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孤獨國》與《菩提樹下》:我讀周夢蝶

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版主: 李若凡

李若凡
高級寫手
高級寫手
文章: 256
註冊時間: 2012-11-02, 11:08

《剎那》、《孤獨國》與《菩提樹下》:我讀周夢蝶

文章李若凡 » 2014-05-12, 20:48

李 若 凡




詩人周夢蝶走了。老實說,我從來就不是他的詩迷,總覺得他的詩太過孤絕誨澀。但這次重讀了《剎那》、《孤獨國》與《菩提樹下》,卻似乎慢慢地能夠體會到一些,周夢蝶那種理性與感性交錯、超脫與世間難解的詩意。

《剎那》:「永恒 -- 剎那間凝駐於『現在』的一點;地球小如鴿卵,我輕輕地將它拾起,納入胸懷。」周夢蝶的身軀,瘦小體弱,但心中卻有將整個地球納入胸懷的寬廣;這是一種精神層次超脫之後,重心回過頭來俯視這個世界的觀點。

《孤獨國》:「這裏白晝幽闃窈窕如夜,夜比白晝更綺麗、豐實、光燦;而這裏的寒冷如酒,封藏著詩和美;甚至虛空也懂手談,邀來滿天忘言的繁星……」;「過去佇足不去,未來不來;我是『現在』的臣僕,也是帝皇。」周夢蝶的孤絕,在這首詩中,完全地呈現了出來。他活在每一個當下,而且是孤獨的當下;在孤獨中,他是自己的帝皇。

《菩提樹下》:「坐斷幾個春天?又坐熟多少夏日?當你來時,雪是雪,你是你;一宿之後,雪既非雪,你亦非你」;「你乃驚見:雪還是雪,你還是你。雖然結趺者底跫音已遠逝,唯草色凝碧。」周夢蝶晚年,潛心於佛法;在這首詩中,他體悟到了你是你、你亦非你。我想,在經過多年的追尋之後,他是嚮往佛陀在菩提樹下證道的解脫的。

周夢蝶,就是這樣的一位現代詩人:透過內心的孤絕感,以暗示與象徵手法,把個人的(小我)悲劇經驗加以普遍化(大我),並對那種悲苦情境提出嚴肅的批評。他用他的詩,處理他的情感表現與個人哲思。我不太清楚,周夢蝶的孤獨,是一種天性,或者是他對過往人世經歷的一種迴避。我個人的感覺,他是希望追求在精神上的超脫,但卻又放不下人世間的至情。他的詩,不甜、不媚,卻有一種境界。

孤詩欲超脫,難捨世間情。孤獨國的王啊,帶著你的詩,安息吧!

回到「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