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在此進行測試,但是不能亂來....:)

版主: goes版面管理員

頭像
月童
系統管理
系統管理
文章: 6838
註冊時間: 2003-07-18, 01:31

TEST

文章月童 » 2013-01-13, 15:08

圖檔<p>
<b><一>讀書會前言 :</b>
<p>
這部電影於1999 年出品, 英文片名為The Big Kahuna,亦即「A咖」的意思。導演為約翰史旺貝克,演員有凱文史貝西 、丹尼狄維托 、彼得費西柰利 。
<p>
這部電影真的是小成本製作,沒有太多的場景,沒有絢麗的特效技巧,有的只是兩個老鳥賴瑞(Kevin Spacey飾)與菲爾(Danny DeVito飾)跟一個菜鳥基督徒巴伯(Peter Facinelli飾)之間不停地對話。他們被公司派來參展,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能談成生意,讓大老闆傅狄克願意購買工業用潤滑油。想不到兩個老鳥見不到傅迪克,唯獨菜鳥巴伯和大老闆前後有三次的交談。虔誠的基督徒巴伯認為讓別人認識他的信仰,認識基督耶穌大於一切, 所以他和傅迪克三次的交談,都是在談信仰及生死的問題。這讓老業務賴瑞大為光火,兩人產生衝突。
<p>
我們可以拿這部電影來探討職場、信仰、中年危機以及男性的情誼。但限於時間有限,我們主要探討的重點將是在職場及信仰。以及信仰及傳福音,在職場中的可能性。
<p>
<b><二> 導引 :</b>
<p>
這部電影,是以被公司派出參展的三個人,其中兩名老鳥,菲爾及賴瑞,以及一名菜鳥基督徒巴伯。在參展的飯店,他們之間所發生的對話及衝突。
<p>
職場的氛圍離生命議題很遙遠,甚至被視為是病態的議題。
<p>
如果如老鳥之一賴瑞所說,「參展的本質,在通道上走來走去的不是人。你看到的只是一堆”職務”。」我們可以把這說法放到公司型態的組織。在公司,職務階級幾乎就代表了一個人的權勢及價值。人也要根據職務來戴上相對應的面具,有時張牙舞爪,有時識時務,展現出適任的能力。至少,不能讓人看到你內心的軟弱、膽怯、或者困惑。時間久了,有時要摘下這張面具還真不容易。
<p>
在職場,人離真實的自己很遙遠,特別是不善於表達或了解自己內心世界的男人。所以,在職場,很少人會談到生死、宗教這些問題。賴瑞甚至說它是病態的問題。這種說法,多少也反應出一些職場上務實且仍一路順風的人的觀點及想法。甚至在危機、困頓中的人,恐怕也不會在職場輕易跟人談起這樣的話題。 因為如菲爾所言,職責比個人重要。一個仍在職場生龍活虎的人, 他熟悉的世界是職場的目標導向、效率、達成率、速度、競爭…等,這些氛圍跟生命議題相距太遙遠,他們會對這些議題感到渾身不舒服,甚至覺得病態。
<p>
兩個老鳥跟一個標準基督信仰培育出來的菜鳥,其中可能會發生的衝突,就可想而知。

<p align="center"><img src="http://life.fhl.net/Movies/issue/faith/Kahuna01.jpg" width="300" height="200" hspace="5" vspace="5"><img src="http://life.fhl.net/Movies/issue/faith/Kahuna05.jpg" width="300" height="200" hspace="5" vspace="5"></p>
<p>
<b>生命的意義,是人至終要撞見的議題</b>
<p>
菜鳥巴伯,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奉行每一條戒律,並謹守傳福音的使命。在兩個老鳥眼裡,他是個孩子。巴伯對於賴瑞時而油腔滑調、時而尖酸刻薄、時而砲火四射、並且肢體豐富的業務員風格難以招架。年輕的他,很直接地對兩個老鳥指出他在基督信仰中所接受的何謂邪念、何謂犯姦淫的理念。才結婚半年的他,也很難理解菲爾為什麼要離婚。
<p>
單純的巴伯很自然地把傳福音的使命帶到了職場,而且忠實的執行。所以當他遇到兩個老鳥要吊的大獵物卡納虎傅迪克,因著傅迪克談到對於愛犬死亡的悲傷,生死的問題很自然的成了談論信仰的切入點。他幾乎都在跟傅迪克談論賴瑞口中所謂的病態議題 – 生死及信仰,以及耶穌基督。而且巴伯見了傅迪克三次,這是兩個老鳥連一次都求之不得的機會。
<p>
顯然,這個深具影響力的重要人物內心有個需求,他需要找人談談他的悲傷及困惑。在職場,又是個大老闆,他只能掩飾自己的身分,在一個陌生的業務派對上找一個菜鳥傾訴,這讓他沒有包袱。而他找對人了,他找到了謹守傳福音使命的巴伯。他們可以說是一拍即合。連續三次的相遇,他們可以一直談論生、死及信仰,以及耶穌基督。或許巴伯的信心、單純,所帶出的人生觀及價值觀,正是在職場打滾多年、在孤單的金字塔頂端,享有名利權勢的傅迪克所需要的。
<p>
這個需要,也反應在老鳥菲爾的身上。這個面臨中年危機的男人,在他和摯友賴瑞深夜的對談中,他說他最近常想到生命和死亡,以及上帝。甚至對公司的業務使命必達、視生命意義及信仰為病態議題的的賴瑞,也在菲爾的追問下,承認自己是人,自己對生命的意義、對信仰,也有著困惑。他不想去面對心理的困惑,困惑讓他覺得病態,他專注工作,用戲謔的態度做防衛。當他承認自己也是人的時候,當他們談到愛,他流露出感傷。

<p align="center"><img src="http://life.fhl.net/Movies/issue/faith/Kahuna02.jpg" width="400" height="300" hspace="5" vspace="5"></p>
<p>
<b>男人的中年危機,是困境,也是機會</b>
<p>
菲爾,正面臨中年危機。52歲的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好像一輩子都在跟人握手。會出現這種感受,可想而知他的工作生涯、人生意義的追求,都正面臨著一個十字路口,一個反思的階段。他也說了,時鐘跟鏡子都是殘酷的陰謀。『都無所謂了,反正已經時不我予了。….每個人都有他的巔峰期,過了就過了,沒甚麼丟人的。』在面臨許多賴瑞對他工作上的質疑,他都說 : 『沒事的!』。如同賴瑞說的,他顯得老神在在,甚至有些不是那麼在乎。他會以過來人的經驗要巴伯趁早思考未來的問題。對於巴伯很難了解離婚這件事。菲爾告訴巴伯,『相信我,不用過多久,你會愈來愈清楚這種事。』他正面臨離婚,對於婚姻,對於男人、對於自己,他似乎看透了一切底細。所以他對巴伯說 : 『上帝創造老婆,她們讓男人原形畢露。男人離開老婆幾秒鐘,就完全不知所措。』他又說 : 『上帝創造女人成為鏡子,讓男人看見自己的醜態。 你跟我談靈魂,男人根本不知靈魂長甚麼樣。直到他看到老婆眼睛裡的自己。….任何一個誠實的人,都受不了那眼睛裡的自己。』這個可憐的男人,或
許在婚姻中,他真實的自我被狠狠的撕裂,他的自尊蕩然無存。他這麼一針見血的道出男人的脆弱,也道出疲憊的婚姻生活讓人心痛的樣貌。
<p>
賴瑞說菲爾,『我覺得他內心某些部分崩潰了。』『前一天他像站在雲端,覺得世界真美,活著真好,隔天完全變了個人,你都不知這人還是不是他。像洩了氣的球,感覺他隨時會舉槍自盡似的。』菲爾說 : 『我累了!賴瑞。』職場中的男人是不輕易表達他的軟弱的,當他對同事說出這樣的話,那不只是對對方的一個極深的信任,那更是他內心深處的吶喊,他在困境中,恐怕有些時日了。他告訴賴瑞,他最近常想到生命和死亡,以及上帝。他談到他小時候做過的上帝的夢,那是有著死亡氣息的空城,夢中的上帝是孤單害怕的,菲爾牽起上帝的手。『不知為何,我老覺得我來地球有某種使命。』
<p>
在生命轉折點上的菲爾,想起了這個夢,這似乎是對他人生意義的召喚,引導他跟神的連結,以及恐怕他好久不曾思索的愛的意義。他問賴瑞: 『你愛我嗎? 』問的擅長用戲謔態度逃避嚴肅議題的賴瑞心慌意亂,不知所措,甚至流露出感傷,反而菲爾回頭來安撫賴瑞。對菲爾來說,或許這是他在面臨中年危機之時,突然看到自己生命的徬徨與失落,而這些議題,正是他開始尋找的失落的人生拼圖。如今,他突然清醒過來,中年危機,正是他生命的轉機。

<p align="center"><img src="http://life.fhl.net/Movies/issue/faith/Kahuna03.jpg" width="400" height="300" hspace="5" vspace="5"></p>
<p>
<b>基督徒身處世界的難題</b>
<p>
回到這次三個人被公司委派出來參展的任務,回到職責本身,巴伯跟賴瑞,起了很大的衝突。
<p>
如賴瑞所言,在他的觀念裡,公司花錢請他們出差參展,他們就是代表公司,他們就是公司的雙手,而不再是個人。他對於巴伯三次跟傅迪克碰面, 並且知道他們多在乎這個潛在客戶,這是他們此行的重要目的。但巴伯卻都只談信仰而沒談到任何一點關 於公司業務的事,賴瑞非常憤怒。他提醒巴伯,他們的職責是賣工業用潤滑油,不是拯救靈魂。
<p>
電影中的許多部份,我們知道賴瑞並非敵基督。也並非不論原則,只求買賣成交的業務人員。他雖有強烈的業務風格,且個性率直,但他也有他所重視的價值理念。在職場打滾多年,他仍然非常在乎一個人的真誠。管他是教授,或是客戶,他痛恨表面裝模作樣,自認清高,私底下卻名利薰心、只求個人利益、表裏不一的人。他可以抱著失去潛在客戶的風險,在這樣的人面前,拆穿他虛偽的面具。這也是他為什麼第一次遇到巴伯,他提醒巴伯不要成為這樣的人。如今,他說巴伯就更寬的意義而言,他是不誠懇的。他用公務之便,主導了話題,實行個人的目的。菲爾甚至認為巴伯的作為,就像是推銷員,『因為你一插手想主導話題,那就不是聊天,是推銷。就不是普通人,你就是推銷員。』
<p>
但巴伯真的是好孩子,他嚴謹、自守、與世界分別,在他的心裡面,沒有任何事情的重要性,大過耶穌基督。他遵守聖經的教導,並且努力傳福音。他的信念是 :『讓人瞭解你的信仰,這很重要。』 特別是當他聽到賴瑞說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賣潤滑油,是比上帝更大的事,巴伯和賴瑞打了起來。

<p align="center"><img src="http://life.fhl.net/Movies/issue/faith/Kahuna04.jpg" width="400" height="300" hspace="5"</p>
<p>
賴瑞曾經提到指導巴伯工作的楊吉姆,巴伯非常崇拜他,他是教會執事,而且還擁有20、30項專利。但在賴瑞眼哩,他是個虛偽的人。他的外表看起來一本正經,骨子裡卻言行不一,在公司有許多不好的傳言。賴瑞痛恨輕看這樣的人。當他看到年輕單純的巴伯信守著教會的教導,奉行戒律,他提醒巴伯,不要成為另一個楊吉姆。 年輕的巴伯,和老基督徒楊吉姆,這兩個都是在職場的基督徒典型,如果說基督徒本身,就是一個見證,跟他們共事的人,會接受基督的信仰嗎 ? 到底基督徒該怎麼立身於世界 ? 這是基督徒身處世界的難題。
<p>
<b>成聖是一個過程,它沒有捷徑</b>
<p>
菲爾和巴伯的對談中,有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重點。他對巴伯說他認識賴瑞很久了,他很在乎賴瑞。賴瑞是個誠實的人,他的誠實包含率性。而有些人率性但不誠實。他對巴伯說 : 『你也是誠實的人,我相信。但你內心深處,有股力量驅使你誠實,你要問自己的問題是,它有沒有觸動你的生命?』當基督徒用嚴格的道德標準要求自己或他人,反而會陷入保羅在羅馬書七章十八節所說的光景。「我也知道在我裏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七18) 因為人都有罪的本性,當我們帶著律法的標準進入世界,遇到的試探誘惑就愈大,內心的衝突交戰就愈深,有的基督徒就成了楊吉姆的典型,只剩下表面敬虔的空殼子。
<p>
兩位老鳥覺得巴伯很像剛出道的他們,基於愛護,他們用他們的人生經驗引導巴伯。他們教導巴伯誠實的功課,誠實,是經過生命的歷程,知道自己的軟弱、掙扎、愚蠢,他真實的面對自己,在懊悔中,仍然勇敢的面對生活,它是從內心發出的,它沒有捷徑。人的聖潔,也不是道德生活累積而成,我們的聖潔,是耶穌基督為我們成就的。當我們知道我們都是蒙恩的罪人,我們就會謙卑自守、對人性有著憐憫及寬容。成聖同樣沒有捷徑,它是我們一直努力實踐的目標,是過程,是漸進的。菲爾所問的,也是我們時常要問自己的 : 我們所持守的,”它有沒有觸動你的生命? “
<p>
<b><三> 提問 :</b><br><br>
Q:看了這部電影,你對職場的印象是甚麼 ? 菲爾為什麼會認為生死及信仰的問題,是病態的議題。在職場中,你會跟人談這議題嗎 ?會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 ? <br>
Q:為什麼巴伯可以三次與傅迪克長談,這背後可能意味著甚麼 ?<br>
Q:巴伯和賴瑞之間的衝突是甚麼 ? 你認同巴伯的所言所行嗎 ? 哪些部份呢 ? 如果你是巴伯,面對這個公司重要的大咖,你會怎麼做 ?<br>
Q:耶穌說 : 帶著邪念看女人,就是犯姦淫了。弟兄對這條戒律的觀點及看法 ?<br>
Q:你可以體會菲爾所面對的人生困境嗎 ? 他為什麼也談到生死及信仰。<br>
Q:如果你是在職場的基督徒,你有過類似巴伯的心路歷程嗎 ? 請你分享你的經驗。而你現在在職場,信仰對你的意義及份量又是什麼 ?<br>
Q:你認為甚麼叫做傳福音,在職場該怎麼傳福音。請試著以職場的環境來提出你的看法。<br>
<p>
<四> 結語
<p>
兩個老鳥業務員,加上一個菜鳥基督徒,三個不同人生階段的男人,他們之間的對話及衝突,帶出了許多值得探討的面向。包括信仰的議題在職場中存在的可能性,信仰的聖與俗二元的對立及衝突、男人的情誼以及男性的中年危機。
<p>
我們先來看信仰的議題在職場中存在的可能性。如果我們延用賴瑞的話,或許我們可以說,在職場中,人只是一個個的職務。每一個職務,被定義了它的 function、階層,這也成了一個人的價值所在。而這些職務,整合成一個系統,一個組織,它最大的目標在獲利。在這樣的目標導向之下,除非有人像巴伯,既是一個菜鳥,又是一個火熱的虔誠基督徒。或者有人像菲爾,面臨中年危機,開始質疑人生的意義。否則信仰以及生死問題,不是避之不談,就是像賴瑞的典型,視之為病態問題。
<p>
但從巴伯可以在商務參展的場合,三次跟公司想要釣的大客戶傅迪克碰面談信仰及生死問題,而一點也沒談及公司業務。在這現象的背後,我們知道這些所謂的病態問題,其實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的疑惑,恐怕也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想要尋找的答案。只是在公司的目標導向以及組織型態的環境下,這些問題被鎖住了,它也變成個人敏感的議題。 其實在職場,有許多迷失的羊群,而身為基督徒,要怎麼碰觸到個人內心的敏感地帶,要如何打開個人的心防,這需要神的帶領,需要用生命感動生命。
<p>
再來看虔誠基督徒巴伯所代表的聖以及賴瑞痞子業務風格所代表的俗。首先是菜鳥基督徒巴伯的義,和賴瑞率性的誠實,形成強烈的對比。是基督徒,恐怕都會了解巴伯的所行所為,而他也真的行出了基督教義中許多的戒律及教導。他認真積極的傳福音,甚至在公司派他代表研發單位出去參展,他都以傳福音為優先,因為他認為沒有任何事情的重要性,大過耶穌基督,大過信仰。他過道德的生活,與世界分別。他謹守誡命,不看妻子之外的女人。
<p>
他和老業務賴瑞大不相同,賴瑞大談女人,卻從來不曾背判妻子。 他有典型業務的油腔滑調及戲謔,但他忠心的執行業務,對於表裡不一的客戶,他仍會率性的撕下對方的面具,不留情面。對於巴伯所崇拜的楊教授,他不客氣的指出楊教授的虛偽,並要年輕剛進職場的巴伯不要成為這樣的人。他認為公司派他們出來參展,他們就是公司的雙手,公司的利益及目標大於個人。他認為利用公司的資源,實行個人的目的,是不誠實。他重感情,只是常掩蓋在戲謔的態度中。
<p>
巴伯是用持守道德生活累積他的聖潔,賴瑞是用誠實及率性去經歷歲月,面對人生真實的面貌,骨子裡的賴瑞,仍是非常重視傳統價值信念的人。如果以巴伯單一的標準來看,賴瑞是屬世界的人,是不聖潔的,是有罪的罪人。但耶穌會怎麼看這兩個人 ? 基督徒真的比世人聖潔嗎 ?巴伯真的比賴瑞誠實嗎 ? 巴伯真的能經過人性的考驗嗎 ? 他會不會成為另外一個楊吉姆。
<p>
菲爾所問的,也是我們時常要問自己的 : 我們所持守的戒命,它有沒有觸動我們的生命? 而沒有生命經歷的信仰,容易落入律法和虛偽,容易僵化、沒有生命的氣息。它可能只是讓人獨善其身,甚至輕看他人,或者受不了誘惑、試探,成了表裡不一的人。誠實,是經過生命的歷程,知道自己的軟弱、掙扎、愚蠢,他真實的面對自己,在懊悔中,仍然勇敢的面對生活,它是從內心發出的,它沒有捷徑。人的聖潔,也不是道德生活累積而成,我們的聖潔,是耶穌基督為我們成就的。當我們知道我們都是蒙恩的罪人,我們就會謙卑自守。
<p>
這部電影中的另一大重點,就是男人的情誼以及男性的中年危機。我們可以從巴伯的角度,看到兩個男人的互動模式,賴瑞的犀利、挖苦、戲謔。菲爾的敦厚、內斂、讓人覺得放心、好相處。兩個風格迴異的男人,但賴瑞及菲爾,都曾單獨對巴伯提及對對方友誼的看重、關心及信任。
<p>
兩個男人徹夜長談,菲爾問賴瑞,你愛我嗎 ? 逼得賴瑞難以招架。在非同性戀的關係當中,當男人對另一個男人提出這樣的問句,那是男人對對方最徹底的信任、坦白、及不設防,也是對對方最赤裸裸的呈現自己內心最深處的需要。菲爾的男性中年危機、對婚姻、對事業、對生命的重新探索,菲爾的孤單、迷惘,似乎都在這句”你愛我嗎?” 看到了菲爾探索人生意義的可能性指向。
<p>
其實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在所有關係的建立或逃離,人生尋尋覓覓,不也就是在尋找這句話的答案嗎 ? 喜歡用戲謔的方式處理人生議題的賴瑞,最終仍在這個問句之下, 流露出感傷及真情。愛與被愛,是人性的渴求,但也因為人性的複雜,我們受傷、退縮,或者侷限了我們愛的能力,孤單的感覺,就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人生階段侵襲我們。 但也開啟了我們靈性的追尋,以及生命的昇華。那個空缺,是留給神的,唯有神的愛能填滿。
<p>
這部電影給我個人在信仰上有極大的反思,為什麼有些人很討厭基督徒 ? 嘲笑基督徒 ? 或者要極力避開我們想要傳給他們的好消息? 為什麼我們看到有些基督徒在職場中的言行,反而讓人跌倒 ? 有時候我們是不是像巴伯,沒有忠於我們的職守,拿捏清楚分際,而遭人反感。有時候我們是不是行義過頭,變的僵化,而讓人生畏,保持距離。有時候我們是不是表面正直,高舉信仰,私底下卻名利薰心,表裡不一,讓人跌倒。持守律法的義,如果沒有面對真實的人性,面對真實的自己,那樣的義,沒有生命氣息,無法觸動生命。唯有在生命中活出誠實和愛,生命,才能感動生命。
<p>
成聖沒有捷徑,它是需要我們一直努力實踐的目標,需要我們誠實的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掙扎,知道自己不過也是軟弱需要憐憫的罪人。
<p>
而信仰的可貴,在於它跟人性碰觸後所激起的慈悲與對人性的寬容,那是靈性的開啟,是需要時間、過程,是漸近的,成聖,真的沒有捷徑。
<p>
這部電影還蠻細膩的帶出基督徒在世界的一些現象及光景,它拋出問題,也回答問題。但也不客氣的指出世人在職場中面對生命議題的偏狹及錯誤。生命議題,仍是每一個人心中想要尋求的答案。三個人當中,至終,只有菜鳥基督徒巴伯可以三次與大咖傅迪克見面長談,就是最好的回答。


<center> 回【<a href="http://life.fhl.net/Movies/special/main2_10.htm">議題電影之信仰篇</a>】回【<a href="http://life.fhl.net/doc/class/class06/index.html">為成人說故事之工作篇</a>】</center>
我養了四隻貓,但是我最大的夢想是養老虎
圖檔

回到「測試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8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