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與神祕的國度:談羅智成詩集《夢中書房》

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版主: 李若凡

李若凡
高級寫手
高級寫手
文章: 256
註冊時間: 2012-11-02, 11:08

幻想與神祕的國度:談羅智成詩集《夢中書房》

文章李若凡 » 2016-04-02, 01:57

李 若 凡




羅智成,一位才氣縱橫的台灣詩人;詩集《夢中書房》,馳騁了他無與倫比的想像。

羅智成,在詩集的序言中提到:我在現實的書房裡,想像著我的夢中書房。那時小學快畢業了,父母親在廚浴間的上方幫我搭建了一個小小的書房。狹長的小房間簡陋、獨立而自由,它讓我聯想到鯨魚的肚子、風的甬道、煉金術士的閣樓、種種秘密、神秘的空間........。我的文學想像從此出發,再也沒有回來。我對夢中書房的想像,則愈加具體、廣闊、狂野、難以駕馭。它成為我個人文明的核心象徵。

《夢中書房》裡的作品所涵蓋的創作時期十分長,但是絕大部份都保有某種空想、幻想的素質。《夢中書房》中的許多詩句,都傳達了作者與想像的交融:「我的書房,唉,人類冷僻心靈的收容站」;「我的書房是 我的文明的邊界 在室外 各式媒體猶在茹毛飲血」;「在室內 我以二十六種語言 縱橫於各種光怪陸離的作品中」;「我的書房是 我的秘密教堂 在此我看見幻象 得到安息的力量」;「我的書房時刻在擴充、衰敗........ 也屢屢氣餒於時間、歷史必然的荒蕪」

書房,是詩人的基地,也是詩人的戰場;是詩人的情感寄託,也是詩人的夢想。羅智成在詩中,並沒有追求一個理想的書房,而是由他自己的書房作為起點,延伸他的想像,擴及他個人的整個文明。我個人覺得,在詩集中,羅智成一直用詩表達他對書房的幻想,但實際幻想的內容,書寫的卻不算多。象徵的使用,也不算太多。羅智成並沒有完全倒向現代主義詩的抽象性,反而帶有一點浪漫主義詩的質感。

一位詩人,面對詩,可能很謙卑,也可能很不羈;尤其,是面對他自己所創作的文本。羅智成提到:我對於詩一直有著不一樣的理解或期待,它遠大於文學類型的想像,而更接近透過美學形式在生命中可能實踐或創造的價值。文字書寫則執行著我無法以其他形式表達的夢想或夢想中的表達形式。

對於這本詩集,作者,「在夢想中 我始終在重寫世界 始終在重寫自己」;而對於讀者的我們,或許只能「握著僅有的孤獨 誰都知道,孤獨是閱讀的鎖鑰......」

回到「李若凡的藝想世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2 位訪客

cron