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命?談侯淑姿的藝術作品《亞洲新娘之歌》

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版主: 李若凡

李若凡
高級寫手
高級寫手
文章: 256
註冊時間: 2012-11-02, 11:08

認命?談侯淑姿的藝術作品《亞洲新娘之歌》

文章李若凡 » 2012-11-17, 19:08

李 若 凡




藝術家侯淑姿女士,從2005年開始,創作了一系列《亞洲新娘之歌》的藝術作品,主題在於呈現與探討東南亞外籍配偶嫁到台灣來的相關議題。作品基本上可歸納為兩個大面向:第一個面向為記錄與呈現外籍配偶本人離鄉背井來到台灣所面臨的處境;第二個面向則是作者親訪了外籍配偶東南亞的原鄉,記錄與呈現他們將女兒嫁到海外的背景與他們當地對於台灣的觀點。

作品的內容是以文字與攝影共同呈現的方式處理。侯女士透過資料蒐集與訪談,為每一個外籍配偶的故事寫了一段文字記錄,同時再加上侯女士親自為外籍配偶(通常包括她們的子女)拍的照片。照片採記實攝影的手法拍攝。從形式上,這件作品看來帶有報導攝影的性質,但本質上更接近一件Fine Art。作者的企圖不只是要報導一個事件,同時還要對一個結構提出她個人的立場與觀點。

這一件作品的基本性質,是一個由女性書寫女性的女性論述。在個人層面,作者呈現出外配女子對愛情、家庭、生活品質的渴望,以及在愛情與現實生活之間的掙扎抉擇。從社會面來看,作者則觸及了基本人權、平等、族群、階級、社區、跨國之間的社區聯結等議題。

十九世紀以降,藝術其實是有中產階級性的。十九世紀工業革命之後,產生了一批中產階級,他們成為藝術收藏的主力,也開始主導了藝術創作與發展的品味。今天的當代藝術,則形成某種分流:大多數的主流藝術家,仍是以偏向中產階級的品味來創作,而在非主流的領域內,則有藝術家嘗試跳脫中產階級的角度與立場,從事藝術創作。值得提醒的是,十九世紀後期到二十世紀初期那些「驚嚇中產階級」的前衛藝術,其本身還是立基於中產階級的,而且事後也被中產階級所收編。然而當代的非主流藝術,他們是真的跳脫出來,從其他階級的角度與立場來思考與創作的。

在這裏,我們看到了當代藝術的一項重要的社會意義:促發社會的自省能力。《亞洲新娘之歌》促發我們去反省:台灣人常常說我們自己很悲情,總是受人欺負;但今天我們面對來自東南亞的新移民,我們是否會用什麼樣的高姿態,甚至是歧視,的眼光來對待她們。侯女士的作品像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到自己原本沒有看到的自己,即使自己的這一面可能是不太光彩的。

最後,還是應該要談一談藝術與社會行動的界線問題。我個人非常強調藝術的創作與實際的社會行動是有嚴格界線的。藝術創作是一種言論,所以有非常大的自由可以提出天馬行空的想法與論點;但如果要從事現實的社會運動,那就要通過社會上正當性(legitimacy)與道德性的檢驗了。這些外籍配偶對侯女士在創作的「藝術」,幾乎完全沒有概念。可能在事實上,侯女士的藝術創作,也不會對她們的現實生活做出任何改變。對一個藝術家來說,她表達了她的論述,這樣已經夠了。但我相信對一個社會運動者來說,做到這樣,是遠遠不夠的。

認命?
外籍配偶本人與藝術家都不知道這是否是她們唯一的選擇。
或許,這是藝術與藝術家永遠都回答不了的問題……!

回到「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6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