為了在同儕裡隱藏他的懦弱,他下手殺了人。過往的背景讓他嚴重的價值扭曲,甚至難以辨別是非~無法去愛和尊重別人,最終讓無辜的受害者去承擔錯謬的後果。然而未能釐清馬修的原生創傷,如何抹滅他生命的困頓?另一方受害者的家人失去了至親,面對他們所受的傷害,我們何忍論斷,要求全然放手?只能陪伴!
恩典,向來就不是我們可以做什麼,或是因為我們值得,而是因我們相信。相信真理能使我們自由、心生盼望、重得尊嚴。

『你是神的兒子(海倫修女)
You are a son of God. (Sister Helen Prejean)
謝謝你,我以前多次被咒詛稱為什麼之子,但從來沒有被稱為神的兒子(馬修)
Thank you. I've never been called a son of God before. I 've been called a
son of a you-know-what plenty of times, but I've never been called a son of God(Matthew Poncelet) 』

人的價值如何界定?在電影中持續挑戰著加害者,挑戰著受害者,執法者,挑戰著心中有神形象的美善,同時在罪性中受苦的人們。
當馬修涕泣地承認自己殺了人、犯下重罪,海倫修女激動地回應說:你是神的兒子,人的價值在悔悟和接受自己的不義中重新建立。因著認罪悔改而在靈裡獲得尊嚴,在耶穌基督的面前,人的價值重新被定義。

王雨梅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20, 16:13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王雨梅 » 2019-08-07, 17:08

脫罪與認罪
脫罪
馬修一開始和海倫接觸的目的是希望海倫能為他找到更厲害的律師,好為他能脫罪,憑什麼馬修覺得自己可以透過更好的律師是可能被判責較輕呢?因為和另一名罪犯一同犯罪時,他們悉知彼此犯了什麼罪,若對方是因為律師的手段得減刑,那麼馬修也認為自己是有希望減刑的。
所以若是集體犯罪,通常會讓人犯下更重或是更惡的罪行,在犯罪當下有種較勁,若一方做一種罪行,另一方甚至想要超越。而犯罪後人心通常會推卸,會認為只要不承認,司法也不能完全的定自己的罪,因為還有另一個人也是同在罪行中,憑什麼自己要承擔較多。
認罪
透過最後幾天海倫的陪伴,馬修終於說出自己的罪行,他並不是他自已一直說的被冤枉的,海倫問他是否願意為他的死負責,馬修說他願意,到行刑當日在受害者家屬面前承認錯誤,從說謊到最後承認自己所犯的罪請求原諒。
在基督教裡,這正是一個靈魂得救贖的關鍵,人心思意念的改變,正是神的真光照進人內心的黑暗,每個人都有機會得到拯救,悔改是一個人有意識的面對自己過錯,並且回溯到錯誤的源頭,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懇求被原諒。神看重的無非是似雅各、大衛的悔改,或許人的眼中並不認同這樣的悔改,因為這不能改變受害者的損失和痛苦,但約翰一書1:9「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善與惡的相交
馬修和海倫先是透過書信接觸,研究法律,為自己寫上述申請書,因為沒錢,希望海倫能幫助他找到律師,而海倫在一般世俗眼光中就是一個「憐憫心大暴發」的修女,她想幫助馬修這個大壞蛋是因為他的靈魂。
基督徒常常會遇到的情況是:原諒那些在別人眼中無可救藥的人、關心那些完全沒有人在意的族群,這是耶穌生前做的事,也是祂離世後交待眾人做的事。
我們常常說要學習像神,但在生活上一受到挑戰時,我們就很難活出這樣的生命,更難做到海倫明知會被被害者家屬責備,也去和他們接觸,與哀哭的同哀哭。甚至在一開始抱持著神聖的使命去拯救馬修的靈魂。

蕭珍妮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9-06-19, 21:10

Re: 華神 (2019/7/31)電影「越過死亡線」問題討論

文章蕭珍妮 » 2019-08-09, 12:47

海倫修女因為服事他接觸到犯下強姦殺人案的馬修的案子,在整個陪伴的過程中,她也看到自己成長過程中因為抓負鼠,也曾經是個共犯,傷害一個小生命,她的不完美使她更能憐憫馬修,也更能在他生命最後一段日子真正的做到陪伴,我們如有機會碰到這樣的情形,或是有人的求助是否也可想到我們不比他強,可以將心比心的去看待需要幫助的人?因為她的同理才在最後能讓這個不完美的強姦犯,願意俯伏將生命交給上帝.(同理不代表認為對方無罪,而是真心的陪伴)
馬修出身低層,成長過程中,從來感覺不到甚麼是愛,也對未來沒有任何的計畫,應該說就是一個小混混,因此犯下這個令人髮指的案子,重點是他沒有覺得自己有甚麼錯?還希望有機會能獲得特赦?因為沒有愛他無法去體會這兩個年輕人失去生命的痛,但因海倫的陪伴,他才看到自己的冷漠及殘暴,最後願意認罪,得到自己應有的刑罰,這情形讓我想到耶穌在十字架時,在他旁邊認罪的犯人, 經上說你今日已與我同在樂園了,對神來說,馬修的認罪就已經代表進入幔內,得到了救恩,但如果沒有海倫的陪伴,沒有愛的馬修,會不會只是被處死的靈魂,永遠都不知道其實有個愛可使他真正的得救贖,更提醒我們傳福音時,是個愛的使者,真正要傳遞的是上帝對人用不止息的愛.而不只是四律,或是僵硬的條文
雅各啊,創造你的耶和華,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現在如此說: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
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 神,是以色列的聖者─你的救主;我已經使埃及作你的贖價,使古實和西巴代替你。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