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庶民文化第四章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瞭解庶民文化第四章

文章月童 » 2003-07-31, 01:51

瞭解庶民文化--第四章

侮蔑的身體與嘉年華的愉悅

  對於支配的抗拒可以有許\多不同的形式,只有其中一部份會產生對抗的意
涵,而其他抗拒方式則像是「逃避」,對於社會控制陽奉陰違,搪塞各種強加
在自己或他人身上的紀律。
  脫序向人們展現了,即使是片刻逃脫社會控制,也會有自由的感覺,這種
自由常表現為過度的「不負責」的行為。但「不負責」這類形容詞的使用,其
實是庶民力量的活力與其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壓抑的明證。逃避的愉悅傾向集中
在身體上,反抗的意義創造的愉悅則集中於心靈。
  身體及其愉悅一直是權威與逃避、紀律與解放相互鬥爭的戰場。雖然身體
看起來是屬於我們最私有的資產,但它同時也是身體政治(the body politic)
的物質形式。如階級、種族、性別對身體的區別。因為身體既是「社會」被有
效的以「個體」方式呈現的所在,同時政治又在此領域內將自己完美地偽裝成
人的自然本性。

管制的策略

  十九世紀初工業化及都市化帶來對階級差異的普遍認知,上層階級為了避
免此種認知威脅其控制帶有階級利益色彩的社會秩序的力量,便將管制的層面
導向較低階級的休閒方面。統治者透過壓抑性的立法以及私心自用的道德觀,
使「粗俗的」不能自製的休閒方式變的較體面,較符於紀律些。

  以立法策略壓抑庶民愉悅的過程中相伴隨許\多言說,這些言說植入某些固
定意義而排除其他意義。這些論述強烈認為這種控制符合道德的、法律、秩序
、新教工作倫理等,使階級利益在這過程中被壓抑。

  當市集承擔著銷售貨品及雇用勞工的經濟功\能時,在市集中表現出的這些
行為是社會上可以接受的,然而當市集的主要功\能轉變為提供庶民愉悅(「亂
糟糟,鬧哄哄」親熱與舞蹈的舉止)時,這種正當性就消失了。他會變成各種
陰謀蘊生的種子以及道德與社會邪惡的淵藪。對於足球,則可能較少訴諸道德
,而強調其擾亂秩序及妨礙商業。

  庶民娛樂被認定為逾越了社會規範,它的不受拘束被描繪為不道德的、脫
序的、以及經濟上的短視。身體的享樂與縱欲被視為對社會秩序的威脅,過度
享樂總是危害到社會控制,尤其以屬於被統治團體的享樂為然,隨之而來的管
制行動也就無法避免。

  這種管制並非純粹的壓抑,而是以中產階級的意義與行為強加於低下階級
的娛樂之上的形式展現。宰制者戰略會透過控制和假日、文化、運動相關的意
義與行為時表露出來。

  「庶民娛樂VS高尚與紀律」的衝突在關於假日的意義以及如何應用的論中
同樣顯露出來。由上面(官方)所訂的國定假日是為了勞工的「再生」----藉
此恢復體力為工作崗位上更吃重的工作作準備;而庶民假日的意義在於嘉年華
式的狂歡----從工作紀律中解放出來,以及縱欲於在日常生活中被壓抑的享樂
上。前者是「再生」的,後者是「解放」的。再生性的休閒方式或解放性的休
閒方式則可從走馬看花的遊客和喧鬧狂歡的遊客之間的差別看出來,為了調和
這兩種不同性質的遊客,一個城市可能同時擁有兩個極端,一個是受人尊敬的
,另一個則是庶民的。在表演娛樂以及文化層面也都有同樣的趨勢。中產階級
會將其他階級的休閒文化轉化成為他們的價值體系所許\可的表現方式。

  運動同樣是布爾喬亞意圖征服的休閒領域。在運動的領域中,遵守規則與
違反規則彼此成不穩定的平衡,這種不穩定的平衡不只遊戲結構中顯現出來,
同時也可追溯至遊戲的社會功\能。某些運動的起源在於的它的社會功\能(如競
技與射箭是為發展軍事技能)但其他(如足球與拳擊)則顯示強烈草根性、提
供人民解放以及再生的機會,並且允許\脫序的力量公開亮相。中產階級雖然試
圖一貫地將其階級的倫理及組織形式加於運動之上(如重新組織球隊,加以訓
練),但此種策略相對失敗在於:運動隨著階級的區分而有所不同。

  工業中產階級的發展,伴隨著對同樣發展中的無產階級的恐懼,持續地將
他們控制的領域從工作場所擴展至次等階級的休閒生活去,但是控制失敗了,
庶民享樂仍保有其各項特質,停留在粗俗的、帶攻擊性的、過度的、以及一般
而言「低級趣味」的層次上。庶民愉悅經由身體產生出來,經由身體來表達,
也經由身體被感受到。

嘉年華的風格

  Bakhtin(1968)在對拉伯雷(Rabelais,十六世界的法國諷刺作家)的研究
中發展嘉年華的理論。嘉年華的特徵是笑聲、縱欲過度、低級趣味及敗德、墮
落。嘉年華式的狂歡是----高尚的、正當的、隱藏在政治、宗教示例下的古典訓
練語言;以及低級的、民俗的本土方言,兩種語言互相衝突造成的。創造了一
個沒有身份劃分或社會階層的世界。
  嘉年華式的生活只服從「讓自己自由的法則」,是運動的誇大。但與運動不
同的是,它倒轉了社會規範,創造一個顛倒的世界,這個世界的邏輯是「內外顛
倒」,並且是「對嘉年華之外的事界的惡意模倣」。
  嘉年華和身體有關,但不是和被個體化了的身體有關,而是和「身體原則」
有關,和生命的物質底層,先於個體性、精神、意識型態及社會有關,甚至是他
們的基礎。是社會的物質的表現。先於個體性、精神、意識型態及社會。在其中
一切允許\一個階級統治另一階級的封建層級與特權皆被取消。所謂嘉年華的墮落
,就是將所有的人為劃分全部拉到身體的平等原則上去。

摔角比賽

  摔角比賽是電視的身體嘉年華:打破規則、怪誕、墮落與景觀。展現了俗民
嘉年華的三種文化形式:(1)儀式化的景觀(2)喜劇(言詞)創作(3)各種
各類的粗言俚語。

  廟會奇景是一種觀看愉悅的誇大,誇張可見的事物,將表面呈現的東西放大
、前景化,拒絕深度和意義。當對象只是一純粹的景觀時,它只具備感官的物理
作用,作用於觀賞者的身體上而不建構觀賞的主體。摔角身體所表現的肌肉力感
,本身就是他們的意義,整個過程的意義就是肌肉與肌肉的對決,而非在儀式脈
絡中是否能「贏」;選手在相持不下時,保持文風不動,代表「受苦的景觀」,
因為他們代表儀式的一部份。對失敗者的羞辱與貶低僅止於身體及敗陣的肌肉,
而非某種賦予肌肉意義的道德與社會價值。規則組織社會生活及日常生活,在嘉
年華類屬與規則則被同樣的狂熱給打破,未參與比賽的選手、觀眾也變成參賽者
,參與的方式從肢體的的參與,到言語的參與,到象徵層次的參與,「嘉年華的
概念本身就包含了所有人參與的意涵」。

  角力是運動的惡意模倣:他誇張運動的某些成分,以達到執意這些成分及其
背後所負載的價值。角力比賽拒絕「公平」。它是不公平的,而且任何想要公平
競賽的人就會被佔便宜,最後以受難收場。愉悅不在於競賽的公平性,而在於犯
規。角力是對正義的嘲謔,隱藏在社會秩序中的「自然」正義被顛倒了,一種「
怪誕寫實主義」與理想化了的社會秩序中的「普遍真理」相抗衡:除了官方意識
型態所宣揚的那一套,許\多次等階級的民眾的經驗是,不義的與醜惡的的確佔上
風,「好人」被逼到角落。角力賽中男性的身體是「怪誕」的,對女性而言,男
性身體的怪誕也許\體現了父權的醜怪,而對男性觀眾而言,怪誕將他們從永遠無
法達到的完美男性身體的魔咒中解放出來。

  Bourdieu比較了中產階級文化與工人階級文化之間身體所扮演的角色、參與
或距離所扮演的角色得到類似論點:中產階級的文化形式,以及對它所應作的適
當反應,是透過距離、透過批判的讚讚賞,身體的參與僅限於鼓掌,及偶爾高喊
「安可」;另一方面,工人階級的文化形式包括了高度的言語上的,身體上的參
與,強烈的黨派性格與親身投入。


身體的控制

  在西方社會中,身體是社會全力最強制性執行的地方。對社會規範與規範的
權力負載定義,精確地體現在身體上。因此,身體也就成為偏離社會規範時,訓
練與處罰的場所。
  身體本身是無意義的,除非法律、社會秩序的執行者,將它寫入文本之中,
也就是塞入社會秩序之中,「這個機制將個人的身體轉化成身體政治」。穿衣、
化妝、減肥、慢跑都是形體化規則及文本化身體的方法。漂亮的身體與醜怪的身
體的關係,健康的與不健康的關係整潔的與邋遢的關係..都是規範與偏差的社會
關係。因此也是一種政治關係。此種政治關係企圖自然化身體內的規範,而這些
規範是在社會建構的過程中最具權力的。健康的意義是社會性的而非生理的,美
麗的意義是政治的而非美學的:健康與美麗同樣都屬於社會、政治的範疇,因此
都是允許\社會權力運作的論述。
  愉悅並非唯一有「威脅」身體的能力,痛苦也能。痛苦是將社會控制寫在身
體上的重要方法,依法施加痛苦以懲罰那些偏離的人。在角力賽中,「受難的景
觀」從正義、醫藥、道德的各種社會體系中淘空了痛苦,並將之製造成壯觀的身
體經驗,這是Jouissance的倒轉。破碎的胸骨是痛苦的愉悅,正因為它是一個關
於奇景的符指,一個在法律、醫藥或道德的控制之外的身體的感覺。
  一個叛逆怪誕、過度強壯的身體,包含著階級意識的價值,因為身體的政治
意義才是在其中起作用的部分。個人的身體變成階級的身體,變成無產階級在資
本主義下臣服的場所。因此身體的生理方面,特別在它展現怪誕、敗德、骯髒的
那一面,應該變成閃躲、抵抗、侮蔑社會權力的工具。在文化上的運作同時是次
等階級的語言及參與次等文化形式的工具。
  怪誕的身體同時是必須被壓制的事物,又是無法壓抑的事物,而嘉年華是它
特許\的爆發時刻。

  在今日庶民文化中流存的嘉年華痕跡不可能有任何直接的政治影響力,但是
嘉年華仍為那些同時是烏托邦及反霸權的人民提供了一個享樂理想的深層模式。
它可以解除神話,因為它揭露了社會秩序的任意性及脆弱。嘉年華未必總是爆發
性的,但爆發的因素總是在那裡,它未必總是進步的或自由的,但進步及自由的
潛力總是存在。
  在電視角力賽裡,從壓抑及隱藏之中製造奇景,是解放地體認到,布爾喬亞
公共衛生工程如何艱難地想去控制無產階級的骯髒,而又永遠無法做到。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文章月童 » 2003-07-31, 01:52

嘉年華的風格

  Bakhtin(1968)在對拉伯雷(Rabelais,十六世界的法國諷刺作家)的研究
中發展嘉年華的理論。嘉年華的特徵是笑聲、縱欲過度、低級趣味及敗德、墮
落。嘉年華式的狂歡是----高尚的、正當的、隱藏在政治、宗教示例下的古典訓
練語言;以及低級的、民俗的本土方言,兩種語言互相衝突造成的。創造了一
個沒有身份劃分或社會階層的世界。
  嘉年華式的生活只服從「讓自己自由的法則」,是運動的誇大。但與運動不
同的是,它倒轉了社會規範,創造一個顛倒的世界,這個世界的邏輯是「內外顛
倒」,並且是「對嘉年華之外的事界的惡意模倣」。
  嘉年華和身體有關,但不是和被個體化了的身體有關,而是和「身體原則」
有關,和生命的物質底層,先於個體性、精神、意識型態及社會有關,甚至是他
們的基礎。是社會的物質的表現。先於個體性、精神、意識型態及社會。在其中
一切允許\一個階級統治另一階級的封建層級與特權皆被取消。所謂嘉年華的墮落
,就是將所有的人為劃分全部拉到身體的平等原則上去。

摔角比賽

  摔角比賽是電視的身體嘉年華:打破規則、怪誕、墮落與景觀。展現了俗民
嘉年華的三種文化形式:(1)儀式化的景觀(2)喜劇(言詞)創作(3)各種
各類的粗言俚語。

  廟會奇景是一種觀看愉悅的誇大,誇張可見的事物,將表面呈現的東西放大
、前景化,拒絕深度和意義。當對象只是一純粹的景觀時,它只具備感官的物理
作用,作用於觀賞者的身體上而不建構觀賞的主體。摔角身體所表現的肌肉力感
,本身就是他們的意義,整個過程的意義就是肌肉與肌肉的對決,而非在儀式脈
絡中是否能「贏」;選手在相持不下時,保持文風不動,代表「受苦的景觀」,
因為他們代表儀式的一部份。對失敗者的羞辱與貶低僅止於身體及敗陣的肌肉,
而非某種賦予肌肉意義的道德與社會價值。規則組織社會生活及日常生活,在嘉
年華類屬與規則則被同樣的狂熱給打破,未參與比賽的選手、觀眾也變成參賽者
,參與的方式從肢體的的參與,到言語的參與,到象徵層次的參與,「嘉年華的
概念本身就包含了所有人參與的意涵」。

  角力是運動的惡意模倣:他誇張運動的某些成分,以達到執意這些成分及其
背後所負載的價值。角力比賽拒絕「公平」。它是不公平的,而且任何想要公平
競賽的人就會被佔便宜,最後以受難收場。愉悅不在於競賽的公平性,而在於犯
規。角力是對正義的嘲謔,隱藏在社會秩序中的「自然」正義被顛倒了,一種「
怪誕寫實主義」與理想化了的社會秩序中的「普遍真理」相抗衡:除了官方意識
型態所宣揚的那一套,許\多次等階級的民眾的經驗是,不義的與醜惡的的確佔上
風,「好人」被逼到角落。角力賽中男性的身體是「怪誕」的,對女性而言,男
性身體的怪誕也許\體現了父權的醜怪,而對男性觀眾而言,怪誕將他們從永遠無
法達到的完美男性身體的魔咒中解放出來。

  Bourdieu比較了中產階級文化與工人階級文化之間身體所扮演的角色、參與
或距離所扮演的角色得到類似論點:中產階級的文化形式,以及對它所應作的適
當反應,是透過距離、透過批判的讚讚賞,身體的參與僅限於鼓掌,及偶爾高喊
「安可」;另一方面,工人階級的文化形式包括了高度的言語上的,身體上的參
與,強烈的黨派性格與親身投入。


身體的控制

  在西方社會中,身體是社會全力最強制性執行的地方。對社會規範與規範的
權力負載定義,精確地體現在身體上。因此,身體也就成為偏離社會規範時,訓
練與處罰的場所。
  身體本身是無意義的,除非法律、社會秩序的執行者,將它寫入文本之中,
也就是塞入社會秩序之中,「這個機制將個人的身體轉化成身體政治」。穿衣、
化妝、減肥、慢跑都是形體化規則及文本化身體的方法。漂亮的身體與醜怪的身
體的關係,健康的與不健康的關係整潔的與邋遢的關係..都是規範與偏差的社會
關係。因此也是一種政治關係。此種政治關係企圖自然化身體內的規範,而這些
規範是在社會建構的過程中最具權力的。健康的意義是社會性的而非生理的,美
麗的意義是政治的而非美學的:健康與美麗同樣都屬於社會、政治的範疇,因此
都是允許\社會權力運作的論述。
  愉悅並非唯一有「威脅」身體的能力,痛苦也能。痛苦是將社會控制寫在身
體上的重要方法,依法施加痛苦以懲罰那些偏離的人。在角力賽中,「受難的景
觀」從正義、醫藥、道德的各種社會體系中淘空了痛苦,並將之製造成壯觀的身
體經驗,這是Jouissance的倒轉。破碎的胸骨是痛苦的愉悅,正因為它是一個關
於奇景的符指,一個在法律、醫藥或道德的控制之外的身體的感覺。
  一個叛逆怪誕、過度強壯的身體,包含著階級意識的價值,因為身體的政治
意義才是在其中起作用的部分。個人的身體變成階級的身體,變成無產階級在資
本主義下臣服的場所。因此身體的生理方面,特別在它展現怪誕、敗德、骯髒的
那一面,應該變成閃躲、抵抗、侮蔑社會權力的工具。在文化上的運作同時是次
等階級的語言及參與次等文化形式的工具。
  怪誕的身體同時是必須被壓制的事物,又是無法壓抑的事物,而嘉年華是它
特許\的爆發時刻。

  在今日庶民文化中流存的嘉年華痕跡不可能有任何直接的政治影響力,但是
嘉年華仍為那些同時是烏托邦及反霸權的人民提供了一個享樂理想的深層模式。
它可以解除神話,因為它揭露了社會秩序的任意性及脆弱。嘉年華未必總是爆發
性的,但爆發的因素總是在那裡,它未必總是進步的或自由的,但進步及自由的
潛力總是存在。
  在電視角力賽裡,從壓抑及隱藏之中製造奇景,是解放地體認到,布爾喬亞
公共衛生工程如何艱難地想去控制無產階級的骯髒,而又永遠無法做到。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文章月童 » 2003-07-31, 01:53

身體的控制

  在西方社會中,身體是社會全力最強制性執行的地方。對社會規範與規範的
權力負載定義,精確地體現在身體上。因此,身體也就成為偏離社會規範時,訓
練與處罰的場所。
  身體本身是無意義的,除非法律、社會秩序的執行者,將它寫入文本之中,
也就是塞入社會秩序之中,「這個機制將個人的身體轉化成身體政治」。穿衣、
化妝、減肥、慢跑都是形體化規則及文本化身體的方法。漂亮的身體與醜怪的身
體的關係,健康的與不健康的關係整潔的與邋遢的關係..都是規範與偏差的社會
關係。因此也是一種政治關係。此種政治關係企圖自然化身體內的規範,而這些
規範是在社會建構的過程中最具權力的。健康的意義是社會性的而非生理的,美
麗的意義是政治的而非美學的:健康與美麗同樣都屬於社會、政治的範疇,因此
都是允許\社會權力運作的論述。
  愉悅並非唯一有「威脅」身體的能力,痛苦也能。痛苦是將社會控制寫在身
體上的重要方法,依法施加痛苦以懲罰那些偏離的人。在角力賽中,「受難的景
觀」從正義、醫藥、道德的各種社會體系中淘空了痛苦,並將之製造成壯觀的身
體經驗,這是Jouissance的倒轉。破碎的胸骨是痛苦的愉悅,正因為它是一個關
於奇景的符指,一個在法律、醫藥或道德的控制之外的身體的感覺。
  一個叛逆怪誕、過度強壯的身體,包含著階級意識的價值,因為身體的政治
意義才是在其中起作用的部分。個人的身體變成階級的身體,變成無產階級在資
本主義下臣服的場所。因此身體的生理方面,特別在它展現怪誕、敗德、骯髒的
那一面,應該變成閃躲、抵抗、侮蔑社會權力的工具。在文化上的運作同時是次
等階級的語言及參與次等文化形式的工具。
  怪誕的身體同時是必須被壓制的事物,又是無法壓抑的事物,而嘉年華是它
特許\的爆發時刻。

  在今日庶民文化中流存的嘉年華痕跡不可能有任何直接的政治影響力,但是
嘉年華仍為那些同時是烏托邦及反霸權的人民提供了一個享樂理想的深層模式。
它可以解除神話,因為它揭露了社會秩序的任意性及脆弱。嘉年華未必總是爆發
性的,但爆發的因素總是在那裡,它未必總是進步的或自由的,但進步及自由的
潛力總是存在。
  在電視角力賽裡,從壓抑及隱藏之中製造奇景,是解放地體認到,布爾喬亞
公共衛生工程如何艱難地想去控制無產階級的骯髒,而又永遠無法做到。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文章月童 » 2003-07-31, 01:54

                   月童

   在這一章當中,作者是最明顯的看出馬克斯—新馬克斯的痕跡,也就是把勞
動階級與資產階級對立,作者認為勞動階級透過身體反抗而有的嘉年華式的愉悅
感,被資產階級用各種方式收編。

我當年其實是在這一段出現「庶民」到底是什麼?的問題。前幾章作者表達
出來的庶民定義——能夠閃躲與自我創造,基本上都是蠻有創意的庶民,因此slipper
才會問,到底有多少百分比的人合乎這樣的定義?

我原本也就順其思路而認為,美國高度資本化與教育普及的結果,一般大眾
,是有可能出現很高比例的人可以自我創造愉悅的反抗,沒想到看到這一章,作
者描述出來的身體反抗,也是庶民反抗的一種呈現。

但這種身體反抗的庶民,和閃躲、自我創造的庶民,能是同一種人嗎?這是
我看到這一章被卡住的原因。我不知大家的看法怎樣?

slipper 說,前面兩章定義下的庶民,百分比應當是很少的,我反而覺得跟
這一章身體反抗定義下的庶民相比,前一章的百分比反而應當很多吧?

舉我大哥(林哥的大哥)的例子,他在中華電信工作,但是作的是鋪管線跑
外勤的,不是坐辦公桌的,當然他不能稱之為白領階級。前陣子中華電信釋股,
有一陣子大家紛紛看好,覺得可大撈一筆,未料政策性的釋股股價很高,恰直台
灣股市又開始大跌,導致內部員工根本無法獲利。我大哥就買了一張股票,用畫
框框起來,掛在牆上當裝飾品。每當客人問起,就幽默答:「象徵性的買一張,
算是支持中華電信了,但是沒什麼用,只好補補牆壁。」

把股票用畫框框起來掛在牆上,是非常有創意的嘲諷,出自一天到晚在街頭
牽電線的低階員工,這就是為什麼我比較沒有slipper 的疑問:「這種人有多少
?」我的觀察是,生活中隨處可見,小小的反抗,小小的愉快。

但是這些人會喜歡摔角比賽?

我當然也同意身體可以成為庶民的反抗,包括六零年代嬉皮運動,或青少年
染成鸚鵡顏色般的頭髮,或者髮禁解除人人可長髮後,就理大光頭,或者吃搖頭
丸、進舞池pub狂歡,但是摔角比賽?我完全不能理解它可以呈現對商品文化下的
反抗。我覺得它很低級。

作者提到足球比賽也常常意味著一種嘉年華式的狂歡,或者這是因為足球草
根性強吧?網球、高爾夫球當然不可能,Zoe說,排球也不能。
世界杯足球賽在很多國家的確構成狂歡,但這狂歡是全國性的,有分白領與
庶民嗎?好像沒有吧,就是舉國狂歡,白領庶民皆然。

所以我對這一章問題反而比較多。

不知slipper同不同意這一章定義下的庶民反抗?

我猜我們會在下兩章得到解答吧?因為下兩章作者就要談他的研究方法了,
「庶民文本」和「庶民的辨識」。不知slipper會不會很急著想知道答案呢?


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我想大家一定不會用玩摔角遊戲的方式來反抗商品文化吧?還是你其實經常
偷偷去摔角?@ @ !!

我們大家來分享一下,你日常生活中,作哪一種事時,會感覺自己在小小的
反抗,還反抗的頗愉悅的?你得說出是作什麼事情,反抗誰?或者反抗什麼情境
?等等等。

雖然這本書主要的重點是庶民對商品社會的反抗,但我們先擴大,只要有反
抗、又有小小的愉快感,就算合格。大家來談談。然後我們才進下一章。我猜這
個遊戲會對後面兩章有一點點幫助。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aidu [Spider] 和 3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