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高倩琪P102018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24
註冊時間: 2015-03-09, 16:03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高倩琪P102018 » 2015-05-03, 01:40

謝謝陳啟鳳老師帶來這麼精彩的一部影片。

家庭是什麼味道?

我心目中的幸福家庭,就是一開家門就有滷肉的香味,或者綠豆湯、烤蛋糕的香味迎面而來,把剛放學的孩子引到廚房,然後吃著、喝著…報告著學校的點點滴滴…。

橫山家之味,是什麼樣的味道?

次子良多帶著新婚的妻子與繼子,回到橫山老家參加哥哥的祭日,從一團和氣的歡迎,吃團圓飯,分享往日的舊照片…。一個每年都要參與的活動,一個很平常的回鄉探訪,中間卻參雜著許多情感的糾結,導演藉著短短兩天一夜的停留與互動,讓大家思考: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什麼是說出來的事?什麼是沒有說出來的事?把隱藏的情緒、隱藏的人性剖析得淋漓盡致~~。

重要VS不重要

★一個平常的家庭,一位任勞任怨的母親--利子,操持家務精明幹練,親手料理家人愛吃的獨創美味--炸玉米片,抓住每個人的胃,讓經濟支柱的一家之主,老醫生橫山恭平,即便再裝忙,再耍酷,也忍不住出來大快朵頤。

明明他是鄉里間人人敬重的老醫生,是家庭經濟的來源,他的決定,想必是被看重的,他的主導權想必是很強的。他的態勢一直高高在上,輕看妻子一生就是個家庭主婦,可是他的哀鳴:「你們為什麼一直說奶奶的家?」到底賺錢的重要還是持家的重要?

★良多打從一開始的近鄉情怯,看出他是多麼的交戰,對於自己沒有繼承父親的衣缽,注定成為父親永遠的遺憾,永遠的不滿意,覺得無能為力也忿忿不平。爸爸問:「工作夠吃飯嗎?」充滿了輕視…,雖然不滿意,但還是關心還是愛,這就是父親。回答:「夠養小孩和寡婦!」不被期待的憤怒,讓良多與父親之間隔了好遠的距離。

良多去浴室用冷水浸泡西瓜時,看到新裝置的手扶欄杆,意識到父母親畢竟是老了。祖孫三人去海邊散步,看到父親行走吃力,故意看手機等父親,並走在其後。到底自己被不公平的對待重要?還是親情重要?

★從小立志要當醫生的長子,在父母親的心中象徵著榮耀的盼望,但不幸地因為救人而溺斃,更增加了他的優秀。良多回家後要照一張全家福,母親把長子的遺照抱在胸前一起入鏡…。另外,利子說:「沒有比掃兒子的墓更悲慘的事」,言行中充滿了對長子的依戀與不捨。

父親因為良多沒有繼承父業,對良多有諸多的指責與不滿,良多按納不住心中的不平:「大哥要是還活著,也不見得有出息。」說出了一個沒人能反駁的事實。一直拿一個死去的人與活著的人相比較,有什麼意義?到底是活著的重要?還是死去的重要?

有聲VS無聲

這部片子中有許多沒有說出的東西,訴說著傳統、思念、角力、心機…非常值得玩味。

★由香里帶著沈重的伴手禮,良多一點都不幫忙拿的日本大男人情懷。

★小男孩淳史叫繼父「小良」,他保留「爸爸」的稱呼來捍衛父親。

在後院對著夜空:「秋天運動會,我會跑大隊接力,今天看到小黃蝶跟爸爸輕井澤那裡的一樣,長大後想跟爸爸當調音師,不然就當醫生…」透露出思念、傳承的盼望…,淳史,希望用繼承父業延長父親存在的連結,或者當醫生與爺爺連結。

★婆媳之間:明為送和服給媳婦,暗為左右他們生小孩。利子:「以前女人喝酒不能見杯底,現在的女人真好…」暗諷由香里沒有分寸。沒有幫淳平買睡衣。台面上是好奶奶,暗地有分別心。

★當然最經典,就是擺放許久的留聲機,播放利子買的唱片…,恭平在泡澡時問:「你何時買的唱片?」利子娓娓道來:「…我跟著你到那女人的樓下,樓上傳來你的歌聲…」

橫山恭平一直都是保有日本男人的高傲態度,唯有聽到這件事,露出了驚訝、被抓到的表情。也就是那一瞬間,或許15秒的羞愧,但利子卻可能背負了15年?20年先生外遇的難堪。

我在想利子是如何度過這樣的糾結、痛苦的年歲?他每次聽到那個唱片,他的心好像是黑膠唱片,被尖銳的唱針,一次又一次的刮出深深的紋路,而他的生命唱出的是什麼歌?是忍耐還是無奈?是怨恨還是仇恨?是認命還是對抗?聽到的是演歌「藍燈橫濱」,聽不到的是他心中的波濤洶湧。

復仇VS饒恕

★骯髒的白襪子,因為跪坐太久腳麻,使得臃腫的身體無法站穩,被救活的良雄說:「我除了健康之外,沒有什麼長處…」「我會連他的份一起活…」,任何人都感受到他的罪咎、緊張侷促、不知所措…,他每一年要到橫山家接受活下來的酷刑。

利子慣用禮貌的糖衣,親切的對良雄說:「明年再來看我們」,他揮舞著「母親」的大旗,進行沒有流血的殺戮。良多看不下去:「放過良雄,不要他再來了」,利子:「才十年就淡忘,太便宜他了!」「沒有人能怪罪是最痛苦的事。」

如同先生外遇一樣,利子慣用的模式,就是把自己關在仇恨的牢籠中,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品味著、背負著失去兒子的痛苦,他的生命是隔絕的,他的生命非常不自由,他需要這樣才能生存下來嗎?

日本社會非常有禮貌,他們不習慣與人分享私事,導致利子的個性非常扭曲,其實,他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不需要被自己困在情緒的愁城裡。如果他有可以說話的朋友,有支持團體,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並且放開自己,也放開別人,他可以有不同的眼光,看到愛,看到希望,他的生命會很不一樣。他的溫和就再也不是裝飾的外衣。

結語

為什麼導演不解決恭平與利子之間的關係?為什麼良多與父親沒有和解?為什麼母親終究沒有坐到兒子的車去買東西?

其實,這就是真實的人生,是的,有些人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去解決衝突的關係,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了解自己,如何去接納別人?

良多的生命好像他自己手中的玉米,被一顆一顆的撥下來,不再交在母親的手中,炸出母親的味道,而由他自己決定要要成為怎樣的橫山家之味。

黃鏡陵p100031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5-03-09, 15:40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黃鏡陵p100031 » 2015-05-03, 15:25

"橫山家之味”這部影片,對現代台灣人而言,會是有文化距離的不能理解,對歐美人可能更嚴重,影片中的慢步調,不乾脆,不直接,悶燒,情感內放,絲毫不表於形外,心裡有話不直說…..真是讓不熟悉日本文化特質的人很不舒服。
我認為導演要透過這部”諷刺片”,讓日本國人深刻去省思”傳統壓抑性互動的家庭型態”下的問題:
1.父親在家中的固執、權威、放不下身段的角色,不懂得跟孩子互動,忽略孩子的差異與想法,一味的用自己的價值觀來要求孩子走他佈的棋子,即使孩子都大了,仍有掌控的心態……,我覺得父親是最可憐的角色,他讓我想起”日本武士”—威武的外表下有最脆弱和無力的心。
2.孩子成長中不被父親了解,被不當期待,指使得很不自由,父親的嚴峻,對孩子的掌控,孩童心靈從小傷害很大,難怪多良回家是一個痛苦差事,一直戴著假面具跟家人相處,並且憤怒與不滿是一觸即發的。
3.妻子被丈夫長久冷落,外表是殷勤、熱情、又貼心善良的妻子,但實際上內心是暗潮洶湧的憤怒不斷翻騰。妻子對被長子所救起來的少年,有著不合理的遷怒,代替她心裡對婚姻(對丈夫)及家庭不敢表達的不滿。妻子對長子的喪慟,一直被家人忽略,那場在家裡努力追逐著粉蝶,表現出對長子的希望破滅與深深的思念。我覺得妻子很可憐,因為一生離不開這個家,默默承受受傷,默默的傷心,默默的發怒,沒有人能理解和同理。
橫山家一如傳統的典型日本家庭,外面看似很平靜,有個社會地位不錯且很有成就的醫生父親,有個勤於治理與管教孩子得當的母親,老大也將繼承父親衣缽,可是家庭裡面的成員彼此有心結,互相之間有很深的隔閡和疏離,不能對家人表達內心的感受,情感必須被壓抑,彼此也不能同理,二兒子良多從小不願按照家人期待,費盡多年的心力想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看見他內心對父權的反抗,和對家庭隱形束縛的掙脫,一路走來非常的辛苦,婚姻工作都有很大的波折,良多代表了年輕一代在傳統僵化家庭中的受害者。想當然爾,受傷的良多是很難為他的父母親做出一些貢獻的,即使陪父親去看場球賽,用轎車帶媽媽去大超市,這一類在一般人眼中稀鬆平常的事,至父母過世,良多都沒做到一次。

5、母親為什麼每年都要求被救的少年來家裡?她因此有得著安慰嗎?為什麼?您會如何幫助她走出喪子之痛?
要求被救者年年這樣做,只是為了洩憤,既然是洩憤當然不會得著安慰,可見媽媽一直沒有走出喪子之痛,甚至錯怪在那位獲救者身上,也許大兒子是她和家庭的光榮和繼承衣缽的唯一希望,母親不願面對大兒子已經不在,以及家庭不會再有第二個醫生的事實,她的傷心、失落、和憤怒,沒人了解,也無人能解開這個結。如過她的丈夫和兒女細心注意到她的心理狀態,並願意多陪伴她,用正向的話開導她,丈夫多多關心她,每天去散步的時候,帶著她一起去,並且多多讚賞她的努力和優點,並容許妻子做自己,發揮自己,一定對妻子走出喪子之痛有很大的幫助。

許慈娟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15-03-17, 22:06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許慈娟 » 2015-05-03, 17:13

這部電影中你印象最深刻的人物是利子,她的一生就如同傳統的亞洲人母親的共同點。結了婚就沒有因著自己而活而是為了家庭。在家庭中從沒有孩子就是照顧丈夫而有了孩子就轉移到他們並把期許與夢想投入到生活當中,孩子的成就就如同自己一般。他們的韌性為了就是給予一個完整的家,就算是沒了自己或是犧牲了自己應有的。當她背著孩子發現老公的秘密時,當她走回去時她的內心又是如何的複雜與交戰。她不說又為了甚麼?但又很巧秒的在多年後用著一張黑膠唱片道出已知道秘密。而利子又扮演在每個關係當中的重要聯繫者,因著她的玉米餅讓不太互動的家人開始回憶之前美好的事情有了互動而有了連結。要求大兒子被救起的人每年要參加忌日, 去提醒他的生命是因為救你而犧牲,要好好活下去。視乎道出默默他在找尋大兒子這一生的意義到底是甚麼呢?如果對方有成就是否有安慰呢?是找尋一種寄託嗎?反思這不就是亞洲家庭文化的共同點嗎?因家而壓抑自己內心得感受?不願表達對彼此的愛?連抱抱都是種彆扭的事呢?而母親都是因為要給予孩子個完整的家而願意閉一隻眼嗎?

林李文苑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5-03-17, 22:07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林李文苑 » 2015-05-03, 20:10

分享:

看完橫山家的故事真是覺得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導演很細膩描繪人心,面對自己的家人,不是不愛而是太在意,說相反的話,看起來衝突但卻是有愛在其中,但卻不知如何表達,不知如何敞開,有許多的隱藏,表達出來的卻是讓對方受傷。

橫山家的爸爸恭平其實是在意次子良多,卻不直接說我們很想你,你要常常打電話回來,而是說媽媽利子會想念你。媽媽利子則是用心機在生活的人,她隱忍先生婚外情長達30年,找到機會才修理的不著痕跡,對良多離別的握手竟是為了讓兒子記掛、擔心,對溺水被救的年青人,她覺得每年讓他來拜訪並祭拜救他的大兒子並不過份。她苦毒的心、不饒恕的心、不放手讓自己無形之中沉溺在苦毒中,她以為這樣是對別人的懲罰,殊不知自己更無法走出、更陷牢籠裏,因著心不快樂充滿愁苦,說出來的話就像棉裏藏針。

良多在被與哥哥比教中,爸爸期許中,一直覺得這個家太沉重,他可能是個心思細膩的人,但在成長過程中未能得到稱讚、鼓勵,所以對家、對父母的回應就持負面的看法。好比爸爸在對繼子說要唸醫學院,良多就對爸爸說你不要遊說他唸醫的,良多對爸爸直覺的就是念醫的高人一等,他沒看到爸爸對這份職業的使命感和意義。

這一家人的含蓄壓抑,破壞了家人的關係,使原本神造人是在關係裏,和協裏有愛,有溫暖和接納都不見了,但經過良多一家人這次的造訪有著微妙的改變,雖然良多沒完成和爸爸一起看足球,和買車載媽媽的願望,但最後他還是完成了生個女兒,並在無形中繼續了媽媽的動作,一家人就是一家人,他繼承了父母的記憶,但卻可以站在較高的地方來看,人是有盼望的。

linyuhui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15-03-16, 13:56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linyuhui » 2015-05-04, 00:38

透過幽靜的綠蔭、沉湎的鄉愁,藉由已經離家的成年孩子們返家與年邁的父母共渡夏日時光,一個看似簡單平凡的故事,在幽默溫暖,卻又帶點任性地,如同翻閱家族裡的老相片簿那般,捕捉生命中點滴細微卻又引起層層漣漪的悸動。也讓人憶起那份屬於家族親情的淡淡的哀愁,把家人間相處,那種親密、卻偶有埋怨、偶有不忍、偶有不耐的微妙情緒給描寫地如此傳神。
觀賞「橫山家之味」,我常在心裡不斷笑著,因為橫山一家人的應對,老讓我想起自己和家人的關係。可是,我笑的越開心,心情就越沈重。多矛盾啊。有太多寫實的情境,讓我覺得不忍與不捨。我非常喜歡母親和女兒在廚房的話家常,實在溫馨地好笑。我也很喜歡木訥的老父親跟男主角的互動,兩人獨處時,試圖找話題聊天以化解尷尬情緒,可是常常話不超過三句,兩人又壓抑著彼此的怒火鬥嘴了起來。這類微妙的心情,重複出現在影片中。
說真的,令我震懾的其實不在於劇情本身。真正會讓人沈思的,反而是影片中所刻劃出來,那些每個人都會遇到的人生課題。 生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想唯有等我們真正跨越生死的時候,才能知道另一邊有什麼答案。但恐怖的是,在終點到達之前,也許我們都浪費了許多時間在處理人生的無奈。人生啊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天地悠悠,山河無言,歲月無語,靜謐的人生中,不安靜的靈魂默默以自己的形式伸動著手腳。
雖然劇情平淡無奇,卻如此的貼近現實,家人的相處不正是如此嗎?在夏日炙熱的午後,待在陰涼的屋簷下,品嘗消暑的西瓜,再來杯沁涼的麥茶,談談過去的快樂時光,分享自己發生的事情,還有偶然間的摩擦,雖然心頭不好受,但家人間的紛爭總是來的快也去的快,沒一會就忘記了,我想這就是人生吧!

范馨文P101013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7
註冊時間: 2015-03-09, 15:39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范馨文P101013 » 2015-05-04, 02:37

橫山家之味 ~ Still Walking
"橫山家之味",故事雖然是再平凡不過的家人相處,但是卻能帶出深刻的心靈觸動。家有甚麼味道?這個純樸小鎮上應該是受人敬重甚至羨慕的醫生家庭,是甚麼讓家人表面互動的背後,有著眾味雜陳,說不清的心情故事?

難得與家人團聚應該是可以重溫舊夢的歡樂時光,但失業的良多帶著妻子和 "拖油瓶" 淳史,卻想早早結束這一趟返鄉之旅。回家後父子之間幾次的對話,感受不到父親恭平對良多的肯定與支持,苦於怕達不到父親的期望,苦於不想面對父親把自己和已逝大哥做比較,良多謊稱自己工作順利,並想盡快逃離這個家。每個人的自我形象和價值,到底是建立在甚麼基礎上?不甘願優秀的兒子純平因救人溺斃英年早逝,媽媽利子每年邀請被救者良雄於純平忌日回橫山家,用愧疚感折磨不知所措的良雄,利子表面的殷勤接待,卻隱藏著報復的苦毒,遺憾懊惱優秀兒子的生命,怎麼會換來一個這麼不成材的傢伙,不放過別人也不放過自己的恭平和利子,苦於走不出這個永遠的失落。

自我形象長期貶抑的良多好像一直努力確認自己在家中的位置:澄清 "不用再去蔬菜店買玉米了" 是自己不是大哥的點子.....醫生也沒什麼了不起,自己從事的繪畫修復師,目前工作競爭激烈....雖然父母的嘮叨應是出於關愛,但不當的期待與表達,讓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消失的純平竟成了良多隱藏的勁敵!看來懂事溫婉的由香里,嫉妒利子為良多準備睡袍但沒為淳史準備而不悅,希望能被橫山家接納的壓力,讓由香里敏銳地評估自己和孩子在婆婆心目中的份量。我們生命中是不是也存在著莫明的假想敵,也許人與人之間真誠的信任與了解,才能使這酸化人心的假想敵消失!

恭平說帶著孩子的女人不易再婚,當談到良多目前的生計問題,良多帶刺的回答「可以養活帶著孩子的寡婦」 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被橫山家兩老視為活著也沒甚麼用的良雄拜訪過後,恭平和利子不但不平的情緒逐漸出現,恭平連帶批評良多的職業,良多認為努力工作的人的一生不應該做比較,語重心長,一針見血的反嗆父親:「哥哥現在要是還活著,不知道會選擇做甚麼....人這一輩子,誰都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 ...」家可以是最溫暖甜蜜的地方,也可以是血淋淋最傷人的戰場,會傷得這麼深,可能出於太在乎彼此,但愛之深,必要責之切嗎?

當家人一起剝玉米粒,還有所有人都笑著一起吃香噴噴的玉米天婦羅,家人總是有可以共同享有的美好回憶。良多在浴室注意到剝落的磁磚,也試試安全把手,利子關心良多的牙齒,也驕傲說他從小有一雙巧手,家人能看見彼此細微的需要那麼自然而然。在家裡不是關鍵人物的長女千波,平日不注重廚藝,仍然熱情和利子討論料理,只為了想媽媽應該喜歡聊這樣的話題,常常扮演家人互動潤滑劑的她,甚至在構想是不是改建老宅好跟父母親比鄰而居可以就近照顧,可惜女兒的貼心用心在重男輕女的觀念下,顯得微不足道。人有時會緊抓著自以為最合適自己的東西,卻對身邊垂手可得的幸福視而不見。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
恭平每天在小鎮散步與鄰居寒暄,家門口豎立的招牌,和鼓勵淳史以後當醫生,都代表他緬懷過去的輝煌,停滯在他所熟知的人生劇本。長子純平出事當天出門的情景在利子的腦海中是抹不去的印記,連現在全家福也要帶著純平的遺像一起拍照,已逝的親人,對生者來說,會是單純的思念,還是會成為生命受困的原因?良多小時候的作文,嚮往哥哥和自己都能和爸爸一樣當醫生,但如他所說,人生不見得會如我們所預期的那樣展開,小時候的夢想,只能珍惜成為美好的回憶。"橫山家之味" 英文片名為 "Still Walking ",家就是這麼有味道的地方,有著血濃於水特有的期待,但不管發生甚麼事,該過去的就要讓它過去,時間不會停留,人生還是要一直走下去。

謝禮興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0
註冊時間: 2015-03-17, 22:03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謝禮興 » 2015-05-04, 08:53

當我看到良多跟太太由香里上了公車要離開的時候,良多觀察到太太的情緒好像如釋重負,便衝口而出跟她說:過年我們就不要回來了!
在這個時候我心中浮出一句話,究竟是血缘牢不可破還是婚姻的夫妻關係?
在華人/日本的家庭觀念,家族的責任如此的深,好像在家裡面發生任何的事情,應該都是最重要的、都是第一優先、都是可以被包容、可以被接納的!
反觀,婚姻在日本和台灣,離婚率是連連高漲,男與女的結婚,其*重*要性就如同婚姻證書一般的重量。
良多雖然看見父親的老邁,隱藏在心底對父親的愛、父親的憐憫、父親的親密感被激發出來。就產生回饋的行動,就故意走在父親的後面來照顧他,答應跟他一起去看足球賽。只是,因為看到太太由香里的壓力,坐在公車上完全釋放的時候,體卹了他每天生活所愛的人,在老家如此的被質疑備受壓力,不認同。終於親情敵不過愛情,說出了這一句沉重的話<過年我們就不要回來了!>
父親和母親長期不接納兒子的工作、兒子的婚姻、兒子的夢想。便一再挑剔,言語上沒有一句好話和認同。可能估算由香里的二度婚姻還有一個兒子,這種婚姻不會長久,兒子終究會接受父母親而逃離她。
實情是關係比親情重要。親情是一個事實,若是沒有好好經營,終歸也會敗給人與人良性互動所產生的愛情,雖然他們的客觀條件在開始的時候不見得很好。(二度婚姻加一個孩子。)
老父親老母親地處理態度與方法,讓他們在暮年不單失去了大兒子,也把小兒子趕走了。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月童 » 2015-05-07, 21:21

高月蘭 » 週一 5月 04, 2015 8:21 am

「橫山家之味」把家庭瑣碎、平凡的生活,描述得淋漓盡緻又不乏戲味。劇中的父親是位退休的醫生,母親是位家庭主婦,兩人共同用心經營著橫山一家。然而他們深愛的長子卻在一次意外中為了拯救他人而不小心溺斃,這也在他們兩人的心中造成無可挽回的創傷。次子良多在哥哥忌日的當天,帶著妻子與妻子與前夫所生的兒子一同返家,女兒、女婿還有兩位孩子提前先回老家。整個故事就這麼鋪陳著一整天發生在橫山家的一切,或許平凡、或許單純,但那卻緊緊抓住了家的意象。因為關於家的點點滴滴就是發生在每個細節裡……。
劇中—母親利子是印象最深刻的成員。她以妙手料理,維繫著全家人的腸胃;以體貼細心,呵護著男人不可告人的秘密。廚房笑談中,覺得有點詼諧,卻掌握家庭成員的大小心事,似乎家人們都難跳脫她的手掌心。就如:先生外遇的事,時隔三十年後,在沒有火氣、沒有哀怨、最不傷人之下揭露,感覺是包容,背地裡卻是長年的復仇。每天唱著先生為情婦唱的情歌,三十年的煎熬與暗恨,成為悄悄進入先生胸口的刺心匕首。三十年來的夫妻生活,就像平靜大海裡的暗礁。
另外,每年兒子祭日,她都會邀請當年兒子救起的男孩良雄來共聚,兒子因他而死,從他身上依舊可以看到兒子的遺澤光環。次子良多看不下去,要求母親別再折磨他了,母親卻面無表情的說:「這是我唯一能對讓我痛失愛子的人所做的『報復』。」外表彬彬有禮、待客有道的母親利子,誰能想到那一切都只是她的人生「報復」……。
聖經有句話說:「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来;恶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来;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来。」內心滿是「復仇」的利子,她的人生是快樂的嗎?心中累積的不原諒,終究成為心中的「苦毒」,「苦毒」就如同惡性腫瘤一般,會在我們的生命中生毒根,散發毒素。這部影片給我的省思……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Re: 靈糧神學院(2015/04/27) 電影:「橫山家之味」問題討論

文章月童 » 2015-05-07, 21:24

郭淑汾p102017 » 週六 5月 02, 2015 5:55 pm

"橫山家之味"這部影片是敍述一個位在日本橫濱的橫山診所,診所家裏所發生的故事。橫山診所在橫濱原是鄉里人民所倚重的診所,老醫生恭平年紀老邁,步入退休已無法再看診,他失去了人生的舞台,顯得落寞孤寂,在家人面前總是裝得很忙,以掩飾內心的虛空。而妻子利子是個聰慧但卻說話犀利的女人,她的拿手好菜玉米天婦羅網羅住家中每一個人的胃,是個有好手藝的媽媽,”玉米天婦羅”就是橫山家的名菜,片名因此命名。但是在這看似幸福的家庭裏,二兒子不願意回家,即便娶了媳婦。當我們看到二兒子良多和父親的舌槍唇戰,感覺到父親對兒子未能接替診所的醫生工作而不滿。但良多也不甘示弱,堅持走藝術的路,兩代的衝突因此產生。最令人驚訝是,當電影帶到全家去悼祭大兒子純平時,母親很不客氣的丟掉別人已為純平獻祭的花束,僅管良多已提醒母親可能是良雄献的花,母親仍難俺憤怒。究竟良雄和純平是什麼關係?在這裏帶出大家的好奇。原來純平原本接替父親的衣缽,卻因為救了溺水的良雄而犠牲。影片中良雄每年到純平牌位前上香,卻是母親刻意安排羞辱良雄的機會。而父親喪子的哀痛,將期望轉嫁至老二的落空,這樣的老年悲哀不難讓我們也感受到他的落寞。
在這部片中,我們看到橫山診所女主人利子的不饒恕,這種苦毒一直在她心中,揮之不去。而對良雄來說也是一種良心的折磨,甚至看到良雄因此非常自卑
,認為自己没有價值。不饒恕和報復的心,讓雙方都受害,没有嬴家。而二兒子良多因為妒忌哥哥,即使哥哥已死了,仍然不放下暗中的較競,這種妒意破壞了父子之間的和睦。看到原本幸福的家庭因為人性的罪被捆綁,而搞得家人疏遠,當良多想孝順父母時,父母已不在了。人生究竟該如何過?聰明的你,在這部片中,你看到了什麼?
「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為我們没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學習效法耶穌,做一個愛靈魂的人,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8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