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按這婼u上播放音樂OP133「大賦格」尾段

之一

   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些問題:究竟什麼是人類心靈最大的重擔?這種心靈 重擔又是使用什麼行為來表現?縱使我是一付孤僻又不喜歡與別人來往的怪 脾氣模樣,但是對心靈苦難的悲憫一直是我心中一個最大的衝動。我不一定 接觸人,但是我接觸音樂、文學、藝術,從中看到一個個藝術家透過其作品 忠實的反映他們的心靈重擔;於是我也不由自主的陷入他們張起的網羅,隨 著他們同悲同苦,最後,經歷與他們類似的心路。

   音樂中的『賦格曲』一直是一個深深的謎,喔!你不要怕我使用的音樂 名詞你看不懂,我這一篇文章是企圖針對每一個有心靈渴求的人寫的,縱使 你完全不懂音樂,我仍希望我講的這一個『故事』能讓你聽懂,與你分享, 希望我有足夠的能力如此做。

   我將使用完全『非正式』的描述來述說我感受的音樂心靈故事,你千萬 要記住,別把我對每個音樂名詞的定義拿去告知正規音樂科班人才,否則我 不能保證你會不會看到對方笑倒在地到處打滾。

   音樂中的『賦格曲』一直是一個令人難以了解的心靈之謎,它不過是利 用一個旋律、一句短短的歌,然後加以不斷的發展延續,把該短短不到幾秒 鐘的族律發展成高達數分鐘甚至半小時以上的大樂曲。在該旋律不斷發展的 同時,另一條旋律會同時出現、彷彿來幫它伴奏。這個另一條旋律常常就是 原來的旋律,只是比原來旋律慢一些出現,也就是可能當原來旋律演奏到第 十個音符時,第二條旋律才開始演奏第一條旋律的第一個音符。

   當然了,你會問這樣子兩個旋律能融洽相處嗎?我們知道讓它們聽起來 很融洽的方法稱為『對位法』,不過這是讓作曲家去傷腦筋的事,我們這些 單純的音樂欣賞者只要不被這些音樂名詞唬住、能繼續看下去我要說的故事 就行了。

   賦格曲可能同時出現好幾條旋律,如果這些旋律都是根據一段短短的歌 所發展出來,我們就稱為『單旋律賦格』;如果同時出現的旋律有兩條或以 上的完全不同之短歌同時進行發展,我們就稱為『雙旋律賦格』或『多旋律 賦格』。

   當然你一定能看出,這不過是一種作曲方法罷了,音樂家不必在標題上 告訴你他正要寫一首賦格曲,他可以高興隨便在作品中的某一段就賦格起來 了。對我們來說,我們只要聽出這種樂曲的特性和風格就行了。

   由上述的說明看來,你一定會大叫一聲『好無聊!』,只憑一段幾秒鐘 的短歌就能囉囉嗦嗦講了十幾分鐘,煩不煩啊!的確,這實在是一種極無聊 的作曲方法,古今中外能把賦格曲寫得夠好聽的音樂家也實在不多。但是有 趣的就是,這麼無聊的作曲方法,偏偏就是有音樂家為此著迷,寫出許多曠 世巨作深深震憾了我們,你說,奇不奇怪?於是我現在就想講這麼一個故事 ,是有關單調無聊的賦格曲之故事。

   我發現,在我們身周常常看到許多『同一話題嘮叨不休』的人,他可能 不厭其煩拼命要跟你證明獨立還是統一對台灣前途比較有利,他可能不厭其 煩又想跟你證明打坐素食如何有益身心健康;最後我們會看到他在許多嘮嘮 叨叨的話語背後,是他一直在對這個世界提問 ── 問一個難以解答的形而 上價值問題。嘮叨政治的人,其實是對『什麼是社會正義?什麼是眾人幸福 ?』的永痟ㄟ搳F嘮叨保健的人,其實是對『我一生活著要幹什麼?』的永 痟ㄟ搳C賦格曲之於音樂家,這麼嘮嘮叨叨的無聊樂曲,為什麼能讓音樂家 如此熱忱的投入?

   會不會,賦格曲對他而言是一種永琲漱葅F提問?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