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人看安哲洛普羅斯的《霧中風景》

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版主: 李若凡

李若凡
高級寫手
高級寫手
文章: 256
註冊時間: 2012-11-02, 11:08

一個台灣人看安哲洛普羅斯的《霧中風景》

文章李若凡 » 2012-11-11, 00:50

李 若 凡



安哲洛普羅斯,一個以詩人的眼觀看殘酷的現實世界的導演,在他的名作《霧中風景》,以他一貫的詩意手法,描述一對小姐弟從希臘到德國去尋找父親的故事。而作為一個台灣人,我在這部電影中看到了些許自我的倒影。

這部電影的一個核心主題,是兩個孩子心靈的原鄉:追尋德國。姐弟兩人是希臘人,但卻要到德國去追尋心中的父親。就像希臘,夾在西歐現代文明與東歐東正教文明之間,是否以德國為中心的歐盟作為認同的歸屬,困擾著希臘人。導演透過這部電影提出了他本人與希臘的難以抉擇,直到片尾,導演也沒有給出他個人的答案。

這部電影另一個重要的意象,是軍人與小孩。一個鏡頭是一個軍人與小男孩同時出現在一面鏡中;另一個場景則是小女孩向軍人兜售性交易。軍人與小孩,象徵著國家與純真。國家的性質是權威與暴力,但卻與小孩的純真出現在同一個場景。而當純真變成了世故,也會向國家換取利益。

那麼台灣呢?作為一個台灣人,我看到台灣在心靈的原鄉上的徬徨。1949年之後,不同族群的人集聚在台灣島上,對於原鄉的認同,有了分歧的想法。台灣的人或許也正在經歷片中姐弟尋找父親的過程。而在國家與純真,今天,台灣的年輕世代被稱為草莓族,他/她們沒有經歷過國家的威權,而用一種純真的心態來面對國家。僅管已經民主化了,但國家的權威本質是沒有改變的。或許,我們也應該用更世故一些的心態來面對國家。

藝術,既不複雜,也不純真。它是一種複雜與純真的交錯呈現,就像軍人與小孩出現在同一面鏡子之中。安哲洛普羅斯在這部電影之中,同時呈現了詩的意境與現實的殘酷。就像人生,不也是詩意與殘酷參半!

霧中的風景,究竟如詩一般的美好,或者是因為霧色,我們看不見其中的現實與醜陋….!

回到「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