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上篇-教育現場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頭像
goes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1805
註冊時間: 2003-12-27, 13:54
來自: 爆米花星球

《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上篇-教育現場

文章goes » 2009-04-24, 11:49

圖檔
打從2008年六月開始,一個名叫安德魯‧克萊門斯的傢伙所寫的書,便開始進駐各書店、各校園,這不夠驚人,驚人的是這些書上/內文都掛著好多學者、好多師長、校長的名字/推薦文,而在時間巨人緩慢又急速的進行中,我們已經擁有這位作家的書整整五本,而且,還在增加中。

引起國小五六年級及國中生熱烈迴響的第一本,便是《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故事講述著一個小男生,天生喜歡搞怪,當他升上五年級,碰到了一個以古板出名的老師,當場槓上之後所衍伸出的一連串故事。而這個故事中不僅是有師生之間的過招與真摯,同時作者也帶出了在教育現場中的碰撞與可能性,之外,也涉及了關於文字的議題。

【當老師碰上學生】
《粉靈豆》的核心人物,是尼克與葛蘭潔老師。

尼克,是個行動力超強大,而且「想讓每件事情都變得好玩」的小男生。而葛蘭潔老師則以老古板及全勤出席聞名於尼克所就讀的小學:「她有兩套裙子套裝,人稱灰色制服和藍色制服,而且永遠都搭配白色襯衫,領口也必定別上一副瑪瑙別針」、「無論雨天或晴天、無論下雪、下冰雹或颳大風,數十年如一日,……」葛老師不曾缺席課程。

以打破規矩為正字標記的尼克,碰上以規矩立名的葛蘭潔老師,可想而知彼此緊張的關係對立。

【問題的出現與衝突】
在整個故事當中,最明顯令人感受鮮明而且激賞的,便是尼克在面對問題的解決與實踐能力。

他為了想要不讓老師出作業,而想出「問問題的絕招」,更重要的是,「問對問題」才是此類絕招的重點所在:問題長短要剛好、老師要對這問題有興趣、老師的回答也要剛好不會拖延到下課時間,當老師回答完問題時剛好下課鐘響,於是就沒有回家作業了。當尼克想要在寒冷的冬天把教室變成夏季的小島時,他就開始找材料、聯合班上同學:「還找來許多綠色和咖啡色的色紙,做出一棵棵小小的椰子樹,然後用膠帶黏在每個同學的桌角。」當他受到葛蘭潔老師挑戰需要上台做口頭報告的時候,他回家找資料、做整理、甚至還從在查資料的過程中。當他根據葛蘭潔老師所說的內容發現新招數時,他甚至可以擬定作戰計畫,由五、六個好友開始一起發動攻勢。尼克從想法到付諸實行的行動力,在此書中展現無遺。

這樣的學生,往往在國內的教育現場被貼上「問題學生」的標籤:老是找麻煩、不按規矩來,以惹怒老師為畢生之成就。而在粉靈豆中,當尼克碰到問題時、碰到他想玩的事情時,他會致力於尋求解決的方式。我們看見這樣的尼克,引領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

這場尼克與葛蘭潔老師的主要戰爭,是從字典所衍申出來的。

身為五年級為一一位英文老師,葛老師瘋狂地熱愛字典,在她寫給每一位家長的信裡頭說著:「每位學生都該擁有良好的拼字能力、良好的文法概念和良好的文字運用技巧。良好的語言能力有助於培養清晰的思考,………」

當尼克第一次上葛老師的課時,尼克便在葛老師將要交代回家作業時,使出問問題的絕招:「.....這麼多的字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是不是從別的字典抄過來的?......」

沒想到被葛老師反將一軍:葛老師請尼克將這個問題當作下次的課堂口頭報告,因為「如果你能夠自己找出答案,絕對比我直接告訴你要來得有意義多了。」

尼克回家後,找到了字典,並且讀了字典中的序文:「文字的起源」。沒想到尼克一個字都看不懂,而且昏昏欲睡,但在此時,他腦袋又「叮咚」,跳出了一個新點子。

下一次上課,尼克自願選擇在課堂的一開始便上台報告,在進行十二分鐘的字典簡介之後,他開始「朗讀」那篇令他昏昏欲睡並且冗長的序文!沒想到,當尼克朗讀到這堂課只剩十分鐘時,葛老師打斷了他,請他下台,並且,在剩下的十分鐘之內,仍然交待完作業。

在放學途中,葛老師在課堂上所說的:「誰規定『dog』的意思是『狗』?就是你阿,尼克。」卻在尼克腦中迴旋不去。尼克在想一件事情:當他小的時候,他只要嚷著「瓜嘎拉」,家人就會知道他是想聽某一些童謠錄音帶,「瓜嘎拉」這個字,是尼克為它「賦予意義」的。

深思中的尼克走著走著,不小心撞到身邊同學,也撞掉了他手上的筆,尼克撿起來,忽然靈機一動對著筆脫口而出:「frindle」(粉靈豆)!尼克重新領導了一場新的運動,就是要使大家從今天開始,全部不用「pen」這個字,改用「frindle」。尼克與他的好朋友們從一天派一個代表去雜貨店買「frindle」開始,到在課堂上大聲挑戰葛老師:「我忘記帶我的frindle了!」、更在拍攝班級相片的時候的時候大聲一起喊了「frindle」!並且每個人都舉起了一枝筆。

這次勢必要讓極為重視字典權威的葛蘭潔老師葛蘭潔老師輸得一塌糊塗。

而葛老師很快地就做出反擊,她貼了一張公告:只要有人說了「frindle」而不是「pen」,就必須被留校察看並且罰寫:「我用『pen』罰寫這個句子」。

通常越被禁止的事情,總是越令人想嘗試與挑戰。

結果留校察看這件事情,反而變成了學生們引以為傲的一件事,並且爭相進行。

直到校長出面拜訪尼克的爸媽並且反應尼克擅自更改「pen」的用法是:「對權威與專家缺乏尊重。」之後,仍然沒有使得這個小遊戲從此被遺忘,相反地,它被地方報報導出來後,可就不僅僅是「遊戲」跟「好玩」這麼回事了!從尼克的母親、到學校督學、學校校長看到地方報的報導後都大聲嚷著:「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阿?」更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鄰鎮的電視台、整州播放的晚間新聞,居然決定報導這則新聞,於是原本留在尼克教室中的遊戲逐漸拓展到尼克所讀的小學、所在的小鎮國中生,現在這個「遊戲」要拓展到全國的學校與老少當中了。

在這過程中,感覺上葛老師節節敗退,粉靈豆不但獲得空前的勝利,更贏得全國的勝利。

但是葛老師沒有罷休,當時間隨著感恩節、聖誕節、漸漸地消逝過去,「frindle」成了大家所熟悉的用字,這場遊戲也漸漸被人所淡忘時,葛老師在每個星期的的拼字測驗中,一定會有一題是「pen」,而所有的學生會因為不約而同地填上「frindle」而答錯。

葛蘭潔老師甚至在接受地方報記者訪問時這麼說:「發明沒用的新字實在完全沒道理,他們應該好好學習目前已經有的字,這樣才對。」

【彼此的改變】

這場遊戲繼續延燒下去,會產生什麼變化呢?

尼克在這場戰爭中被改變了,當尼克因為「frindle」變得有名,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他,一開始純粹因為好玩而進行的遊戲,現在讓尼克飽嚐「被人注目」的不適感,尼克知道了當你成為一個名人時,必須付上隱私與喪失平靜生活的代價。尼克也知道了當遊戲不再是遊戲時,會產生何等巨大的改變。他影響了所有人對「筆」的用法及寫法,但是他也經歷了因為這樣的改變,接踵而至的一堆麻煩,所以,當他再度在社會課上讀到消費者有能力影響商家提供的產品品質時,他腦袋又「轟!」地冒出了要對學校營養午餐抵制的怪點子,但這次,他卻選擇沈默了、選擇這個點子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好,因為,他可不想要粉靈豆那些麻煩事件重演一次:校長又要來家裡、還有一堆的媒體、一堆的訪問與上電視……

尼克也因此變得比較安靜、比較「乖」、按時寫作業上課,不再帶頭反動,原本那個勇於挑戰葛蘭潔老師及權威的尼克,不見了。

當一顆原本活蹦亂跳的皮球被消氣時,大概就是尼克現在的寫照。當尼克喪失創意與實踐的能力時,他的確安靜下來,在學業上出類拔萃,但是,這個皮球卻再也不彈跳了、也不再是皮球了。

尼克不再是尼克了。

而葛蘭潔老師真的是故事中必備的大反派嗎?

葛蘭潔老師發現了尼克的改變,並且對他說:「最近幾個月來,我發現你變得比較安靜。尼克,我跟你說,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我知道今年發生了很多事,大家都議論紛紛,很多時候你一定覺得不太好受。不過呢,你的想法真的很棒,許多時候,我也對你的表現感到非常驕傲。..............尼克阿,你這輩子會做出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敢打包票你一定辦得到,雖然有些時候比較辛苦,但你千萬不要因此而氣餒」於是,尼克又恢復那個鬼點子很多,並且行動力超強的實踐者,比方說,他也使學生餐廳改變,一週至少有四天是提供美味的午餐了。

不僅如此,葛蘭潔老師在這場戰爭一開始處罰學生留校察看時,便做了一件事情。她邀請尼克到辦公室,問他是否覺得自己玩夠了?但是尼克說:「我覺得這整件事一點錯都沒有阿,我很喜歡我發明的這個字!」結果葛老師從抽屜拿出一封信,但不是現在給尼克的,並且請尼克在信封背面簽上名字與日期,等整個事件落幕之後,尼克將會讀到這封信。

這封信,在十年後,尼克收到了。

葛老師在裡面寫著:「對於一名教師來說,這絕對是個夢寐以求的好機會。你眼前有個才華洋溢的年輕人,他在死氣沈沈的教室裡受到了啟發,『叮咚』一聲把它轉變成自己的點子,然後在生活裡付諸實行。坦白說,能夠看著這件事不斷演變,我實在太興奮了,而且我不應該干涉太多,只要靜觀其變即可.......故事若要精彩,大壞蛋是絕對少不了的,你說對吧?」

所以事實上,葛蘭潔老師其實從頭到尾都非常贊同且欣賞尼克的作為!葛老師把主動權與事情的發展全部交給尼克,她讓尼克學習在整件事情當中,應當面對的部分,可能產生的變化的部分,都讓尼克自己去面對,直到尼克需要協助時,她才又站出來拉他一把。

【站在孩子的世界裡】

這故事當中還有非常關鍵的角色,是始終選擇聆聽的父母。尼克的父母,不曾直接責備尼克在學校造成的麻煩,甚在校長來拜訪時,覺得校長太「大驚小怪」了!在媒體介入之後,尼克的母親也選擇跟孩子直接談可能造成的影響,設定與孩子溝通對談的底線:「如果讓我發現你對葛蘭潔老師或學校裡其他老師不禮貌的話,你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也跟尼克一起面對來家裡採訪的媒體。

葛蘭潔老師與尼克的爸媽,都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選擇站在孩子的世界裡。」

這並不是說,他們選擇站在孩子「這一邊」,而與權威對抗。是選擇把自己降到與孩子一樣的高度,看清楚孩子所在的處境與能力,並且陪伴他迎向前、適時給予調整與建議。這當中並不帶著成人的眼光與價值觀來試圖強加給孩子,就像葛蘭潔老師選擇成為一個敵對的對手,讓尼克遭遇挑戰,是因為她認為那時候的尼克,需要一個這樣的角色。

前不久,我看到一個作學生工作的人如此分享,他說:作學生工作,並不是完全站在學生的十二點鐘方向,而是兩點鐘方向。讓學生能夠有跟隨的對象與腳步,但是又不至於「擋」住他們,讓他們只能看得見前方的背影。有時候,則又要站回三點鐘方向陪伴學生並行,只是陪伴,肩並肩。

我在想,《粉靈豆》中的爸媽與老師,也是懂得這樣一個站在兩點鐘或三點鐘方向的人。

頭像
迷走
世界級頂尖寫手
世界級頂尖寫手
文章: 2038
註冊時間: 2003-10-20, 19:09

文章迷走 » 2009-04-24, 14:23

哇,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粉靈豆變成那麼長一篇啊
那結尾在下篇嗎?
Who has not found the Heaven—below—
Will fail of it above—
For Angels rent the House next ours,
Wherever we remove—

Lovingly, Emily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9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