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09:40

劉曼麗 寫:尤莉亞在離開家遠赴外地尋求更好的物質生活,卻意外地喪失生命,而人力資源經理在從送尤莉亞遺體回其祖國的路途中,意外地竟將失去已久的內心感動重拾起來;重新將生命中的次序,原本注重職場的成就,調整回親情才是一切原動力。

生命中有太多意外,但如何在意外得到成長才是我們的目標。經理可以在送行中重拾失去已久的內心感動、找回親情,那也是他在意外中漸漸的柔軟自己的心、看到別人的需要,而最後找到生命中的次序--調整回親情才是一切原動力。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09:41

張雪如 寫:9.在你四週圍的親友中,有沒有心靈流亡者?他們是在什麼情況下成為心靈流亡者?這些情況有方法可以去避免嗎?
有,有朋友因為無法負荷家人對他很高的期待,因此離開家.平常也跟家人沒什麼往來,回家對他來說就像住旅館.
有些事我們無法理解當事人的痛,只能為朋友禱告

是的,就只能禱告了。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0:35

徐玉英  寫:劇中雖未提到信仰,當我們看到他們彼此饒恕,彼此相愛時,看見神就在那裡 ,他們的心靈開始回歸了 :P

很多電影都沒有提到信仰,但我們都可以在當中看見神。這部電影也是如此。
這部電影對基督徒來說比非基督徒好懂多了,我們明白名字對以色列人的意義、家庭觀念、落葉歸根等都比非基督了解以色列人,所以我們更能明白這部電影所代表的意涵。以色列人自認是神的選民,在某些方面是不認同其他種族的。在這方面不是也和基督徒很像嗎?在歐洲有很多人反猶太人,特別最近的以巴衝突,更讓反猶太的意識高張。也同樣的,很多非基督徒也很討厭基督徒。

在這部電影中導演想挑戰猶太人民族優越感及喪葬觀念,擅長從政治歷史衝突解構人性的導演,想從送行中,探討"人"的價值、在文化不同下家庭及喪葬觀念。對看電影的我們來說,在當中要思考的不只是文化差異而已,更是在信仰不同中"人"價值、家庭、喪葬及其他種種觀念不同時如何互相尊重、彼此相愛。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1:32

陳月紅 寫:這部電源自以色列知名作家亞伯拉罕.耶和舒華的小說《在耶路撒冷的女人》。以色列名導演艾朗.瑞克里斯被小說中使用的概念吸引,將它改編為適合拍攝電影的題材。背景設定在2002年6月18日真實發生在耶路撒冷的自殺炸彈案件(一名巴勒斯坦激進分子在耶路撒冷一輛滿載乘客的巴士上引爆炸彈,造成至少19名以色列人死亡,暴徒本人當場喪生,另有包括中學生在內55人輕重傷,恐怖組織哈瑪斯承認這案是他們所做。)別開新局的故事廣受影展青睞,不但在盧卡諾影展贏得觀眾票選獎,更榮獲以色列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風光代表以色列角逐2011年奧斯卡外語片入圍之列!

月紅妳實在太厲害了,又如此用心,令我衷心的佩服!我想,如果這部電影讓妳來剪輯整理,也許會有更多不同及豐富的分享。

不過,在分享時要注意到電影是根據原著改編,但不是完全照著原著演,若照著妳說的背景是6/28的自殺炸彈事件,會和後來送行中遇到暴風雪的情節不符。另外妳也提到遺體在停屍間三個月也和電影內容不符,電影中是放在停屍間一個多禮拜。原著可以幫助我們更了解劇情走向及意含,但若和原著內容不符時,要權衡要以那個為主,不要讓故事走向有矛盾。
最後,再次為妳用心的分享大大拍手! :onfire: :onfire: :onfire: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1:39

傅豐玲 寫:可是人生中的「無奈」也不真的「無奈」,像美麗的雪花一樣,是可以欣賞的。

說的真好,人生中本來就有很多「無奈」,但當我們試著去接受它,讓它成為美麗的雪花,一樣是可以欣賞的。
我跟神的禱告是:若祢一定要讓我受苦,請讓我在受苦中學會功課,讓這份功課可以在未來幫助有需要的人。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7:06

鄭家瑜 寫:<人力派遣經理>課後討論BY鄭家瑜
謝謝彩霞老師用心分享。上面的十一個問題都相當有深度,值得討論。其中有關問題五,我特別有感受的是以下兩點。

1.隨身聽與尤莉亞的兒子
隨身聽之於尤莉亞的兒子,正是超現代的社會中我們經常呈現的樣貌。我們努力地和FB或LINE中的好友對談,但經常對於身旁的人是沒有對話,沒有接觸。走在路上,在捷運上、公車上,人與人經常快速地擦肩而過,或是刻意地保持著距離,對許多需要幫助的身障者或是老人,許多人也經常抱持著冷漠。但另一方面,我們卻經常願意在FB上暴露自己的隱私,願意讓眾人來分享自己的生活、生命。這是一個弔詭又矛盾的現象。
我們似乎只願意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一個自我建立的安全網路(自以為安全,卻不見得真正安全)裡。人們害怕他人看到真正的自己,或是心中的軟弱,因此我們學會不將自己[真正]地敞開。只選擇[部分][有條件]地敞開,敞開那些不會讓人真正摸著自己的一些枝節部分而已。
隨身聽正是尤莉亞的兒子用來保護自己的[道具]。將隨身聽掛在耳旁,他就似乎不需要再聽這世界的聲音,他跟世界可以隔離,他不讓周遭的人了解他的真心。或許隨身聽開的很大聲,又或許連聲音都沒有打開,但只要戴上隨身聽,就代表著尤莉亞的兒子想要一個人安靜地在自己建構的世界中,他拒絕與外界接觸。同樣地,即便尤莉亞的兒子聽懂人力資源經理的話,但却裝做不知道,他並不想參與人力資源經理的對話。這也是他對世界保持冷漠以及對自我保護的方式之一。
然而這般的冷漠與自我保護,隨著人力資源經理處理母親後事的盡心盡力,尤莉亞兒子心中的牆逐漸瓦解。在人力資源經理的面前,尤莉亞兒子逐漸不再戴上隨身聽,同時承認自己聽得懂對方的話,人力資源經理和尤莉亞兒子有了對話。在故事的尾聲,尤莉亞兒子舉起雙手回應了人力資源經理擁抱。

家瑜用隨身聽來解析尤莉亞的兒子,真的是解析的太棒了。沒錯,尤莉亞的兒子用隨身聽來保護自己,隔開那些討厭的大人。但當經理站在他的角度為他設想時,他願意放下隨身聽與經理交心。同樣的,讓我們學習在這個只願意用網路、三C產品保護自己的社會,用心與人接觸,使得網路、三C產品成為傳福音的工具、神祝福別人的管道。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7:11

陳慧君 寫: 這一切奇妙的轉變都因為愛,「愛裡沒有懼怕」,「愛可以遮掩一切過犯」,在愛中建立真誠穩固的關係。就像保羅在哥林多前書所說的,有了永不止息的愛,就可以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當經理心中有愛,對人有更真心的同理,對家庭有更真實的感動,「要回家了」,心靈有真正的歸屬而不再飄泊,再也不會「人在心不在」了。

是的,「愛可以遮掩一切過犯」,讓我們用真誠的愛去愛人並付出行動。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7:17

許玉琴 寫:這故事提醒每一個人,不管在家庭在職場, 不要做一個人在心不在的人,用"心"生活 與工作,用愛關心周遭的人,會發現生命與工作的本身就是一件有意義價值的事情,且會讓這世界更美好。

阿們!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7:21

谷梅香 寫: 人力資源經理的「送行使命」非常吸引我,這趟旅程是個發現的過程,人生都有一個使命。若沒有,總得找一個。我想我的使命就是盡量強調人們的生活,追蹤社會的變遷,觀察新舊趨勢,用嚴而不峻的目光看待人心,審視我們自己,對傳統既定的因襲想法提出嶄新或替代方法。
:PA: :d

加油!願神祝福並賜妳力量讓妳去完成神給妳的使命!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7:29

胡平婉 寫:今日的氣候和30年前的差異性很大,因為氣候變遷的緣故,而人心也和30年前的差異性很大,因為現在人們越來越匆忙,凡事都要「快」,凡事都以速成為原則,吃飯要速食,工作要速成,這個時代是沒有耐性的時代,但是很多事情卻是需要慢工出細活,等樹苗長成大樹要很多年,以色列有種植物叫垂絲柳樹,必須要百年以上才能長成樹蔭;生命成長需要時間,若想快,只會揠苗助長,人與人的關係也是需要時間的,必須小火慢燉,以溫暖和愛慢慢熬煮而成,但是這世代就是講求快,再加上3C產品使人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使得「關係」成為了奢侈品,不論婚姻、親情、友情…都變得冷漠和自我中心,人若缺少愛的滋潤,靈裡就會逐漸乾渴而死,在這部電影中,充分看到了靈裡死了的人,被失望、痛苦、消極所禁錮,就像這位人力資源經理,他是內心已死的人,所以活得很無奈,無論對妻子女兒員工都沒有心,所以別人痛苦,他也痛苦,但卻無法認識自己。

是的,內心死的人是讓自己痛苦、四週圍的人也痛苦。

胡平婉 寫:所以他面對尤莉亞的死-將近一個月前離職被自殺炸彈爆炸而死的臨時員工,是沒有感覺的。
他的女兒問他:「你有一個員工死掉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知道」。

經理到殯儀館認屍,但他卻只是虛應故事而已,因這是他的責任,連殯儀館看守遺體的工作人員都說:「很高興你來了,我們一直在等你,她要離開我們,我們還挺難過的,他來沒多久我們就混熟了,我們叫她天使」,這個看守遺體的人對待死者的身體竟然比照活人的規格,真的成為一個非常強烈的對比,讓我思想良久。

只因媒體(報紙)對公司有很多的批評及責難,造成這最大的麵包廠形象受損,公司於是決定處理尤莉亞的遺體,領出來並將之送回家鄉厚葬,而這經理被迫接下這個使命,在他的心中是很不願意的,他對他的妻子說:你以為我喜歡去這一趟丟臉嗎?他覺得這個送行是他老闆對他的懲罰。
然而從他去接觸尤莉亞去世的事件直到送行結束,因為從別人的描述中,他越來越認識她,接觸她的家庭,以及在送行途中發生的每件事情上,使他改變了

尤莉亞視怎樣的人呢?

在公司的眼中:她是編號535的員工,已被解雇
在夜班主管的眼中:,她是一個深深吸引他的女人,在上班時間,每兩小時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可以一起抽煙,使他如在天堂的女子,想
到她,及時面對不開心的事仍然可以唱歌,雖然他們言語不通,卻能在心靈上溝通的人。
在經理秘書的眼中:是個臨時員工,雖擁有工程學位,但是只能在麵包工廠刷地板,做那些些沒有人要做的事,而且沒有人會多看她一
眼,甚至她死了也沒有人知道
在人力資源經理眼中:曾是公司員工,但已在三週前離職,卻不幸於自殺炸彈爆炸的災難中罹難的羅馬尼亞人,她是一個已沒有利用價值
的資源,是一個麻煩,是老闆懲罰他的工具,從來沒看過,沒有關係也不認識的人。
在殯儀館工作人員:她是天使
在小報記者眼中:她是使報社的報社聲名大噪,發行量增加的機會,但也代表社會大眾對公司的冷漠發出責難
在她以色列朋友眼中:她是一個開心的人,因為她認為神把她從家鄉帶到以色列,她決定要在耶路撒冷過一個新的生活,甚至過一生,
她有很多朋友
在兒子眼中:是他想念也是他所愛的母親,是一位美麗又陽光的媽媽,她的突然去世,使他極為傷痛
在母親眼中:她卻是深愛想念的女兒,是一個想離開家鄉去尋找更廣闊的地方,女兒的離開與遇害使她非常悲傷,在傷痛中,仍願意成全
女兒的選擇

在這過程中,經理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相互依賴的關係,從原本只關注自己的利益中,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重新尋回生命中失去的熱情,不知道那改變從何時開始,經理突然間開始對這個事件有了感覺,當尤莉亞的母親說願意成全尤莉亞永遠留在她所選擇的地方時,他決定不辭辛勞把尤莉亞的遺體帶回她的家,而他自己也決定要回家了。

這位經理重新活起來,從死亡的禁錮中的自由了,我相信他會是位不缺席的丈夫和父親,在公司中是一個不一樣工作人員。在我生命中也因著過去的原生家庭因素,使我也像那經理一樣,每天雖然過著日子,盡了自己的責任,卻活得很不自由,但自己卻不知道,直到我活起來了,才知道過去自己是死的,原來生命是可以有盼望的,當愛進到生命中是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的。

阿們!沒錯,愛進到生命中是可以改變一切。

你的分享好棒,令人感動!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16, 17:43

楊桂家珍 寫: 我原以為只是休息片刻, 還有下文, 怎料巳是END 我不懂這人力資源經理, 帶着棺木, 坐上装甲車往何處去? 又1装甲車是暫借的, 能開出國境嗎?2棺木要送去那理埋葬?3那個尤的兒子已被經理感動了, 經理也發現了孩子的心思敏銳及愛媽媽, 為何沒讓他同去埋葬媽媽?4外勞的屍體沒人簽收經理有責任要埋葬嗎?

很多電影雖然結束了,但不代表故事就此結束,電影留下很多空間讓觀影者去想像、去思考。這樣不是很有意思嗎?我們可以有很多想像,也可以在很多不同想像結果中代出不同的生命思考。

楊桂家珍 寫:人力資源經理, 帶着棺木, 坐上装甲車往何處去?

裝甲車往何處去,請家珍姐不妨自己想像一下,可以再從網路上看一遍電影,也許您就會得出結果。

楊桂家珍 寫: 又1装甲車是暫借的, 能開出國境嗎?棺木要送去那理埋葬?

借的裝甲車是暫借的,能不能開出國境、要去那安葬,電影中都有暗喻的答案,都請妳自己思考。

在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時,我也覺得最後再把棺木放上裝甲車很莫名其妙,不過再看過一遍後就懂了。這也是我會出第2個問題的原因。
加油!家珍姐,妳一定可以再從這部電影中得到更多答案及想法的。

蔡宛蓉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4-07-01, 14:22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蔡宛蓉 » 2014-08-17, 16:22

Q:人力資源經理和電影中的其他角色(妻子、女老闆、記者、尤莉亞的兒子、……)都有關係上的衝突,他們之間的衝突點及原因是什麼?最後他們是否和好?和好的契機是什麼?
A:我認為經理對人的理解與感受,他看到死亡的員工時覺得那只是一件待辦事項,他對身邊的人缺乏感情的連結,經理對於自己的人生充滿不滿意及倦怠感,內心思考的都是如何趕快完成老闆交辦的任務。對於老闆和妻子女兒三位女性細心的提醒,經理並沒有認真去思考體會。他還活在過去自己所喜愛的工作當中,離開原本的工作的失落感,勝過與妻女疏遠的情感。對於新認識的人也沒興趣多了解接觸。
當女職員的安葬事宜勉強他去與人長期相處,他被迫去經歷別人的情緒,與人相處互動,讓他的“人味”變多了,也從對方的家庭學習到要把握與自己家人 相處的時間,不要錯過自己孩子成長的機會。

賀榮蘭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4-06-25, 00:45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賀榮蘭 » 2014-08-17, 17:01

電影中的人物沒名字只有職稱或代號,導演想要傳達的是什麼?
這是一部追尋生命歸屬之旅的電影, 它不僅探討家園、歸屬、還有以色列境內外來民族的漂泊離散。片中的女主角”尤莉亞”一開始就死了。她是個來自羅馬尼亞的外籍勞工,在一場爆炸事件中遇害,但是她的屍體卻一直沒有人來認領。於是小報記者開始追蹤這個無情雇主;一個大麵包生產工廠,企圖製造新聞話題,激起大眾的憤慨。於是麵包工廠命令人力資源部經理出馬來平息風波。男主角-人資部經理在一開始是個官僚味十足的高階主管,對下屬擺足姿態,對外則花錢消災,從未真正把對方當作人來看待。但在記者緊迫盯人之下,讓他在結束這趟旅途之後終於對人性尊嚴與價值有了深刻的領悟。

對導演而言; 名字本身僅是個符號, 重要的是在簡單的故事、 樸實的角色關係下, 透過此高階主管為了要處理好員工善後之事所經歷的曲折旅途,不但一方面諷刺了政府的官僚和無能;另一方面,則運用了權勢地位的高下表達出在龐大社會體制下, 對渺小的個人缺乏尊重宰割的方式的無奈感, 以及深刻探討如何去捍衛升斗小民的人性尊嚴! 也顯現出在信奉資本主義的大企業以去人性化的方式管理事業下,如此的行徑和共產主義的高壓專制其實是並無不同。

生活在民主法治中的我們是否要心存感恩之餘更要捍衛正義之聲?

高宗榮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4-07-01, 14:36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高宗榮 » 2014-08-17, 20:39

這部電影很特別是以運送死者回故鄉,為整部電影的主軸,在回鄉的路中所發生的故事。 從導演的心理所表達的是兩個家庭的差異,更從兩個國家的差異去發展。
從人力經理中看到,經理對家中的承諾大部分都沒有實現,與家庭成員失去了信任感而產生衝突,又被記者追查而產生無奈感,只有面對而送死者回故鄉,在送行的過程中發現死者已離婚,孩子在外流浪孤獨無依靠,整個家庭是破碎的,又死者的母親的無奈,因此經理的心靈開始轉變,而主動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從電影中看到兩個家庭的差異,跟現在的腳步越來越快,心靈越來越空虛,除了家是避風港以外,更需要一個心靈的避風港依靠,且這依靠是可依靠更能激勵我們安慰我們,除了上帝還有誰。

鄧綺如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14-07-01, 14: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鄧綺如 » 2014-08-19, 18:37

2、電影最後一幕是再把棺木送上裝甲車,這代表什麼意義?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

最後一幕再把棺木送上裝甲車代表著派遣經理對死者及死者母親的尊重,完成尤莉亞想要永遠住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宗教聖城)的心願,雖然死於意外的尤莉亞並未立下遺囑,但是尤莉亞的母親瞭解她,所以雖然很傷心女兒死於異鄉,但她關心的竟然是「女兒在那裡快樂嗎?」,由她問派遣經理的第一句話可以得知。

這種母愛是很難想像的,也很難被一般世人認同的,尤其是對華人而言。華人的觀念是「愛他/她就要管他/她」,而尤莉亞的母親在乎的是「女兒快樂嗎?」她讓高學歷的女兒放棄工程師的工作離家背景去追求她想追求的,她離婚,拋夫棄子,遠走他鄉,到一個她認為可以找到心靈歸宿的地方去當一個清潔工,作別人不想做的事。試想如果是華人的父母,有可能讓自己的小孩這樣胡搞瞎搞嗎?

這部電影想探討的一個問題是,人一生到底是要追求什麼?高學歷?高職位?高財富?有很多人每天庸庸碌碌的工作,忙(忙著努力工作往上爬)、盲(盲到對身邊有需要的人、事、物都視而不見)、茫(茫然到某個程度而喪失自我),以尤莉亞對比派遣經理,尤莉亞雖然死於意外,但是她是快樂的,在死之前,她放棄過去不好的一切,到外地追求屬於自己新的生活,但是派遣經理,他雖然活著,但是他不快樂,工作上不快樂,家庭中也不快樂。透過整個運送過程中與尤莉亞兒子及記者的相處及路上發生的種種事情,他反思自己的生命,尤其是工作與家庭,於是最後他決定要做二件對的事情。
(1)他打電話給妻子說:「我要回家了」。這次是真的要回家了,而不是「人在心不在」的回家。
(2)他決定要送尤莉亞回家,回到真正的天家,所以他再度把棺木送上裝甲車,運回以色列,成全死者的遺願。

邱美榮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6
註冊時間: 2014-06-29, 00:00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邱美榮 » 2014-08-19, 22:57

回家的路

 故事場景由以色列的耶路撒冷開始,一路走到東歐的羅馬尼亞,跨歐亞兩洲。故事的軸心圍繞著一位死於以色列耶路撒冷的羅馬尼亞籍外勞──尤莉亞──發展。她那原本沒有人認領的遺體,後來由雇主指派的「人力資源經理」(人命派遣經理)護送回家。故事由此展開一連串回家的路。

一、尤莉亞回家
 尤莉亞在這部影片中從來沒有以人的實體現身過(甚至連遺體都沒有確實出現過),但她不只是一個名字,而是真實曾經活著存在過的人。藉著在耶路撒冷麵包廠中曾與尤莉亞發生婚外情的前主管口中的描述,藉著尤莉亞的遺物──房屋鑰匙、沾了血的薪資單、十字架項鏈、她的住房與住房中的物件等,也藉著她的前夫、兒子、兒子手機中的錄影、她的母親等,使我們對這位"隱藏的女主角"有了如同拼圖一般的認識。其中的高潮是當我們與人力資源經理一起看著尤莉亞兒子手機中的錄影影像時,尤莉亞從此由一個冷冰冰的名字與屍體成了一位活脫脫、真實存在過的人。
 尤莉亞,這位出身、成長於羅馬尼亞的女子,受過高等教育,但受到羅馬尼亞充斥的低國家意識影響,一心一意想要遠離羅馬尼亞、遠離家鄉、遠離家庭。她不只有這樣的想法而已,她也付諸實際的行動:遠離故鄉、離婚、離開前夫與獨子、離鄉背景到語言不通的國家(以色列)、紆尊降卑捨棄高學歷擔任外藉勞工…。後來,在一次公車爆炸事件中意外喪生,成了無名屍。身上僅有一份麵包廠的薪資單足以找到她的身分。
 在一個以製造新聞維生的記者聳動的新聞影響之下,這個被記者稱為"毫無人性"的麵包廠指派了人力資源經理護送她的遺體回羅馬尼亞。哪裡知道,一波三折,原本以為只需要送她的遺體回到羅馬尼亞境內,給她的家人簽領了就行,沒想到她的丈夫(前夫)與她已離婚不能簽、她的兒子未成年也不能簽,不得不送到唯一可以簽領遺體的尤莉亞母親那裡。尤莉亞母親的家距離大使館約1000公里。
 這段遙遠、漫長的"尤莉亞回家之路",歷經打架、被警察扣留、強制安葬、偷走棺木(遺體)、受困暴風雪、急病中死裡逃生等過程,走過路、海、空不同路線,終於將尤莉亞(遺體)送到了她母親的家──也是尤莉亞的家鄉。
 劇情到這裡,總算可以圓滿落幕了吧!不料,劇情再次出現轉折。尤莉亞的母親告訴人力資源經理"你做錯了"!"什麼,我大老遠、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把妳的女兒送回家來,妳知道我犧牲了什麼嗎?妳知道為了這件事花了多少錢嗎?妳卻告訴我錯了,到底要我怎樣做?!"這是一般人會有的反應,然而此時影片中是一陣長長的沈默與沈思,最後人力資源經理做了我們都沒想到事:重新將尤莉亞的遺體放回裝甲車上,走回到來的路上。
 原來,對尤莉亞來說,羅馬尼亞不是她的家,以色列才是。那是她放下一切去追尋的地方、是她的夢想與夢想的滿足。因此,站在尤莉亞本人意願的立場,尤莉亞回家的路不是往羅馬尼亞去,而是往以色列去。

二、人力資源經理回家
 人力資源經理,以色列人,任職於耶路撒冷最大的麵包廠,與老闆的主雇關係已經很多年了,以致當他的夫妻關係、親子關係出現危機時,老闆不只受理了他請調回國,甚至絞盡腦汁為他安排職缺(或許"人力資源經理"也是前所未有的職位吧?)。
 對這個人的形容,影片中好幾次重複的概念是"你人回家了,但你的心沒有回家"。原來,這位人力資源經理過去在外國工作,他的工作充滿挑戰性,卻符合他的特質,讓他在工作中很有成就感。但卻因此疏忽了與妻子、女兒,使彼此間的關係充滿緊張,已經到了分居的地步。家,對他來說是沈重的壓力與責任、是若有似無的概念;回家的路,是一條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的路。
 尤莉亞,對人力資源經理來說,只是資料庫裡的一個名單,不具實際的意義、沒有實質的存在感。他對她,一無所知。由於受到老闆的指派,不得不接下這個"護送屍體"的燙手工作。一路上,一方面必須承擔完成任務、為工廠洗刷污名的壓力,另一方面則須承受來自小報記者緊盯著他找新聞的壓力。沒想到過程又十分不順利,原想趕快結束好趕回家,卻因不斷冒出各種料想不到的狀況,不得不延長這次的旅程、延後回家的時間。有趣的是,他似乎還滿享受在增加許多意想不到的開銷來讓老闆買單的事情上。
 隨著行程不斷地改變,每次給家人打電話,彼此都愈來愈感覺到人力資源經理口中所說的"回家"實在只是個空泛的詞彙,不具實質的意義。人力資源經理回家的路竟是那麼虛幻嗎?然而"家"對人力資源經理的意義似乎卻在他護送尤莉亞遺體的旅程中開始發生了變化,變得愈來愈具體化了。
 為了將尤莉亞的遺體送到她母親那裡,在這段不在計畫之內的旅程中,人力資源經理不得不帶著尤莉亞的兒子一起同行。途中,這位叛逆的青少年並不給同行者任何好臉色看,甚至修理那位想在他身上挖些什麼新聞而不停對著他拍照的記者,以致全員被帶到警局,被迫必須中途將他母親的遺體下葬。然而,就在這短暫的相處過程,人力資源經理似乎在這個不快樂的孩子身上看見了什麼熟悉的東西──是他的女兒臉上的失望。於是他開始關心起這個孩子的心情和需要。
 為了這個男孩,人力資源經理偷了他母親的棺木(遺體),以便能繼續送他母親遺體回家的路。又為了這個因他母親的死亡而衝進暴風雪中的車裡對著母親的棺木哭泣的男孩,自己也衝進暴風雪的車裡,以致病得幾乎死了。彷彿透過這個男孩與關心這個男孩,人力資源經理學習了"家"與"家人"的意義,也學習了如何向自己所愛的家人表達關愛。最後一通打給妻子的電話,簡單卻帶著真摯的情感,也傳達給了他的妻子,他說"我要回家了",她回答"好"。就這樣,關係修復了。他的心回家了。

三、尤莉亞的兒子回家
 滿嘴髒話,出口成髒,目露兇光,動作充滿攻擊性,是這個男孩給人的第一印象。他的父母離異,母親為了自己的夢想離開了他,將他留給父親;父親似乎不能理解他、無法管教他,彼此衝突極大,以致父親將他趕出家門,放任他去住在廢墟裡。他是一個被"家"拒絕的孩子。
 他再次回到父親的家中,是因為人力資源經理等人送來了他母親的遺體。但他的心是關閉的,向他的"家人"關閉、向"家"關閉了。在影片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在這段過程中,一直像隻刺猬一樣,無論誰與他說話或給他什麼東西,他的反應都是攻擊性的。
 然而隨著這段意外的旅程,在陪伴母親的遺體回到外祖母家的過程中,親身經歷到一個如同父親一般的人對他的關心與理解。似乎就是在人力資源經理偷偷運走了他母親的棺木(遺體)時,他的心防開始瓦解了。原來,有人與他站在同一陣線啊!
 在照顧那個為了他而衝進暴風雪的車裡致病倒了的人力資源經理的時候,這個男孩的心也開始改變了。不再設防,甚至將他手機裡母親的錄影給人力資源經理看。最後這段旅程,不只是他母親(遺體)回家的路,也成了他自己回家的路。到了外祖母家,祖孫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這男孩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他接受愛也表達愛。最後,目送母親的遺體再次回到來時路的時候,他是與父親站在一起的,臉上的抗拒與暴戾之氣已經完全消失了。
 這個男孩回到家了。

 這部影片很深刻地留給觀眾一個省思:什麼是家?什麼是回家?究竟你的身體(人)所在的地方是你的家,或者你的心所在的地方才是你的家?
最後由 邱美榮 於 2014-08-23, 15:26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20, 13:07

蔡宛蓉 寫:當女職員的安葬事宜勉強他去與人長期相處,他被迫去經歷別人的情緒,與人相處互動,讓他的“人味”變多了,也從對方的家庭學習到要把握與自己家人 相處的時間,不要錯過自己孩子成長的機會。

是的,經理從尤莉亞的家庭學到不要錯過自己孩子成長的機會。同樣的,我們也透過電影來看自身的問題,也提醒自己不要過自己孩子成長的機會。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20, 13:10

高宗榮 寫:這部電影很特別是以運送死者回故鄉,為整部電影的主軸,在回鄉的路中所發生的故事。 從導演的心理所表達的是兩個家庭的差異,更從兩個國家的差異去發展。
從人力經理中看到,經理對家中的承諾大部分都沒有實現,與家庭成員失去了信任感而產生衝突,又被記者追查而產生無奈感,只有面對而送死者回故鄉,在送行的過程中發現死者已離婚,孩子在外流浪孤獨無依靠,整個家庭是破碎的,又死者的母親的無奈,因此經理的心靈開始轉變,而主動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從電影中看到兩個家庭的差異,跟現在的腳步越來越快,心靈越來越空虛,除了家是避風港以外,更需要一個心靈的避風港依靠,且這依靠是可依靠更能激勵我們安慰我們,除了上帝還有誰。

阿門!

李彩霞
進階寫手
進階寫手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7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李彩霞 » 2014-08-20, 13:20

賀榮蘭 寫:生活在民主法治中的我們是否要心存感恩之餘更要捍衛正義之聲?

這個問題好難喔!我想你應該也沒有絕對的答案,所以才會用疑問句。
什麼是正義?怎麼去捍衛正義之聲?又怎樣的捍衛才是好的或討神喜悅的方式?
電影中的記者你覺得他是在捍衛正義之聲嗎?
不過我個人覺得他捍衛的方式還蠻令人討厭的。你覺得他的方式好嗎?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華神為成人說故事(2014/8/5): 電影<人命派遣經理>課後問題討論

文章月童 » 2014-08-25, 22:00

由 湯麗明 » 週五 8月 22, 2014 4:31 am

「人命派遣經理」-- 尤莉亞的奇蹟 湯麗明

一位在一場自殺爆炸案中喪生的外籍女工,因為她工作的麵包工廠沒有及時認領遺體受媒體指責,在死者躺在冰庫的同時這件事可能被擴大炒作成勞資議題或大企業去人性化的社會問題。

然而在這家耶路撒冷最大麵包工廠的上級主管為了平息與論指派人力資源經理大衛先生收拾爛攤子。在此同時,這位在耶路撒冷爆炸案中只是一個死亡數字的受害者、麵包廠工作編號535員工終於被賦予人性的一面。

原本有著工程學位來到異地、卻任何辛勞工作都肯做的尤莉亞,與夜間工作部門主管間發生了感情;男方卻因婚姻道義將其解雇,好快速斬斷情根,但出於憐憫仍付給她薪水。她出事後無人認領遺體,冰存數日。之後由她身上的薪水袋追蹤到麵包工廠,導致大衛先生所面臨外界對公司處理員工後事「慘無人道」的控訴。大衛去辦手續時知道太平間工作人員們將她取名為「天使」。大衛在找尋她的住所時很容易由附近女孩口中問出她的住處可推測她平易近人的個性。由門牌她看到她的以色列名為路得(在電影中譯為「露絲」)。大衛看到屋內情況--桌上盆栽、未吃完的水果,煙灰缸中的菸蒂,希伯來文入門書,床頭邊掛的十字架,床上凌亂的衣服,牆上小男孩的照片等等,很難想這家主人已去世! 精疲力竭的大衛將床上兩件衣服摺好後,騰出位置居然就倒下來歇息。或許因為分居之後他一直住旅館,身心不得安歇吧!也或許他對尤莉亞已漸熟悉並有好感。

之後在接觸一位認識尤莉亞的外籍女工時,知道她的墓地已被選好在一上好的位置;也知外勞生活在耶路撒冷「樣樣辛苦事事複雜」,但是在此「靈魂會得到滿足」。在大衛主動提出公司能幫上許多的忙--老闆一通電話便能創造「奇蹟」時,友人說:「尤莉亞是值得得到奇蹟的人。」

關於人力資源經理大衛先生,他與妻子女兒分居,但為了孩子的教養夫妻仍保持密切聯絡與和諧的君子之交的關係。大衛努力想負好責任,無奈工作太忙,他無法面面俱到,對妻兒的諾言總是保證了又保證,但形勢比人強,照樣一次次的爽約。他的妻子怪他總是「人在心不在」,對他拿公司的麵包當禮物送給她而不送花也無可奈何。但這或許是大衛腳踏實地的個性,又或許是他已無餘力去經營浪漫了。然而在這艱難的狀況中,可喜的是大家仍努力挽回關係!

在公司方面,綽號「寡婦」的老闆盡全力彌補這件事對商譽造成的損害;大衛出面澄清狀況還不夠,輿論繼續發酵;「寡婦」認為還必須認錯、甚至「懺悔」;但都要大衛承擔;大衛成了代罪羔羊。老闆曾在大衛人生低谷時不吝拔刀相助,現在理所當然的可討回一個人情。再說她也表達了對大衛的不滿:雖然大衛負責認真,但總是「人到心不到」--與其妻見解相同。這次他被託付的任務是將遺體體領回並將其帶回母國厚葬。

之後大衛與死者「刺蝟」兒子、一來意不善又白目的記者、一位文化及習性迥異的領事與司機帶著棺木前里迢迢的踏上一曲折離奇的瘋狂旅程。在目睹死者家庭關係、體會孩子叛逆背後的哀傷與無助、並小心翼翼給予「刺蝟仔」心靈上的扶持,再加上其他人—包括領事夫妻關係的小心經營、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慟,祖孫跪地相擁而泣的哀慟等等,一趟公差無意間成為大衛心靈探索之旅。換了一個場景,面對另一家庭的問題,大衛能從第三者的角度去檢視自身的家庭問題,在這喪母的孩子身上也看到了自己孩子的影子!

雖然公事公辦的官員認為對死者來說,葬哪裡都一樣,但是大衛仍一路追溯死者在家鄉所留下來的心靈足跡,最後找回她最想要的安葬之地,亦即耶路撒冷那處上好的墓地。

最後的結局是溫馨圓滿的! 大衛與「刺蝟仔」建立了深厚的情誼,孩子也與父親和好,母子連心,雖然生者傷痛,但究竟死者也算在入土前回鄉與自己的孩子、及自己的母親「相聚」;她生前所配戴的十架也交到孩子手裡。雖然大衛又一次對女兒爽約,無法陪她去校外教學,但她似乎也透過電話參與了這次事件,並等待父親回去團圓。這整件不可思議的公差,在媒體上或許幾句話便可帶過,但它所帶來生命的改變只能用一生的歲月去印證!

這部是以色列電影、我看到了一些以色列的成分:耶路撒冷不安的情勢、以色列國四面受敵的緊張氛圍;但盡管媒體對外籍勞工身亡處理有如此負面的報導,我由此事件的處理仍可感受到「接待客旅」的精神。片中也多處出現象徵生命的麵包,並有大衛負責忍耐寬厚的良善,也看到了一位丈夫為婚姻道義而及時懸崖勒馬的用心,更有女領事堅守在異地守安息日的傳統,並其異國夫婿的「猶太靈魂」。

尤莉亞又名「路得」,她以外邦人之身分進入以色列,或也接受了十架救贖;雖然客死異鄉,她如一粒麥子,落地卻結出許多子粒來。她的遺體奔波了近一千公里,一路上卻帶來莫大的祝福;這是尤莉亞得到的奇蹟。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2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