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歡迎在此分享您的讀書心得,或回應心靈小憩網站的文章觀點!也可以投稿喔!

版主: Robertpsycho月童

詹芬蘭
普通寫手
普通寫手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8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詹芬蘭 » 2015-08-18, 22:56

問題討論
(Lars vs Bianca)
Q1:為什麼Lars一開始與Biaca無話不談,後來卻說也許Biaca什麼也沒說?
Q2. Lars請大家穿著輕鬆來參加Biaca的安息禮拜,為什麼他自己卻盛裝前往?這個喪禮對Lars的意義是什麼?

(Lars vs famy)
Q1:哥哥Gus由一開始的不能接受,到最後的理解支持,是什麼讓他改變的?
Q2:當大嫂提到Lars的母親懷著Lars的時候織著圍巾,並且稱讚圍巾很美時,Lars心理有什麼感受?你有沒有過類似的感受?

(Lars vs his neighbor)
Q1:比安卡的出現,對小鎮帶來什麼影響?鎮民前後有那些改變?這個改變對拉斯產生了什麼幫助?
Q2:Lars身邊有那幾位重要的女性?她們是誰?她們做了什麼?對拉斯產生了什麼影響?

(Lars vs you)
Q1:若Lars在你的身邊,你會像是劇中哪個人物?
Q2:你過去如何看待心理疾病,這在你的真實生活中發生過嗎?
Q3:Bianca是Lars的移情物,那你的移情物是什麼呢?你有哪一種困境需要移情物呢?

(Lars vs church)
Q1:教會與Lars的生命成長及改變有什麼關係?
Q2:對於在教會的關懷及輔導工作,這個故事是否帶給你啟發?

孫澎華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5-06-29, 12:20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孫澎華 » 2015-08-22, 11:54

題目: 愛可以改變一切

妄想症 VS 掩蓋傷痛
「充氣娃娃之戀」雖然我認為本片決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樣,但當老師開始介紹時,提到男主角”拉斯"因母親難產而死,爸爸過於傷痛,但仍獨立撫養兩個小孩,後來哥哥不知如何自處就離開家,因此拉斯的個性是陰鬱的與人疏離的。老師介紹到這哩,心裏頭立刻浮上一個畫面,躲在角落哭泣的小男孩---得不到母愛只好妄想、不會處理傷痛只好掩蓋。這樣的情節讓我的思緒回到30幾年前,當我20幾歲的時候,母親因地上有水滑了一跤,頭磕到門檻上導致顱內出血,就這樣和我們永別了。當時我和哥哥為了一樁事吵得不可開交,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是否媽媽不願看到我們兄妹不和就永遠離開我們了?20幾歲的我已是成人都曾閃過此念頭,更何況是小小年紀的”拉斯”?

凱琳—拉斯的嫂嫂
她真是個溫暖的人!頗有長姐若母的味道。在暗夜中等待著拉斯,希望他來家晚餐。兄弟倆就住在對門,可以互相不往來多時,可見他們之間真是發生了甚麼導致二人如此的疏離。凱琳因著愛先生,努力的磋和二人,即使拉斯帶了充氣娃娃—比安卡來見他們。雖然凱琳也不知該怎麼做,但至少他能接受拉斯的現況,面對問題想辦法解決。而不像先生—格斯,完全無法接受事實,甚至認為拉斯生病了想把拉斯送進精神病院,幸虧凱琳因著有傷痛的經驗而阻止此事。

格斯—拉斯的哥哥
兄弟畢竟情深,由一開始的排斥,到凱琳的開導、協助,慢慢地格斯和太太一起協助拉斯度過就醫之路。夫妻倆還為此向小鎮的人溝通,希望鎮民可以接受或試著拉斯和比安卡的交往。哥哥嫂嫂配合醫生的治療,漸漸的兄弟倆開始有了對話,拉斯也會去請教哥哥一些關鍵性的問題。

小鎮居民
最敬佩地當然是自拉斯小小年記就看著他長大的媽媽們。有人認為拉斯的行為怪異甚至道德敗壞,但古拉太太舉出人們都會犯錯,而且她說:「看在上帝的份上,這種事又有甚麼大不了的?我認為拉斯是個好孩子。」媽媽們盡量的幫助拉斯還到拉斯家探訪,帶去了媽媽們親手做的菜餚。一路的陪伴著拉斯度過人生的低谷。

醫生達格瑪
達格瑪真是一位超人性醫生。看著她帶著聽筒替比安卡量血壓,對待比安卡就像真人一般,沒有半點輕蔑的態度還努力要找出拉斯的病因。她的態度平靜、溫和,講話柔聲細語,給人一種”平安”的感覺,讓人覺得她一定會把拉斯的病醫好。因著自身的經歷丈夫已過世也特別能體會拉斯的寂寞,在治療當中,慢慢地讓拉斯願意說出心中的話。

拉斯 VS 比安卡
安靜、幾乎不說話的拉斯,和住在對面的哥哥幾乎沒來往,這其中隱藏著多少的傷痛啊!兄嫂又擔心又關心拉斯,希望他能找到女朋友。連與一般人交往、相處的拉斯都有困難,何況是異性朋友?當拉斯帶比安卡出現在兄嫂面前時,其實我一點都不訝異反而覺得是你們一直要我教女朋友,我就帶一個回來安你們的心啊!(市面上為何有充氣娃娃的商品?是否我們也該思考一下而不是一味的排斥?一定是有需要才有商機的。社會上也有一些人是無法與正常人交往的)再往深處想,心中的酸楚不禁湧上心頭,拉斯多麼需要母親的愛啊! 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當然也有對異性的需要。你看! 自從比安卡進入他的生活中,拉斯變得不一樣了,他開始會笑了也愛講話了。不但對比安卡耳邊私語,對兄嫂談起比安卡時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雖然看起來美好但畢竟不是正常的行為,為了醫治拉斯,兄嫂、小鎮居民盡了全力協助拉斯。他們像拉斯一樣把比安卡當成真人一般對待,陪比安卡聊天、散步、幫他整裝梳髮、甚至去教堂做禮拜。當比安卡不是單屬拉斯一個人時,漸漸的拉斯感到了厭煩,甚至和比安卡起了爭執。可敬的古拉太太抓住了適當機會告訴拉斯「比安卡也有自己的人生,你上班時比安卡要做甚麼呢?他也是人,豈是這樣被你呼來喚去?」嫂嫂也對他說「大家都是因為愛你,才為了你做了這麼多事,也接受比安卡、愛她、幫助她。」或許一語擊中夢中人,拉斯開始有了變化,她告訴兄嫂比安卡沒有接受她的求婚、在醫生的幫助下他與人接觸、擁抱的懼怕逐漸減輕。也開始思考婚姻和家庭的問題,會去請教哥哥,哥哥說:「關心自己的家庭、學會承認錯誤、不要對自己的女人撒謊。」也第一次告訴拉斯,爸爸雖然中年喪妻但仍獨力照顧兩個孩子,以此來強調責任,並為自己的離家出走向拉斯道歉。
拉斯與比安卡的相處中也學會了愛與被愛,當他發現比安卡昏迷快死了,他極其的難過,他的悲傷投射到了母親身上,其實我一直認為拉斯把比安卡當作像是他的母親一樣的對待。在比安卡即將進入死亡的過程中再次看到大家對拉斯的愛,有人去安慰他、病房前擺滿了花朵、甚至還幫比安卡辦了場慎重的喪禮!拉斯請大家輕鬆穿著來參加喪禮,自己卻盛裝出現而且身上還有紅色、粉紅色出現喔!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想拉斯真是想通了,比安卡不但離世了也真的離開了拉斯的心了!這一陣子造成大家的重擔,拉斯希望大家全卸下來所以希望輕輕鬆鬆的來參加喪禮。拉斯自己走出過去的陰霾,向孤單、憂鬱說: 掰掰!這是何等可喜可賀的事!所以他盛裝因為他重視這件事,衣服上有明亮色彩陪襯因為他開心新的生活從此展開! 真是敬佩臺上的牧師,雖然我不太記得牧師說了些甚麼,但我記得牧師、拉斯的笑容,記得整個場景是如此的溫馨。

瑪戈
平易近人,一直守護在拉斯身邊的女孩。拉斯根本不關心她的存在。直到拉斯的病情減輕,瑪戈帶著男友來見他,拉斯才意識到似乎發生了甚麼事?當瑪戈傷心難過時,拉斯第一次去安慰人,幫小熊玩偶急救的動作真是讓人看到拉斯原本可愛的一面。當喪禮結束時,比安卡真情流露哽咽的站在拉斯旁邊,說明她真的是關心著、愛著拉斯,並沒有因著比安卡的出現而有著任何逾矩的動作。

「愛」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 我們不但需要被愛,也需要愛人。但有的愛往往帶來傷害!有一本早期就出書的心理學書籍「家庭會傷人」,一個人的個性,成熟的狀態絕對和原生家庭有著不可磨滅的關聯。當你被愛夠了,人生就有轉機。
我們不但要學習如何正確的愛別人也要愛自己。

佩服導演、編劇的功力、愛心,將電影拍的如此好! 一開始場景就出現在兄弟倆的家,是那樣的黑暗那樣的冷颼那樣的孤單! 除了他們三人沒有其他的人,這樣的畫面是告訴我們甚麼?這是部悲傷、憂鬱的電影!但隨著情節的演進,時而讓人難過、微笑、掉入回憶的深淵,情節的發展讓人不置可信!每個人物都讓我敬佩,每個人都把自己的腳色演得如此出色! 編劇太有趣了,用了一個這樣的片名帶領大家走入完全不同的世界,且是如此的溫馨令人感動!

看完電影,心中只有一句話「愛可以改變一切」這樣的事件,若是放在臺灣會如何看待如何進行呢?我敬佩小鎮的居民,事先雖有人有意見,但既然達成協議全鎮的人就鼎力相助。我敬佩嫂嫂—凱琳的細心、體貼。我敬佩醫生達格瑪的專業、體諒….。這真是一部讓我愛不釋手的電影,它讓我的情緒忽而難過忽而感動又開心,真是一部上上之作!也讓人體會到「愛」的偉大!

陳惠娟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5-07-22, 12:16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陳惠娟 » 2015-08-22, 14:37

充氣娃娃之戀

《灰藍色披肩》
嚴寒的冬天Lars 憂鬱深邃的眼神看著窗外,兒童嬉笑玩耍的叫笑聲,他…彷彿看著他自己,他用手輕輕的將灰藍色披肩把自己圍得更緊,那是母親懷孕時幫他織的披肩,他的動作像是讓自己依偎在母親身旁,這也是他內心的渴望,灰藍色披肩代表著他的母親,代表著愛。

當他懷孕的嫂嫂邀請他一起吃早餐時,他要她披上披肩不要著涼,此時的時空似乎重疊,懷孕、母親的披肩、愛,鏡頭透過Lars的背影連接著嫂嫂披上披肩的背影,在這畫面中我看到嫂嫂的懷孕讓Lars 燃起對母親的思念,而他是那個在肚腹裡的寶寶,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他讓披肩保護著嫂嫂,減除他心裏的擔憂,嫂嫂的懷孕也讓Lars陷入一個哀傷的情境中,面對生命的突發事件,他如何平復自己的內心那種對死亡的恐懼。

《花不是真的,但是可以永久保存》
Lars的心靈深處是一個寂寞的小男孩,在他的生命中沒有母親的關愛陪伴,父親雖然很愛他們,但是父親自己可能都陷在極深的喪妻之痛當中,所以他不知道如何表達他的父愛,而Lars的哥哥害怕在這樣的悲觀低落的家庭中逃開了,這一切造成Lars的成長過程脆弱又無助。
Lars 在他的生命成長週期所需經歷的任務都沒有被完整的滿足,他缺乏母愛缺乏安全感,在他兒時甚至沒有一個依附的對象,對於自我認同和自己身分也似乎混淆了。他可能對自己有很深的罪惡感,他擔心他所愛的人將會死去,如同他的母親一樣,他也許認為他的存在是不被祝福的,以至於他不敢和任何人有身體的接觸,他感到哀傷自我懺悔,自責又憤怒的交錯情緒……Lars是多麼孤寂渴望被愛。

嫂嫂的懷孕是一個讓Lars重生的契機,再次面對Lars生命的重大事件:懷孕。
Lars轉移了他的感情在Bianca身上,一個充氣娃娃,她不是真的,她不會生孩子,她不必經歷懷孕或者死亡的的危險…
而另一方面Bianca 像是他的母親,他的情人,他的好朋友,他可以依靠著她與她無話不談,分享心裡的秘密,她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幫助人,而且她不會死去.. 就像教會的那一盆塑膠花,花不是真的,但是可以永久保存。
Lars的內心其實很清楚,Bianca對他的意義。

《愛的力量》
因著Bianca的特殊用途,Bianca 的出現讓Lars和他的家人遭受異樣眼光的嘲諷恥笑,但是因著哥哥嫂嫂的愛、支持疼惜他的格魯納夫人、善解人意的達格瑪醫生、暗戀他的瑪戈.... 因著愛,漸漸讓小鎮充滿了溫情,他們願意放下自己的成見,接納Bianca,支持Lars,讓Lars得以慢慢改變。

Lars開始願意接觸人,參加朋友聚會,與哥哥談心詢問心中的疑惑,哥哥告訴他,成為一個男人是不會對女人撒謊,並且照顧好家庭;所以在瑪戈的邀約中,Lars告訴瑪戈他想要成為一個男人,不能對Bianca不忠,Lars第一次伸手與瑪戈握手,他突破了自我保護的界線,打開了心扉,握手似乎讓他感受到人的溫度。

《重生》
Lars是Bianca生命的導演,他決定著Bianca的生命歷程,他向她求婚,她拒絕;她病重,她死亡。
當Lars與Bianca躺在他媽媽粉紅色的房間裡,是Bianca的手環繞著Lars,就像Lars的母親懷抱著他一樣,Lars重回嬰孩依附在母親的懷裡。
Lars 感到遺憾因為在嫂嫂的寶寶出生前,Bianca將要死亡。
Lars 再一次經歷死亡的痛,他其實是在修復自己的缺憾,透過Bianca他有機會享受與母親相處在一起,與她說心中的秘密,與她正式的道別…
對別人而言,Bianca只是一個充氣娃娃,不需要穿黑色的禮服;但對Lars而言,他必須穿著正式的黑色禮服,這個追思禮拜有著不平凡的意義,就像神父所說,Bianca 特別愛Lars,這是對Lars多麼大的安慰,Lars露出滿足的笑容卻也滴落男兒淚...
神父也說Bianca 是教師與勇氣的表徵,因為透過Bianca讓整個小鎮學習用同理去愛人,透過Bianca讓Lars有勇氣面對自己,而Bianca來到這個世界的意義,就是幫助Lars醫治了他內心的傷痛!
喪禮結束,Lars告訴瑪戈時間會讓傷心平復的,Lars的眼神溫柔平安且露出淺淺的微笑...

人生就是這樣,一切都突如其來,但當我們遭遇困境,在低谷中總有人陪伴著我們渡過,但時間會讓傷心平復的!
在現今的台灣社會中有多少家庭功能喪失的孩子,他們不也面對著類似的人生問題;在科技發達訊息萬變的緊張生活中,又有多少人面對壓力造成的心理疾病而無法自處。但願我們都能同理去看待他們行為的背後,那個屬於他們傷痛的故事,我們的態度是支持他們走下去的力量,每一個人都是上帝眼中的寶貝,每一個人都有其特別的價值,我們一定不要忘了提醒自己要用愛互相扶持!

楊麗齡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13
註冊時間: 2015-06-23, 22:23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楊麗齡 » 2015-08-22, 22:45

從「充氣哇哇之戀」看真實的愛心

拉斯是個內向且害羞,甚至可說是很退縮的成年男人,日後演變為妄想症,之後卻因為整個小鎮的愛心而產生戲劇性的變化。

充氣哇哇女友

拉斯的母親在生他的時候難產而死,之後拉斯的父親變得抑鬱寡歡,受不了家庭憂鬱的氛圍,拉斯的哥哥也早早地離家出走。拉斯的父親去世後,拉斯更是形影孤單,與人鮮少互動。然而離家多年的哥哥Gus哥斯卻突然出現了,且帶著剛結婚的嫂嫂。嫂嫂Karin卡林一直希望拉斯能與他們多一些互動,極力邀請拉斯來共同用餐,沒想到第二次用餐時,拉斯居然帶著一個特別的朋友來用餐~比安卡,一個充氣娃娃!

拉斯患妄想症

看著拉斯以很真誠的語氣介紹比安卡,甚至為比安卡切牛排,並請求嫂嫂借幾件衣服給她,他們直覺拉斯瘋了。卡林靈機一動想藉比安卡是由外地來的,要為她安排一個健康檢查,以此讓拉斯去看醫生。精神科醫師達格瑪也非常配合演出,她說比安卡血壓太低,病情不輕,需要持續追蹤,要求拉斯要定期帶她來就診。當達格瑪聽到拉斯介紹比安卡的母親在她出生時即過世,她就知道拉斯將對自己的感受投射在比安卡身上了。她對拉斯下的診斷是妄想症,她認為那是拉斯對外界的一種表達,當拉斯不需要時,妄想就會消失。

全力配合的小鎮

此時這個小鎮因著拉斯推著比安卡進進出出造成不少風風雨雨,教會的長執們也因該如何看待拉斯而起爭辯。有人認為拉斯對比安卡無疑就是偶像崇拜,有人則認為教會就是各樣的事都可能會發生,就是要共同面對。雙方激辯後毫無交集,他們詢問牧師的意見,牧師回答一句基督徒常說的話~照主的旨意行( Do what Jesus do)。之後,整個小鎮配合達葛瑪醫師的處方;全然接納拉斯及比安卡。有了比安卡後的拉斯變得很活躍,他忙著帶她參加派對,參與各種家庭及社區活動。比安卡參與各種義工,甚至還做學校的委員!

拉斯也會吵架
後來達格爾發現拉斯過度依附比安卡,她想適時讓拉斯與比安卡漸漸分離,就請其他人接送比安卡,此時比安卡是比拉斯還忙呢。當拉斯想與比安卡單獨相處,但比安卡卻需出外去做義工時,原本溫和的拉斯開始與比安卡吵架,也跟嫂嫂吵架。嫂嫂義正嚴詞地說拉斯不是比安卡,拉斯應該尊重她,給她空間。但拉斯卻認為大家都不在意他,這句話可熱惱了嫂嫂。嫂嫂義憤填膺地告訴他,這個小鎮為他們做了多少事,都是『為了你』。

比安卡病了
沒想到後來比安卡生病了,突然病危了。哥哥戈斯還很認真地給她心外按摩,眼見著拉斯快要崩潰了,嫂嫂就想到要打911。小鎮醫院很外地派了救護車來,精神科醫師德格瑪也很快抵達醫院處理。出院後的比安卡還是處於「病情危險」的狀態,拉斯幾乎寸步不離。小鎮的鄰居輪番來陪拉斯,好讓哥哥及嫂嫂可以喘息。後來在哥哥及嫂嫂的邀請下,拉斯勉強帶著比安卡去湖邊散步。當哥哥及嫂嫂出去走走時,比安卡居然「溺水了」,在拉斯的搶救下也無法起死回生。

比安卡的告別式
最後,小鎮教會為比安卡舉行一個「告別式」,幾乎大家都來向比安卡道別。拉斯穿著黑西裝,別著紅色的康乃馨出席。牧師講道經文是若有人在基督裏,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此時的拉斯回復往常溫和的模樣,但已不再退縮。是他自己親自安排了比安卡的出現,也親自安排比安卡的病危及溺斃。藉著比安卡,他可以說出對他自己的感受,當周遭的人接納比安卡時,他也彷彿被接納。當大家跟比安卡告別時,拉斯也就不再需要藉由比安卡來發言了。

小鎮全力配合是醫治關鍵
達格瑪說妄想症是一個表達方式,而這個病症因著整個小鎮的配合而得醫治。小鎮讓拉斯說出他的內咎~因著他的出生害死媽媽;說出他的懼怕~怕嫂嫂也會因生產而死及說出他的孤單。因著嫂嫂不放棄的邀約及接納,他也敢表達他的不滿。因著周遭人的坦誠,他也發現現實世界不盡如意,但是藉著彼此的幫助是可以度過難關的。如達格瑪醫師是個寡婦也沒有小孩,看似缺憾。達格瑪也坦承說,生孩子的事是一個人做不來的,但達格瑪仍可以堅強地活下來。

小鎮愛心特色
我們可以說是這個小鎮的愛心讓拉斯走出他的象牙塔的,我歸納這個小鎮的愛心的特色是: 一、說拉斯懂的話,進入拉斯的妄想世界,竭力配合演出;二、接納而不批評,一開始他們對比安卡是指指點點,但是後來看到拉斯真誠地待比安卡,他們也開始接納他們兩位;三、他們願意付出代價,哥哥哥斯及嫂嫂卡林幫比安卡洗澡、接送、參與各種志工,幾乎都忘記她已大腹便便;救護車願意為比安卡的病危出勤;四、他們說實話,讓他知道現在生產致死率低很多及大家都在乎他,五、等他願意,沒有人戳破比安卡只是個充氣娃娃,大家一起等待拉斯讓她病危、溺水、死亡、及辦理告別式。

總之,拉斯的妄想症及嚴重的人際退縮得醫治的祕訣就是達格瑪所說的:「這件事,一個人是做不來的! 」是的,是整個小鎮的愛一起救了他。

游明伶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5-06-24, 18:40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游明伶 » 2015-08-24, 20:26

Lars 的真實與虛幻

Lars為自己編臆了一個真實又虛幻的女友Bianca,
乍看之下,我們都以為Lars瘋了,Bianca是Lars的幻想,是Lars「逃避的出口」,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都錯了,原來Bianca是Lars幫助自己成長與「面對的入口」。

當Lars有了Bianca,他的生活與生命都開始變化,:

一、 自我開始認同
Lars介紹Bianca時說:「Bianca很害羞。‥‥當Bianca還是嬰兒時,父母就死了。」
Lars的母親死後,哥哥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傷痛欲絕的父親與年幼懵懂的弟弟,就選擇逃避離家出走。與Lars相依為命的父親變得越來越孤僻。因此,Lars的成長中,長期欠缺家人情感上的互動與關懷,常常一個人獨處。呈現出來的性格就是封閉內向、拙於交際。

我是Lars,我也是Bianca。
實際上,Bianca的身世就是Lars心理的投射。

二、接受愛&學習愛:
以前,不論兄嫂如何邀約或百般請求,Lars都虛以委蛇,推託閃躲,說什麼都不願意與他們聚餐與共處。
但自從Bianca被安頓在兄嫂家之後,Lars跟兄嫂說話與一起吃飯的次數變多了。Lars開始走出車庫,卸下心防,感受被愛與接受家人的關懷。
Lars對Bianca悉心呵護,無話不談,形影不離。不但帶Bianca上教會,也帶她到湖邊,訴說童年往事,高唱情歌。還特地大展身手,秀一段砍木頭的得意絕活兒。

實際上,Bianca是Lars傾注愛的對象與學習接受愛的媒介。

三、找到幫助:
之前,Lars不想要讓人看到他脆弱而孤單的一面,他透過Bianca說,「不管如何,我們都沒有垂頭喪氣,我只想做個正常人,希望所有人都把我們當作正常人看待。」他假裝一切都正常、一切都好。他壓抑情緒、隱藏需要、逃避人群。
但是Bianca出現後,兄嫂猛然驚醒,Lars一點都不好,他已經不正常了。他們開始自責,也為Lars的狀況苦惱。他們以為Bianca看病為由,哄Lars帶Bianca去看醫生。
智慧又充滿愛心的醫生煞有其事的量著Bianca的血壓,並做出需要定期回診的診斷,開啟了Lars心理諮商的療程。
Lars曾對兄嫂說:上帝造Bianca的目的,就是為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幫助。

實際上,他正是那個需要幫助的人!

四、找到接納:
當Lars推著Bianca趴趴走時,所有人雖然驚訝,但都心照不宣的配合,真誠的跟Bianca招呼,送花給Bianca,在Party上和她跳舞,為她設計髮型,邀請她擔任社區義工等等。
當Bianca病危時,慰問祝福的花籃和卡片堆滿前廊,三位老媽媽也依照慣例,主動前來陪Lars共度哀傷時刻。
他們將Bianca當做一個真實存在的人對待。

實際上,他們是透過關照Bianca,表達對Lars的接納和友愛。

五、找到成長的責任:
Lars與Bianca相處久了,Lars開始思考婚姻與家庭,想要知道怎麼樣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哥哥回答Lars:「關心自己的家庭、學會承認錯誤、不要對自己的女人撒謊」意即身為男人要勇於承擔本身的責任,不逃避,不欺騙。哥哥並舉父親的例子說明,還為自己的自私離家認錯。

隨著療程的進展,Lars的情感逐漸被補足,心靈的傷痛開始得醫治,Lars已能與人輕鬆互動。甚至還能對女同事Margo表達關懷與鼓勵,他主動去與Margo同桌而坐,他主動鬆解熊玩偶脖子上的絞繩,還裝模作樣的幫熊玩偶做CPR,逗得Margo破涕為笑。
Lars終於意識到他對Bianca的愛,是不可能也不會有結果的。因為「他說」Bianca沒有答應他的求婚。
於是Lars用昏迷來終止他與Bianca的戀情,用死亡來結束他與Bianca的連結。

教會牧長們慎重的為Bianca舉行追思聚會,全鎮的親友們全都一起出席了Bianca的葬禮。
實際上,他們是出席Lars對童年的告別禮,一起參與見證Lars的成長。

詹芬蘭
普通寫手
普通寫手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8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詹芬蘭 » 2015-08-24, 20:57

[quote="陳惠娟"]充氣娃娃之戀

《花不是真的,但是可以永久保存》
Lars的心靈深處是一個寂寞的小男孩,在他的生命中沒有母親的關愛陪伴,父親雖然很愛他們,但是父親自己可能都陷在極深的喪妻之痛當中,所以他不知道如何表達他的父愛,而Lars的哥哥害怕在這樣的悲觀低落的家庭中逃開了,這一切造成Lars的成長過程脆弱又無助。
Lars 在他的生命成長週期所需經歷的任務都沒有被完整的滿足,他缺乏母愛缺乏安全感,在他兒時甚至沒有一個依附的對象,對於自我認同和自己身分也似乎混淆了。他可能對自己有很深的罪惡感,他擔心他所愛的人將會死去,如同他的母親一樣,他也許認為他的存在是不被祝福的,以至於他不敢和任何人有身體的接觸,他感到哀傷自我懺悔,自責又憤怒的交錯情緒……Lars是多麼孤寂渴望被愛。

惠娟的觀察好細膩,我沒注意到「花不是真的,但是可以永久保存」原來導演安排這句台語,別具用心,引射比安卡的「假」,在Lars的世界中,卻扮演著永恆的角色,你道出了Lars發病的導火線,就是嫂嫂懷孕的事件,這樣的心情糾葛,我想你在描述影片一開頭,Lars為嫂嫂圍上圍巾時,必定感受到了。謝謝你的分享讓我們有不同的看見。
最後由 詹芬蘭 於 2015-08-25, 00:28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詹芬蘭
普通寫手
普通寫手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8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詹芬蘭 » 2015-08-24, 21:24

楊麗齡 寫:從「充氣哇哇之戀」看真實的愛心

小鎮全力配合是醫治關鍵
達格瑪說妄想症是一個表達方式,而這個病症因著整個小鎮的配合而得醫治。小鎮讓拉斯說出他的內咎~因著他的出生害死媽媽;說出他的懼怕~怕嫂嫂也會因生產而死及說出他的孤單。因著嫂嫂不放棄的邀約及接納,他也敢表達他的不滿。因著周遭人的坦誠,他也發現現實世界不盡如意,但是藉著彼此的幫助是可以度過難關的。如達格瑪醫師是個寡婦也沒有小孩,看似缺憾。達格瑪也坦承說,生孩子的事是一個人做不來的,但達格瑪仍可以堅強地活下來。

小鎮愛心特色
我們可以說是這個小鎮的愛心讓拉斯走出他的象牙塔的,我歸納這個小鎮的愛心的特色是: 一、說拉斯懂的話,進入拉斯的妄想世界,竭力配合演出;二、接納而不批評,一開始他們對比安卡是指指點點,但是後來看到拉斯真誠地待比安卡,他們也開始接納他們兩位;三、他們願意付出代價,哥哥哥斯及嫂嫂卡林幫比安卡洗澡、接送、參與各種志工,幾乎都忘記她已大腹便便;救護車願意為比安卡的病危出勤;四、他們說實話,讓他知道現在生產致死率低很多及大家都在乎他,五、等他願意,沒有人戳破比安卡只是個充氣娃娃,大家一起等待拉斯讓她病危、溺水、死亡、及辦理告別式。

總之,拉斯的妄想症及嚴重的人際退縮得醫治的祕訣就是達格瑪所說的:「這件事,一個人是做不來的! 」是的,是整個小鎮的愛一起救了他。

很喜歡你最後的註解:這件事,一個人是做不來的,貫穿了lars及達格瑪醫生的人生,如你所說的,透過瞭解走進別人的生命,才發現每個人生無法如願及圓滿,但藉著彼此的幫助是可以度過難關的。在故事中,我大多從心理諮商的角度在談lars,但你能用lars的眼光看達格瑪醫生,來看小鎮的愛,活化了lar的心理,讓lars不只是一個被研究的標本,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像出現我們身邊的朋友一樣,謝謝你的回饋,成全了這個愛的故事

詹芬蘭
普通寫手
普通寫手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8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詹芬蘭 » 2015-08-24, 21:46

游明伶 寫:Lars 的真實與虛幻

隨著療程的進展,Lars的情感逐漸被補足,心靈的傷痛開始得醫治,Lars已能與人輕鬆互動。甚至還能對女同事Margo表達關懷與鼓勵,他主動去與Margo同桌而坐,他主動鬆解熊玩偶脖子上的絞繩,還裝模作樣的幫熊玩偶做CPR,逗得Margo破涕為笑。
Lars終於意識到他對Bianca的愛,是不可能也不會有結果的。因為「他說」Bianca沒有答應他的求婚。
於是Lars用昏迷來終止他與Bianca的戀情,用死亡來結束他與Bianca的連結。

教會牧長們慎重的為Bianca舉行追思聚會,全鎮的親友們全都一起出席了Bianca的葬禮。
實際上,他們是出席Lars對童年的告別禮,一起參與見證Lars的成長。

很驚嘆你從劇中人物行為的背後推敲出他們的心思,這的確是一個非凡的葬禮,代表lars重生,從一個男孩成長至男人的「成人禮」。至於lars讓bianca死亡,究竟是有意識的謀殺還是無意識的放手,我曾經請教過一位心理師朋友以及跟韻琳老師討論的結果,大致上認為,這應該不是出自lars有意識的選擇(演戲),而是「潛意識」的謀殺。由於比安卡一向象徵著lars的母親,在lars的潛意識中,母親是因他而死的(有一層面他把自己當作是”殺手”),而這是心理療程最重要的環節,比安卡必須要死,讓lars再次經歷悲傷的場景,而當傷口坦露出來之後,比安卡和鎮民的愛才有機會轉而醫治他。從另一個角度,你也可以說當比安卡失去功能,對拉斯來說,她就不再是活著(真的),而是死的(假的)了,對一個逐漸死去的人,Lars才會說,當他求婚時,她什麼都沒說,值得注意的是,在lars的世界中,真假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
最後由 詹芬蘭 於 2015-08-25, 00:30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詹芬蘭
普通寫手
普通寫手
文章: 54
註冊時間: 2013-07-01, 22:28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詹芬蘭 » 2015-08-24, 21:51

孫澎華 寫:題目: 愛可以改變一切

妄想症 VS 掩蓋傷痛
「充氣娃娃之戀」雖然我認為本片決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樣,但當老師開始介紹時,提到男主角”拉斯"因母親難產而死,爸爸過於傷痛,但仍獨立撫養兩個小孩,後來哥哥不知如何自處就離開家,因此拉斯的個性是陰鬱的與人疏離的。老師介紹到這哩,心裏頭立刻浮上一個畫面,躲在角落哭泣的小男孩---得不到母愛只好妄想、不會處理傷痛只好掩蓋。這樣的情節讓我的思緒回到30幾年前,當我20幾歲的時候,母親因地上有水滑了一跤,頭磕到門檻上導致顱內出血,就這樣和我們永別了。當時我和哥哥為了一樁事吵得不可開交,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是否媽媽不願看到我們兄妹不和就永遠離開我們了?20幾歲的我已是成人都曾閃過此念頭,更何況是小小年紀的”拉斯”?

看完電影,心中只有一句話「愛可以改變一切」這樣的事件,若是放在臺灣會如何看待如何進行呢?我敬佩小鎮的居民,事先雖有人有意見,但既然達成協議全鎮的人就鼎力相助。我敬佩嫂嫂—凱琳的細心、體貼。我敬佩醫生達格瑪的專業、體諒….。這真是一部讓我愛不釋手的電影,它讓我的情緒忽而難過忽而感動又開心,真是一部上上之作!也讓人體會到「愛」的偉大!


感謝主,使用這個故事帶給你生命的回顧,也看到這份愛在你的心中萌芽,我相信當有一個lars出現在你的生命中時,你必定是那個幫助他的醫生或鎮民

徐于婷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1
註冊時間: 2015-08-25, 06:04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徐于婷 » 2015-08-25, 06:34

也許在Bianca出現之前,很少人會注意到溫和善良熱於助人的暖男Lars有什麼需要或心裡有什麼傷痛吧。Lars一向就只是那樣靜靜的恰如其分的過日子,上班、上教會…。只是似乎對誰都保持距離,好像不怎麼積極參與什麼事。
而同樣自幼失去母親的Bianca能了解Lars的感受,可以無話不談甚至可以吵架衝突。不是真的所以可以永久保存,不會讓Lars經歷失去與分離的傷心似乎正是Lars的理想伴侶。
因著陪伴、被了解而變得開放開朗的Lars在愛和被愛的感受度都更高了。
為了讓Bianca受幫助Lars一次又一次跨出防線,以”為Bianca發聲”為由Lars說出了”想跟別人一樣,不想被同情”的心聲。
除了覺得把充氣娃娃當戀人怪怪的之外,很慶幸還有不同的眼光關心怎麼幫助。Dagmar醫師真誠的分享坦露讓Lars也願意打開心門談,我認為Dagmar醫師和Lars的關係已經超越一般治療關係,更像是同盟;一開始非常排斥的Gus在醫師的建議下似乎也認同接受接受是幫助Gus唯一的途徑而願意調整自己,令人感動。
這是一個人做不來的事,也是每一個人的角色都重要的事。像每塊拼圖俱全才能呈現完整的圖像,每個人都願意付出一份關懷才能達到關懷的目的。
我被提醒付出愛,表達和行動都是不可或缺。 Karin說出”他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是行動後有力的言語確認,就算Lars本來不一定明白,但聽過Karin的話Lars態度似乎明顯有轉變。而我好像也好久沒有這樣盛大的與眾人一起為某人做些什麼了…。
出人意料的Bianca最後如Dagmar醫師所說的”不再需要而消失” Lars不再需要藉著Bianca發聲,可以自由的表達情感而不需要在投射或透過Bianca做情感轉移。好像在耶穌裡得真自由般,Lars得到愛的勇氣與自由,自幼失去母親,缺乏家庭溫暖的傷痛也終於被療癒了。

鄒孟凰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5-06-29, 23:11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鄒孟凰 » 2015-08-25, 19:08

鄒孟凰 充氣娃娃之戀

這是一部劇情相當獨特細膩又溫馨的喜劇,描述一個27歲的成年宅男Lars,內心裡卻住著一個長不大也不願意長大的小男孩,如何掙扎長大蛻變的過程,這故事的情節當中有一個亮點就是Lars購買一個乳膠娃娃Bianca當自己的女朋友,這在一般正常的社會裡是不可能思議的事,可是這個充滿愛心的小鎮和極有智慧的心理醫生和及其他小鎮的居民居然都配合演出,幫助Lars,走出對移情物Bianca的依附,更透過Bianca的葬禮,彌補來不及跟母親說再見的遺憾,這個葬禮也好像是Lars的成年禮,透過這個葬禮向他悲傷孤獨的童年告別,他開始獨立負起自己的責任,面對自己的人生。這整部戲好像是一個心理受傷的人的得醫治恢復的過程。

從男孩轉變成男人,過程到底是如何,我想每個人經驗都不同。在一些宗教或習俗裡,男孩可以藉由做某一件事情而證明自己已經成為了男人: 也許是性、也許是打獵、或成人禮〈如:以色列人或布農族〉。然而儀式結束後,男孩真的成為了男人嗎? 男孩跟男人間的模糊界線到底在哪裡? 本片藉由一個比較反傳統的儀式來告訴我們。

這雖然是一部溫馨的喜劇,有些地方會讓人邊笑邊感覺到罪惡感。主角Lars由於長年跟孤僻的老父同住,最後導致自己也開始恐懼跟人來往,甚至出現了肌膚碰觸就會有灼熱感的心理恐懼的疾病。他在網上訂購了Bianca,一個新時代的男人用的乳膠娃娃來當自己的女朋友,並且打從心底說服自己她是人類,並有著自己的想法及過去。實際上,同樣父母雙亡及不善交際的Bianca是Lars心理的投射,更是他對外世界的橋樑。他不習慣表達自己,不習慣讓別人看到他脆弱而孤單的一面,因此創造出Bianca來表現出自己,同時也透過這樣的方式跟人群產生互動,因為他愛她,所以他"只好"為了他改變自己的習慣。

這樣一種看似妄想的行為是一種病態嗎?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女孩玩伴家家酒,男孩拿起木棍幻想自己在打仗;有人幫狗幫貓穿衣服跟牠說話,把牠們當作是家人看待,種種擬人化的行為....。人是一種複雜的高等的動物,我們有著其他動物也許無法感受的內在壓力,我們害怕孤單寂寞、害怕別人不喜歡、不接納、不重視我們、不在乎我們。很多時候,這些苦痛只有自己內心知道。但是人總是需要抒發自己的情緒,我們也是要找自己情緒情感宣洩的方式。而Lars的選擇是乳膠娃娃。這確實也沒什麼特別,只是不同的情況在於,他讓自己的想像融入了大家的生活,而非只在自己小小的生活圈。這是他的橋,他必須要這麼做。

隨著故事的進展,Lars開始跟Bianca,也就是自己內心裡不想跟人相處的一面起了爭執。他口頭上選擇了娶Bianca,想以這樣妥協的方式來讓自己回歸過往。然而心裡頭的答案卻清楚的跟他說不,他要成為男人,他不再是一個男孩了。加上哥哥無形中提到的男人必須負起自己的責任,此句話阻礙了他對 Margo日益增加的愛意。於是他決定Bianca必須離去。她開始陷入昏迷,最後在湖邊死去。湖是Lars童年最大的回憶,他選擇在這裡離開Bianca,並用眼淚見證了他的選擇。葬禮上,觀眾都可以看到小鎮居民的輕鬆服裝,Lars的黑西裝反襯出了兩者間的差異。這是他的內心的戰鬥,這是他的成人禮,他是唯一告別了童年的人。劇尾他終於走出了過去的陰影,他再也不需要依靠Bianca這座橋樑兼盾牌,他可以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

這部戲讓我最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場Bianca的喪禮。意義非凡的葬禮小鎮的居民都出席了Bianca的喪禮,並在Lars的堅持下穿著輕鬆,大家沉痛的將Bianca送入上帝的懷中,神父為她講一篇道歌頌Bianca不平凡的一生。入殮後,Lars在墓碑前遇到了前來弔唁的Margo。兩人無聲的看著墓碑,Lars忽然對Margo說,等下想要一起去散步嗎?

透過這個葬禮Lars向他悲傷孤獨的童年告別,也象徵著這是Lars的成人禮,他穿著黑西裝胸前戴著粉紅色的胸花,雖然眼中含著淚水,可是臉上卻留流露一種堅毅成熟男人的神色,Lars蛻變了,好像在心裡宣告,從今開始我不再只是一個小男孩,而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而且後來Lars忽然對Margo說,等下想要一起去散步嗎?當他說這話的神情儼然就像是一個成熟有自信的27歲男人,證明他真的從一個男孩變成男人了!

「心理疾病是一種交流方式,當他不需要時,妄想就會消失。」這句話為此劇作最好的註解。這句話也提醒我當面對有心理問題的一些人,我要更有愛心同理心及接納的態度,陪伴他們走過。

當人的心被愛滿足時,很多奇怪的症狀就會自動消失。

鄒孟凰
初次見面
初次見面
文章: 6
註冊時間: 2015-06-29, 23:11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鄒孟凰 » 2015-08-25, 19:08

鄒孟凰 充氣娃娃之戀

這是一部劇情相當獨特細膩又溫馨的喜劇,描述一個27歲的成年宅男Lars,內心裡卻住著一個長不大也不願意長大的小男孩,如何掙扎長大蛻變的過程,這故事的情節當中有一個亮點就是Lars購買一個乳膠娃娃Bianca當自己的女朋友,這在一般正常的社會裡是不可能思議的事,可是這個充滿愛心的小鎮和極有智慧的心理醫生和及其他小鎮的居民居然都配合演出,幫助Lars,走出對移情物Bianca的依附,更透過Bianca的葬禮,彌補來不及跟母親說再見的遺憾,這個葬禮也好像是Lars的成年禮,透過這個葬禮向他悲傷孤獨的童年告別,他開始獨立負起自己的責任,面對自己的人生。這整部戲好像是一個心理受傷的人的得醫治恢復的過程。

從男孩轉變成男人,過程到底是如何,我想每個人經驗都不同。在一些宗教或習俗裡,男孩可以藉由做某一件事情而證明自己已經成為了男人: 也許是性、也許是打獵、或成人禮〈如:以色列人或布農族〉。然而儀式結束後,男孩真的成為了男人嗎? 男孩跟男人間的模糊界線到底在哪裡? 本片藉由一個比較反傳統的儀式來告訴我們。

這雖然是一部溫馨的喜劇,有些地方會讓人邊笑邊感覺到罪惡感。主角Lars由於長年跟孤僻的老父同住,最後導致自己也開始恐懼跟人來往,甚至出現了肌膚碰觸就會有灼熱感的心理恐懼的疾病。他在網上訂購了Bianca,一個新時代的男人用的乳膠娃娃來當自己的女朋友,並且打從心底說服自己她是人類,並有著自己的想法及過去。實際上,同樣父母雙亡及不善交際的Bianca是Lars心理的投射,更是他對外世界的橋樑。他不習慣表達自己,不習慣讓別人看到他脆弱而孤單的一面,因此創造出Bianca來表現出自己,同時也透過這樣的方式跟人群產生互動,因為他愛她,所以他"只好"為了他改變自己的習慣。

這樣一種看似妄想的行為是一種病態嗎?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女孩玩伴家家酒,男孩拿起木棍幻想自己在打仗;有人幫狗幫貓穿衣服跟牠說話,把牠們當作是家人看待,種種擬人化的行為....。人是一種複雜的高等的動物,我們有著其他動物也許無法感受的內在壓力,我們害怕孤單寂寞、害怕別人不喜歡、不接納、不重視我們、不在乎我們。很多時候,這些苦痛只有自己內心知道。但是人總是需要抒發自己的情緒,我們也是要找自己情緒情感宣洩的方式。而Lars的選擇是乳膠娃娃。這確實也沒什麼特別,只是不同的情況在於,他讓自己的想像融入了大家的生活,而非只在自己小小的生活圈。這是他的橋,他必須要這麼做。

隨著故事的進展,Lars開始跟Bianca,也就是自己內心裡不想跟人相處的一面起了爭執。他口頭上選擇了娶Bianca,想以這樣妥協的方式來讓自己回歸過往。然而心裡頭的答案卻清楚的跟他說不,他要成為男人,他不再是一個男孩了。加上哥哥無形中提到的男人必須負起自己的責任,此句話阻礙了他對 Margo日益增加的愛意。於是他決定Bianca必須離去。她開始陷入昏迷,最後在湖邊死去。湖是Lars童年最大的回憶,他選擇在這裡離開Bianca,並用眼淚見證了他的選擇。葬禮上,觀眾都可以看到小鎮居民的輕鬆服裝,Lars的黑西裝反襯出了兩者間的差異。這是他的內心的戰鬥,這是他的成人禮,他是唯一告別了童年的人。劇尾他終於走出了過去的陰影,他再也不需要依靠Bianca這座橋樑兼盾牌,他可以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

這部戲讓我最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場Bianca的喪禮。意義非凡的葬禮小鎮的居民都出席了Bianca的喪禮,並在Lars的堅持下穿著輕鬆,大家沉痛的將Bianca送入上帝的懷中,神父為她講一篇道歌頌Bianca不平凡的一生。入殮後,Lars在墓碑前遇到了前來弔唁的Margo。兩人無聲的看著墓碑,Lars忽然對Margo說,等下想要一起去散步嗎?

透過這個葬禮Lars向他悲傷孤獨的童年告別,也象徵著這是Lars的成人禮,他穿著黑西裝胸前戴著粉紅色的胸花,雖然眼中含著淚水,可是臉上卻留流露一種堅毅成熟男人的神色,Lars蛻變了,好像在心裡宣告,從今開始我不再只是一個小男孩,而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而且後來Lars忽然對Margo說,等下想要一起去散步嗎?當他說這話的神情儼然就像是一個成熟有自信的27歲男人,證明他真的從一個男孩變成男人了!

「心理疾病是一種交流方式,當他不需要時,妄想就會消失。」這句話為此劇作最好的註解。這句話也提醒我當面對有心理問題的一些人,我要更有愛心同理心及接納的態度,陪伴他們走過。

當人的心被愛滿足時,很多奇怪的症狀就會自動消失。

左曉娟
初級網友
初級網友
文章: 35
註冊時間: 2015-06-23, 23:33

Re: 華神成人說故事(2015/8/18)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問題討論

文章左曉娟 » 2015-08-30, 16:29

<男孩變男人的奇幻之旅>
春去冬來,歲月的輪子不停的轉動,平靜的小鎮與Lars一直和諧的互動,直到哥哥Gus帶著嫂嫂Karin回到鎮上,一切開始不一樣了。

友善卻疏離?
小鎮上有看著Lars 長大的長輩;也有跟著Lars 一起長大的朋友。
了解Lars家庭狀況的他們,知道Lars母親因難產過世;也知道這事給Lars 的父親沉重的打擊,哥哥Gus因無法承受這悲傷的氛圍離家出走了。家中只剩下年幼的Lars跟心靈重創的父親。
每周,他們一起上教堂聚會,唱詩歌及聆聽上帝的話語。
他們都是友善的人,他們的心卻疏離?

Lars 是誰?
是個會主動關心周遭人需要並主動給予協助的男孩;
是個人稱MR.Sunshine 卻極為害羞的男孩;
是個村裏長輩稱讚說:he is a good boy;
是個很善良,甚至連大聲講話也沒有過的男孩
是個只敢獨自一人跑到森林大聲歌唱的男孩;
是個從小到大獨自坐在黑暗中等待黎明的男孩;
是深信自己出生是個錯誤而愧疚不已的男孩:
是母親因他難產而死,父親因此悲傷不已,哥哥因此離家不回自責的男孩。
是個哥哥回家後讓出主屋獨自住到車庫的男孩;
是個辦公室桌面上擺滿了兄嫂照片,極其愛兄嫂的男孩;
是個被診斷出患有妄想症的男孩。

Karin 是誰?
是個跟著哥哥Gus回到故鄉的嫂嫂;
是個一大早不顧寒冷的天氣,沒加外套便跑到門口邀請中午一起用餐的嫂嫂;
是個很棒但缺少了安全感的女人,因為她總喜歡見人就抱;
是個每次擁抱Lars就燒傷Lars 的嫂嫂;
是個令Lars很焦慮的嫂嫂:因為她即將當媽媽,卻將因產而死!

Bianca 是誰?
是Lars 帶回擁有一半巴西血統,一半丹麥血統來自熱帶巴西地區的女友;
是行李被偷、輪椅也被偷,不會說話也不會吃東西卻讓Lars瘋狂的漂亮女友;
是讓Lars開心不已,可以自在滔滔不絕說話的女友;
是為了要幫助人所以被造的人~Lars是這麼說的;

Margo 是誰?
是個愛笑,且會主動跟他打招呼的教會詩班女孩;
是個愛笑又調皮的辦公室女同事;

Karin及Gus 爲 Lars與女友 Bianca即將出現在純樸的小鎮,找了教會神父及長輩努力溝通,希望能獲得大家支持且幫助Lars 走出妄想症。看到需要幫助的Lars格朗納夫人挺身相助。
神父提醒大家想想:what does Jesus do ?

Bianca不可能無緣無故來這個小鎮;平靜的小鎮因 Bianca 即將騷動了起來。

Bianca
是Lars 的女友;
是個很棒的女人,她的媽媽因她難產而死;
父母在她還是嬰兒時期就過世了;但她卻永遠沒有垂頭喪氣。
是想做個正常人,也希望所有人都把它當作正常人的女人;
是個需要他照顧的人
是個每晚需要哥哥協助哄著入睡女娃

但曾幾何時,她有自己的生活了?
常去醫院當志工、到學校念書給孩子聽;在社區裡為那些不幸的人做事;
是個拒絕Lars求婚的女友!
是個讓Lars大發脾氣的女友!
Lars 大喊:是我女朋友,但見她時還要看她的行程表?

Dagmar醫師
是個家庭醫師,也是個心理學家;
是個發現 Bianca血壓偏低,說服Lars她需要每周作特殊治療的醫生;
是個發現 Lars只是個患有妄想症,代謝失調可能有些日子的人;
是個可以讓Lars 敞開心胸的人;
是個陪伴在家屬身邊的人,
是個幫助 Gus修復與 Lars 關係的人
是個幫助了Lars 自男孩蛻變成男人的人。

Gus VS Gus
Gus~
是很早就離開了家的哥哥;
是逃離因母親過世,被極度悲傷父親嚇壞了的哥哥;
是遺棄Lars,讓Lars獨自面對極度悲傷父親的哥哥;
是開開心心地搬回家鄉住,沒阻止Lars像條看門狗一樣住進車庫的哥哥;
是個從來沒有考慮過Lars的哥哥;
是個一直只照顧自己,從不認為自己有錯的哥哥;
是個以Lars 怪異行為引以為恥且會嘲笑他的哥哥;

Gus~
是個會帶Lars和同伴去湖邊玩耍的哥哥;
是個會帶Lars一起釣魚、玩曲棍球、堆積雪堡及蓋樹屋的哥哥;
是個有天忽然就棄Lars而去,消失不見的哥哥;
是個有天忽然就帶著剛懷孕妻子回來的哥哥;
是個會幫Lars哄Bianca睡覺的哥哥
是個會幫Lars照顧Bianca的哥哥
是個滿懷愧疚,深深懊悔的哥哥

Karin
是Gus 深愛的妻子;
是陪伴在Gus 身旁給予鼓勵安慰的妻子;
是Gus遇到困難時給予幫助的妻子,甚至在Bianca病危建議打電話叫911的妻子
是接受醫生建議將Bianca當成真人,給予無微不至照顧的妻子;
讓Gus 勇敢卸下愧疚的妻子,讓他可以勇敢面對自己過去對弟弟Lars的背棄與請求Lars原諒;

是個說什麼都不肯將Lars留在醫院接受醫院治療的嫂嫂;
是為了幫助Bianca早點融入小鎮生活,努力打點一切的嫂嫂;
是個雖然不容易,但願意為他努力去作任何事的嫂嫂;
是個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幫助Lars的嫂嫂;
是個像媽媽一樣會對說愛他的嫂嫂;
是個實實在在在乎他的嫂嫂!
是讓Lars卸下武裝,承認現實生活中確實有真正關心他的人的嫂嫂;
是讓他有勇氣有可以勇敢埋葬自己逝去的過去,勇敢邁向未來的嫂嫂。

Margo
是個不知從何時開始,漸漸吸引他目光愛笑的開朗女孩;
是個剛失戀的女孩;當初因為孤獨就交了一個不怎麼有趣的男友的女孩;
是個會為著泰迪熊死亡哭泣的女孩;
是個以心肺復甦術將泰迪熊救活就對他破涕為笑的女孩;
是個活潑愛笑超級會打保齡球的女孩;
是個會說謝謝、會笑、會哭,有一天,會發現屬於她的男人且會幸福的女孩。
是個讓Lars 主動伸出手的女孩;
是個有溫度不會灼傷人的女孩~對Lars而言;

神父說:
當我還是小孩時,我用小孩的口氣說話,用小孩的眼光看世界。

Gus 說:
你的心靈可能還是個孩子,但當你做出正確選擇時,你就長大了。
比如你不會為難身邊的人、也不會背著心愛的人出軌、照顧自己的家庭,有錯誤勇於承認,至少會試著這麼做。
就像老爸一樣,他大可把我們送孤兒院,很多人都這樣。但他愛我們,試著做出正確的選擇,儘管他不知道該如何做,儘管他有顆脆弱的心靈。
Gus 鼓起勇氣對 Lars說,這句遲了許多年的話:
我不該把你一個留給他,他太悲傷,把我嚇壞了,所以我就…我就逃開了
那很自私,我很抱歉。

Karin說:
因為你!因為鎮上所有的人都愛你,都在盡力為比安卡營造家的感覺,這裡的每件事對我們每個人都不容易,但我們努力去做了!我們為你才做的,所以不要胡說我們不在乎。

Lars 陷入沉思~Lars 嘆了口氣對 Bianca說:我累了。

Bianca病了~發現愛,原來在身邊
Lars 哀傷的對兄嫂說Bianca病得很嚴重隨時會走。鎮上的人們聞訊後陸續送了花束及照片來安慰Lars,長輩們友善的自願來到家中陪伴Lars,告訴Lars當有悲劇發生時,人們都是這麼做。他們圍著坐在一起。Lars 知道原來他從不孤單。原來,愛一直在身邊。原來愛,就這麼自然。原來愛,就這麼近。原來愛,是這麼濃。

Bianca過世了~告別過去,航向未來
Lars 盛裝打扮但要鎮民別穿黑衣出席喪禮。參加喪禮的鎮民們沒有過往嘲弄的臉神,他們看到Lars對Bianca 待之以誠,他們真誠哀傷的與Lars一同參加了Bianca的喪禮。陪伴Lars 與他所愛的< Bianca >道別。
神父說:來此慶祝Bianca非同尋常的一生,從她的輪椅中,Bianca伸出雙手觸到了每個人的心靈,她所用的方式,我們從未想過,她是一位老師,她教會了我們勇氣,Bianca愛我們每一個人特別是Lars,特別是他。神父的話,安慰了在場的每個人,特別是Lars。
Lars 的眼淚,洗滌了過去生命中的傷痕及塵埃,軟化了生命中的稜角;他在哭泣中和Bianca 道別,也與自己灰暗的歲月道別。

Lars對Margo說:
Bianca她讓我別悲傷,但我難以自制。隨著時間過去,我會慢慢好起來的。

奇幻之旅的起程從跨出自我設定牢籠開始,旅程中需要的是勇氣、支持與陪伴。


回到「心靈小憩《網路讀書會》與文章閱讀回應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6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