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靠窗的位置,聽李瑾倫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雨漣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5351
註冊時間: 2003-07-17, 23:29
聯繫:

在靠窗的位置,聽李瑾倫

文章雨漣 » 2009-02-09, 12:31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0274329/"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在窗邊讀,正好"><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055/3260274329_f2c1cf40db.jpg" width="348" height="500" alt="在窗邊讀,正好" border="0"></a>
在窗邊,讀一個關於窗邊風景的故事</center>
講座開始前瑾倫問,「大家是為了什麼而來」。

創作的舉手了,畫畫的舉手了,我都不是。有點心虛的坐在角落,想要舉手說,「因為喜歡貓狗」。(啊,感覺好平凡的理由啊)

知道<a href="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blog/no39/" target="_blank">李瑾倫</a>,是在masako的課堂上。我已經忘了那堂課要上的是什麼,應該是圖文書與創作之類的吧,課的詳細內容我也忘記了,只記得masako介紹了《<a href="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03187" target="_blank">子兒,吐吐</a>》以及《<a href="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66404" target="_blank">一位溫柔善良有錢的太太和她的一百隻狗</a>》,應該剛好有提到她出國前後畫風的改變吧?然後說上學期她請過李瑾倫來課堂上分享,那麼這學期就請另外的人來。我記得內心的小女孩有偷偷的抗議著,為什麼不能再請一次呢?!上學期我不在啊,不公平!

可見當時內心真是叛逆啊,竟然都只記得這種事情...

而<a href="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96636" target="_blank">《動物醫院三十九號》</a>到底是課堂上講的還是我自己後來找來看的呢?總之,之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一直到現在,我都以為所有愛貓愛狗的人,都一定看過《動物醫院三十九號》,他們的書架上,也一定有這一本繪本。

是「他們」,不是「我」,因為當時從小家裡嚴禁豢養任何動物的我,還沒有被月童家的那幾隻貓「馴服」,還不知道如何抓貓,跟貓講話,還沒有一個養了兩隻貓一隻烏龜的室友,也不是現在這個兩喵眼中兇巴巴的「阿姨」。但那時候,《動物醫院三十九號》奠定我內心對於「每個動物一定在他們的世界有著屬於他們喜怒哀樂的故事」這個「定理」的確信,的確是功不可沒的。

直到我被逐漸的「馴服」了,有了一個養兩隻貓的室友,並且成為一個哼一聲做壞事的兩喵就會識相轉頭溜掉的阿姨,我到小小聽了李瑾倫自己講那段去英國留學的過程,聽她念她的作品,感覺像是補上了當年一堂遺漏的課。而那時候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當然也是很不一樣了。

※ ※ ※ ※ ※

新書其實完全還沒買也還沒看,早早的到了小小坐在窗邊開始看。黑貓尼娜(一直沒搞清楚她的發音所以堅持亂叫她是尼娜)早早就在窗邊坐定。剛翻開第一頁看到超級大的字在圖上,接著又是超級大的字在照片上時,還真的是嚇了一跳(不會整本都長這樣吧?),不過「震撼」只有前面一些些(這樣應該要說「好在」嗎?)。一邊看書,看到覺得應該要停下來休息一下的段落,就拿著相機去拍貓。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0273985/"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也坐靠窗位置的貓"><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88/3260273985_d4581610ea.jpg" width="500" height="346" alt="也坐靠窗位置的貓" border="0"></a>
黑貓早已先在窗邊坐定了</center>
瑾倫也很早就來了,但我一直到她坐到電腦前才知道就是她。偷偷確認了之後又繼續偷偷躲在角落。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0277053/"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簽書"><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47/3260277053_f435029fa6.jpg" width="348" height="500" alt="簽書" border="0"></a></center>
看書的時候一直微笑,或者大笑。有時候看圖笑,有時候看文字笑。看到莫名被拖去「受洗」的那一段,大笑;看到從James「水蒸氣自我」延伸轉化出來的雲頭小人,微笑,帕華洛帝老師每次出場時,跟著呵呵的笑,尤其在他邊講話邊做動作的時候。

(那是一張關於里斯本的圖,在厚重土色棕色的空地上,站著兩隻身上掛著鈴鐺的紅色小牛,他們前面不遠處長了根像竹竿一樣的細樹,只長出了一根樹枝,上面小小的幾點綠葉,兩隻小牛盯著那根「竹竿」看)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2160793/"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很熱的小牛"><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373/3262160793_829d3d9868.jpg" width="348" height="500" alt="很熱的小牛" / border="0"></a></center>

「喔喔,看看那可憐的東西少了一隻角」帕華洛帝老師說。
「喔喔,看看那樹,應該會長大吧。」他很擔心的說。
「里斯本很熱吧?」他做出熱得不得了的表情。
「對啊,我覺得應該在里斯本上空撐一把大傘的,實在太熱了。」我說。
「你看這兩隻,應該是想:老天,終於來了一棵樹!」他說。
「哈哈哈,對啊!」我笑,「他們等一輩子了。」我說


當然也有那些,覺得想要暫時放下書,想一下,消化一下的地方。

堅持是什麼滋味呢?
信念是怎樣的信心呢?
沒有信念創作,
應該就無所謂堅持;
沒有堅持,應該就無所謂方向;
沒有風向,就沒風格。
沒風格,也許畫著畫著,
畢業後,我們都還是一樣是那個拎著畫袋,
迷失在大環境中的尋夢人吧。


※ ※ ※ ※ ※

分享會要開始的時候,剛好看到「讓蝴蝶回家」的段落。原本被小女孩抓回家後通通死掉的蝴蝶們,變成通通生病,然後跟著最後一個朋友回家了。我偷偷跟著帕華洛帝老師一起鬆了一口氣。(「都可以回家,很好,不是嗎?」他說)。然後闔上書聽分享會。

重新聽《子兒,吐吐》,聽《一位溫柔善良有錢的太太和她的一百隻狗》(不知為何念故事的聲音在耳朵好像跟masako的重疊在一起了),看以前沒看過的《我家住在大海邊》,可愛的《Paw在醫院裡》,以及那個在書裡讓大家都很在意的,《小女孩與蝴蝶》以及《小女孩與毛毛蟲》。一本一本,慢慢的讀。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0281043/"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小女孩與毛毛蟲"><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372/3260281043_e62d531e4f.jpg" width="500" height="346" alt="小女孩與毛毛蟲" border="0"></a></center>

聊這些,其實感覺也就是在聊這本新書《靠窗的位置,光線剛好》,像書裡在每個章節開始時神秘的,練習英文生字般的單詞,創作者從dim(微暗的;不清楚的;朦朧的),light(點著;點亮;點燃),dawn(黎明;破曉),bright-en(使光明;擦亮;使生揮)一路走進sun-ny(陽光充足的;晴朗的;快活的)中,而窗外的光線則從明亮逐漸轉入暗色中。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0282219/"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從窗外看進去"><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343/3260282219_60c701a03d.jpg" width="348" height="500" alt="從窗外看進去" border="0"></a></center>
不過分享會最讓我印象深刻的畫面,還是瑾倫在簽書時,遇到同為創作、畫畫的人,她便主動說,有任何問題或者需要,都可以寫信跟她說,然後就留下e-mail給對方。一個又一個。

我還在大洋中游泳,有時候快一點、有時慢一點,會一直游。有人超越我,游不見了,也有人在或前或後或左或右。那些還在岸邊猶豫觀望或不知所措的人。我希望可以給他們下水前「可以參考的一點點東西」。不是很多,至少,在一開始,就有陪伴。


回家後我重新的把書看完一遍,看到最後的這一段話,知道她是真心這麼說的。

※ ※ ※ ※ ※

假如這世界上有會用畫畫說話的,和不會用畫畫說話的,我一定百分之百屬於後者。

曾經對此感到沮喪,因為覺得自己還算喜歡藝術繪畫和線條色彩這些東西的人,但叫我畫,什麼鬼東西都畫不出來,畫出來的可能也不知道是什麼鬼,只剩下嘴皮子可以耍。後來發現,其實就是比較屬於透過文字去表達的人,雖然也是用的跌跌撞撞尷尷尬尬,但看到什麼有所感的事物時,會在腦海中翻翻找找的,總先是一個合適的字詞或描述。

於是也就稍微的釋懷了。

唯一的遺憾就是,以畫回應畫這種事也就力有未逮了(這是我心中的最高回饋)。只能用拍的。(當然也不是頂尖)

<center><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0276649/"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靠窗的位置,光線正好"><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79/3260276649_f6acf13b8f_o.jpg" width="650" height="450" alt="靠窗的位置,光線正好" / border="0"></a>
如果會畫,我應該會想畫下這一個景象</center>
《靠窗的位置,光線剛好》有一面,畫了學校裡的公共電話角落。瑾倫在上面寫說「不知不覺會被靜物的表情吸引,對靜物彼此之間組成的畫面,總是有很多聯想。靜物之間似乎也有社交關係巧妙的存在,因為他們聯繫著彼此,人又聯繫著他們,許多故事因此而發生了。」

對我來說,這張照片也算一幅,在這個午後,想講一些什麼的靜物。

照片集:<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sets/72157613447060773/" target="_blank">20090207,在小小的窗邊,聽瑾倫</a>

2009,02,08在另一個靠窗的地方,寫完此篇
<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raininglight/3262985492/" title="Flickr 上 raininglight 的 20090208_30"><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00/3262985492_0e58a5c971_m.jpg" width="240" height="166" alt="20090208_30" / border="0"></a>
我們的勇敢應該是寧靜的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7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